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一年半,版號等三年”,一款過審遊戲與遊戲審批的故事

語言: CN / TW / HK

GameLook專稿,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GameLook報道/與過去發放時間難料、還有可能輪空的情形不同,8月第一天,新一批次的版號便早早下發,且發放數量也呈增加趨勢——4月第一批45個、6月第二批60個、7月第三批67個,而到了8月第四批數量已經來到69個。

面對這一新的變化,不少機構、媒體都用了近期均普遍使用了“常態化”一詞,確定了國內遊戲市場大環境的好轉。

版號發放數量有增長、時間有規律固然是件好事,不過我們也注意到,“遠水難救近火”的故事也愈發普遍。

4月第一批版號發放時,GameLook就曾對當月獲得版號的產品狀況做過一次統計,發現有近20%的公司出現異常,包括但不限於專案流產、公司轉行甚至登出等等,後續發放的版號中類似情形也未能絕跡。

從版號申請到核准發放,中間時間過長是最關鍵的因素。

以著作權登記到版號正式下發時間為準,雖然有申請1年就拿到版號的幸運兒,但更多遊戲等了2年、3年才拿到版號。近期獲得版號的獨立遊戲《諜:驚蟄》製作人唐一辰昨日就在知乎上透露,在過審之前團隊已經等待“整整三年”,期間“百味雜陳,一言難盡”。

“開發一年半,版號等三年”

根據唐一辰的說法,在2019年向作家、編劇海飛購買了小說《驚蟄》的版權後,《諜:驚蟄》專案正式啟航。2020年,《諜:驚蟄》就改好了版號包,開始“等版號”。

而這一等,就是近三年。

期間,《諜:驚蟄》拿了2020年的GWB騰訊遊戲創意大賽手遊賽區銀獎,被騰訊遊戲極光計劃看中,作為極光計劃在2021年的騰訊遊戲年度釋出會首曝的5款新品之一。

TapTap資訊顯示,《諜:驚蟄》由HelloMeow(好樂貓)工作室研發,官方釋出資訊最早可以追溯至2019年5月,公開資訊也能查詢到獎項、發行等內容,與開發者說法吻合。

在評論區,有網友好奇產品IP是否與《驚蟄》電視劇系出同源,唐一辰給出了肯定答覆,並表示“理論上我們應該比電視劇早”。

電視劇《諜戰深海之驚蟄》

GameLook檢視唐一辰知乎個人資料頁面時發現,2017年唐一辰曾發表了一篇《獨立遊戲在中國 插曲:手遊版號辦理完全攻略》的文章,內容翔實專業,可見為版號審批做足了功課。但即便如此,《諜:驚蟄》仍成了拿版號時間最久的那一批。

《諜:驚蟄》不是好樂貓工作室唯一拿版號靠長跑的專案。團隊另一款產品《匿名愛人》於今年7月拿到版號,官方對時間的說法是“時隔近兩年”,而好樂貓2020年7月官宣的一款模擬經營手遊《三秋食肆》,則至今未能獲批文。

在好樂貓,《諜:驚蟄》的故事不是孤例,在獨立遊戲圈和整個國內遊戲行業,好樂貓的故事也不是孤例。

今年6月,成名已久的獨立遊戲開發商木七七工作室宣告全體裁員,在網傳的的內部信中,創始人陸家賢將裁員原因歸結為“現金流長期入不敷出”,但同時也表示“暫時還不會登出公司”,為未來留下一絲火種。

無奈的是,在8月最新一批下發的版號中,就有木七七旗下產品《很多勇者》的身影,直讓人感慨命運弄人。

“創作者的處理並不一定準確”

某種程度上,《諜:驚蟄》又是幸運的,許多在大大小小獨立遊戲賽事中脫穎而出的產品再無聲響,更不提有發行代理,能死磕版號三年。

好樂貓甚至也是幸運的,回憶起沒版號的日子裡,唐一辰透露公司曾出現過發不出工資的情況,背房貸的主美甚至不知從哪裡拿出來2萬塊想要接濟公司(沒要),如今版號下發,團隊最終是挺了過來。

《諜:驚蟄》的過審還有不小的象徵意義。眾所周知,以民國為時代背景、諜戰為主題的遊戲版號並不好拿,更準確說在《諜:驚蟄》之前,從來沒有一款主旋律題材的諜戰作品拿到遊戲版號,包括2019年大熱的《隱形守護者》。

