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位對話」:時尚產業智慧化 | C位

語言: CN / TW / HK

發刊詞

CMC資本成立以來,樹立了 致力成為中國社會進步的價值創新者的企業願景 。在國家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強調依託科技創新提高社會生產力和綜合國力的時代背景下,這一願景在科技投資領域有了更清晰的落地導向。

近年來,基於對終端需求場景和產業發展趨勢的深刻理解,我們不斷積累對底層技術的認知和價值判斷,投資領域也逐漸從網際網路、消費、文化內容等領域,向科技產業快速延伸,投資了一批涉及 企業服務、企業自動化、人工智慧、雲端計算、大資料、基礎軟體、工業技術 等領域的優秀企業,比如 文遠知行、踏歌智行、覽眾資料、時諦智慧、擴博智慧、弘璣、每刻科技、長勝科技 等等。CMC資本去年還發起設立了 上海數字大腦科技研究院 ,聚攏國內外一批頂尖科研人員, 聚焦決策智慧大模型、多智慧體強化學習、機器學習驅動的運籌優化演算法、人在環路演算法、數字孿生 等新一代人工智慧關鍵技術研究和應用,已經孵化和交付了一批應用成果。

「C位」是CMC資本團隊最新打造的與創業圈、科技產業、學術界分享交流的頻道。通過這個視窗,我們關注和記錄在當下發生的諸如 企業數字化、產業智慧化、業務自動化、無人駕駛與智慧車、新能源技術、元宇宙 等一系列科技領域中的技術前沿、創業實踐,以及行業趨勢思考,內容形式包括業界對話、行業觀察、投資觀點等等。我們期望以開放的資訊分享和坦誠的觀點解構為特色,注重質量,持續輸出。

中國產業、市場和社會正遭遇著疫情、經濟、地緣政治等多重疊加挑戰,但是科技領域的縱深探索和價值創造仍然在一往無前地奮進前行。我們期待著與科技領域的同行們一起展開交流和碰撞,共度時艱,砥礪創新。

CMC資本創始合夥人 黎瑞剛

「C位對話」Vol. 1

各位讀者們,今天我們「C位」正式出道啦!

「C位」的第一檔系列專題將圍繞“產業智慧化”這一主題展開。在這檔系列專題中,我們會陸續邀請科學家、行業專家以及我們的portfolio公司高管,和CMC一起探討、分享對於產業智慧化的觀點。CMC的投研團隊也會將自己對行業的觀察以音訊或文字的形式分享給大家。

第一期「C位」內容以「C位對話」的音訊形式與大家見面。本期我們榮幸邀請到覽眾資料CEO王一君、時諦智慧CEO林子森,同CMC資本投資副總裁劉海濤一起聊一聊“時尚產業智慧化”這一話題。

王一君

進入一個行業要想清楚幾件事,第一個就是市場要足夠大;第二點是市場要分散,市場的客戶數決定了這盤生意能夠做多大;第三點,這個行業的供應鏈比較長、複雜且低效和浪費,這意味著我們有非常多的場景可以優化,能做的產品多;第四點就是客戶痛點很強,需求把經驗沉澱為演算法,來控制他們增長過程中的人力成本。

林子森

如果說消費網際網路是流量經濟,那麼產業網際網路其實就是效率經濟。考驗企業有沒有實現整個鏈條的降本增效。我們實際在其中想打造的是協同設計平臺,我們通過設計環節去幫助產業鏈實現協同。幫助時尚企業優化設計流程的管理,製造流程的管理,從而去提升運營的效率。

劉海濤

CMC有一個觀點,在時尚產業裡企業的競爭力是體現在“快”上。誰能更快響應市場需求誰就能更早佔領市場;而“準”的價值就是可以讓企業每一個環節的決策都更準。“讓生意更賺錢”。兩家公司把“快”和“準”結合在一起就是一個時尚產業的企業最重要的兩個能力。

對話實錄

劉海濤:

各位聽友大家好,我是CMC資本的劉海濤。今天大家聽到的這段內容是CMC資本新開設的一個和外界溝通的視窗—— 「C位」 ,非常榮幸能夠成為第一期節目的主持和大家見面。

說到產業,CMC團隊在近幾年在多個產業的佈局過程中就發現,人工智慧技術已經正在走下神壇,進入了推動具體產業化落地的新階段。CMC 對這個領域也一直保持持續的關注。我們認為繼自動化,資訊化和數字化之後,智慧化會成為未來產業升級最重要的主題之一。今天我們很榮幸地邀請到 覽眾資料CEO王一君(Dora)時諦智慧CEO林子森 ,和大家一起聊一聊“時尚產業智慧化”這一話題。

