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巨集觀:房貸利率仍有調整空間

語言: CN / TW / HK

中國人民銀行 2022 8 10 日釋出《 2022 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我們的解讀如下:

二季度資金面持續寬鬆,後續 DR007 或逐步回升並趨近逆回購利率。 今年 4 月以來,資金面持續寬鬆, DR007 保持在 1.6% 水平, 8 月進一步回落到 1.4% 左右。我們認為,寬鬆的資金主要是前期央行通過上繳財政利潤、降準等操作投放較多流動性,而實體融資需求較弱,貨幣創造偏慢,所以資金淤積銀行間,央行缺乏有效的流動性回籠工具。不過我們認為,當前資金寬鬆是被動因素主導,而偏低的銀行間資金利率並非常態,預計資金利率仍將緩慢回到接近逆回購利率水平, 7 月份以來,央行已經在減少資金的淨投放,預計效果或逐步體現。

穩就業、穩經濟壓力下,我們預期下半年整體貨幣政策寬鬆的基調不變,貨幣政策報告中的表述也是 加大穩健貨幣政策實施力度 6 月個人住房貸款利率環比 3 月大幅回落 87bp 4.62% ,也是近 10 年以來的新低水平。之前我們提出,與市場化的利率相比,我國的房貸利率本身就高出接近 2 個百分點, 今年以來房貸利率大幅回落,但目前看還有進一步下行空間。在當前房地產市場需求依然偏弱的情況下,房貸利率的調整可以期待。

1

房貸利率加速回落

二季度實體融資成本再創新低,房貸利率加速回落。 央行公佈 6 月金融機構貸款加權平均利率 4.41% ,較 3 月繼續下行 24bp 。其中一般貸款利率下降 22bp 4.76% ,票據融資利率下降 54bp 1.86% ,而且兩項的利率都創出有資料以來新低。 6 月個人住房貸款利率環比 3 月大幅回落 87bp 4.62% ,也是近 10 年以來的新低水平。

今年以來,央行持續發力寬信用,金融讓利於實體,融資成本明顯回落。

2

通脹壓力結構性

在專欄四中,央行提示要警惕結構性通脹壓力,同時要繼續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援力度。

央行分析,國內通脹壓力來自三個方面:第一是疫情受控後,消費復甦回暖可能推動前期上漲的 PPI CPI 傳導加快。第二,新一輪 豬週期 的開啟,或將拉動食品 CPI 分項。第三,海外能源價格依然高位波動,能源品通脹或持續輸入。因此下半年我國 CPI 可能在一些月份階段性突破 3% ,不能掉以輕心。不過相比國外,我國具備保持物價水平總體穩定的有利條件。

我們認為,通脹壓力更多仍是結構性的。目前來看,今年年內我國的整體通脹壓力不大,尤其是核心 CPI 預計在年內保持低位。央行也表示將 密切關注國內外通脹形勢變化,做好妥善應對 ;貨幣或繼續維持寬鬆,即保持 流動性合理充裕 ,並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援力度。

3

結構性政策工具重要性提升

專欄三中,央行回顧了 2010 年以來我國信貸結構的演變並提出未來發展要求。

信貸需求呈現三方面的優化趨勢。一是製造業貸款比重在 2020 年觸底而後小幅回升。二是普惠小微貸款發力,助企惠民效果顯著。截至 2022 6 月,普惠小微貸款餘額達 22 萬億元,是 2018 年末的 2.7 倍,比重也明顯提升。三是基建投資和房地產等資金密集型領域信貸需求趨勢性轉弱,其中基建投資結構從傳統 鐵公基 向城市更新、社會事業等民生領域傾斜。

信貸供給方面,接續創設普惠小微貸款支援工具、碳減排支援工具和支援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科技創新再貸款等結構性政策工具,適配經濟高質量發展需求,發揮信貸政策的結構性引導作用。

對於未來,央行提出,我國信貸增長將更加重視總量穩、結構優,綠色投資、“兩新一重”等新動能在一定程度上可為信貸增長提供支撐。

事實上,我們發現, 在經濟穩增長的壓力下,從去年四季度開始,央行的貨幣政策重點就不在政策利率的調整上,而是持續發力寬信用,尤其是採用結構性政策工具擴張信用。往後看,在經濟發展向高質量轉變的過程中,結構性政策工具的運用或將更為頻繁和重要。

4

人民幣國際化提速

在專欄二中,央行介紹了今年 5 月人民幣在 SDR 貨幣籃子中權重的上調。 5 11 日,  IMF 執董會完成了五年一次的特別提款權( SDR )定值審查,將人民幣在 SDR 貨幣籃子中的權重由 10.92% 上調至 12.28% ,保持第三位。在本審查期內,除國際債務證券佔比外,人民幣其他指標,包括出口佔比、官方儲備佔比、外匯交易佔比、銀行業負債佔比均有所提升。

我們認為,人民幣在 SDR 的佔比提升,意味著人民幣國際化程序的持續推進。而且 IMF 調高人民幣在 SDR 權重,意味著海外央行與市場對人民幣的需求上升,也有利於人民幣匯率在海外貨幣收緊的背景下更有韌性。

5

房貸利率仍有調整空間

二季度資金面持續寬鬆,後續 DR007 或逐步回升並趨近逆回購利率。 今年 4 月以來,資金面持續寬鬆, DR007 保持在 1.6% 水平, 8 月進一步回落到 1.4% 左右。我們認為,寬鬆的資金主要是前期央行通過上繳財政利潤、降準等操作投放較多流動性,而實體融資需求較弱,貨幣創造偏慢,所以資金淤積銀行間,央行缺乏有效的流動性回籠工具。不過我們認為,當前資金寬鬆是被動因素主導,而偏低的銀行間資金利率並非常態,預計資金利率仍將緩慢回到接近逆回購利率水平, 7 月份以來,央行已經在減少資金的淨投放,預計效果或逐步體現。

穩就業、穩經濟壓力下,我們預期下半年整體貨幣政策寬鬆的基調不變,貨幣政策報告中的表述也是“加大穩健貨幣政策實施力度”。

而值得關注的是,房貸利率可能會繼續往下引導。 之前我們提出,與市場化的利率相比,我國的房貸利率本身就高出接近 2 個百分點,今年以來房貸利率大幅回落,但目前看還有進一步下行空間。在當前房地產市場需求依然偏弱的情況下,房貸利率的調整可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