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國際:智慧手機等行業正“速凍急停” A股亂炒晶片誤國誤民:看日本重振半導體的戰略

語言: CN / TW / HK

點選藍字

關注我們,瞭解更多

中芯國際:智慧手機等行業正“速凍急停” A股亂炒晶片誤國誤民:看日本重振半導體的戰略

首先給後臺留言觀摩《永不妥協》電影的很多粉絲們說個抱歉,由於疫情期間電影院只能隔位而坐,所以觀摩票不多,經過我們抽籤抽到的粉絲已經通知了,沒抽到的凌通社說一聲抱歉!

回到市場,現在每天眼花繚亂,尤其是回A股市場看,經常覺得是在桃花源一樣,比如晶片,假如不看世界,都以為中國大陸是全球半導體晶片大統領,假如不看世界,都以為某農產品是全球機器人領導,但只要用一點點腦子想一下用眼睛的餘光看一下世界,就知道這些都是賭博資本市場的亂炒,凌通社早就說過,˙A股的所謂分析師和基金是最大的無用集團,除了誤國誤民誤導炒作賭博之外基本沒什麼用處,一會菜總一會菜狗、一會你算老幾,他們其實也是大基金腐敗之後整個半導體晶片產業鏈腐敗的一部分。

看到日經上有一個日本重振半導體的戰略, 很重要一點是回到摩爾定律,沒第三代半導體,也沒Chiplet,因為科學技術的發展一定是回到常識,當然除了A股的現在炒家例外。

從行業上看,美國晶片法案已經通過,全球半導體產業可能要經過一個區域的再重組再平衡,對於中國半導體產業是挑戰但希望正在孕育,希望就是一個新的半導體週期! 春江水暖鴨先知,中芯國際上週表示,智慧手機等行業正“速凍急停” ,而美國一些半導體企業也開始下調目標,這說明什麼,半導體新週期可能到來,此時,假如中國順勢而為,比如犧牲掉智慧手機,減少使用某些晶片的需求,那麼話語權可能會轉向。

目前A股已經上市的那些晶片產業鏈小企業完全不可能顛覆什麼,除了給某些人造富,就如凌通社從IPO開始就關注的卓勝微一樣,市場吹成全村的希望,但上市以來除了大股東套現之外,科技上沒有任何進展。

智慧手機" 速凍急停 "

對於 " 速凍急停 ",趙海軍解釋稱,主要是設計端、中間商和製造廠之間存在一個放大倍數。" 很多廠商現在主要在消耗庫存,手機、電視等領域感受特別明顯。"

美光科技釋出收入預警,《晶片法案》被潑冷水

在《晶片法案》簽署之際,美光科技成為最新一家警告市場嚴重疲軟的半導體公司。

至少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MU)沒有讓美國政府苦等。

週二早間,這家記憶體晶片製造商成為 最新一家警告市場嚴重疲軟的半導體公司 。結果,美光再次削減了截至明年8月的財年的生產裝置資本支出計劃。該公司表示,與本月晚些時候結束的本財年相比,現在預計2023財年的裝置資本支出將“大幅下降”

這標誌著基調的明顯變化,即使是與僅僅一個月前釋出第三財季業績時作出的悲觀預測相比亦是如此。這也與美光週二釋出的另一項公告形成了鮮明對比。公告稱,

到2030年,該公司計劃在美國投資400億美元用於記憶體晶片生產設施

。同時,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簽署了《晶片法案》 (Chips Act)。該法案為美國國內晶片製造業務提供至多530億美元的直接財政補貼。美光、英特爾公司(Intel Corp., INTC)和其他科技公司的高管出席了週二上午的法案簽署儀式。

在評估這些雜亂無章的資訊時,投資者最好將美光的美國投資計劃看作是一場政治表演秀,類似於試圖獲得扶持的晶片公司最近作出的其他表態。雖然未來八年投資400億美元似乎是頗大的手筆,但別忘了美光現在每年的總資本支出超過100億美元,並且在美國有數個晶片製造廠。預計《晶片法案》提供的資金要到明年才能開始發放,而且根據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師的說法,將會“分散式地發放,直到2031年”。

那將為時晚矣,恐難幫助美光或任何其他晶片公司應對眼下的困境。美光週二的警告只是半導體市場迅速疲軟的最新訊號,此前英特爾兩週前釋出了災難性的第二財季業績,英偉達(Nvidia Corp., NVDA)週一也釋出了收入預警。

此外,據美光稱,市場的放緩已遠不止限於眾所周知的個人電腦和智慧手機的疲軟。在週二的投資者會議上,美光首席財務官Mark Murphy說,雲服務和汽車行業也在“調整庫存”。就前者而言,Murphy說,客戶對雲服務的需求仍然強勁,但服務運營商正在“評估巨集觀經濟的不確定性 ”,並降低庫存水平。三家最大的雲服務公司亞馬遜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微軟(Microsoft Corp., MSFT)和谷歌截至6月的財季資本投資明顯放緩,這三家公司都表示未來可能會減少支出。

有鑑於此,對美國晶片製造商的首個重大補貼法案獲得通過,迎接它的卻是晶片股的大跌。美光下跌超過5%,晶片製造裝置生產商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 Inc., AMAT)、泛林集團(Lam Research Co., LRCX)和KLA (KLAC)下挫了8%-10%。受投資者對晶片法案獲得通過重燃希望的提振,費城半導體指數上個月反彈,過去三個交易日則下跌了8%以上,今年以來累計下滑了28%,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今年下跌了20%。即使是美國政府的支票簿也有力不能及的事情。

