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搬磚”!數字經濟時代,建陶衛浴產業可以有多“潮”?

語言: CN / TW / HK

一塊瓷磚的誕生,和做一塊餅乾的過程有點像。

但相比烘焙的小資情調,傳統瓷磚的製作過程“灰頭土臉”多了。一整條瓷磚的生產線動輒長達300多米、10多個流程,過程還要面對高溫、粉塵等困擾,而且無論是半成品還是成品,都需要人工“搬磚”。在資訊化與數智化時代,瓷磚的生產流程變了,整條產線鮮見工人忙碌,工作人員更多的時候,是“嘆”著空調、對著大資料看板實時監測,遠端調控。

建陶衛浴是佛山製造的支柱產業之一,先後經歷過市場紅利下的“躺贏”、行業變革下的低谷、雙碳目標下的陣痛以及高質量發展下的求變,這種轉型,更體現在整個產業鏈攜手前行、相互成就。

本期“佛山數智變革”,南都記者走進建陶、衛浴以及陶瓷輔料企業,我們深刻感受到,在數字經濟時代,曾經“厚重灰”的傳統產業,無論是生產環境還是應用場景都更“潮”了。

乘數智化東風,行業奮勇向前。但留給建陶衛浴產業的下一個問題是,生產環境在改變、行業競爭力在提升,突破桎梏發展的人才短板,還遠嗎?

場景

長達300多米的產線

資料全部打通,不再人工“搬磚”

從各種原材料“粉末”,到一塊漂亮的瓷磚或巖板誕生的過程,可謂是個大工程。

位於三水的金意陶生產車間裡,一整條陶瓷生產線長達300多米,中間多達15個生產環節。如今,全過程已經實現了資料採集,並在車間裡中央控制室以“數字孿生”的形式實時呈現。

比如,在最初的投球上料和球磨製漿環節,資料自動上傳;粉料陳腐環節,系統自動檢測粉料庫存資料……就連拋光、加工磨邊、平整度檢測以及下磚等各環節的資料,也同樣被實時採集並上傳。不僅如此,代替過往的人工“搬磚”,半成品和成品均已實現機械手搬運,並由AGV小車自動運輸……

廣東金意陶陶瓷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煒煜算了一筆賬,在2021年數字化工廠建成前,這樣一條產線平均需要約153名位員工,如今只需86名左右。按照“三班倒”的工作模式,平均每班需20多人,而且多數人是“嘆”著空調,對著大資料看板實時監測,遠端調控。

而在倉儲物流環節,金意陶也通過數智化改造,用大資料代替傳統的“找貨全憑記憶”的低效模式,實現智慧分割槽、提前分揀和快準裝運,發貨速度從之前的超過37個小時,縮短為約24個小時。

人效的提升、生產環境的變革以及全鏈路的數智化改造,為建陶行業帶來更有底氣的競爭力。如今,圍繞建築裝飾產業,金意陶已建構“一核兩翼”的業務佈局,即以建築陶瓷為核心,以金綠能新型建材和KLAX凱萊仕巖板為兩翼,並已形成工程貿易、資訊科技等在內的相關產業鏈集團架構。

“現在陶瓷和巖板的應用場景就像是服裝一樣,也有更多的設計和升級,並隨著潮流不斷迭代。”正如一位老“陶瓷人”所言,建陶衛浴產業鏈的科技創新和數字化智慧化轉型,於企業來說是生產效率、品質與精度的提升;於消費者來說是更多個性化、高質量生活場景的落地。

這也給產業鏈上更多企業帶來了發展契機。

給瓷磚縫隙“美甲”

研發新技術 杜絕牆磚空鼓和脫落

一面電視牆,可以是一幅風景畫。

貼近了才能發現,這整面牆是三到四塊巖板組成,能讓多塊巖板看起來“合N為一”的這種新材料,叫做瓷磚美縫劑。

在金意陶總部隔壁的產業園區碧桂園世紀濱江,廣東億固壁安貼上技術有限公司去年底搬進了新的總部大樓,企業董事長董啟有在一樓設計了棵“感恩樹”,“樹下”是這家企業發展歷程中的不斷迭代的產品。

20年前來佛山打工,就職於一家陶瓷企業的董啟有,在深入研究行業發展痛點後決定創業,以“藍色”的防水塗層和瓷磚美縫劑,賺了創業的第一二三桶金。此後這家主打陶瓷輔料的新材料企業,就伴隨著建陶衛浴行業的迭代,不斷升級。

發揮“看家本領”,億固創業以來專注研究應用於瓷磚、石材等鋪貼材料研發和生產、銷售於一體的企業。產品包括粘合劑、填縫劑、介面劑以及防水材料、牆體保溫材料、砂漿、骨料等。其中“預分散混合技術與巖板‘金鋼瓷磚膠’的研發”專案獲得“國際領先”評價;“預防瓷磚後期龜裂鋪貼技術及韌性背膠的研發”專案獲得“國內領先”評價。

