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華娛樂上市,市場卻等待下一個“王一博”

語言: CN / TW / HK

棄A赴港,樂華砥礪前行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港股研究社 ,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樂華娛樂的,天選之子。”《以團之名》第一期中,樂華娛樂的練習生出場,旁觀學員毫無保留地表達了對樂華選手的羨慕和期待。

這樣的感嘆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樂華練習生的出場總是自帶光環。從《偶像練習生》《創造101》到《以團之名》《青春有你》,樂華娛樂都刷足了存在感,似乎“哪裡有選秀,哪裡就有樂華的練習生”。

近日,樂華娛樂正式通過港交所聆訊,叩啟資本市場的大門。

據36氪報道,巧的是,不少知名藝人與樂華的合約都快要到期了。比如“頂流”王一博、孟美歧、範丞丞、黃明昊等核心明星合約期也都在2024年前到期。這也意味著,在2024年,樂華娛樂將迎來解約潮。到時,這些“臺柱子”是否會選擇續約,或者續約後會不會大幅提高分成比例,都很可能會給樂華娛樂帶來一些影響。

而在資本道路上,樂華娛樂也是一波三折,從新三板退市摘牌後謀求A股未果,只能選擇赴港,這一次能否順利?

棄A赴港,樂華砥礪前行

透過樂華娛樂的招股書,我們可窺見以藝人管理為主的文化娛樂公司現狀。

據虎嗅報道,由於藝人管理是一個行業集中度非常低的行業,前五大公司(嘉行傳媒、開心麻花、泰洋川禾和天娛傳媒)僅佔6.1%,樂華娛樂1.5%的市場佔有率與第二、第三名的1.4%和1.3%並未拉開差距,也讓樂華娛樂缺少可靠的護城河。

從招股書中的公司業績可以看出,2019年至2021年,樂華娛樂營收分別為6.3億元、9.2億元和12.9億元,2020年和2021年同比增長46%、39%。同期淨利潤分別為1.19億元、2.92億元和3.35億元,2020年和2021年同比增長145%、14%。明顯可以看出,截至2021年,其營收和淨利潤同比增速都出現下滑。

那麼,2021年樂華緣何呈現營收與淨利潤同比增速均下滑的局面?

首先樂華集團的收入由三部分構成:藝人管理、音樂IP製作及運營和泛娛樂業務。其中,藝人管理業務是樂華的支柱。2019年至2021年,該業務營收佔總營收比例分別為84%、87.7%和91%。

藝人給樂華產生收入的方式有兩種,一是參與商業活動,包括代言、商業推廣活動等;二是提供娛樂內容服務,例如出演電影、劇集及綜藝節目。

據星數統計,2020年王一博新增代言多達25項,保守估計為樂華帶來超過2個億的商務收入,而同年樂華商務總收入才僅為5.54億元。截至2021年12月底,王一博則共有39個代言人。可見王一博扛起樂華一說,名不虛傳。

圖表來源:虎嗅

與此同時,樂華娛樂的管理成本也在上升。2019-2021年,其為藝人支出了2.4億元、3.18億元和5.29億元的管理成本,佔總營業成本的比例為68.4%、74.3%和76.9%,逐年遞增。

樂華方面稱,藝人為樂華帶來大部分收入的同時,藝人的收入分成也是樂華最大的營業成本。

2021年收入分成的增長一方面是因為藝人管理總體業務的增長,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若干成名藝人的收入分成比例較高。

(圖源樂華招股書)

由以上資料依據虎嗅分析,在《陳情令》大火的2019年,樂華為王一博(推測為供應商B)付出了3227萬;在2020年這一數字飆升至1.3億,佔總經營成本的31.1%;而在2021年這個數字超過3億,佔比高達43.9%。

這背後,既是王一博個人越賺越多、吸金能力不斷飆升的佐證,也存在樂華在其火後,重新調整分成比例的可能。

據娛樂資本論從行業中瞭解,大量藝人經紀公司藝人與公司的分成模式為5:5或4:6(藝人拿6成),而部分頭部藝人的議價權較高,可以達到2:8甚至1:9。

2019到2021年,樂華給藝人的分成也從2.41億元增長到5.29億元,佔樂華同期總營業成本的比重也由68.4%升至76.9%。資料上有一個明顯的增幅,足見成本攀升的問題所在。

藝人分成越來越多,從一定程度上講並不是壞訊息,畢竟樂華的收入也在增長。樂華最大的風險可能是藝人一旦受負面新聞影響變現能力自然受很大波及,當然這也是國內娛樂經紀公司面臨的共同問題。

