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國產新冠首藥赴港上市,真實生物的“單押”風險不容忽視丨IPO速遞

語言: CN / TW / HK

圖源自視覺中國

為了拿下“新冠口服藥第一股”名號,真實生物正在疾速衝鋒。8月4日,河南真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向港交所主機板遞交上市申請招股書,中金公司為獨家保薦人。

擁有國產首款新冠口服藥的真實生物,上市計劃異常“匆忙”。10天前,公司旗下的阿茲夫定片剛獲附條件批准治療新冠肺炎新增適應症,8月2日,阿茲夫定片才正式投產,8月9日,阿茲夫定片納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第九版)》。

大額虧損、幾無收入,與港股18A制度下上市的生物醫藥企業一樣,真實生物的財務資料乏善可陳,公司最大的亮點就是新冠口服藥阿茲夫定片。真實生物若能成功上市,其未來數年的股價走勢都要依靠這單一藥品上市銷售表現。

對真實生物來說,手握新冠口服“第一藥”,又在鉅虧之中,目前確實已是最佳上市時機。但從整個資本市場來看,進入2022年,不少企業的新冠相關業務已經很難討得資本“歡心”,甚至揹負了擔憂。

新冠口服藥能為真實生物爭取到多少資本的支援,還要打一個問號。不過,真實生物也在推進阿茲夫定片進入醫保,這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二級市場的態度。從行業角度,阿茲夫定片的獲批似乎一路順暢,但伴隨這一藥物的爭議,至今也沒有休止。

等不起了,追趕新冠“紅利”末班車

根據招股書,真實生物成立於2012年, 僅在2020年10月、2021年8月有兩輪融資,合共7.13億元。至今,公司還未實現創收,但錢已經不夠花了。

在真實生物的其他收入及收益類目中,公司2020年初至2022年5月末累計收入989.5萬元,其中有643.4萬元為匯兌收益淨額,另外還有93萬元的政府補助以及122.6萬元的銀行利息,以及公允價值變動帶來的收益。

相較於這些微薄收入,真實生物在支出上大方闊綽,尤其是研發費用高昂,這也是未實現營收生物醫藥企業的共同之處。招股書資料顯示, 2020年至2022年5月末,真實生物累計研發支出為2.84億元,其中僅2022年前5個月就支出1.14億元,同比大增714.29%,超過以往單個年度的研發費用。

鈦媒體App製圖;資料來源:招股書

2022年前5個月的研發支出同比大幅增長,主要在於第三方合約成本同比增長了7倍,以及員工成本翻倍增長,第三方合約成本主要包括向CRO、醫院及其他醫療機構的付款,及臨床前研究、臨床試驗產生的檢驗費。

在國內,真實生物於2020年4月獲批開啟阿茲夫定治療COVID-19的III期臨床試驗。2021年,新冠疫情在國內基本得到控制,感染者較少,其III期臨床試驗的患者招募工作也隨之放緩, 2022年以來,阿茲夫定的III期臨床試驗按下加速鍵,3月,真實生物完成在中國進行阿茲夫定治療新冠肺炎的III期臨床試驗,相關的研發開支也水漲船高。

單從研發角度來看,真實生物正在將處於早期臨床階段的候選藥物轉入更後期的臨床試驗,並將臨床前方案推進至臨床試驗,並繼續擴大候選藥物的臨床開發以治療更多適應症,可以預見,未來其會繼續產生大額研發開支。

2021年7月,國家藥監局附條件批准阿茲夫定治療18歲以上HIV-1感染患者的新藥上市申請(NDA),根據有關批准,針對這一適應症,真實生物需要定期提交安全報告及自批准日期起五年內提交III期臨床試驗報告, 今年6月,真實生物啟動III期臨床試驗,預計2026年完成。

預計,未來真實生物的研發開支還將繼續增長,與此同時,阿茲夫定新冠肺炎適應症商業化在即,同樣需要鉅額的銷售及分銷投入。

但是,真實生物卻陷入了財務兩難的境地:一方面是過去兩年多的鉅額虧損,2020年至2022年5月末,真實生物累計虧損5.66億元, 其中僅2022年前5個月就虧損2.18億元; 另一方面是公司資金捉襟見肘,截至2022年5月底, 其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有約2.63億元,即使按照以往的“燒錢”速度,這些資金也支撐不了太久,甚至可能到不了明年,就已經見底。

圖源自招股書

圖源自招股書

真實生物在招股書中直言,“ 我們現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不足以讓我們完成當前所有候選藥物的開發或將當前所有候選藥物商業化推出並投資額外專案。 因此,我們將需通過公開或私募股權發行、債務融資、合作及授權安排或其他途徑以進一步取得資金。”

在公開市場尋求資金支援是真實生物當前的最佳選擇,憑藉著阿茲夫定片附條件獲批治療新冠肺炎的利好訊息,真實生物這一研發管線單調、多款產品處於早期階段的生物醫藥企業,或許能在資本市場獲得高估值。

