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en+Dapp的化學反應 Web3離不開代幣經濟?

語言: CN / TW / HK

寫在前面的話

  • 本篇內容主要以反思的視角、圍繞 Token 經濟 的對於 Web3應用 的適用性和 必須性 展開

  • Token 經濟模型 的設計方法不在本次分享的範圍之內,亦不過多設計經濟學專業知識

  • Web3 世界迭代速度快,很多概念仍在探索階段,請保持 質疑 和 獨立思考 的精神

  • 本次分享僅代表 個人觀點 ,和 Chainbase 無關

1. Token 經濟是什麼?

1.1 Token 經濟的起源:加密貨幣最初的使用場景

起源往往對應著一段歷史。為了搞清楚加密貨幣最初的使用場景,讓我們回到過去,一同看看那些真實的歷史片段。

比特幣 的誕生和早期場景

首先我們來看看比特幣的誕生。比特幣是世界上第一種加密貨幣;它的白皮書不到10頁,正文的第一句話是:“網際網路貿易已經變得幾乎完全依賴金融機構作為可信任第三方來處理電子支付。”

(Commerce on the Internet has come to rely almost exclusively on financial institutions serving as trusted third parties to process electronic payments.)

這句話明確的表達了比特幣的誕生,其初衷就是為了解決金融活動中,因中心化帶來的種種問題。

我們再看 以太坊 傳記《 以太 奇襲》中的這一片段——作者時任彭博社駐布宜諾斯艾利斯記者,他在書中寫道:“本來我只要上銀行網站點選幾下,就能購買美元。政府一聲令下,真的能禁止人民購買美元嗎?……政府公然這麼做,老百姓也無可奈何。……《彭博》某個分社同事告訴我,有一種奇怪的數位貨幣叫比特幣,阿根廷人用它來解決這個問題。”

文中事件的背景正是2013年阿根廷比索大範圍貶值,當時阿根廷政府為了防止事態進一步惡化,一刀切的採取了禁止用比索兌換美金的措施。所以比特幣被阿根廷人用來對抗這種不合理的政策,以避免個人財產的損失。

以太坊的初衷

我們來看以太坊。以太坊白皮書正文中關於“以太坊”定義的第一句是:“以太坊的目的是基於指令碼、競爭幣和鏈上元協議(on-chain meta-protocol)概念進行整合和提高,使得開發者能夠建立任意的基於共識的、可擴充套件的、標準化的、特性完備的、易於開發的和協同的應用。”

這段描述清晰的表達了以太坊繼承了比特幣去中心化的理念,並且彌補了比特幣系統的單一性,它的初衷更偏向於讓開發者利用以太坊網路構建一切,使其成為“世界電腦”。

這些歷史片段,真實的再現了加密貨幣誕生之初的願景和使用場景。

比特幣是一場金融領域的去中心化革命,它被設計成為對抗中心化金融機構的武器。最初人們使用比特幣,以最大化的降低主權貨幣之間的貿易摩擦。

目前 DeFi 生態最繁茂的以太坊,其初衷並非特定於金融領域,而是想構建一切。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過高的加密經濟濃度反而限制了其它領域的發展。

1.2 Token 經濟:從捕獲價值到財富密碼

隨著生態的發展,加密貨幣的作用場景已經被極大的拓展了;而圍繞加密貨幣設計並構建的一整套經濟模型,就是 Token 經濟。Token 經濟屬於經濟學範疇,它包含了狹義的經濟模型:

  • 加密貨幣本身的設計

  • 加密貨幣和其對應價值的關聯或繫結程度

  • 加密貨幣釋出後的市場反饋

以太坊的誕生和落地離不開 Token 經濟

在加密生態發展的早期,Token 經濟幫助很多專案方獲得了寶貴的啟動資金。

2014年中旬,以太坊早期團隊還在為以太坊的走向發愁。當時他們大約有十個人,從天南海北來到瑞士,在郊區合租了一間房子以兼顧工作和住宿。他們已經沒日沒夜也沒有報酬的工作了很久,大多數成員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