下面有請Dora和子森先來跟大家打個招呼,並且順便介紹一下自己各自的公司。

王一君:

Hello大家好,我是覽眾資料的CEO Dora,覽眾資料希望通過智慧決策的技術,幫助客戶在運營管理上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所以公司取名為覽眾。覽眾主要是運用資料探勘和優化演算法,為零售品牌客戶在貨品上建立智慧化的商品運營和資料驅動的供應鏈柔性快反體系。到目前為止已經 服務了超過100個鞋服品牌,現在也開始在食品零售和醫藥零售板塊佈局

林子森:

Hello大家好,我是時諦智慧的CEO林子森,時諦希望能深諳時尚的真諦,通過每個小的創新點去數字化設計產業,所以 我們的英文名也叫Revobit【Revo 意為革新,革命性;Bit, 是資訊的起源點】 。我們主要是運用CAD輔助設計加真實感的渲染以及融合AI等技術,為整個時尚產業打造從趨勢洞察、智慧設計、供應鏈協同到最終打通到銷售的整體解決方案。目前,我們已和 全球超過100多家知名的鞋服企業 以及產業鏈的上下游達成深度的合作。

劉海濤:

謝謝二位。其實二位公司和我們之前看到的很多的SaaS或者企業服務的公司還不太一樣,當時我們在內部去做這兩個專案的時候,也有過很多關於這兩家公司的定位的一些討論,最後我們對兩家公司的定位其實是產業智慧化的軟體產品的廠商,不知道二位對自己的公司的具體的定位是怎樣考慮的?

王一君:

我理解的SaaS是以軟體為載體,為客戶提供服務。從我們的視角來看,企服基本上有這麼幾大類型:第一類是做底層的軟體公司,比如說做一些資料庫之類的;還有一些偏通用的應用層軟體,比如人力資源的SaaS,財稅的一些SaaS;還有一類就是像我們這類就是以某一個行業或者是某一個場景中的一些問題作為物件的型別。

也有一些說法,把像我們這樣的軟體公司稱之為SaaS2.0。SaaS2.0又和基於SAP或者其他底層軟體給客戶做定製的一些系統有些不一樣, 我們是把場景抽象為一些產品,也可以理解為是對這個行業或者場景做一些最佳經驗的產品化。 具體來說我們會 把某個特定場景中人的經驗演算法化,通過策略中心的配置,預測到不同盈利手段下的差異,以此不斷提高管理能力的軟體服務。

林子森:

我也講講我的一些看法,其實我們給我們自己定位為行業型SaaS。 我認為行業型SaaS最核心的邏輯是要能提供更加有針對性和更貼近業務的軟體服務。大家經常會提到的產業升級,其實就是不斷從消費端倒逼供應端製造端的提升效率。

如果說消費網際網路是流量經濟,那麼產業網際網路其實就是效率經濟。考驗企業有沒有實現整個鏈條的降本增效。我們實際在其中想打造的是協同設計平臺,我們通過設計環節去幫助產業鏈實現協同。幫助時尚企業優化設計流程的管理,製造流程的管理,從而去提升運營的效率。

在零售端我們提供的是一套很特別的方案。大家也知道現在元宇宙,包括AR、VR在內的新營銷手段,也慢慢的被大家所推崇。我們的產品可以幫助企業把設計端的資料直接打通到銷售端,給到消費者更好的體驗。

劉海濤:

其實兩位的公司,一個是決策的智慧化,另一個是設計的智慧化,都是挺酷炫的技術。這兩年這一型別的公司逐步的開始慢慢多了起來,但是大家聚焦的行業都不太一樣,能不能請兩位介紹一下,為什麼會選擇在衣服和鞋這麼傳統的行業裡去創業?

王一君:

我們的確是對賽道進行了充分的研究和思考的。在民生的衣食住行這4個大產業中,目前只有衣這個行業沒有看到像類似於美團這樣的大公司出現,我們希望自己能在服裝時尚這個行業當中做出一家大公司。

進入一個行業要想清楚幾件事, 第一個就是市場要足夠大。 時尚行業是一個超過2萬億的市場,而且隨著中國中產階級的壯大,時尚產業的需求事實上是不斷加大的。

第二點是市場要分散。目前時尚產業裡面最大的公司也才佔到了整個市場的5%以內,那就意味著客戶數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對企服行業來說,市場的客戶數決定了這盤生意能夠做多大。

