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添富基金趙劍:我對進擊的“中國製造”深信不疑

語言: CN / TW / HK

導讀:有些基金經理,越聊會越有感覺,匯添富的趙劍就是其中之一。

在今年年初的時候,我們曾經就趙劍的投資體系做過一次深度交流( 匯添富趙劍:不唯書,不賭運,持續奔跑才能趕上時代列車 )。在經歷了2022年市場的大幅波動後,我們再一次和趙劍坐下來回顧今年的一些投資得失、波動中的思考、面臨的種種挑戰等。兩次訪談,有相同的感悟和不同的感受,但有一點是肯定的:聊得越多,會越讓你喜歡上眼前這個真誠、坦率、個性溫和的基金經理。

趙劍是行業內出了名的長跑者,他堅持跑步至少有10年的時間。落實在投資上,也有很鮮明的長跑選手特點。長跑,比的是耐力,比的是每一段速度的均衡,而不是短距離中的爆發力。即便在新能源這個高貝塔的賽道中,趙劍依然追求選股的質地,以及相對均衡的組合構建原則。

在訪談中,我們問了一個拷問靈魂的問題:“作為看了十幾年新能源產業的基金經理,會不會被膽子更大的後來者拍死在沙灘上?”趙劍笑著告訴我們,投資肯定不是比誰的膽子更大,他也從來不和別人比,而是保持自己穩定的投資節奏。投資最終看的是兩點:1)持有人是否真正賺到錢;2)基金經理個人是否能走得更遠。

這個思想,也和跑馬拉松特別類似。優秀的長跑者,是能夠控制自己的跑步節奏。如果被周圍人的節奏所影響,最終只會帶來負面的影響。

2022年4月,是趙劍最難忘的時光之一。那時候,他因為上海的疫情,在公司住了幾個月。那段時候,市場出現了大幅調整,特別是趙劍投資的新能源領域。在精神和身體的雙重壓力下,趙劍並沒有出現動作變形。他選擇了在市場底部加倉新能源,這在當時是一個極其考驗承壓能力的投資操作。

趙劍身上也有鮮明的樂觀主義精神,他對長期樂觀、對中國製造的崛起樂觀。趙劍幾乎從0見證了中國新能源行業的繁榮。他坦言剛入行的時候,許多新能源企業的商業模式和質地都比較差,今天電力裝置/新能源已經成了機構第一重倉板塊,背後是來自源源不斷優質的企業上市。

因為看到,所以相信。趙劍對進擊的“中國製造”,深信不疑。

以下,我們先分享一些來自趙劍的投資“金句”:

1. (關於新能源的強趨勢特徵)我自己的想法是,組合的基礎倉位要靠譜

2. (關於今年4有的具體操作)在市場最悲觀的時候,許多人在減倉新能源,但我在那個位置,抗住壓力,沒有減倉,反而是底部稍微加了一些倉位

3. 我對產業變化的感觸特別深:第一個感受是不斷變大的市值規模,第二個感受是超預期的競爭力

4. 中國製造業的發展背後有三大因素支撐:1)龐大的市場;2)工程師紅利;3)政府的大量資源投入

5. 如果把國家看成一個上市公司,偉大復興就是提高國家競爭力。目前提高國家競爭力的重要方向之一,就是我們的製造業

6. 這幾年中國經濟發展和美國當年的模式類似,通過給製造業中優秀企業家好的資源,幫助他們上市融資,能有更多的資金投入到研發和人才上,逐漸提升整個產業的升級

7. A股裡面的好公司供給也越來越多,對於我們做選股型的基金經理來說,是一件好事,增加了阿爾法的來源

8. 我把提供中上水平的收益率作為投資目標,不去模仿別人,更多做好自己

9. 我覺得競爭優勢不來自個人能力,而是藉助平臺和團隊的力量

10. 有時候你“傻傻持有”,結果不一定比每天跟著資訊去交易要差

市場最悲觀時,逆勢加倉新能源

朱昂:在選股上,你是把質地放在趨勢之上的,但行業景氣爆發的時候,強趨勢股票短期表現比高質地股票更好,這會對你選股體系帶來影響嗎?

