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福二戰IPO:存貨高企,捲入多個商標糾紛

語言: CN / TW / HK

雷達財經IPO掘金出品 文|李亦輝 編|深海

周大福、周大生和週六福,傻傻分不清。在眾多“周姓”珠寶品牌裏,又有一家公司啟動上市。

近期,週六福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週六福”)披露了招股説明書,擬登陸深市主板。計劃募集資金14億元,用於營銷網絡擴建、電商平台升級、品牌營銷及門店綜合能力提升和補充流動資金。

2019年首次申報IPO時,證監會發審委曾對週六福的加盟模式收入佔比超過80%、多起商標權糾紛、存貨較大且增長較快等問題提出過問詢。在經歷了更換保薦機構後,2020年10月份的發審委會議上,週六福首發卻未獲通過。

這一次,週六福珠寶重整旗鼓,更換了保薦機構捲土重來。不過同時,伴隨其品牌故事、生產銷售方式、產品質量等方面的質疑聲,依然存在。

一家非典型“周氏”珠寶品牌

黃金珠寶產業,似乎已經是周姓的天下了。

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這些“周氏”珠寶品牌中,周大福和周生生已創立近百年,是最早與“周”有關的珠寶品牌。

其中,“周氏”珠寶鼻祖周大福的歷史最久遠,可以追溯到1929年,前身是位於廣州河南洪德路的“周大福金行”,主要經營傳統的黃金飾品,寓意“大福大貴”,其創始人是廣東順德商人周至元。

1956年,周大福由周至元女婿鄭裕彤接手,首創了四條九金(也就是含金量為99.99%的足金)的概念。2011年12月,周大福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目前市值約1600億港元,是港股市值最大的珠寶公司。

周生生的創始人也姓周,只不過成立時間在稍晚的1934年,其創始人周芳譜和周大福創始人是順德老鄉。周生生早在1973年就成為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珠寶公司,目前市值約56億港元。

周大生則出現更晚,1999年由福建人周宗文開出了第一家專櫃,雖然尚談不上老字號,但也在2017年成功登陸深交所,目前市值約140億元。

相比之下,週六福的創始人是由廣東潮汕出生的李偉柱、李偉蓬兄弟在2004年創立。儘管名字與周大福、六福珠寶等品牌有相似之處,但創始人既不姓周、也非老字號,因此常被吐槽為“傍大牌”,甚至被稱為“山寨”。

2016年,週六福在中國香港開出了第一家門店,店鋪位置正對着周大福。據媒體報道,新店開業當天請來了劉嘉玲擔任嘉賓,劉嘉玲表示,自己剛開始也以為邀請她的是周大福或者六福珠寶,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週六福。隨後,劉嘉玲打圓場説,“其實叫什麼名不要緊,最重要的是生意興隆”。

還有媒體扒出,週六福曾官網寫道,集團成立於十八世紀初,實力雄厚,信譽卓著,是一家專業製造銷售珠寶首飾的大型企業。這段描述中,週六福試圖將自己打造成擁有300年經歷的老字號。

據瞭解,實際上週六福最初並不叫這個名字,而是深圳市周天福珠寶首飾有限公司。2012年3月,公司更名“深圳市週六福珠寶有限公司”,4個月後,再度更名為“週六福珠寶有限公司”,並於2018年11月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

由於與眾多品牌名稱相似,週六福常常陷入商標以及著作權糾紛中。據媒體報道,2002年,周大福曾經把周大金背後的一家上海公司告上法庭,2012年,週六福曾訴周百福侵害商標權。2015年5月,香港週六福珠寶國際集團將週六福珠寶股份有限公司送上了法庭。

兩年前發審委問詢中,即關注到了週六福商標、品牌保護等問題,要求其説明主要商標的取得及使用情況、多起商標權糾紛的原因等。

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週六福涉及的497條法律糾紛中,有344個侵害商標糾紛相關案件。據此次更新披露的招股書,目前公司仍然存在數起未決訴訟。

加盟模式銷售收入仍然過半

上次IPO時,週六福的加盟模式遭到了監管的重點問詢。

彼時發審委提出,週六福加盟模式下實現的收入佔比超過80%,銷售模式是否符合行業慣例;加盟商和週六福是否存在實質和潛在的關聯關係;部分銷售額高的加盟商銷售波動較大或合作期限較短的原因及合理性等諸多問題。

有市場人士認為,在加盟模式下,銷售收入存在“可調節”的空間。

對此,週六福招股書中稱,加盟模式使公司能夠快速佔領市場,符合公司所處的品牌發展階段及公司所制定的“渠道優先”戰略要求。但也承認若發生加盟商大規模地自主撤店停止經營或轉換品牌、無法續約店鋪租賃合同或聯營合同等情形,公司的經營發展會受到影響。

根據公司最新遞交的招股書顯示,近三年內週六福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1.82億元、20.01億元和27.08億元,淨利潤分別為4.03億元、3.86億元和4.29億元。