第三點是這個行業的供應鏈比較長、複雜且低效和浪費。這意味著我們有非常多的場景可以優化,能做的產品多,客戶復購的空間就更大的。

第四點就是客戶痛點很強。其實很多的鞋服品牌在批發轉直營的過程中,是需要大量運營類人才的。但事實上這些人才是非常短缺的,且需要很長時間去培養。這樣客戶就有很明確的需求把經驗沉澱為演算法,來控制他們增長過程中的人力成本。

林子森:

其實剛剛一君姐也分享了很多如何進入這個產業的一些思考,我的話更多可能會從我看到的這個產業本身遇到的現實問題和一些變化,主要是這樣幾塊:第一塊是從商品企劃過程來看,以前品牌商是從一個小樣本出發做流行趨勢洞察。現在在快時尚的趨勢下,我們怎麼樣能基於全網海量的線上資料,整體分析流行趨勢,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點。

第二塊我們稱之為 研、產、銷協同 。在過去,品牌商的整個開發週期很長,效率很低下。現在通過我們這種數字化設計,能夠將設計環節效率大幅度提升。另外,傳統生產環節一直是少品類大批量生產,這和消費者個性化和多變的消費需求是相悖的。因此,現在生產環節也慢慢地轉向了自動化生產以及小單多品類。這樣一來, 基於資料驅動的研、產、銷就必然成為行業趨勢 。 

劉海濤:

我們一直在強調一個關鍵詞就是價值,兩位剛才在也都反覆強調這個詞。我個人理解價值其實就是客戶需求,但事實上有時候這些傳統行業的客戶在過去成熟的運營模式下,並不知道自己有這些需求。那能不能請二位講一下覽眾和時諦對於在時尚產業鏈上解決了哪些問題,具體幫助客戶做到了哪些方面的價值提升?我想這個問題請子森先聊一下。

林子森:

其實我最早做的事兒不在時尚行業,而是機器人相關的CAD軟體的開發。後來是因為家族的淵源接觸到了時尚產業。當時我們其實也研究了很久,最終挑了鞋子產業作為我們的切入點。原因是,在整個時尚品類裡面,鞋的研發和生產的週期最長,而且數字化程度比較低,當時沒有什麼人在做這個行業的數字化。

我們最開始只是想解決設計的效率問題,用虛擬設計代替實物打樣。和客戶深入接觸後我們才發現,如果把我們的數字化解決方案拆開,其實可以同時賦能產業上下游其他環節。舉個例子,當時我們為了幫助面料數字化更方便,開發了一個掃描器硬體,目前我們應該是全球第三個擁有該技術的公司。這個裝置出來之後,可以幫助到很多材料廠商低成本高效地把材料數字化。通過這樣的方式,慢慢地我們連線到了整個產業裡面的很多個環節。 

再有我們現在的客戶不只是做鞋子,也會做其他的品類。 由於我們的渲染技術大家評估下來在整個業界都是非常有競爭力的,客戶也提出來用我們的渲染設計協同的平臺去覆蓋其他產品,比如說服裝和配飾。

另外一個案例是在體育用品上,最開始我們也只是更聚焦在設計環節,慢慢地我們又發現,其實 設計師在在設計上花費的時間其實只有30%,還有70%的時間都是在找靈感、找趨勢 。針對這個需求,我們在打造一個基於資料的趨勢洞察軟體,再加上AI設計,我們就可以幫助設計師加速設計的過程。所以我覺得我們都是從一個點上切入,連結上下游,然後再擴散到整個鏈路裡面的其他的環節。

王一君:

我們剛回國的時候訪談了幾百個零售客戶,此後覽眾就把產品和解決方案定義為如何 Merchandise to cash就是商品到現金的鏈路優化。 包括時尚行業在內的零售品牌公司,過去主要的銷售方式是批發和期貨模式,競爭沒有那麼激烈,對精細化的管理要求也不高。但是隨著人力成本、渠道費用的持續增加,商品生命週期越來越短,對品牌的庫存管理的能力要求越來越高,這裡我們提供了兩個解決方案。

第一塊,當商品已經做出來之後,品牌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如何在複雜的渠道中讓商品賣得更快。我們稱之為商品的流動性管理能力,這是每個品牌公司都要建立的能力,這個和供應鏈的快反能力是沒有關係的。