箇中原因與諜戰題材涉及歷史,且離不開腥風血雨等元素有關。唐一辰也表示,《諜:驚蟄》的審批過程“不是很「太平」”,就是因為“民國”“諜戰”兩個關鍵詞。除了“埋頭修改所有的「殺」和「死」”,團隊還幫身為“上海街頭小混混”的主角“戒掉了煙和酒,成為新時代的文明青年”。

這段話透露了一個十分關鍵的資訊,民國諜戰題材不是不能過,而是要合規。要涉及敏感題材,就要有充沛的專業能力和長久準備。

對比影視行業其實也可以發現,諜戰題材的稽核向來嚴格。比如《風箏》播到一半被停播,《麻雀》中的舞廳場景被大量刪減等。坊間流傳原因有不符合史實、美化反面角色云云。

製片人孟凡耀曾指出,重大歷史題材作品其實非常需要專家們的意見,因為在歷史認知、戲劇與政治衝突、藝術再現等問題上,“創作者的處理並不一定準確”。

《諜:驚蟄》中有新聞和地圖元素

談到對歷史的認知,恐怕沒有遊戲公司會自認比版署的稽核專家更專業。

這樣說來,版號審批對審批的主管部門和送審的遊戲廠商其實是一場雙重考驗。而稽核專家反饋修改意見的時候,本身也參與到了產品的創作過程中,使遊戲更加符合史實,規避歷史虛無主義和錯誤價值觀,更加符合主流價值觀,也間接幫助遊戲產品提升了產品釋出後的安全性。

“暫時性下架”

為了在版號審批時少走彎路,有些機智的遊戲廠商採取了更直接的方式——做紅色題材遊戲,並在研發階段就先請專家“監修”。如今年4月時隔9個月第一批版號下發,其中就有一款紅色題材手遊《前進之路》。

作為第一款拿到版號的紅色題材手遊,《前進之路》受中共龍巖市委宣傳部、中共三明市委宣傳部指導,並由福建省龍巖市永定區委、區政府和研發商仟憬網路聯合出品。《新華社》主辦的《半月談》評價《前進之路》,“讓玩家在輕鬆愉快的體驗中瞭解長征歷史、感受黨的光輝歷程,潛移默化地獲得了紅色文化的滋養”。

除了《前進之路》外,中手遊也計劃在今年內向海外市場推出紅色題材遊戲《亮劍之我的獨立團》。

更多的遊戲廠商,則因版號稽核變得愈發謹慎,心態發生了變化。典型表現是越來越多的過審遊戲,在各大平臺與網際網路上“查無此遊”,隱忍一兩年拿到版號後,才被世人知悉。

在GameLook看來,一些遊戲廠商採取此種做法,無非是擔心測試期間可能會因遊戲內容尚不完善引起玩家批評,甚至造成輿情問題,進而影響到版號審批。

因此有的遊戲在測試期乾脆選擇以“假名”示人,比如“代號XX”,有的更直接隱形,選擇買量測試,而非通過常見的TapTap平臺進行測試,比如騰訊的《Honor of Kings》(王者榮耀)在海外測試時就沒有通過App Store、Google Play等平臺,說明測試期不再拋頭露面已經成為大廠的日常操作。部分已經上架平臺的遊戲,為了版號甚至不惜下架,以等待拿到版號後重新上架。

如近日莉莉絲新作《神覺者》就被玩家發現從TapTap上下架,並清空了包括微信公眾號,以及微博、B站等官方賬號內的所有內容。

《神覺者》於5月10日在海外上線,根據Sensor Tower的統計,5月《神覺者》流水超過1.3億元,是當月全球範圍內最成功的爆款。與《劍與遠征》類似,《神覺者》很可能要走“出海轉內銷”的路徑。

對於國服下架頁面、清空官方賬號內容,莉莉絲迴應表示只是“暫時性下架”,目的是為了做“包括改名在內的一些調整,預期近期將重新上架”。

莉莉絲的迴應可能代表《神覺者》已經收到了修改建議,其中就包括對名稱的修改,未來將以新的名稱與玩家見面。作為一款以“潮酷都市神話”為題材的卡牌RPG,《神覺者》將世界各地的神話人物做成了遊戲角色,這也就涉及到了歷史和宗教題材,需要更加審慎的稽核和修改。

整體來看,因為版號遊戲廠商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最終拿到版號落袋為安以前,越發傾向於低調。而非向此前一樣營銷前置,希望在立項、測試、上線等每個節點都獲得足量曝光。

畢竟,一時的流量還是長期的運營,孰輕孰重廠商其實分得很清。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gamelook.com.cn/2022/08/492329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