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以太坊的早期團隊仍在糾結應該成立一家傳統的營利性公司、還是一家非營利性機構。關於這個問題團隊爭論不休,一次激烈的爭吵後,大家把這件事交給當時只有20歲的布特林定奪。

布特林推門而出,坐在他們出租屋二樓的陽臺上。他一個人在阿爾卑斯山脈的星空下,抱著團隊放在外面的紅色抱枕,前後輕輕的搖晃著身子。就這樣獨處了一個小時之後,他回到團隊中說:“以太坊會是一個非營利性的開源專案。八位創辦人永遠都是創辦人,他們會得到他們應得的一切,包括積欠的工資和以太幣。”

其實當時布特林的同事已經在和美國的投資機構洽談融資事宜,正是 Token 經濟的存在,讓布特林的決策得以落地,以太坊也最終保持了中立和去中心化的狀態。

是正規化創新,也是財富密碼

8年後的今天,全球僅被主流平臺收錄的加密貨幣就多達近萬種,總市值曾一度突破20萬億人民幣。這些加密貨幣為整個生態源源不斷的輸送養分,吸引了大量的人才和使用者,他們又創造了上百條各具特色的公鏈,眾多協議以及上萬款dApp。

從週期的視角看,Token 經濟的確幫助無數專案解決了“錢從哪來”的問題,也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使用者“為什麼來”的問題。Token 經濟是捕獲價值的利器,但也因為人們的趨利性,它也逐漸有了一個新的身份:財富密碼。

收益和風險總是成正比的,有一夜暴富就一定有一朝破產。從比特幣誕生至今,加密貨幣市場幾經沉浮。過低的門檻和過高的回報率吸引了大量所謂盤子專案和投機者入場,只關注短期利益而不考慮長期價值的人越來越多。所以 Token 經濟也為整個 Web3 生態埋下了隱患——這甚至可能是來自基因上的缺陷。

1.3 Token 經濟的未來有哪些可能性

如果我們把當下的 Token 進行分類,可能會得到以下結論:

治理型- 用於專案治理投票的 Token (常見於DAO)

效用型- 作為專案運轉的關鍵元素,具有分紅、質押、收益等權利 (投機行為多發)

儲藏型- 如比特幣,慢慢被作為一種另類投資資產/大類商品 (頭部加密貨幣)

在這些基礎型別的 Token 之下,也有很多創新的方法正在被更多專案運用。

二次方投票/融資

Gitcoin、DoraHacks 等團隊正在使用二次方投票來為 Hackathon 專案分發資金。

相比一人一票、或者傳統的一人可投多票,二次方投票可以讓投票者為一個專案連續投票時的成本遞增,這樣能夠限制一人多票時可能出現的富人通吃、也能夠避免一人一票對個人意願的過度壓制。

但是二次方投票/融資的方式雖然解決了傳統方案中的一些弊病,但本身仍然不完美。例如在ID可以被中心化佔用後,整個模型可能會向一人一票偏轉;而且雖然成本很高,但如果富人足夠有錢,依然可以左右投票方向。看起來這裡還有更多的創造空間。

再生加密經濟學

凱文·奧沃基( Kevin Owocki@Gitcoin )認為人類面臨著全球範圍內的協調失敗——包括氣候變化、不安全的數字基礎設施、錯誤資訊和缺乏經濟繁榮——而我們的傳統機構沒有能力處理它們。

凱文認為發生協調失敗的原因是一群人本可以通過合作取得理想的結果,但是由於他們不協調決策而未能做到這一點。(這麼看氣候變化的確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全球性的協調失敗會給人類的繁榮發展帶來系統性風險,凱文把它稱之為莫洛克——協調失敗之神。而戰勝莫洛克(Moloch)的武器就是部署在去中心化區塊鏈網路中的一種新機制——再生加密經濟學。