其中,“金鋼瓷磚膠”的誕生也是來源於行業痛點,過往的壁磚,隨著老化突然脫落不僅影響美觀,更有危險隱患。“金鋼瓷磚膠”被稱為微型鋼筋混凝土,億固對這個產品做出了“零空鼓,五十年防掉磚”的承諾。

2022年,億固生產基地——卓仕高新型材料有限公司,還榮獲2022佛山“專精特新”企業稱號。作為行業隱形冠軍企業,其發展歷程中,同樣有個關鍵詞:數字化。

早在2019年,該公司就開啟自動化、數字化改造,在佛山走在同行業的前列,通過改造企業的生產效率提升了30%以上。除了效率提升,產品品質也更有保障。不過,董啟有坦言陶瓷輔料的數字化仍在起步階段,目前億固通過與行業優秀合作伙伴合作,努力把產供銷整體數字化打通。“現在我們的跟單員工差不多有12個,打通以後只要4個人就可以解決。”

數字“定製”個性浴室櫃

“給我一張圖” 能做任何形狀櫃子

同樣以數字化智慧化推動企業轉型的,還有億固的“鄰居”富蘭克浴室櫃。

這個夏天,富蘭克浴室櫃一邊火熱推進位於禪城碧桂園世紀濱江的新總部大樓的落成啟用,一邊忙忙碌碌地把生產線搬到高明工廠二期的智慧化車間。

創立於2006年的富蘭克浴室櫃從單品類做到行業領袖,是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浴室櫃行業標準參與起草單位等。擁有佛山高明生產基地及越南海外生產基地,總佔地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服務全球近50個國家和地區。

位於高明的二期廠房,目標是成為一座數字資訊化示範車間。在數智化車間,富蘭克可以實現前端用軟體做效果圖,圖紙完成之後實現數字化生產,同時以智慧化軟體打通運營全鏈條。值得一提的是,在富蘭克的生產車間數字化智慧化實現的不僅僅是提質降本增效,更是個性化定製家居潮流下無限的想象空間。

富蘭克浴室櫃副總經理方平打了個比方,“例如做木頭櫃子,之前開料可能是木工師傅量好一塊板,然後再用電子鋸手動進行;但現在,只要輸入編號、掃碼之後把板放上去,產線就可實現自動裁剪、鑽孔等操作。”這樣一來,物料的利用率大大提升,出品更加穩定、效率和精度更高。

效率的提升還體現在多個環節。在企業深耕8年,先後負責過品牌、營銷和生產端的方平感觸頗深,比如木工板塊,在數智化轉型前,這個環節可能需20天左右,現在大概七八天就可以搞定,效率提升了一倍以上。“現在非標定製的產品非常多,不再是一套產品複製500件,這就不能再依賴人工記憶和經驗,而是通過數字化控制機械手和整個產線,可以實現柔性定製。”

富蘭克浴室櫃的數智化實踐也是很多非標行業的探索方向,一方面在生產板塊實現標準化,一方面又通過系統和大資料實現個性化驅動。“哪怕只生產幾套甚至一套,給它一個圖紙就可以生產出來。”方平說。

求變

迎合消費需求

“自己和自己較勁”研發創新

“給我一張圖,我能做出任何形狀的櫃子”的驅動力,不是來自“內卷”,而是消費市場需求的不斷迭代。

“現在很流行全屋定製、非標定製,定製就是按照消費者需求來做,個性化和價值感都更強,但對企業的要求也更高。”方平直言,在新的消費趨勢下,過往批量生產、老師傅的“眼睛就是尺”的生產模式已經被淘汰,更“聰明”的數字化智慧化生產線是必由之路。

同樣,億固的產品迭代也是基於不斷髮現市場痛點、滿足消費需求而找到發力點。美縫劑的誕生也是基於此。

“以前瓷磚填縫不是黑的就是白的,並且容易發裂。經過一線調研,我們做了彩色填縫劑,而且還有防黴的效果。”董啟有直言,“我認為每個企業的發展都一定要迎合市場趨勢,要滿足消費者的需求,這是最重要的。”

但這個過程並不容易。如今消費者傾向個性化定製家裝,在生產技術數智升級的基礎上,同樣是洗手間的櫃子,如何“玩出花”,方平和團隊以及合作伙伴們為此費了不少腦筋。

在富蘭克新總部一樓的展廳,有一款名字叫“光之舞”的櫃子僅是研發過程就花了兩年時間,設計團隊希望櫃面能發光,又與金屬板、玻璃多種材質有相呼應的效果,這類關於產品細節的精耕細作,在富蘭克浴室櫃產品研發和打樣的過程中還有很多很多。

“自己和自己較勁”的研發、創新力度,在億固也是如此。

在研發“金鋼瓷磚膠”時,億固攜手合作團隊前後“較勁”了大約3年時間,中間推翻或者覆盤方案達30多次。“我們要不斷實驗達到最佳效能,同時還要考慮最優化成本。”

數字化保障品質精度

從“少許的鹽”,到精確“100克的鹽”

“我們這個行業對新增成分的精度要求非常高,通過自動化數字化的裝置,產品精度就更準確了。”董啟有打了個十分形象的比方,“就像我們做菜加鹽,加少許的鹽是個什麼概念?所以每個餐廳炒出來的菜味道都不同。但改進了以後,鹽100克就是100克。”

