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博侃家居|米蘭展留下的獨特趨勢與範式變革(一)

語言: CN / TW / HK

正逢甲子生日的米蘭傢俱展,值得細細品讀。家居新範式誠邀設計行業老兵史芸赫博士,分期解讀米蘭展上的新趨勢。預計在接下來的幾周,每週四把脈一個綜合趨勢,每週五推介一個參展品牌或設計師,讓你雲遊米蘭展,雖然看展晚點,但願看見更深的洞察、獲得更完整的把脈。

不知道你是不是這兩年忍不住搜過“2019年是不是”這種關鍵詞。如果你在英文搜索引擎裏嘗試“2019 was one of”,大概率會搜出,2019年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好的年景之一……

這種悲觀調調,對傢俱設計行業,倒不一定適用。沉寂三年重出江湖的米蘭國際傢俱展覽會(Salone Internazionale del Mobile, Milano)就在試圖把那些可能比2019更好的設計思考展現在世人面前。

未來幾周,我們將陸續與大家分享我們對這一盛會的解讀,雖然未能親往,但我們在過去短短的時間裏分析了大量來自現場的視頻和報道,期望帶給讀者身臨其境般的深入解讀。

範式變遷的背景:前三個時代的傢俱設計脈絡

展開講解2022年米蘭傢俱展揭示的行業趨勢之前,我們需要先把脈一個大背景,就是在社會進步一日千里的時代,傢俱設計的進步體現在何處?

先看一下這把椅子——古埃及座椅

它代表着大約5000年前古埃及繁複的傢俱分類體系與製作工藝。乍一看,跟現在的椅子也沒有相差很遠,可能比現在的很多椅子還經久耐用……你看,數學已經從那個年代的水準進化到高性能計算了,但我們做椅子的,還是在做椅子。在這把不簡單也不簡約卻依然散發別樣風致的椅子面前,不知道設計師會不會發出類似的靈魂拷問?

不帶這麼聊天的哈。

言歸正傳,如果讓今天的傢俱設計師回答這樣的問題——你覺得現在或未來的傢俱設計師,比起幾世紀前、甚或幾十年前的傢俱設計師,他們的職業有哪些不同的意義?設計師們會回答什麼?

如果我們在時空隧道里極快地穿行,今天的傢俱設計,大致走到第四個時代。遠古制作傢俱,只能算傢俱設計的“功能時代”,合用為大、莫談風雅。第二個時代,綿延起伏,可以稱之為“裝飾時代”,設計的意義主要在於給功能以美感上的點綴,細節精緻也罷、材質稀罕也罷,都算不得代表真正意義上的設計思想。

現代傢俱設計,開啟了第三個時代——“風格時代”。一批優秀的建築師不再從裝飾設計的故紙堆裏找靈感,而是大刀闊斧地將新興的建築領域的思想注入各種廣義人文空間的創作中——傢俱設計也是一個受益的領域。這個時代的傢俱設計風格和建築設計風格極大地重合。當一個富有特色的傢俱立在人們眼前時,它的作用,就類似於一個建築模型立在人們眼前的效果,它展示了一種強烈的美學主張。這是一個器物美學綻放出不同的思想光芒的時代。

管狀椅,Joe Colombo設計於1969年

布蘭奇小姐椅,Shiro Kuramata(倉俁史朗)設計於1988年

範式遷徙傢俱,生活的故事板

是不是各大設計流派百花齊放就是傢俱設計的巔峯態呢?非也。信息的極大豐富,必然帶來融合。短短几十年,我們見證了計算機行業與娛樂行業的融合、大傳播產業的整合、交叉學科和交叉領域的興起、藝術流派的分久必合……

當家具設計所在的廣義人文空間設計行業,一方面向新材料、計算機輔助設計、AI等高科技領域伸展而極度理工科化,一方面向人居文化領域伸展而極度人文社科化,傢俱設計不能不在其中經歷範式變革,儘管這種範式變革正如前幾個時代的來臨一樣,會是漫長的歷程。