再生加密經濟學更像是一種機制或者說是一種原則。它希望設計一個可再生的價值網際網路,以促進多元化的全球公民的繁榮。這裡會包含去中心化的基礎設施、數以萬計的創造者、更加合理的資金分配,以擺脫資本主義的零和博弈、富者越富的模式。

如果你對這些思想感興趣,可以去看他寫的《Green Pilled》,你一定能得到很多啟發。

Token 去金融化

關於去金融屬性的 Token 也是近期大家特別關注的熱點創新之一。其中布特林提出的 SBT 是一個最為典型的案例。SBT 是指靈魂繫結代幣(soulbound token),它的特性是不可轉讓、非金融化。這種 Token 更像是一個人的社會屬性在區塊鏈網路中的對映。很顯然這和投機、獲利等金融屬性的 Token 有巨大的差異。

SBT 只是一個概念,而並不是某個已經具體落地的 Token。目前有很多的專案方正在嘗試將 SBT 落地,但是有影響力的專案不多,目前這個概念依然存在很大的爭議。

無論 SBT 等非金融化的 Token 最終會是什麼形態,靈魂繫結的概念還是非常遵循 Web3 的核心理念的。我相信這樣的思想創新和產品嚐試會一直持續下去。

2. Web3 生態中應用層的特殊性

2.1 Web3 生態全景圖

在各種 Web3 生態圖中,這張圖讓我印象深刻。它按照 layer 的概念將整個 Web3 生態分為了5層:

Layer4=去中心化應用

Layer2/3=中介軟體堆疊

Layer1=協議層

Layer0=基礎架構及網路層其中0-1層是鏈上生態、2-4層是鏈下生態

這張圖較為清晰、全面的展示了整個 Web3 生態的全貌。這個世界的底座是由 Layer0/1支撐的;大多數的使用者只能看到或者接觸到 Layer4;而 Layer2/3 則幫助 Layer4 更好的連結 Layer1/2。

接下來我們重點聊聊處於 Layer1 的協議層,和處於 Layer4 的應用層。

2.2 Web2到Web3:應用層和協議層的價值翻轉

Web2 時代的應用和協議

應用是絕大多數普通 C 端使用者日常使用或者接觸的產品,即 App。協議則是網路通訊雙方為了實現通訊而設計的約定或通話規則,很顯然普通使用者是接觸不到的。

在 Web1-2 的時代,絕大多數的價值都被應用層捕獲了,而協議層則難以捕獲價值。比如 Google、Facebook、亞馬遜、阿里、 騰訊 等皆因為其某些應用的成功而獲得了大量價值,最終成為 Web2 巨頭。但為網際網路提供支撐的 TCP/IP、HTTP 等底層協議並不能捕獲價值,所以無法創造利潤。

為什麼 Web2 時代應用層可以捕獲價值,而協議層很難做到呢?因為協議層是網際網路底層的技術設施,它往往是開源且免費的,很多年大家都在使用這些規則。協議層沒有一個成熟的、可落地的盈利模型。

而應用層直面使用者,通過補貼或體驗開啟市場、不斷提升使用者遷移成本、壟斷大量的使用者資料,最終形成了牢固的使用者池和產品線;在這些要素的互相作用下,造就了 Web2 的網際網路巨頭。

人才和資本一定是趨利的,所以在 Web2 時代應用層的體量要遠遠大於協議層。

Web3 時代:胖協議、瘦應用

2016 年 8 月,美國著名基金 USV 的 Joel Monegro,發表了名為《fat-protocols》的文章,中文世界稱之為《胖協議》。他主張 Web3 的時代是協議層崛起的時代,他的觀點引起了很大共鳴、甚至直接影響了 Web3 的資本流向。

基於區塊鏈技術構建的 Web3 從根本上打破了 Web2 應用層壟斷資料的可能性,因為價值資料都存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網路上,每個使用者都擁有自由寫入和查詢資料的資格。這種資格並不與某一款應用捆綁,所以曾經處於壟斷地位的 Web2 應用到了 Web3 時代就會退化成為一個連結使用者與區塊鏈網路的入口。對於使用者來說,入口是可以隨時更換的。