 趙劍    確實有一定影響。 我自己的想法是,組合的基礎倉位要靠譜。 去買一些質地不好的小股票,波動會很大。而且,如果對研究要求太放鬆,也容易踩雷。另一方面,我覺得自己的策略也要適應市場。我並不是買概念股,但是對新東西也要客觀。比如說,我們最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某新能源車企巨頭的機器人。

為什麼我們研究這家的機器人?一個原因是,從該企業的汽車發展歷程看,最終能把成本壓到很低,電動車變成3萬美金的售價。此前波士頓動力也有機器人,但價格太貴了,沒有很大的商業價值。另一個原因是,在汽車領域機器人的使用場景很多,但各個環節都不標準化,每一個地方都是不同的機器人去做。

我的應對方式是,組合拿出一小部分倉位,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也去參與一部分比較新的投資領域。 這裡面有不少公司是轉型去做的,我們也能對傳統業務有所判斷。對我們來說,把事物研究清楚是基礎,另一方面也要適應市場,內心對新東西也不能排斥。

朱昂:即便作為一個新能源/環保方向的主題基金經理,你的組合也是比較分散的,但現在市場上有更多集中的基金經理,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趙劍    對於是否要讓組合變得更加集中,我也思考過這個問題。我覺得,投資還是要順著自己長期搭建的框架、自己內在的性格來。首先,我們公司內部一直是強調適度分散的,不鼓勵過度集中。我們也做不到100%的倉位集中在一個小貝塔上。

其次,從性格上說,我也不是那麼極致的性格。未來,我的組合也可能會根據市況的變化適度集中一些,但一定不會在配置上扎堆在一個細分賽道上。

朱昂:上次訪談你也談過,新能源行業波動加大,才是真正考驗基金經理選股的Alpha能力,今年波動也比較大,能否也簡單回顧你期間一些記憶深刻的操作?

 趙劍    在今年4月市場出現了較大幅度調整。如果大家回顧4月的走勢,其實消費股跌幅不大,但新能源是跌了很多的。

在市場最悲觀的時候,許多人都在減倉新能源,但我在那個位置,抗住壓力,沒有減倉,反而是底部稍微加了一些倉位。 這個動作,在那個時點是很反人性的。

包括某電池龍頭出業績的那天,市場認為公司的業績是低於預期的,我也是逆勢做了加倉的動作。

說實話,在市場4月大跌的那段時間,內心也是比較痛苦的,那時候業績不太好,逆向加倉是一個很難的動作。

全程見證新能源產業的崛起

朱昂:你是市場上幾乎是最早的一代新能源/環保行業分析師,能否說說你看到的產業變化?

 趙劍    我對產業變化的感觸特別深。

第一個感受是不斷變大的市值規模。 最近看公募基金的季報,電力裝置已經超過了消費,成為公募基金持倉的第一大板塊。我作為非常早的電力裝置分析師,以前看的許多公司質地都不怎麼好。記得最早的光伏裝置公司,商業模式和質地都和今天的龍頭公司不能比。

過去幾年,一大批優秀的新能源產業公司在A股上市,整個產業的證券化率在快速提升。連光伏裡面一個比較小的焊帶環節,也都有上市公司了。整個新能源產業,無論是產業趨勢,還是市值規模,都出現了很大變化。

第二個感受是超預期的競爭力。 大家過去都說消費品企業的競爭力強,有壁壘、品牌、護城河。事實上,中國新能源產業這些年,在全球開始建廠。你看電動車領域的一些公司,都在美國、歐洲建廠。這確實說明,國內的產業政策很有效,培育了特別強的產業競爭力。

我覺得新能源的崛起,是整個中國製造業的縮影。 許多產業一開始做的都是比較低端的環節,甚至有些模仿抄襲海外的產品,但是到了今天,很多製造業的創新都是中國企業在引領,形成了一個很好的範例。

整個泛製造業,隨著大量的資源投入,有了錢和人後,過去幾年開始慢慢發展起來了。這是大勢所趨,並不會因為國內疫情受到影響,也不會向東南亞轉移。 背後有三大因素支撐製造業的發展:1)龐大的市場;2)工程師紅利;3)政府的大量資源投入。

舉個例子說,有一家工控龍頭公司,剛上市我就開始覆蓋跟蹤,十幾年過去了,確實出現了巨大的變化。過去這家公司只有國內客戶,現在也開拓了海外客戶。公司的產品質量,也和海外龍頭企業能比肩了。

我們還看到,對優秀製造企業的上市環境也是友好的。比如說在軍工領域,過去幾年上市了一批民營的軍工企業,收入規模雖然不是特別大,但都在某些領域解決了一些小問題。這些公司通過上市融資,反過來投入到研發上,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技術能力。整個國家這幾年,對製造業一直是支援和鼓勵的態度。

朱昂:現在關於新能源分歧很大,比如說許多人覺得電動車龍頭估值很高,滲透率也不會像大家認為的速度發展,你怎麼看這些問題?

