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體作電池的世界,是一個怎樣的未來?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觀察未來科技

如今,為開發新能源,一些科學家正在把研究課題伸向人類自身的生物能。根據科學測算,人一生中所發出的生物能約有50%被浪費掉,而如果能對這些能量採取適當措施加以利用,對於能源領域帶來的變化將是顛覆性的——這將徹底改變人們對於能源獲取的方法和途徑。

實際上,將開發新能源轉向人類自身的生物能也是必然的。一方面,隨著資料的爆發和算力的增長,人們對電力的需求也日益擴大;另一方面,微型機器人和可穿戴裝置等新興技術也迫切需要微型化的供電系統。 在這樣的背景下,利用人體的生物能已經成為能源領域的共識

一個高能量的世界

隨著資料的爆發和算力的高速發展,一個高能量的世界正在誕生,而與算力同時提升的,還有對電力的需求,畢竟,發展算力也是件高耗能的事情。以全球最為知名的預訓練大模型“GPT-3”為例,GPT-3每次訓練都要消耗巨量算力,需用掉約19萬度電力、產生85萬噸二氧化碳,可謂“耗電怪獸”。

從計算的本質來說, 計算就 是把資料從無序變成有序 的過程 這個過程 需要一定能量的輸入。 僅從量的方面看,根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全球發電量中,有5%左右用於計算能力消耗,而這一數字到2030年將有可能提高到15%到25%左右,也就是說,計算產業的用電量佔比將與工業等耗能大戶相提並論。實際上,對於計算產業來說,電力成本也是除了晶片成本外最核心的成本。

更重要的是,即將要到來的元宇宙世界也對電力提出了極高的要求。2019年,臺積電全球耗電量為143.3億度,相當於深圳市1344萬常住居民一年的用電量;2020年,中國資料中心耗電量突破2000億度,是三峽大壩和葛洲壩電廠發電量總和(約1000億千瓦時)的2倍。

要知道, 晶片、資料中心這些耗電大戶恰好都是元宇宙不可或缺的基礎設施。 而就晶片而言,雲端計算、AI、互動技術這些元宇宙中各項底層技術應用的基礎硬體都是晶片,具體包括中心側的網路晶片、高效能通用GPU、端側的新架構晶片,以及支撐新一代顯示技術、人工智慧物聯網(AIoT)應用的晶片,這必將導致晶片市場需求爆發。此外,隨著元宇宙場景越來越多元化,需要處理的資料量越發龐大,晶片的價值會更加明顯,除了單一晶片的不斷進化外,融合各類晶片能力的生態體系也將會加快構建。

元宇宙對晶片產業的刺激作用,還可以從“晶片巨頭們”的最新動作上可見一斑。在2022年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CES 2022)上,美國超威半導體公司(AMD)、英偉達、英特爾都針對遊戲場景——元宇宙最有可能的切入口,釋出了高效能處理器和顯示卡。

比如,英偉達釋出四款最新顯示卡的同時,還宣佈正式向個人創作者提供免費版Omniverse,該平臺定位為“工程師的元宇宙”,可以幫助遊戲創作者、設計師、研究人員等輕鬆設計虛擬遊戲、搭建3D場景等。AMD推出的銳龍75800X3D處理器,可以帶來15~40%的遊戲效能提升,號稱是“全球最快遊戲處理器”。英特爾則在數十款最新遊戲中,進行了競品的對比測試,其表示自家的移動端晶片,相較市面上的AMD旗艦處理器,均表現出了更高的幀數。

在晶片之外,元宇宙的穩定執行還依賴龐大的資料運算及儲存,對網際網路資料中心(IDC)的需求 十分強勁 。亞馬遜、微軟、谷歌,都不約而同地宣佈擴大雲端計算業務,就2021年第三季度業績來看,亞馬遜科技(AWS)營收同比增長39%,谷歌雲(Google Cloud)營收同比增長45%,微軟雲(Microsoft Azure)營收同比增長50%。從各大科技巨頭雲端計算業務的高速增長不難看出,元宇宙正在產生海量資料運算需求,並且將帶動資料中心需求。

然而, 根據開源證券研究所的統計結果,在一個數據中心的能耗分佈中,散熱系統的佔比高達40%。 也就是說,資料中心每耗費一度電,只有一半用在了“計算”上,其他的則浪費在了散熱、照明等方面。計算和散熱幾乎陷入了一場零和博弈,計算量越大散熱消耗的電量越大,可是如果不付出足夠的能源支撐散熱,又將直接影響資料中心的效能、密度和可靠性。 基於此而言 ,解決資料中心的能耗問題,已經是擺在案前的棘手挑戰

可以說,科技的發展必然將人類帶向一個“高能量的世界”,而沒有電力作為支撐,元宇宙也不可能被創造出來。

利用人體的生物能

在可預見的巨大電力需求面前,科學家們開始把目光轉向了人類自身的生物能。事實上,人體本身的生物能是可以通過多種形式竟可以轉變成電能的。

比如 一個人坐著或站立時,就會 帶來 持續 重力能 採用特製的重力轉換器就可以轉換成電能。 美國桑托斯公司的超級市場,就曾在出入口處安裝了旋轉門,在地下室安裝了一套發條式能量收集器和轉換器、發電機、蓄電池等。每天數以萬計的顧客進進出出,都要用手推動旋轉門,還要在旋轉路上停留1~3秒鐘。 人們發出的生物能就被能收集器收集起來了,經過轉換變成了電能