當下正在拉開大幕的第四個時代,讓我們把它叫做“傢俱伴隨人性生長的時代”。在第三個時代和第四個時代,設計師的關注點逐漸由器物之用、器物之美,愈發向人性之美靠近,而在第四個時代,關注點則集中於人性之美。

當這個時代的人們走入一幢建築、一間公寓的時候,設計師期望他們感知的,不是物件甲乙丙丁的美好,而是一種心境、一種情緒。傢俱是人居文化的基礎設施的一部分,是生活動線遊走的故事板。家居設計這塊故事板,又和其他的設計體裁一起,構成連續的人居空間設計圖景。

Stella McCartney、Cole & Son牆紙、B&B Italia聯合設計,為全軟體沙發(Le Bambole沙發)和牆紙設計了統一的酒紅色系森林菌菇圖案,展出於2022年米蘭傢俱展。

不大符合國人審美,留白不足、細節繁雜;但算是有種歐洲復古風和南亞風的結合,體現了簡單粗暴的紋樣相互呼應的渲染效果。怎樣用更巧妙的方式將傢俱設計這塊故事板,和其他的故事板有機結合,會是第四個時代的設計師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

因為高科技對生活的極度滲透,所以作為生活故事板的傢俱設計向理工科化的一極延展;因為人文主義從未像今天這樣被強調,所以作為生活故事板的傢俱設計向人文社科化的一極延展。

事實上,可能沒有哪種設計體裁,像傢俱一樣,承載着如此多的生活故事。當週圍有親近的人離開,不管是小別還是久別,他/她曾經使用過的傢俱,都是最能撩動情緒的觸點。在這點上,服裝、珠寶一類小件,比不上傢俱的大塊頭,因此傢俱的存在感和發揮空間都大得多;而室內設計、建築設計,又缺少傢俱的親膚感和靈活性。故而在承載人的故事、人的情感方面,傢俱設計也許最有能力拔得頭籌。

傢俱設計師勾繪心境的生活家

Sancal 品牌在2022年米蘭傢俱展展現的不同房間不同氣氛的設計方案,設計思想正是讓人們一旦進入某個空間,就準備好迎接某種情緒和心境,但又不是相似圖案的無限重複,所以對各種文化背景的人來説,也都不會營造煩躁或疲勞感。

當嚴肅的幕布、沙發,配以創意靠枕,這立刻看上去像是一個可以有許多故事發生的空間。

傢俱設計向第四個時代演進,而新冠疫情中人們共同的居家記憶,推動了這個趨勢。當全世界所有經濟中等發達程度以上的地區都經歷了禁足、半禁足生活,習慣了自在的人們愈發深入思考如何在有限的空間裏追求人性的舒展自得。

接下來的系列,我們將在米蘭傢俱展中深潛,把握其中的具體趨勢。但作為開篇的小結,怎麼強調都不為過的是,當我們關注具體的趨勢時,比如用玻璃還是木材、邊角怎麼處理、色調怎麼調和云云,我們——設計師、品牌主、所有傢俱使用者——首要應該關注的是,我們是怎樣的生活家?我們在那時那地希望(自己或別人)使用的傢俱,是怎樣一種生活故事的載體?而這些故事,又和哪些其他的故事聯為一體?

人們用故事板勾繪生活,而傢俱設計師,勾繪出故事板的樣子……

史芸赫博士——設計研究與策略顧問。曾任職Landor、Siegel + Gale(後者大中國區創業團隊成員)。品牌設計與管理專著《品牌人格:從一見傾心到極致信仰》,英文版由Springer Nature集團全球出版發行。史博士曾作為院史上最年輕的博士之一畢業於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Lew Klein傳播學院,碩士畢業於倫敦經濟學院傳播系,本科畢業於北京大學外交學專業,曾在世界各地5個時區的九個城市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