 趙劍    確實市場有這方面的擔憂,許多人覺得國內電動車滲透率可能明年就到30%了,一般滲透率到了30%,增長速度就會下滑。

我覺得要看兩個方面,首先,滲透率要從全球的角度去看。今年歐洲電動車銷量並不好,滲透率並不高。而且目前不少大的車企都在很激進的推動電動車產品。像美國某家大型傳統車企,混合動力車都不怎麼做了,直接一步到位做電動車。所以,如果一個企業只做中國市場,會面臨一定壓力,但是全球市場看,還是有空間的。

其次,新能源的部分龍頭股確實估值不便宜,但最後還是要看業績怎麼樣。光伏是比較典型的,由於銷量大幅超預期,業績是很好的,那麼對應的估值就是比較匹配的。

況且,新能源是一個很大的產業趨勢,這裡面要找新的技術,在許多領域都還沒有出現泡沫化的現象。甚至有可能像手機行業那樣,即便智慧手機滲透率見頂了,還會出現像某消費電子龍頭這樣能不斷成長的公司。

作為一個技術變革的產業,未來一定有機會,但投資難度也會加大。

朱昂:今年上半年上游漲價很多,未來中游是否能傳導給下游,還是會被壓縮利潤空間?

 趙劍    我在二季度已經看到不少中游企業把價格傳導下去了,許多新能源車的價格是和上游價格掛鉤了。某電池龍頭到今年三季度利潤會慢慢恢復到比較正常的水平。

不過,我覺得上游的價格在今明兩年,都不太會出現大幅下降。因為海外的ESG政策,導致上游資源品不能做資本開支,即便上游漲價了,供給也跟不上。

進擊的“中國製造”

朱昂:你這次發行的新產品,主要投資進擊的“中國製造”,能否談談為什麼如何看好中國製造?

 趙劍    事實上我是一個對未來非常樂觀的人。 如果把國家看成一個上市公司,偉大復興就是提高國家競爭力。 目前能提高國家競爭力的一個重要方向,就是我們的製造業。 你不能靠房地產了,而網際網路是一種對內的消費品。只有製造業,才是全球貿易品。這也是為什麼,老外對我們的新能源崛起那麼敏感。

2020年我們的出口很好,許多人認為是海外疫情很嚴重,中國比較早恢復供應鏈。但是, 這幾年中國的出口一直是超預期的。這背後,確實說明製造業具有的要素優勢。 舉個例子,國內目前的煤炭價格是被限制的,海外進口煤炭價格是國產煤炭價格的1倍,這從某種方面,又抬升了中國製造業的全球競爭力和競爭優勢。

前面提到的上市政策,也很明顯利好製造業。舉一個例子,之前有一個科創板上市公司,創始人是一個90後,他做出了一個戰鬥機塗覆技術,能讓飛行時間從2000小時變成6000小時。這樣一個年輕的海歸90後,已經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創始人了。

這幾年中國經濟發展和美國當年的模式類似,通過給製造業中優秀企業家好的資源,幫助他們上市融資,能有更多的資金投入到研發和人才上,逐漸提升整個產業的升級。

朱昂:中國製造領域,不光在新能源領域,還有其他方面,能否談談還有哪些中國製造的投資機會?

 趙劍    新能源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產業叢集,而且在不斷擴散。比如說汽車的智慧化,背後有深刻的產業邏輯。智慧手機的發展浪潮中,改變了整個手機廠商的格局。那麼今天全球10大車企,會不會在若干年後有人退出歷史舞臺呢?

我覺得有一點可以基本確定,中國車企的市場份額會提高,帶動整個產業鏈的提升。 結合中國產業政策的發力,未來這些都會定義為中國的優勢產業。

還有一部分來自過去我們的短板產業,比如說像半導體這種,也有機會。 半導體產業本身是有周期的,但是國內企業又處在一個國產替代的向上週期中,這些企業的阿爾法是能抵消行業週期貝塔向下帶來的影響的。

另外就是軍工,這幾年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大家總覺得投資軍工就是“炒主題”。因為過去軍工企業商業模式有點半市場化特徵,到了這個階段,其實軍工的技術能力早就提升了。由於技術的外溢,軍工變成了一個基本面導向的產業,和過去大不相同。

我們看到的製造業,其實涵蓋了許多領域。像醫藥在面臨集採後,表現最好的就是CXO,商業模式也是一種製造業。在消費品領域,除了品牌消費外,也有一批偏產品製造業的公司。

保持開放心態,不要試圖“太聰明”

朱昂:能否談談匯添富進取成長混合基金的發行時點和背景?