再來,人每天都要動,無論是走路、工作、運動,只要動,就會有輕微的電力產生。一個人產生的能量微不足道,但是地球上70億人即便僅僅是走路,其產生的能量也將不可估量。於是,有研發人員真的想出了利用人們走路來發電的方法:一家公交公司將發電裝置埋在行人擁擠的公共場所,上面有一排踏板。 當行人踏上時,體重壓在踏板上,使與踏板相連的搖桿從一個方向帶動中心軸旋轉,從而啟動發電機發電。

美國還在紐約一條繁華的馬路上,鋪設了20塊金屬板,在每塊板下再放上一個儲蓄迴圈水的橡皮容器。就利用汽車在金屬板上壓過時,使金屬板將容器內的水高速壓出,經地下管道通往路邊的發電機房,推動水輪機發電。當汽車過後,橡皮容器又恢復回原狀,水又返回容器內,準備再次受壓。 如此往復迴圈,就可源源不斷地發電。據測量,一輛5噸重的汽車壓在金屬板上,就可產生7度電。

另外,還有 人體生物能的“熱能”也 可以 利用 。人體每天都要散發大量的熱量,並通過輻射傳播出來。據實測,一般一個50公斤重的成年人一晝夜所消耗的熱量約為2500千卡左右。這些熱量若蓄集起來,可以將50公斤的水,從0℃加熱到50℃。利用人體的熱能製成溫差電池,就可以將人體熱能轉換成電能。

這種溫差電池,可以做得很精巧,放在衣服口袋裡就可以工作 也可以用它當電源,給助聽器、袖珍電視機、袖珍收音機、微型發報機等供電,自己發電自己使用。這種“自主式”人體熱供電的微型發報機只有半個火柴盒大小,輸出功率為5微瓦,作用距離可達16公里。

美國新澤西州修建的電信電話公司總部大樓,利用全公司2000多名職員的體溫供暖,室溫可保持在18℃以上,只有當室外氣溫下降到-9℃以下時,才需要通暖氣來取暖。

顯而易見的是,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髮展,人類開發利用自身的人體生物能,必將取得更大成果。

人體電池的未來

當前,科學家們已經提出了很多利用人體發電的形式,除了最常見的利用動能轉化為電能的生物發電, 還有更大膽的血液發電、汗液發電、尿液發電、人體運動發電甚至頭髮發電等。

此前,日本的研究人員就發明了一種裝置,可以從血液葡萄糖中提取能量。這樣,每個人就成為了“電池”。日本人發明的這種裝置,提供了一種新的方法,將人類血液中的葡萄糖轉變成為電能。

近日, 來自馬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UMass Amherst)的研究團隊 表示,他們設計 新型可發電生物膜 。根據研究人員描述,這種大約只有一張紙厚度的生物膜是由一種改造過的硫還原地桿菌(G. sulfurreducens)自然產生的。在以往的研究中,硫還原地桿菌就曾被科學家們用來發電,而且也被用在“微生物電池”中為電氣裝置供電,但仍然需要得到適當的照料並不斷“投喂”。

而現在,經過改進後的 這種新型生物膜不僅可以提供和同等大小電池一樣多甚至更多的能量,而且可以持續工作,且不需要“投喂”。

具體來看,首先,硫還原地桿菌在看起來像薄墊子的菌落上生長,每一個個體都通過一系列天然奈米線與其他個體連線;其次,使用鐳射在薄膜上蝕刻小電路;然後,將被蝕刻上電路的薄膜放置在電極之間,並密封在柔軟、粘性、透氣的聚合物中;最後,收集、轉化能量,為小型裝置提供電力。

天熱時,我們的面板表面充斥著汗水,而新型生物膜可以將汗水蒸發時產生的能量收集、轉化,併為小型裝置提供電力 這將給徹底改變可穿戴電子裝置行業,為個人醫療感測器、個人電子裝置等提供長期、持續的電力帶來希望。

畢竟,電力供應一直是可穿戴電子產品的限制因素之一。電池沒電了,必須更換或充電。但它們笨重且不舒服。而這種小巧的、薄薄的、柔韌的生物膜可以像創可貼一樣直接貼在面板上,連續不斷地產生穩定的電力。

當然,人體發電也並非沒有問題,目前,生物發電 最大的問題就是通過人體這些發電途徑能否產生用於生活生產的電量?成本和發電收益 是否成比例? 比如,根據健身腳踏車發電專案測算,按照1個成年人每小時健身腳踏車運動產生的功率是150瓦計算,每臺健身腳踏車每個月約有200人使用,平均每人使用1小時,則一個月產生的電量是30千瓦時;假設每千瓦時電費是0.5元,則一個月每臺健身腳踏車能夠節約電費15元,根據健身房腳踏車的數量可以計算出總節約電費。但問題是,這些節約出的總電費如何用於生活生產?又是否能在滿足對於成本的設計?

總的來說,不論是面對未來算力帶來的巨大電力需求,還是可穿戴裝置對微型化供電系統的需要, 來源於人體 發電 都正在成為一個新的趨勢 。科學家正在為這種趨勢而進行持續的和深入的研究,而實際上,這種“人體電池”在科幻作品中早已被人們預想過——在《黑客帝國》的世界裡,人類就是能量。(本文首發鈦媒體APP)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