對於攜手前行的建陶衛浴行業來說,科技創新與數字化智慧化轉型也是相輔相成。作為細分行業的龍頭企業,金意陶以主動實踐為行業轉型探路。

2012年,朱煒煜從某知名家電企業轉型,加盟金意陶。與家電和企業行業在數智化浪潮中先行出發不同的是,當時整個建陶行業的管理還相對傳統,生產資料還依靠手工報表來呈現。“這對企業來說,比較難以適應未來發展趨勢。”2012年正值建陶行業面臨第一個發展低谷,在集團高管的共識下,朱煒煜和同事們開始推動企業第一階段的資訊化轉型,這在很大程度上為企業後續數字化智慧化轉型打下了基礎。

在2016年到2018年,金意陶邁入轉型的第二階段,以系統覆蓋企業管理流程,並開始做未來轉型規劃。2019年是建陶行業面臨的第二波行業衝擊,當年4月份,企業高規格開展了一次數字化轉型戰略研討會,以“一把手工程”的決心全面啟動數字化智慧化轉型。制定2020~2022三年戰略,提出“以標準化為基礎,以資料化為工具”,將資訊化和資料化作為未來管理的重點。

目前,金意陶的生產、管理、營銷基本上都已實現數字化運營。在企業內部成立數字營銷部,並結合集團下屬資訊科技公司推出了數字化助銷解決方案。目前金意陶已經開發應用KIM系統、eHR人力資源系統、BI商業智慧分析系統、WMS成本管理體系、DUSS助銷系統。

在這個過程中,為推動數字化轉型,金意陶“軟硬兼施”。在硬體方面,大力投入打造12條智慧生產線,僅巖板生產車間就配置了數碼噴墨印花裝置、AGV、機械手、全自動包裝機等智慧軟體系統,裝置聯網率達到95%以上。

在軟體方面,金意陶上線數字孿生平臺,通過三維模型與資料的深度融合,用資料還原產線佈局和車間環境,對產線、裝置、車輛等管理物件的執行狀態進行實時監測,實現產品從原材料到成品的全工藝流程視覺化模擬,輔助生產決策,提供生產回溯分析能力。

破題

以總部經濟“抱團”發展

政企攜手 造環境、聚人才

數字化浪潮奔湧向前。

但不管是建陶衛浴還是佛山其他傳統制造業都面臨著同一個問題:一線員工招工難、高階產業工人缺乏、數字化智慧化人才亟待加速培育等等問題。

“我們整個人才梯隊裡技術、數字、軟體系統以及網際網路方面的人才比較少,其實整個行業都比較缺。”某企業負責人直言,當企業加大投入數智化轉型後,“系統上來了卻用得不好,後期數智化發展人才斷檔等問題不容忽視。”對企業來說,“畢竟數字化投入是很大的,動輒幾百萬上千萬元。”

除了數智化人才引育,企業一線生產製造“缺人”的問題也始終存在,儘管產線在升級、環境變得更舒適,但是建陶衛浴行業仍舊面臨一線工人普遍“老化”、對年輕人吸引力不足的現實問題。這是桎梏行業發展的瓶頸之一,仍舊任重而道遠。

但可期是,在佛山政企合力下,造環境、聚人才的力度越來越大。

禪城張槎

從“小門店”搬到位於禪城張槎的總部大樓後,億固總部辦公室的人才團隊從此前的十幾二十人,擴充套件到了90多人,這其中不乏來自一線城市的年輕、高素質人才。

“鄰居”富蘭克也深有同感,在企業落地區域總部經濟帶後,方平和同事們也深刻感受到從佛山到禪城再到張槎各級政府對於陶瓷衛浴這張“名片”的重視程度。

“相對廣深等城市,佛山禪城更適合年輕人在這裡發展。”從2005年到這裡,方平作為“新佛山人”已經深耕建陶衛浴行業17年。在方平看來,佛山的城市特質十分包容開放,而且民營企業發達,年輕人有更多發展的機會,“企業在發展,你也在發展,年輕人可以和企業、行業共同成長。”

“總部經濟的建設有明顯成效,比如軟體配套加速落地、技術人員不斷聚集。”朱煒煜感言,以及建陶衛浴上下游企業和配套的資源的“抱團”,都是企業和人才選擇落地於此的核心原因。展望未來期待“強中心”禪城在教育配套等各個領域進一步提升中心區的競爭力。

區域的營商環境和政務服務,也正成為禪城“強中心”的魅力。

“疫情剛來時,我們從老家回來很懵,政府第一時間跑來給我們送了很多口罩。去年春節前我們佛山的市委書記、市長寄來了賀卡和問候,很多企業家朋友都很感動。這體現了政府對我們企業家和企業的關心。”董啟有樸實感言,“佛山是製造業大市,作為實體制造業,我們有義務把企業做好,這是我們最大的責任。”

採寫:南都記者 路漫漫 實習生 盧澤宇

攝影:南都記者 鄭俊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