 趙劍    匯添富進取成長混合這隻產品,我們會重點關注在我國工業體系扮演著拉長“長板”、補足“短板”的角色,通過創新解決卡脖子技術難題、實現技術突破、技術替代或技術跟隨從而推動企業成長的上市公司。

我比較相信,製造業的升級,不是短期一兩個月的事情。那麼即便很多製造業的牛股,會有一定的週期波動,但是長期大方向還是會有很長的時間跨度。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能找到一批有3到5年長牛行情的優秀企業。 A股裡面的好公司供給也越來越多,對於我們做選股型的基金經理來說,是一件好事,增加了阿爾法的來源。

因此,這隻產品的操作思路,主要是在能源革命、高階製造、國產替代、軍工產業等領域加大研究力度,挑選能夠持續成長的優秀企業,以合理的估值買入,力求為持有人創造可期的投資回報。

朱昂:作為資深的製造業研究員到基金經理,市場上的新進入者可以通過更極致的配置,獲得更好的短期業績,你認為自己相比後進入者的競爭優勢是什麼?

 趙劍    這就涉及到投資本質的問題, 我覺得投資不是去和別人比。 這個市場上,永遠有後進來者膽子比我們大,我也認識膽子很大的投資者。

我對這個事情的理解是,每個人性格、經歷、三觀都不太一樣,最終只能找到匹配自己認知和性格的投資方法。但這個方法必須要大致正確,才能讓我在投資的道路上越走越好。

我覺得談投資的本質,最直接的就是要給客戶賺到錢。我自己平時不看別人的淨值,也不能和其他人比膽子大,否則會很痛苦。 我把提供中上水平的收益率作為投資目標,不去模仿別人,更多做好自己。 我在給一些機構客戶推薦自己產品時,也儘量在市場比較差的位置讓他們進來,高位不讓客戶來買產品。

說到競爭優勢,我覺得優勢不來自個人能力,而是藉助平臺和團隊的力量。 我們匯添富製造業組有很多人,是一個很大的團隊。只要自己保持開放心態,努力學習,就能讓自己進步。同時,也要向優秀的年輕人學習,這應該是基金經理的常態,努力不一定獲得最好的效果,但大概率不差。

總結就是三點:1)利用團隊優勢;2)保持開放心態;3)提供中上的收益率為目標。

朱昂:你如何讓自己保持進步?

 趙劍    過去一段時間我看了一些關於改革開放的書,發現解放思想是特別重要的。為什麼中國改革開放能有那麼大的發展,就是做了兩件事情:第一步解放思想,第二步比較勤奮。

投資也要解放思想,保持開放的心態。 不要在沒有研究之前,就預設一個很強的價值判斷。比如說看到小股票漲了很多,不能一上來就覺得是在亂炒。先要去看看這些公司的基本面是怎麼回事。

我覺得投資也需要勤奮,這種勤奮並不是每天去熬夜,而是把各種資訊和資源利用好。 現在是資訊過剩時代,今天的關鍵不是獲取資訊,是要有能力把資訊整理成知識。

我越來越發現,一個人要持續保持向上的進步很難。許多公司的業績是波動的,個人的狀態也會波動,一定會遇到困難的時候。這個時候,儘量不要挖坑太深,後面創新高就會難度更低一些。

朱昂:你的心態很好,怎麼能一直保持好的心態?

 趙劍    我覺得對自己的業績要求,不能一上來太高。投資的心態,和教育小孩很像。一上來要求太高,最後的結果可能適得其反。

另一個是,A股的資訊效率越來越高,股價反映也變得更加提前。 有時候你“傻傻持有”,結果不一定比每天跟著資訊去交易要差。 在A股市場投資,不要試圖做一個太聰明的人。應該對自己有認知的公司,有一定的耐心和定力。所以,我的組合大頭還是符合自己認知的公司,再通過小倉位去買一些新東西,也是督促自己不斷學習。

朱昂:疫情期間,聽說你也輪崗在公司,這段日子是怎麼渡過的?

