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强市”目标下,他们对成都有哪些新期待?

语言: CN / TW / HK

继7月27日成都市委工作会议上提出“以首位城市的担当拼经济搞建设抓发展”后,成都制造业率先发力。

8月1日,成都市制造强市建设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召开,在突出新型工业化主导作用、提出“项目支撑、建圈强链”等的同时,明确要持之以恒实施制造强市战略。成立专门的建设领导小组,说明制造业已经被提到了成都当前经济发展十分重要的位置。

但制造强市不能只靠政府的规划,还需要工业企业参与其中,共同构建城市制造业的生态与竞争力。面对“制造强市”目标,各方对成都有哪些期待?

发展更多“含金量高”的产业

企业家是对政策最敏感的群体之一。

制造强市建设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后,成都卡诺普机器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诺普)副总经理邓世海很快就从其中找到了机遇:成都将加快推进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和转型升级,打造先进制造业集群。

▲卡诺普工厂内

卡诺普的核心产品是工业机器人核心零部件及工业机器人、协作机器人。作为先进制造业的关键一环,这类产品可以让工厂更加自动化、智能化,从而提升制造业效率,“含金量很高”。

“打造制造强市,应该进一步降低传统工业的比重,从‘量’向‘强’转变。”邓世海说,传统工业往往利用“人海战术”提升产量,但人均产值偏低,相比同等规模的先进制造企业,可能会出现数倍的差距。

比如,邓世海提到,仅一个自研驱控一体技术方案,就可以帮助工厂实现成本节约、效能提升各30%的效果。

工业机器人本身也是先进制造业的其中一环。卡诺普刚刚搬进的新基地,利用“机器人产机器人”模式,全面达产后,年产值或达到20亿,产能是过去的数倍。

在卡诺普的市场占比中,长三角、珠三角等沿海地区占到了七成以上,此外还有15%左右的份额来自于外贸出口。成都本地市场是卡诺普的“蓝海”。

根据成都《“十四五”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规划》,“十四五”期间,成都规上制造业企业智能制造能力成熟度达2级及以上的企业占比将超过60%。这些企业都将是卡诺普的目标客户。邓世海说,按照当前需求增速, 卡诺普的一个“小目标”是:未来2-3年,本土市场年增速力争实现40%以上。

“过去一提到成都工业,最先想到的是电子信息。”邓世海说,“制造强市”的提出,标志着成都先进制造业的全面崛起。这次会议或将是一个新开始,他表示,希望更多“含金量高”的先进制造业能成为城市品牌,在此背后,成都也将诞生更多诸如卡诺普这样的“隐形冠军”。

“建圈强链”如何更进一步?

成华区全面加强社会面管控后,卡诺普的生产也一度受到影响,因为公司供应链环节,有一部分来自浙江、江苏等长三角地区,“如果断供,只能终止生产”。

好在后来,成华区相关部门及时提出方案,解决了工业企业供应链运输的问题。

这个小插曲,提醒了卡诺普要加快供应链的本地化建设,“我们已经在成都本地拓展了一些供应商,希望实现供应链就近配套。”此前,成都已于去年底启动产业“建圈强链”行动,从城市层面推动产业链、生态圈的形成。

▲卡诺普基于3D视觉技术的智能焊接机器人

成都市经济发展研究院产业所研究员刘丹认为,这正是成都在此时提出“制造强市”的关键——推动成都制造业比较优势升级为竞争优势。在制造强市建设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也提到要发挥优势、扬长避短。

“成都提出发展20余条重点产业链,相比同类型的产业规划数量更多,也更加细化。”刘丹提到,某种程度上看,成都正基于现有产业的优势和能级再作细分,比如电子信息,就被细分为集成电路、新型显示、高端制造等领域。

刘丹表示,在产业链掌控方面,成都正在探索“成都方案”——既有针对优势产业链中事关产业链安全和产业链升级的短板弱项发力突破,重点补齐产业链空白薄弱及头部企业核心供应链环节。比如,在短板弱项方面,成都明确了链主企业、行业协会、中介机构、产投基金、公共平台等关键要素的打造,直指成都当前发展面临的问题。“目前,成都明确的几大要素非常具体,很容易形成落地政策措施。”刘丹说,这也意味着成都对产业生态的理念更深刻,发展有更大的决心。

产业链的“安全感”

产业链不仅仅关乎成都的“安全感”。

前不久,成都曾收到广东来函,希望保障博世汽车部件(成都)有限公司的生产。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该企业主要产品为ABS防抱死系统、ESP电子稳定系统、WSS轮速传感器等汽车关键零部件,匹配了宝马、比亚迪、长安、长城、蔚来等51家国内外整车厂。

也就是说,一旦断链,受影响的不止是成都本地产业链。

为此,自7月20日起,博世汽车部件(成都)有限公司启动闭环生产,在第5天产能就恢复到了100%。目前,该企业正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预计全年产值将超8亿元,同比增长24%左右。

虽只是一家零配件企业,但从它此次表现的重要性来看,就能理解成都此次如此重视保障工业企业“不停工”的用意。

近几年,随着内外环境的变化,打造完整的产业链、供应链,在国家层面被提到了新的高度,并强调“安全”。

微康生物创始人兼CEO唐勇对此也深有感触。他提到,在生物医药领域,供应链的安全性更加关键,尤其是纳米材料、抗原抗体、酶的改造以及试剂等方面,看似小,实际关乎“卡脖子”的问题。

▲微康生物生产中心

比如POCT(即时检验)市场,长期以来一直被雅培、罗氏等进口产品所垄断。此前,微康生物首创的“DISKFLU碟式微流控免疫联检诊断平台”,正是为打破垄断而研发生产。

7月28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专门提到,优化国内产业链布局,支持中西部地区改善基础设施和营商环境。有解读称,这正是成都的机遇——在保障产业链安全的现实要求下,成都将有望承接更多制造业的转移。

以新能源产业为例,7月30日,成都市与宁德时代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后者未来将在成都设立西南运营总部和成都研究院。

此前,成都与比亚迪、天奈科技、亿纬锂能等上下游企业陆续传来合作消息,诸多研发平台的落地,恰是说明了成都在此产业上迎来机遇点。制造强市建设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提出,要充分发挥成都在市场、政策、成本、人才和开放枢纽等方面优势,强化精准服务,提升政策到达率、可及性和感受度,努力营造良好营商环境。

这也意味着,成都正为新一轮产业发展做好准备。

红星新闻记者 邹悦 图据受访者

编辑 谭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