這是日本重振半導體的戰略

中山淳史:估計今年秋季以後,半導體相關新聞仍將不斷出現。日本和美國在前些日子的外交和經濟部長參加的日美“經濟版2+2”會談中,針對聯合研發任何企業都未量產的電路線寬“2奈米(奈米為10億分之1米)”的最尖端半導體達成協議。外界關注的是哪家民營企業會參與研發。

根據釋出的訊息,美國國立研究機構和日本的大學計劃在日本國內成立聯盟,但除此以外浮出水面的是在半導體微細化研究方面走在世界最前列的IBM和英特爾的參與。

兩家企業或其中一家有可能提供技術平臺,與日本的製造裝置和原材料廠商合作開發在日本用於資料中心和自動駕駛等的高效能晶片的量產技術。汽車和通訊企業也被認為將參與其中。

有報道稱,日本經濟產業相萩生田光一在黃金週期間考察了位於美國紐約州的IBM的研究所,日本方面感興趣的是該公司主導的聯盟擁有的“FinFET”和“全環繞柵極 (gate-all-around、簡稱GAA)”等技術。尤其是後者,這是決定半導體處理能力(電晶體的整合數)在1年半~2年裡翻番這一“摩爾定律”今後能否繼續維持的重要技術。韓國的三星電子最近利用這項技術,在“3奈米晶片”(2奈米的上1代)的量產化方面取得了進展。

日美由敵對邁向加強合作

日本的半導體產業曾經位居世界第一,但微細化的水平目前停留在40奈米左右。時鐘的指標停在了3奈米的6~7代之前,按時間來說則是10多年之前。

背後原因是在1980年代以後的日美貿易摩擦中,美國迫使日本接受了不利的競爭條件。與此同時,日元升值導致日本電子產品失去競爭力,這也產生巨大影響。那麼為何如今“日美聯手推進最尖端技術開發”呢?這是因為時代的需求已發生巨大改變。

提到採用最尖端產品的硬體,目前是智慧手機和資料中心。不過到10~15年以後,隨著自動駕駛汽車和遠端醫療等普及,資料中心和基站都將比目前需要具備更高的效能。這些領域使用的半導體晶片此前由臺灣和韓國負責量產。但臺灣和韓國與中國大陸在地理位置上較為接近,經濟聯絡密切。美國對此充滿警惕感,於是開始考慮將重心轉向與此前敵對的日本加強合作。

日本的政府和高科技產業認為要挽回劣勢,此次的日美合作是最後的機會。如果繼續在尖端產品開發方面掉隊,目前處於最前沿的日本的製造裝置和原材料廠商也將在中長期失去競爭力,在包括汽車和基礎設施在內的數字產業發展方面,也難以開啟局面。

日本將從美國接受英才教育

日本為了吸引臺積電(TSMC)進駐熊本縣,或許也曾討論“美國和臺灣誰是首選”。但是,臺積電相對於IBM與英特爾,合作的意義有所不同。臺積電攜手索尼集團等建設的是採用5代之前技術(22~28奈米)的工廠。

但是,日本吸引臺積電進駐的意義重大。按支撐摩爾定律的微細化技術來說,日本只能製造傳統的“Planar FET”這一電晶體陣列結構最為簡單的晶片。另一方面,臺積電在日本使用的28奈米以後的技術則是本文開頭提及的名為FinFET的另一種技術。

如果按人類的成長階段來說,Planar FET相當於初中生,而FinFET則是高中生。3奈米或2奈米以後將轉向開頭提及的名為全環繞柵極技術的另一種結構,但難度進一步提高,與FinFET也存在類似於高中和大學的差距。

仍未完成高中課程的日本要掌握全環繞柵極技術,按常理來說也許存在困難。因此首先有必要向“高中生的王者”臺積電請教,與此同時,將從屬於“大學生家庭教師”的美國接受迎接跳級的英才教育。

將影響數字產業的增長力

與展開補貼規模競賽的美歐中等的半導體政策保持距離,此次的日美合作有可能在2個意義上成為重要的轉折點,這一點不容忽視。

其一是改善日本在數字服務領域的國際收支。日本在雲服務領域嚴重依賴美國亞馬遜等,如果這個領域的逆差照這樣持續下去的話,被認為很有可能從2021年的1.4萬億日元增至2030年的10萬億日元以上。這是與能源進口領域的國家財富外流類似的局面。日本想要改善收支,或許需要追溯至尖端半導體,考慮在日本國內構建適應自動駕駛時代等的數字基礎設施。

另一個是產業本身的重塑。以前筆者也曾在文章中指出“亞馬遜在過去20多年裡以年率28%的複利擴大營業收入,增長軌道呈現指數函式曲線”。包括該公司在內,美國大型IT企業“GAFA”的增長軌跡歸根結底是在經營戰略的方方面面受益於摩爾定律帶來的計算機的指數級效能提高的結果。

如果要在自動駕駛、新一代通訊標準“6G”和元宇宙(Metaverse)領域贏得競爭,日本也需要重新推進半導體開發,發展尖端技術。能否重回摩爾定律的最前沿,應該會明顯影響今後30年的日本的增長潛力。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