Web3 時代的協議層,也因為區塊鏈網路的特性,實現了價值的極度放大。區塊鏈網路是零信任的世界,也有程式碼即法律這一說法。正是充分開源的協議層,讓零信任、自治理和去中心化得以實現。可以說協議層是 Web3 世界的土壤,是執行法則,也是應用層的核心基石。

在這樣的生態下,Token 經濟又為本身沒有價值獲取方式的協議層提供了完美的解決方案,協議的共識越高,市值越高,價值捕獲能力越強。這就是 Web3 胖協議、瘦應用的原因。

(幣價、關注者、應用增長飛輪)

Token 經濟也是應用層的首選

Token 經濟很大程度上推動了協議層的繁榮,同時也是絕大多數 Web3 應用層捕獲價值的第一選項。應用擁有自己的經濟模型並且發幣成為了常態,甚至還有超級應用發展出了自己的協議層。

但理論上 Token 經濟可能是協議層捕獲價值的唯一方法,但一定不是應用層捕獲價值的唯一方法。應用層比協議層擁有更廣闊的使用者群體,更容易建立使用者信任。且相比協議層只能通過一套既定的規則實現價值捕獲,應用層就更加靈活、更加人性化。如果可以很好利用這些優勢,應用捕獲價值的方式一定是多元的。

接下來我們對此展開剖析。

3. Token+Dapp 的化學反應

3.1 如何理解價值捕獲

我們知道 Token 經濟的作用是幫助實現價值捕獲,在討論適用性和其它替代選項之前,我們應該先對價值捕獲有正確的理解。價值捕獲並不簡單的等於賺錢,它可以從概念和視角兩個層面去理解。

從概念上理解

在網際網路語境之外,有一個經典概念叫做土地價值捕獲:它是指通過徵收稅費等手段,將歸因於社群貢獻的土地價值增值全部或部分回收於社群的過程。

我們可以想象一個真實的社群,早期各方面配套都很落後,那麼土地綜合價值一定不高,也很難吸引如房地產、商場、大型公司等入駐。後來社群基建拉滿,整體配套越來越好,高價值的商業體就會被吸引入駐。這個過程就是社群貢獻的土地價值增值。

然後社群可以通過對入駐商業體收稅等方式,獲得經濟上的收入;這個過程就叫做土地價值捕獲。很明顯它和簡單的賺錢不同,而是一個先貢獻後回收的過程。

現在我們可以把社群想象成一個 Web2 應用。應用早期沒有使用者,自然沒有捕獲價值的能力。這時它必須通過各種手段打造一個日益豐富的生態,這很像 Web2 時代各種燒錢補貼的行為。當生態的體量到了一定程度,這些應用開始通過付費轉化、流量轉化、搭建渠道等方式來捕獲生態帶來的價值,從而轉換為自己的現金流收入。這就是 Web2 的價值捕獲。

我們在 Web3 語境中所說的價值捕獲和 Web2 相同。只是 Web3 的價值捕獲往往是去中心化的,所以價值分配也往往是去中心化的。

從視角上理解

我們也可以結合不同的視角去理解什麼是價值捕獲。

  • 專案方:通過專案“功能”和特定方法,最終獲得資金的能力

  • 投資人:投資的專案方帶來的資本回報的能力

  • 使用者:專案方割韭菜或者共創價值的能力

結合以上兩種視角,我們應該對價值捕獲有了非常清晰的理解。如果實現價值捕獲是目的,那麼 Token 經濟適用於所有的應用場景嗎?接下來我們來嘗試分析一下 Token 經濟為 Web3 應用帶來的利與弊。