 趙劍    當時我輪崗駐守在公司,市場跌得很多的時候,內心壓力也很大。 但我是發自內心相信中國發展的前景,對未來的發展一直很樂觀。 好在身邊還有幾個同事,我們經常一起嘮嘮嗑,互相打氣。

延伸閱讀:

匯添富趙劍:不唯書,不賭運,持續奔跑才能趕上時代列車

風險提示:基金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本資料僅為宣傳材料,不作為任何法律檔案。投資有風險,基金管理人承諾以誠實信用、勤勉盡職的原則管理和運用基金資產,但不保證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證最低收益。基金的過往業績不預示未來表現,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業績並不構成基金業績表現的保證,投資人應當仔細閱讀《基金合同》、《招募說明書》及《產品資料概要》等法律檔案以詳細瞭解產品資訊。本宣傳材料所涉任何證券研究報告或評論意見在未經發布機構事前書面許可前提下,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所涉相關研究報告觀點或意見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或諮詢,或任何明示、暗示的保證、承諾,閱讀者應自行審慎閱讀或參考相關觀點意見。匯添富進取成長混合(以下簡稱“本基金”)屬於中等風險等級(R3)產品,適合經客戶風險承受等級測評後結果為平衡型(C3)及以上的投資者,客戶-產品風險等級匹配規則詳見匯添富官網。在代銷機構認申購時,應以代銷機構的風險評級規則為準。本基金可投資港股通標的,其中投資於港股通標的股票的比例不超過股票資產的50%。本基金投資範圍包括港股,會面臨因投資環境、投資標的、市場制度以及交易規則等差異帶來的特有風險。具體發行時間以公告為準。趙劍管理的產品資訊如下:匯添富環保行業股票成立於2014/9/16,歷任基金為葉從飛(20140916-20190118)、趙鵬程(20190118-20200520)、趙劍(20200520至今),2017-2021各年業績及基準分別為(%):4.34/-0.71、-36.7/-31.22、23.49/17.05、95.29/42.89、31.72/36.86,2022年上半年業績及基準分別為(%):-1.19/-1.70;匯添富碳中和主題混合A成立於2021/9/14,2021年業績及基準分別為(%):-2.3/2.61,2022年上半年業績及基準分別為(%):-2.45/-0.96;匯添富低碳投資一年持有混合A成立於2022/2/25,截至2022/6/30未滿6個月,尚無可披露業績;以上資料來自基金各年年報及2022年二季報,截至2022/6/30。

