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入局,人形機器人風口已至?

語言: CN / TW / HK

文 | 張雲 馮奕瑩

編輯 | 楊秀紅

8月11日晚間,小米釋出了自己的人形機器人CyberOne。按照小米對外公佈的資料,該機器人只有21個自由度(又稱“運動執行單元”),可識別6類45種人類語義情緒,成本在60萬元-70萬元之間,目前尚無法量產。

在此之前,特斯拉CEO(執行長)馬斯克也宣佈將於8月30日推出一款名為“Optimus”(擎天柱)的人形機器人原型機。這是馬斯克繼特斯拉(TSLA.US)、SpaceX(太空探索技術公司)之後,在公開場合為自家產品第三次站臺。從前兩項產品的市場反饋來看,馬斯克的站臺都獲得預期的回報,特斯拉與SpaceX已經成為馬斯克科技創新的代名詞。

儘管原型機尚未登場,但只靠幾張對外公佈的圖片,從今年6月擎天柱名稱被公佈至今,A股市場的機器人指數(Wind,萬得)兩個月內上漲了32.07%,不少上市公司股價上漲超過200%。

實際上早在馬斯克的言論之前,資本就已經在佈局機器人行業,但主要在工業機器人領域。目前國內上市公司中已經出現了涉及整裝、全產業鏈的工業機器人公司——埃斯頓(002747.SZ),也有小家電屬性的單一服務型機器人公司如科沃斯(603486.SH),但並沒有類似擎天柱的人形智慧機器人,或具有類似智慧財產權的上市公司。

在人形機器人領域,國內為數不多能與擎天柱形成競爭的公司是深圳市優必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優必選科技”),該公司旗下Walker X是多家券商研究報告中用來與擎天柱做引數對比的國產人形機器人。廣發證券披露,該機器人有41個自由度,應用場景為展覽。目前這家公司尚未上市。

“在人形機器人領域,中國公司目前的問題是很少能掌握核心技術。”一位PE(私募股權)投資人士對《財經》記者稱,“該領域有兩個技術難點:一個是核心部件的精密程度,另一個是軟體系統的整合度。尤其是前者,目前技術處於領先的是日本和歐洲。”

藍馳創投合夥人曹巍對《財經》記者表示,目前機器人行業需求側,客戶的需求通過前面2年-3年的磨合和測試逐漸明晰,已經驗證的場景在快速上量,同時也在橫向拓展機器人的其他應用場景。

“在供給側,產品逐步成熟,可拓展性、穩定性增強。創業公司所嘗試的落地方向出現了從簡單場景往復雜場景的演變,如半導體、重工等應用場景可以看到部份創業公司成功的落地案例。”曹巍認為。

東吳證券認為,考慮到特斯拉強大的產業化能力與市場影響力,擎天柱的推出有望拉開人形機器人產業化序幕。

業內預測,伴隨著人形機器人產業化提上日程,從其產業鏈來看,減速器是人形機器人成本中佔比最重的部分,佔20%,這一細分行業有望成為受益最大的行業。

部分機器人概念股漲逾200%

從6月21日擎天柱的訊息在市場發酵開始,A股市場上的機器人概念股開始啟動。其中,股債聯動的中大力德(002896.SZ)成為此輪機器人概念的龍頭股之一。中大力德股價與可轉債價格一度上漲超過了200%,而後有所回落。

(中大力德近期股價走勢)

早於中大力德上漲的,是另一家機器人概念股巨輪智慧(002031.SZ),該公司收穫了七連板。這是一家連續兩年業績虧損、以汽車輪胎模具起家的上市公司。截至2021年年報,該公司的主營業務,汽車輪胎裝備業務依舊是佔比最多的業務,佔43.51%,機器人與智慧裝備業務只佔13.93%。

巨輪智慧之後,中大力德開始上漲。中大力德主營減速器與伺服電機,這兩類產品是機器人產業鏈中最為重要的零部件,這說明市場開始尋找正宗的機器人受益公司,但中大力德本身並不生產機器人。

資本市場的炒作延續了將近兩個月,截至發稿,禾川科技(688320.SH)、江蘇北人(688218.SH)、鳴志電器(603728.SH)等機器人概念上市公司60日漲幅均超過200%。