加盟商方面,截至2021年12月31日,週六福擁有加盟店3694家、自營店70家,終端門店覆蓋全國30餘個省、直轄市、自治區。

從收入結構來看,報告期內,公司加盟板塊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17.90億元、13.36億元和15.56億元,分別佔整體主營業務收入的82.05%、66.77%和57.45%,表明週六福依然維持着“加盟模式為主、自營模式為輔”的業務模式。

在加盟模式下由於向加盟商收取服務費,大大提高了公司的整體毛利率。報告期各期,週六福主營業務毛利率較為穩定,分別為36.27%、37.62%及34.92%,高於同行業可比公司平均25%左右的水平,週六福解釋為主要系銷售模式及產品結構存在一定差異所致。

在週六福的加盟政策中,公司向加盟商收取服務費(包含特許經營費和品牌使用費)。

具體來看,對於不同產品的採購,加盟商需要向週六福繳納不同標準的品牌使用費。針對素金產品,加盟商新店開店需要上繳5.5萬-8萬元的費用,此後每年收取4萬-6萬元的服務費 。

針對鑽石產品,加盟商新店需要繳納10萬-24萬元品牌使用費,此後每年上繳6萬-1 6萬元; 特許經營店鋪中,新店加盟需要繳納3萬元費用,此後每年上繳1萬-3萬元。

2019年至2021年公司收入中,除去產品銷售之外,服務費收入佔公司總收入比例依次為17.28%、24.05%、30.59%,比重呈逐年遞增之勢。

而服務費可謂一項暴利收入。2019年至2021年,周大福僅服務費這一項的毛利率分別為100.00%、99.33%、99.87%;相比較,公司產品銷售毛利率較低,同期分別為24.30%、23.33%、12.60%。

不過,雖然從加盟商身上收取服務費看起來一勞永逸,但也潛藏風險。招股書中公司坦言,加盟模式下經營管理的主導權由加盟商自行把控,不排除加盟商因自身利益考量違規經營的風險。

另外,若加盟商自主撤店或轉為投資其它珠寶品牌,而公司又無法對空缺的渠道進行及時、有效的招商和調整,則公司收入將面臨增長放緩甚至下降的風險。

在週六福近兩年自營比重提升的過程中,電商渠道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報告期內,其電商業務主營業務收入佔比從2019年的12.95%提高到2021年的28.14%,去年京東和唯品會成為前五大客户中的前兩位。

本次 IPO 擬募資 14 億元,也主要用於營銷網絡擴建項目、電商平台升級項目等,其中後者擬投入金額1.09億元,主要用於升級公司現有電商平台和拓展新平台,以及擴充辦公和倉儲場地,同時引進人員設備。

存貨佔比超60%,多次登上質檢黑榜

雖然二戰IPO,但週六福過去被關注的一些問題,仍沒有徹底消除。

2020年證監會發審委會議曾對週六福存貨餘額較大且增長加快的原因及合理性提出詢問,如今這類問題依然突出。

報告期內,公司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8.4億元、11億元及12.5億元,佔流動資產比例分別高達62%、70%及65%。存 貨由庫存商品、發出商品、原材料、在產品、委託加工物資及週轉材料構成。

其中,庫存商品為大頭,期內佔存貨餘額的比例分別為69%、69%及79%。

招股書中,申報會計師將存貨確定為關鍵審計事項,認為存貨主要為鑽石鑲嵌、素金首飾,具有體積小、單位價值高昂、易被盜竊、難以辨別真偽的特性,並且其價值容易受黃金、鉑金及鑽石原料的市場價格波動而變動,因此其存在性和減值風險較大。

生產模式上,週六福依賴於委外加工。公司首次IPO時曾披露,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委外加工的成本分別為4.74億元、7.95億元、12.14億和4.59億,分別佔其總加工成本的76.77%、88.51%、92.87%和96.64%。

雖然新披露的招股書中並未透露公司委外加工的比例,但其表示,生產環節在珠寶產業鏈中的附加值相對較低,因此公司生產模式以委外加工為主,結合少量自行生產。

但對週六福來説,委外加工可謂一把雙刃劍,好處是公司無需在生產研發上過多投入,報告期內其研發費用率分別是0.12%、0.19%、0.35%,相對較低;但同時,也對公司的產品質量把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截至目前,雷達財經在黑貓投訴檢索發現,針對週六福產品有300多條投訴信息,投訴內容涵蓋了銷售服務、產品質量等方面,如產品變形售後不退、隱瞞黃金克數誤導消費、產品質量差出現斷裂等問題。

據《消費者報道》統計,2017年至2022年間,週六福曾累計7次登上質檢黑榜,遭到多個省市監管部門通報。

在市場人士看來,品控問題的出現,導致品牌口碑逐漸下滑,長此以往對週六福而言並非是件好事情。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 [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