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國發院院長姚洋:消費是啟動經濟的關鍵 建議發行1.4萬億特別國債

語言: CN / TW / HK

姚洋表示,發放現金的直接效應是拉動經濟增長1.4萬億元,間接效應取決於消費乘數,按照近年發放的消費券3-5倍的乘數效應計算,現金的乘數會小一些,可能會有居民將現金存起來,即使達到2倍,也是2.8萬億元,如此,既不會造成通貨膨脹,還能促進下半年的GDP增長。

作 者:胡群

封 圖:經濟觀察網

來 源:經濟觀察網

“消費是啟動經濟的關鍵,現在經濟增長的瓶頸在消費不是在供給。”8月5日,北大國發院院長、南南學院執行院長、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姚洋在雁棲湖研究院主辦的第四屆雁棲湖論壇上表示,中國經濟目前的狀況是供給側產能過剩,需求側投資不振、消費疲軟。建議政府發行1.4萬億特別消費國債,主要向受疫情影響較大的低收入家庭和失業者發放,由各省認購,各省自己償還。

“發放形式以現金為佳,也可以是消費券,但消費券的用途需要更廣泛一些。”姚洋在上述會議期間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專訪時稱,發放現金的直接效應是拉動經濟增長1.4萬億元,間接效應取決於消費乘數,按照近年發放的消費券3-5倍的乘數效應計算,現金的乘數會小一些,可能會有居民將現金存起來,即使達到2倍,也是2.8萬億元,如此,既不會造成通貨膨脹,還能促進下半年的GDP增長。

提振消費:發放現金為佳

如何重振消費?“除了發錢,我也沒有其它好的辦法。”姚洋稱。

在姚洋看來,疫情以來,政策始終把著力點放在供給側,但當前面臨全國產能過剩,產品滯銷。如果產能過剩時還鼓勵企業多生產,顯然不符合經濟學原理。

可在需求端,由於就業形勢嚴峻,收入下降,且預期較為悲觀,致使儲蓄上揚,進一步降低消費。央行7月11日釋出資料顯示,上半年住戶存款增加10.33萬億元,同比多增了2.88 萬億元。

6月29日,央行釋出2022年第二季度城鎮儲戶問卷調查報告,結果顯示:收入感受指數為44.5%,比上季下降5.7個百分點;就業感受指數為35.6%,比上季下降6.9個百分點;傾向於“更多消費”的居民佔23.8%,比上季增加0.1個百分點;傾向於“更多儲蓄”的居民佔58.3%,比上季增加3.6個百分點。

姚洋表示,一般的看法是,如果想提振消費,必須提高居民收入,尤其是可支配收入,否則消費上不去。但是,凱恩斯理論顯示,消費想上去需要促進“自主性消費”,即不依賴於收入的消費部分。因此,當經濟增速沒有達到潛在增長率時,政策應該把重點放在提升居民消費能力上。因此,應向居民發放現金促進消費。

姚洋曾多次呼籲發放現金促進消費,並給出了資金來源。如從今年促進地方投資的3.65萬億專項債中拿出三分之一來增加消費,平均給全國每人發1000塊錢左右,以電子貨幣的形式讓大家限期使用。如果發放消費券,則不應設定使用門檻,否則就成了打折券,效果會大打折扣。

“這是不需要中央政府出錢的,就發行地方國債,就像現在地方專項債,中央給地方一個額度,由地方買單。”姚洋稱。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全年實現既定增長目標難度大

“下半年經濟預估是多少呢?上半年增長2.5%,對全年貢獻是1.1個百分點,下半年達到5.5%的增長速度,下半年經濟要增長8%,這個難度非常大。”姚洋稱,根據計算,中國潛在增速大概是6%,遠低於8%。除非下半年經濟出現如2020年下半年那種劇烈反彈,否則達到預期的難度極大。

但是,當前的中國經濟與2020年下半年已大為不同,現在不具備當時經濟快速反彈的條件。

“2020年5月份到去年年中,我們的經濟復甦裡1/3來自房地產,1/3來自出口,1/3是其他。房地產對中國經濟的復甦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姚洋稱,任澤平團隊的研究資料顯示,房地產對中國經濟增長貢獻率是17.2%,其中,直接貢獻是7.3%,間接貢獻是9.9%,也就是說,100多萬億的GDP裡面有十七八萬億是房地產直接或間接貢獻的。房地產的產業鏈極長,上游產業有鋼筋水泥塗料等,下游產業更長,如裝修、傢俱、電器等。

“過去一年間消費起不來,特別是今年消費下降,我覺得跟房地產下跌是很有關係的,一個巨大的消費動力沒有了。”姚洋表示,實際上,雖然多種資料顯示,中國的住房條件已有非常大的改善,但人均居住面積仍低於日本,住房質量大大低於發達國家。

首要穩住房地產

上半年,中國汽車銷量1205.7萬輛,同比跌6.6%;國內手機出貨量累計1.36億部,同比跌了21.7%;國內旅遊收入(旅遊總消費)1.17萬億元,同比下降28.2%。而商品房銷售額66072億元,下降28.9%;其中,住宅銷售額下降31.8%。

如果下半年經濟增速達到潛在增長速度6%,下半年只能貢獻3.3個百分點,全年GDP增速大概在4.4%左右。下半年如何發力促進經濟加快增長?

“還是要穩住房地產,這個非常重要。”姚洋稱,今年上半年,排名前100的房地產企業地產銷售額下降51%,拿地規模同比下降60%,由於房地產佔GDP的比重非常大,所以其它行業必須要超額增長才能彌補房地產的缺額,難度非常大。

“穩定房地產行業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不穩定下來,極有可能演化出一場金融風暴。”姚洋稱,下半年,中國經濟要復甦,就必須找到一條長效的防疫機制,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經濟就無法穩定復甦。

針對如何建立長效的防疫機制,姚洋給出幾個建議:

第一,應該把現在的“社會面清零”變成“社會活動面清零”。加上“活動”兩個字,就是參加經濟活動的人不能有感染。公共場所實行3天或者7天的核酸陰性要求,現在核酸檢測的網點已經布得非常密,民眾也已經接受。如果檢測到感染,居家或轉入方艙隔離,保持社會活動面無感染者即可。

第二,把現在按照小區甚至按照行政區分類監控的辦法,改成按小區監控,最好能再進一步,精準到以居民樓單元為單位來監控。現在很多地方只要看到北京、上海來的人就直接隔離,打擊面太大。人員流動不起來,經濟怎麼可能活起來?

第三,不再大規模異地隔離。把成千上萬的人拉到別處隔離,耗資巨大,完全可以就地在方艙隔離,沒有感染的居家觀察。

最後,要逐步開放國際旅行,中國跟世界不能隔離。實際上,中國在過去兩年裡也沒有跟世界隔離。

“我堅決反對世界在跟中國脫鉤的說法。資料顯示,中國跟世界是在掛鉤,而不是脫鉤。”姚洋稱,中國出口增速強勁,與世界的連線在加強,脫鉤論不成立。

開放型財金智庫  經濟觀察報智力支援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