第二塊就是我們現在賣的比較火的一個產品,是品牌供應鏈柔性快反體系的核心平臺。無論是鞋服行業,還是雜貨零食行業,或者醫藥批發行業,商品其實都是有生命週期的。短的生命週期,比如我們的客戶“一鳴食品”的牛奶麵包,生命週期只有一天到三天;中等生命週期,如所有鞋服類客戶是4周到12周;長生命週期的比如“益豐藥房”的藥品生命週期是從半年到1年不等。我們的快反模組幫助客戶搭建的柔性供應鏈,通過推拉結合的柔性供應鏈,使得這些行業的客戶都有了更高效和科學的商品管理能力。 

劉海濤:

Ok。我這裡可以劇透一下嗎?其實各位聽友在剛才的內容裡邊已經能聽得出來,雖然兩家公司是在解決不一樣的問題,但事實上他們服務的都是同一批的品牌客戶。有很多大家耳熟能詳的大的服裝品牌或者運動品牌,同時都是兩家公司的客戶。甚至是這些客戶裡面的某些部門,比如說商品企劃部、供應鏈的管理部門等等,同時都是在使用兩家公司產品的。既然要主動為客戶去創造價值,那麼與其客戶自己採購兩家公司的產品,然後回去自己再搭建工作流,還不如我們直接在產品層面就實現資料打通。能不能請兩位稍微再詳細的講一講,如果兩家公司的產品完成了資料打通以後,會為客戶帶來怎樣的酷炫體驗?

王一君:

覽眾和時諦的產品打通對客戶來說會非常有意思。 第一點是在季中補單環節 。我們的服裝或者鞋的品牌客戶如果沒有面料的實時品類和庫存資料,在季中的爆品補單時要在工廠、面料商之間不停的互相摩擦、交換資訊以確認補的訂單在面料上面是有貨的。這個過程非常低效。所以等我們今年把時諦的面料庫資料接到我們的快反模組中,把所有和補單相關的面輔材料和對SKU的銷量預測統一在一起,整個補單週期也會變得更短,過去很多受制於生產環節能力的客戶就有機會實現自己的快反能力。

第二個點是補款,隨著一個品牌的快反的比例提高,特別是高過30%以上,就會有在季中補新款的需求。但補款對設計、生產的響應速度要求非常高。和時諦的產品打通以後,當我把補款決策和趨勢依據提供給客戶,客戶的補款能力就能很快得到落地。

還有一個板塊,是 鞋品類的擴充套件 。在此前服裝品牌很多也嘗試過做自己的鞋品類。但是因為鞋的供應鏈形態、管理模式和服裝差距都很大,所以大家普遍做的都不是很成功。現在時諦可以幫助我的這些big brand也建立起自己的專業的鞋產品線能力。

林子森:

我和一君姐都相信用資料去驅動整個設計和供應鏈的變革。我們兩家在產品層面進行合作以後,我覺得未來的整個場景會發生很大變化。目前我們兩家也已經在一些客戶的實際專案裡去做嘗試。

舉個例子,比如我們剛才講的趨勢洞察和季中的補貨補款。時諦一直以來做的是在設計、材料、生產等每一個點上提升效率。但是從企業的內部運作角度看,前端零售是前面供應鏈環節的最終目的。推拉結合的前提就是整個鏈路都是聯通的,銷售環節的需求,是我們在每一個環節上提升效率的依據,哪些貨要提前開始生產,哪些料要提前備等等。

時諦智慧服務的品牌及企業

劉海濤:

CMC在研究時尚產業的時候有一個觀點,覺得這個行業裡企業的競爭力是體現在“快”上。誰能更快響應市場需求誰就能更早佔領市場。實際上時諦在做的更多是在讓企業每一個環節都更快。但是光“快”也會帶來一些問題,大量的庫存滯銷其實就是隻追求快帶來的問題之一。

而覽眾這裡在解決問題是“準”,“準”的價值就是可以讓企業從設計、生產到零售的每一個環節的決策都更準確。“準”的直接效果就是在保證銷售機會不錯失的前提下,讓現金流得到改善。就像覽眾的slogan一樣:讓生意更賺錢。

我們認為兩家公司把“快”和“準”結合在一起就是一個時尚產業的企業最重要的兩個能力。時諦是我們2019年投的,覽眾是2020年我們第一次接觸的,到現已經和兩位共事很久了。在近幾年中,跟兩位也一起經歷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也一起經歷了一些開心或者揪心的時刻,今天也想趁此機會聽一聽二位在和CMC團隊共事過程中有什麼樣的感受,或者是有哪些讓你們印象特別深刻的地方。

王一君:

那我先來講講我的感受。現在回過頭去看,這一路和CMC的相處的感受很好,我用一個關鍵語來總結的話,我認為是“ 投後專業服務的天花板 ”。我覺得這是我的切身感受,體現在這幾方面:

