週年紀念丨聽三位創始人談談 Nouns 的成長故事

語言: CN / TW / HK

注:原文作者為 William M. Peaster ,下文由DeFi 之道編譯。

自 2021 年 8 月 8 日在以太坊上推出以來, Nouns DAO 所取得的成就令人難以置信。

Nouns 被設計成某種 CryptoPunks 2.0,已成為 NFT 領域領先的 CC0 NFT 品牌。他們已經籌集了 2.65 萬枚 ETH 資金,開創了 Nounish 分銷模式 ‌和 Prop House ‌ 融資系統,並激發了數百個額外的創意專案,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這是值得慶祝的事情。至於 Nouns DAO,該組織將在下週慶祝其生日,為專案增加新的特徵,如下圖看到的 8 個頭像。

因此,當 Nouns 展望未來和下一年的可能性時,我認為這也是 NFT 觀察員回顧 Nouns 如何到達如今成就的一個好時機。

為此,我從本週 4156、Vape 和 Seneca 的 Bankless 現場 直播 中整理了一些有見地的思考,這三位是 Nouns DAO 的創始人,又稱 Nounders。Enjoy!

4156 談 Nouns 的起源與建立

我在 CryptoPunks 社群花了很多時間……並且思考了很久,CryptoPunks 2.0 可以是什麼樣子?該專案中缺少什麼樣的基元,可以使其更具加密原生性?有什麼是可以潛在提升的,使它超越圍繞價格的歡呼?

[...] 有一天,我突然有了靈感,我決定把所有的東西都寫下來,以推特 thread 的形式釋出,看看是否有人願意為之工作。所以白皮書,如果你想這麼叫的話,就是那個推特 thread,你仍然可以在我的推特上找到它……它基本上描述了 Nouns DAO 今天的很多屬性和非常高層次的想法。最後,我問‘有沒有人想和我一起做這個?’當然,Vape 和 Seneca 就是其中兩位,他們說了 yes。

4156 談 Nouns 和 CryptoPunks 之間的區分

也許可以分為三件事。首先是 CryptoPunks 在組織基礎設施上的缺失,Punks 無法協調他們在鏈上的活動,一起做些事情。另外,分配機制也是……是否存在一種更公平的方式,讓社群建設能夠在更長的時間內進行分配,而不是僅僅取決於誰碰巧線上,大家都知道,在 2017 年的一個星期四,所有的 [Punks] 被釋放出來並申領?

Vapeape 談 Nounish 每日拍賣模式

我認為這是一個有趣的動態,對專案的所有需求每天都會通過這個日常的拍賣來實現。因此,我們看到了相對較低的二級市場活動,而這通常發生在有人在初級拍賣中多次出價低於對方,敗下陣之後去到 OpenSea 購買一個 Noun。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機制,通過初級拍賣直接推動需求,你可以得到這種連續的 Nouns 定價,因為這些拍賣每天都在發生。我認為它起到了一個漏斗的作用,可以很多社群先進來看看初級拍賣,並試圖先在初級拍賣中競爭,然後再去二級市場,試圖以這種方式獲得它們。

4156 談 Nounish 美學的定義

說真的,我們是從畫草圖開始的。早期的決定之一是將它做成畫素藝術,這對將 Nouns 實際儲存在鏈上來說非常重要,能夠將它們壓縮,並使它們適合鏈上。

我認為建立 Nouns 是一段非常特殊的時期,無論是在更廣泛的 NFT 領域方面,還是在將 10 個真正的世界級建設者聚集在一個 Discord 頻道方面並持續數月。我們所做的一切幾乎都發生得非常快。我想大約在 24 小時內,我們就已經確定了 Nounish 的審美。然後我們開始在 Twitter 上詢問人們喜歡什麼樣的 Noun 頭像,併為他們畫下頭像。這就是這些頭像不同想法的最初起源。

Seneca 看 Nouns 的稀有性

前 Nouns 時代,很多 PFP 社群的重點總是特性的稀缺性,對嗎?所以社群內會有等級制度。而 Nouns 的目標之一是不強調一個成員或下一個成員之間的任何等級,而是強調我們都或多或少是一樣的,對嗎?也就是說,有一些比較罕見的頭像,只是因為一個頭像可能一年出現一次,另一個可能一年出現五次、六次或七次。

Vapeape 談“Nouns 庫”的獨特性

我們的專案賺取 ETH,ETH 直接進入金庫,而其他很多 DAO 都是鑄造自己的代幣,他們金庫的大部分是他們自己鑄造的 ERC20 代幣。此外,他們還試圖將其轉化為 ETH 或穩定幣,以進行各種 DAO 操作。我想,關於 Nouns 的有趣之處在於,沒有原生的機制來讓 Nouns 進入金庫。因此,這一直是一個很大的話題,比如,我們如何讓 Nouns 進入金庫?有些人喜歡用 Nouns 來補償他們的治理建議,而不是 ETH,或者兩者的組合,所以我認為這是另一個有趣的動態。

Seneca 談 Nouns DAO 的方向

在很大程度上,DAO 的方向和金庫的分配都是由社群決定的。也就是說,我確實認為有一種文化,也就是我們所說的 Nounish 文化,這很難定義。但我認為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遵守它。你知道的,在我們的投票中,符合 "Nounish" 的想法得到了高達 90% 的票數,而那些明顯不符合 "Nounish" 的東西卻不會有這樣的結果。那麼問題來了,到底什麼是 Nounish?成員和社群內外的人之間的答案會有點不同。但我可以肯定地說,它是類似於樂觀主義的東西。4156 提到了荒誕主義,它肯定有這些成分,但也在嘗試新的東西。有一種文化正在被定義,但它非常模糊。這是很現實的空間。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