機器人概念的炒作仍在繼續。8月9日,一家生產軸承的上市公司南方精工(002553.SZ)拉出了四連板,原因是該公司的軸承能用於機器人RV減速器(體積大、負載高,主要用於工業機器人)。

(截至8月11日,A股市場上機器人概念股60日漲幅前十一覽)

當機器人概念在中國市場發酵的時候,作為擎天柱製造商的特斯拉股價則顯得較為“矜持”,6月以來上漲12.1%。另一家涉及服務機器人的美國上市公司iRobot(IRBT.US)股價兩個月上漲25.32%,該公司主營掃地機器人而非人形機器人,A股對標公司為科沃斯和石頭科技(688169.SH)。

減速器公司或最為受益

新能源汽車的普及給產業鏈公司帶了巨大收益。按照新能源汽車的成本構成,鋰電池在成本中佔據絕對王者地位——40%,因此鋰電池上下游公司也成為新能源汽車崛起最為受益的公司。

但是鋰電池卻並不是人形機器人上成本構成佔比最大的部分。 機器人產業鏈分為:上游零部件供應商、中游本體供應商、下游系統整合和服務提供商,以及終端應用市場。

因為人形機器人的設計較新能源汽車更為輕便,擎天柱的體重56公斤左右,因此其本體在產業鏈中的位置就並不是特別重要,只佔人形機器人整體成本的15%。上游的零部件中,減速器是人形機器人成本中佔比最重的部分,佔20%。其餘如伺服系統、感測器、系統整合和控制器分別佔15%、15%、15%、10%。

廣發證券研究認為,特斯拉機器人配套了40個自由度,包括中上肢和軀幹28個,僅手部就有12個,這樣的設計對減速器的需求個數如下:15個諧波減速器,10個行星減速器,2個RV減速器,因此減速器市場空間可觀。

然而從全球精密減速器的市場來看,日本公司幾乎處於壟斷地位。東吳證券的研究顯示,根據《工業機器人減速器市場分析與產業供需格局研究報告(2018年)》,日本納博特斯克是生產RV減速器的世界巨頭,約佔60%的全球減速器市場份額;哈默納科(日本)則是諧波減速器(體積小、負載低,主要用於人形機器人關節)領域的龍頭,約佔15%的全球減速器市場份額。除此之外,日本住友RV減速器和新寶諧波減速器合計佔全球10%市場份額。

中國減速器公司起步晚,但也在奮力追趕。綠的諧波(688017.SH)是國內減速器市場唯一能與日本公司相抗衡的國產諧波減速器公司,截至2021年,該公司在國內諧波減速器市佔率達到24.72%,龍頭哈默納科佔比35.51%,有進一步國產替代的空間。

二級市場上,在馬斯克的不斷造勢之下,作為國內資本市場為數不多的諧波減速器標的,綠的諧波股價乘著機器人概念的春風兩個月內股價翻倍。

除了減速器,伺服系統和感測器也是人形機器人產業鏈上看點較多的領域,但這些領域依然是日本和歐美公司的天下。2019 年,松下、安川、三菱三大日系品牌就佔據國內伺服系統全部市場份額的約45%。國內能佔據一定市場地位的只有匯川技術(300124.SZ),2019年該公司佔有10.3%的國內伺服市場份額。

同樣,佔據全球位移感測器市場份額40%的龍頭公司基恩士,也是一家總部位於日本的公司。不過因為感測器細分領域較多,差異性也很強,很難形成類似減速器那樣的規模效應。

儘管如此,多家券商還是認為,擎天柱的量產可能會導致人形機器人商業化的加速,這是中國機器人零部件公司又一次加速的機會。

據悉,人形機器人擎天柱不僅將會在2023年實現量產,而且“從長遠來看,Optimus機器人將比汽車更有價值,將徹底改變整個經濟。”馬斯克在特斯拉股東會上表示。

曹巍認為,未來有可能出現大量的感測器公司,例如感測器力控、視覺、柔性執行器等。感測器不僅僅在機器人上使用,在自動化機械上也會使用(泛機器人概念)。

優必選科技相關人員對《財經》記者表示, 目前行業還處於相對早期的發展階段,市場增量潛力巨大,產品形態創新和商業化探索仍有非常大的空間,也需要更多從業者共同努力,一起推動人形機器人行業的快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