但是據不少媒體報道,這兩年明星頻頻“塌房”,眾多過去的優質偶像人設崩塌讓娛樂圈成了投資的高危行業。

今年3月15日又一明星實錘,鄧倫深陷偷稅風波。據時代財經不完全統計,鄧倫目前身背超過15個代言,包括寶格麗、索菲亞、巴黎歐萊雅、聯合利華、清揚、雪花秀、雲米、桂格等品牌在內。

6月13日,據某企業APP顯示,袁冰妍關聯的公司於19年-21年期間,以企業資金為股東本人支付與企業生產經營無關的消費支出815萬,違反了稅收管理法,被罰款97.8萬元,且6月13日就已經被稅務局作出處罰通知。

隨著《青春有你》《以團之名》的播出,偶像市場將繼續提速,相關入局者顯著增加,競爭愈演愈烈,從投資角度說存在較大的風險。但能否打破上市魔咒以及市場將作何反應還有待觀察。

選秀時代走下坡,樂華還能否捧出下一個頂流?

據36氪報道,樂華文化主營音樂版權、藝人運作及影視投資、製作業務。目前樂華文化最廣為人知的,即其在偶像產業中的領頭羊地位。隨著偶像經濟的爆發,其通過《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等節目選派的練習生團體,為業界所熟知。

樂華娛樂的招股書顯示,在以藝人管理為核心的多元業務戰略下,樂華業務發展已逐步進入發展快車道,已構建起了覆蓋藝人管理全生命週期的“樂華模式”。而據來咖智庫報道,樂華娛樂推出簽約藝人或藝人組合,一般是通過幫助釋出單曲或專輯,或參與綜藝節目以獲得大量的媒體曝光率及市場影響力。

可以說,樂華娛樂的起飛成名,離不開內娛選秀大潮的助推。但這種選秀造星的模式,逐漸開始走向畸形發展,在華麗的包裝與粉絲瘋狂砸錢下,出道的不僅僅是一個藝人,更像是資本運作所生產的“工具人”。

於是,樂華暫時放下了對於選秀綜藝的探索,轉頭深耕自家綜藝。《發光的名字》被路透很久了,但何時上線播出仍是未知。2020年11月出道的虛擬偶像女團A-SOUL,也成為了2021年發力重點。

據音樂先聲瞭解,A-SOUL由位元組跳動提供底層技術支援,樂華娛樂負責中之人演員及運營策劃。女團A-SOUL的主要運營地在嗶哩嗶哩,成員主要通過直播與短影片形式與粉絲互動。在2022年嗶哩嗶哩公佈的百大up主中,A-SOUL女團多名成員入選,成員嘉然的嗶哩嗶哩賬號粉絲量也位列B站虛擬UP主TOP10,在二次元陣地中擁有舉足輕重的分量。

近幾年來,偶像綜藝發展迅猛,選秀節目扎堆出現,雖然撞上了監管加劇的南牆,藝人經濟產業發展放緩,但藝人經濟公司已經成功積累了成熟的藝人運營體系,對於藝人的招募、培訓、包裝、內容產出和商業合作的各種事宜都已經爛熟於心。當樂華進入“虛擬人”這一領域後,無疑能輕車熟路地快速駕馭這一新業務。

基於此,樂華娛樂也在招股書中透露了未來的佈局計劃,包括計劃打造一個以樂華為主題的多功能娛樂中心,遊客可在該娛樂中心參加演藝培訓、線下娛樂活動,並通過增強現實技術和虛擬現實技術在元宇宙空間與樂華的簽約藝人或虛擬藝人互動。

此外,樂華也表示將加大對虛擬藝人運營及商業發展的投入,通過流媒體直播活動、虛擬音樂會、代言及藝人相關衍生品方式創造更多實現利潤的機會。

但網紅千千萬,抖音上如過江之卿。對於這個賽道未來究竟能延伸到什麼何處去,市場期待的心情,恐怕要遠勝於懷疑的情緒。

昔日一代社交媒體網紅papi醬,在抖音上穩坐3000餘萬粉絲,這一資料跟2019年相比沒有太大變化,而從丁真到張同學,流量和演算法選中的網紅能夠迅速崛起,也能夠輕易被拋下。

從長遠來看,這三年樂華娛樂最大的成果在於打造了一塊偶像領域的金字招牌。以自身在行業裡的影響力為基礎,把音樂製作、新人培養策略等短板補齊,增強自身硬實力,鞏固藝人對自身的依賴性,從而打造為真正意義上的國內頭部藝人管理公司成功上市。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絡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