- en d -

按姓名首字母排序

上下滑動閱讀更多內容

安  昀  |  鮑無可  |  賁興振  |  薄官輝  |  畢天宇   曹  晉

曹  霞  |  曹文俊  |  常亞橋  常  蓁  |  常  遠  |  崔建波

陳璇淼  |  陳  平  |  陳  媛  |  陳立秋  |  陳  軍  |  陳覺平

陳文揚  |  陳  宇  |  陳金偉  |  陳國光  |  陳  瑋  | 陳樂天

陳軼平  | 陳良棟  |  程  彧  |  程  洲  |  程     |  程  濤

崔  瑩|  蔡嵩松 |  蔡  濱 蔡志鵬  |  代雲峰  |  鄧炯鵬

董偉煒|  董  超  |  董  梁  |  杜曉 海 | 杜  洋  |  馮明遠

傅奕翔  |  付  斌  |  付  娟 |  費  逸 | 範  潔 |  範庭芳

方鈺涵|  方  緯  |  方  抗 | 高蘭君 |  剛登峰 | 葛  晨

顧耀強|  谷琦彬  |  歸  凱 | 郭   銳 |  郭  堃 |  郭相博

鞏懷志| 韓  冬|  韓海平 |  韓  冰 | 郝旭東 | 郝  淼

何  帥|  何曉春  |  何  琦 | 何以廣 |  賀  喆 |  侯振新

侯  梧|  侯  傑  |  洪  流 | 胡昕煒 |  胡魯濱 | 胡宜斌

胡  濤  |  胡  偉  |  胡志利  |  胡  喆 | 黃  峰 |  黃  力

黃立華| 黃  波|  黃  晧 |  姜  誠 |  蔣  鑫  | 蔣  璆

江  勇|      | 紀文靜 |  焦  巍 | 賈  鵬 | 金晟哲

金笑非|  金梓才  |  季新星 | 季  鵬 | 匡  偉 |  令超

勞傑男| 雷  鳴|  李德輝 |  李  琛  | 李曉西 | 李曉星

李元博| 李耀柱|  李玉剛  |  李健偉  | 李  建 | 李佳存

李  巍| 李  競|   李  君 李振興  | 李  欣 |  李少君

李    |  李文賓 |  李  彪  |  李宜璇  |  厲葉淼 | 黎海威

梁  浩|  梁   輝 | 梁  力 |  梁永強 | 梁文濤 |  廖瀚博

林  慶  |  林劍平  | 劉  斌 | 劉  波 | 劉  輝 |  劉格

劉  江|  劉曉龍 | 劉  蘇 |  劉  銳 |  劉  平 |  劉  瀟

劉  兵|  劉  曉 | 劉開運 |  劉元海 |  劉心任  |  劉志輝

劉偉偉|  柳世慶 | 柳萬軍 | 陸  彬 |  陸政哲 |  陸  欣

陸  航|  陸  奔 |  羅春蕾 | 羅世鋒 | 羅佳明 |  駱  瑩

呂佳瑋|  呂越超 |  樓慧源 | 馬  翔 | 馬  龍 |  毛從容

莫海波| 苗  宇|  牛  勇 | 倪權生 | 彭凌志 | 潘中寧

潘  明|  蒲世林 |  齊  皓 | 祁  禾 | 邱璟旻 | 丘棟榮

邱  傑| 錢偉華|  秦  毅  |  秦緒文 | 曲  徑  |  饒  剛

任琳娜|  宋海岸 |  石海慧  |  石  波 | 沈  楠 | 沈雪峰

史  偉|  是星濤  |  蘇謀東  |  孫  芳  |  孫  偉 民生加銀

孫  偉 東方紅  |  孫軼佳 |  孫浩中 |  邵  卓 | 唐頤恆

唐  華| 譚冬寒|  譚鵬萬 |  譚  麗 | 田彧龍 | 田  瑀

田巨集偉  |  屠環宇 |  陶  燦 |  萬建軍 |  王大鵬  |  王東傑

王  剛  |  王君正  |  王  涵  |  王  俊  |  王  培  | 王  鵬

王    栩 |  王延飛 |  王宗 合 | 王克玉 |  王  景  |  王詩瑤

王曉明  |  王奇瑋 | 王筱苓 | 王園園 |  王  垠  |  王文祥

王  睿| 王海濤| 王登元|  王  健 |  德倫  |  王浩冰

魏曉雪  |  魏  東 |  翁啟 森 |  吳   星 |  吳   達 | 吳豐樹

吳  印  |  吳  渭 |  吳  越 | 吳  弦 |  吳  堅  |    旋

武  傑|  肖瑞瑾  | 肖威兵 | 謝書英 | 謝振東 | 徐荔蓉

徐志敏|  徐  成  | 徐  斌 | 徐  博 | 徐志華 | 徐習佳

許文星| 許    | 許望偉 | 薛冀穎 | 夏  雨 | 顏  媛

閆  旭|  楊  棟  | 楊  浩 | 楊  瑨 |  楊銳文  | 楊  帆

楊嶽斌|  楊  明  |  楊曉斌 | 姚  躍 |  姚志鵬 |  葉  松

葉  展|  易智泉  | 於  渤 | 於  洋  |  於善輝 | 於浩成

於  鵬|  俞曉斌 |  袁  宜 |  袁  航 | 袁  曦 |  袁多武

餘小波|  餘芽芳 |  餘科苗 |  張丹華 |  張東一 | 張  凱

張  峰 富國  |    峰 農銀匯理  |   張  鋒 |  張漢毅 | 張  暉

張  慧|  張金濤 | 張  駿 |  張劍峰 張  萍 |  張  帆

張延鵬|  張迎 軍 |  張益 馳 |  張鴻羽  |  張  弘 | 張  寓

張宇帆|  張  堃 |  張仲維 |  張  勳  |  張  靖  |  張  亮

章  恆|  章  暉 |  章旭峰 | 章秀奇 |  章鴿武  |  詹  成

趙曉東| 趙  強| 趙  劍| 曾  剛|  鄭澄然  |  鄭慧蓮

    |  鄭  磊 |  鄭巍 山 |  鄭  偉 | 鄭澤鴻 |  鄭  日

周應 波 |  周克平 |  周   良 | 周雪軍 | 周  雲 |  周  楊

周  崟  | 周寒穎 | 朱  平 | 朱  贇 |  朱曉 亮 |  鍾  贇

朱  熠| 左金保| 趙  蓓|  鄒立虎  |  鄒維娜  |  鄒  唯

鄒  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