我覺得第一點就是CMC對覽眾來說就像第三隻眼睛。因為投資機構的視角會比較廣泛,是我們搜尋人才、聞新行業、新機會味道的高效的途徑和手段。CMC的團隊市場嗅覺非常的靈敏,經常跟我們一起來研討一些未來的機會,把他們對行業的思考帶給我們,我覺得這是非常寶貴的。

第二點,我說的專業是CMC團隊的心理按摩水平很高,投資人跟創業者要能夠一起ups and downs。其實一個企業的總會遇到各種問題,所以作為成熟的投資人來說,是可以跟創始人一起去面對困難,在困難的時候給予信心。但是在好的時候其是要打針,我覺得能這樣做的,其實就是一個非常專業的投後服務。我覺得CMC團隊做心理按摩總是很恰當,我還是非常appreciate。我倒有一個問題想問海濤總,您覺得CMC是一個慢熱型的機構嗎?我想說的慢熱型其實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過之後好像過了有半年,你們才又來找我們聊的。

劉海濤:

瞭解。我記得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是懷孕7個月。我當時也很震驚,當時就覺得一個懷孕7個月的女性創始人居然出來見投資人,讓人感到非常欽佩。第二次見和第一次中間隔了一段時間,我們其實用了一段時間去做了關於決策智慧的產業化應用的整體研究。決策智慧技術肯定會進入到更多產業,但是路徑是我們當時非常想弄明白的事。把市面上幾乎所有場景都刷完以後,我們發現有那麼兩三個行業的價值感非常強,客戶已經開始有購買衝動了。服裝行業就是其中之一。這個研究本身我們是用了點時間,所以你會感覺好像我們第一次見和第二次見之間,大家聊的話題就不太一樣,其實是這樣一個背景。

和片面的追求大賽道不太一樣,我們更多會關注這個生意本身能不能跑得通。我們研究這些是有一套方法論的。覽眾服務的客戶很有意思,從企業的ERP、CRM之類的一級系統的一致性、客戶希望通過這個系統要達到的目的、交付邊界,以及為客戶創造的價值量來說,我們認為覽眾未來很有潛力成為一個高價值的產品型廠商。確實我們現在能看到覽眾已經把自己做成了一個高客單價、交付成本可控的賺錢的SaaS。

還有第三點,就是Dora做大客戶的能力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印象中你的阿爾法客戶應該就是一個KA。這個在企服行業裡面還是蠻少見的,而且你是直接上來就向客戶交付了一個有實際價值感的系統。

整體來說對於以上三點的研究我們還是花了點時間的,所以正應了那句話:“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覽眾就在燈火闌珊處 ”,我想大概就是這麼一個過程。

林子森:

我其實反倒有點不一樣的體驗,我是2019年6月份畢業,3月份CMC決定投時諦的時候,我應該還是個學生。在作出決定到整個後續執行的過程中,其實CMC都非常的利索,執行力很強。

另外在投資以後,我和海濤、Ken溝通都非常的多,大家每兩個或者一個月就會見一次面。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有過很多爭論,甚至有一兩次我覺得是爭論得非常激烈、句句誅心。但我覺得這其實對我還是很有幫助的,因為我畢竟年齡小,也沒有在大公司的工作經驗,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會犯年輕創業者經常會犯的一些錯,但每次在沒有造成不利影響之前,能儘快地去做調整,我覺得這是跟CMC的陪跑有非常大的關係的。

從我們最早的產品到今天的產品其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也是和海濤、和整個CMC的團隊分不開的。大家都有很深入的交流和溝通,包括一起去走訪客戶,然後最終做出的一些決策和改變,所以我覺得CMC更像一個教練型機構。

劉海濤:

我覺得大家都是為了把事情做好,不管是Dora也好,還是子森也好,大家的目標始終都是一致的。在共事的過程中,我們互相在產業上或者是產品上或者是企業內部的管理的方法上都做了很多的交流。無論經歷怎樣的困難、挫折,我們最終都成為了彼此真正能交心的朋友、能並肩的戰友。我個人也在這個過程中學到了很多,期待未來我們能夠通過與兩家公司的攜手,配合我們投資機構的幫助,一起為中國的時尚產業智慧化創造更多的價值,讓整個行業發展的更快更健康!

這些就是我們本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的內容。謝謝各位聽友,也謝謝兩位參加我們今天的訪談。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CMC資本”(ID:CMCCapital) ,作者:C位,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