3.2 Token 經濟帶給 Web3 應用的利與弊

我們可以結合歷史與現狀、從專案方和整個 Web3 生態兩個視角來進行分析。

專案方視角

利好:Token 經濟

  • 是 Web3 專案實現冷啟動的絕佳激勵方式

  • 是去中心化的投票及利益分配方式

  • 是專案方獨立融資的一種方法

  • 是資本方實現快速退出的好方法

  • ……

弊端:Token 經濟

  • 可能導致多方由利益引發的短視,做盤不做事

  • 導致專案方過度依賴,不探索其它價值捕獲方式

  • 市值管理會增加更多成本、消耗更多資源,也變相提高了創業門檻

  • 好專案因代幣價值崩塌被迫關閉

  • ……

生態視角

利好:Token 經濟

  • 短期會刺激大量使用者因投機心態入場(也會因為沒有投機空間離場)

  • 大量資金流入可以促進 Web3 生態高速發展

  • 為全新的生產協作及利益分配模式提供了工具

  • ……

弊端:Token 經濟

  • 去中心化的運作方式使黑客有機可乘

  • 欺騙與傳銷盛行,導致 Web2 使用者望而卻步

  • Web3 核心信仰者佔比被嚴重稀釋,Web3 應用型別單一、甚至徹底金融化

  • ……

無論是從專案方的微觀視角,還是從整體 Web3 生態的巨集觀視角來看,Token 經濟都是一把雙刃劍。但是 Token 是中立的,誰來用、怎麼用才是決定結果的關鍵因素。

3.3 如果 Web3 應用沒有 Token 經濟會怎樣?

前文已經分析了使用 Token 經濟的利弊,最後我們來看看究竟什麼樣的場景適合 Token 經濟,它的替代品又有哪些。

Token 經濟的適用性

  • 本身捕獲價值能力較弱,但有商業訴求的專案,應更多考慮利用 Token 經濟

專案本身不具備成熟的商業模式,但需要靠專案本身實現商業價值;這種情況下引入 Token 經濟,能夠提供一種全新的收入方式;例如開源專案、DAO、底層基礎設施等。

  • 本身捕獲價值能力較強的專案,Token 經濟不是必選項

應用層本身具有多種創造營收的方法,這主要來自於產品價值和使用者粘性。無論Web2 還是 Web3、掌握穩固的使用者池依然是最有價值的,使用者量加上應用本身產品上的靈活效能夠支援各種變現方式。反而應用貿然引入 Token 經濟則容易引起團隊失焦、資源分散等問題。

  • 產品特性中沒有去中心化元素的專案,很難直接利用 Token 經濟

如果產品形態是偏向中心化的,這時 Token 經濟很難和產品本身結合;沒有一個健康的生態支撐,Token 的價值很難落地。這時 Token 和產品是割裂的狀態,這一類專案很難建立足夠的共識,自然難以支援 Token 的價值。

Token 經濟的替代品

當 Token 經濟不適用,或者不是必選項時,我們可以開放性的想象有哪些替代的方式。例如:

  • 更好的 Token 經濟模型(如二次方投票/融資)

  • 流通性更低,難以投機的 Token 及相關的激勵系統(如SBT)

  • 傳統的價值捕獲方式(例如使用者訂閱、廣告收入、平臺經濟等)

  • 引入擁有主權背書的數字貨幣(如數字人民幣?)

  • ……

4. 寫在最後

在我們杭州的辦公室外面,種了一棵楊梅樹。每到春末結果子的時候,這棵樹就成為了很多人的焦點。他們先是嘗試著摘一顆兩顆,後來一串一串的摘,再到後來發展到了踩著凳子拿著箱子大批量的摘。一陣喧囂之後,樹枝被扯斷、樹葉散落一地,樹周圍種的灌木也被踩的一片狼藉;而被摘光了果子的楊梅樹再也沒有人會多看一眼。

這棵楊梅樹就很像現在的 Web3 生態,熙熙攘攘、利來利往。

如果大家只關注短期的利益,沒有人去做長期的 Builder ,就像一棵無人施肥澆水,無人除蟲養護的楊梅樹,最終會被榨乾最後的一絲養分永遠不能再結出果實。在 Web3 的生態中,養分即信仰、信仰即希望。養分最終被榨乾,就是生態崩塌的起點。

這值得我們每一位 Web3 從業者認真對待。

宣告:請讀者嚴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規,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