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新冠相關業務幫助不少企業在二級市場創下新高並助推業績暴漲,到了2021年,這些企業股價走低、業績同比大降, 今年以來,市場更是對新冠相關業務的可持續性增長充滿擔憂,那些尚有主業的上市公司都受到此類悲觀情緒的波及,真實生物完全依賴新冠肺炎市場,是否會受影響,還要持續觀望。

顯而易見的是,就在真實生物官宣阿茲夫定片附條件獲批治療新冠肺炎的同一天(7月25日),復星醫藥(02196.HK/600196.SH)也官宣了與真實生物達成獨家商業化阿茲夫定(新冠病毒、艾滋病治療及預防領域)的合作。 這一訊息沒有助推該公司股價上漲,7月26日,復星醫藥A股收跌3.11%,H股收跌2.71%,合作宣佈至今,復星醫藥港A股價走勢都是總體下滑的態勢。

目前來看,如何讓新冠適應症阿茲夫定為公司帶來確定性增長?最重要的途徑是進入醫保,真實生物在招股書中表示,“們我們計劃尋求將阿茲夫定列入中國國家醫保目錄”。

“大膽”的真實生物,不走尋常路

僅憑一款艾滋病及新冠肺炎適應症治療藥物,就開啟上市計劃,是真實生物最“孤注一擲”的決定。

從研發管線來看,阿茲夫定之外, 真實生物進度最快的是抗腫瘤藥物哆希替尼。 該藥物2020年4月獲批在中國開展一項治療晚期EGFR突變陽性非小細胞肺癌(NSCLC)的I期╱II期臨床試驗, 目前尚處在I期臨床,即使進展順利,也需要3到7年的時間才可能獲批上市。

也就是說,真實生物若能成功上市, 未來數年內,其公司股價都要靠阿茲夫定來“投喂”,如前文所述,其新冠肺炎適應症存在市場環境鉅變的風險。

截至目前,全球已有約50家公司的新冠抗病毒治療藥物進入臨床階段開發。其中既包括在2020年已經獲FDA批准的瑞德西韋、2021年低被授予FDA EUA的莫納皮拉韋及Paxlovid,今年2月,Paxlovid也獲得了國家藥監局的附條件批准,用於在中國治療新冠肺炎。另外,君實生物(01877.HK/688180.SH)的VV116、海正藥業(600267.SH)的法匹拉韋、開拓藥業(09939.HK)的GT0918、已經進入III期臨床。

請輸入圖說

從國內來看,海正藥業是已有藥品銷售收入的盈利企業,君實生物是國產PD-1四君子之一,開拓藥業仍在虧損,但其招股書在2021年報披露的研發管線中,進入臨床實驗的由5個品類15個臨床試驗,增加至7個品類23個臨床實驗,其中III期臨床實驗由上市前的2個增加到6個,已更新的3個臨床前產品已推至臨床前後期。

反觀真實生物, 研發管線主要涉及HIV感染、新冠、血液腫瘤領域,共12個專案在推進,且大多處於臨床前階段。

圖源自招股書

此外,已經獲的國藥監局附條件批准治療新冠肺炎的阿茲夫定片本身也還存在爭議。

首先,阿茲夫定用於治療新冠肺炎的III期臨床實驗共招募348名患者,實驗組及對照組的患者人數分別為174名及174名。 這一規模雖然符合不得低於300例的最低標準,但入組規模過小的質疑仍然存在。 作為對比,君實生物VV116的III期臨床實驗實際入組822例患者。

其次,真實生物阿茲夫定引發的副作用也備受關注。阿茲夫定在2021年7月根據一項二期非劣性試驗獲批用於HIV治療,這一批准的技術評審報告顯示,阿茲夫定Ames試驗、體外中國倉鼠肺細胞染色體畸變試驗和小鼠體內骨髓細胞微核試驗結果均為陽性。此外,大鼠與兔兩種常用生殖毒性實驗動物中多個結果為陽性。 基於此,阿茲夫定的遺傳毒性和生殖毒性被認為不可忽視。

8月9日,阿茲夫定片納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第九版)》,其中就明確規定, 適用於成年患者、不建議在妊娠期和哺乳期使用。 對於該藥物用於新冠治療的安全性,真實生物在招股書中表示,因為有效劑量水平較低,阿茲夫定片更加安全,聯合治療中藥物間相互作用的擔憂較少。 

阿茲夫定用於治療新冠肺炎的劑量為:每次5毫克,每日1次,療程至多不超過14天。輝瑞的Paxlovid是3CL蛋白酶抑制劑與低劑量利托那韋的複方製劑,需要服用5天,每天兩次,每次300毫克nirmatrelvir和100毫克利托那韋。

關於有效性,根據招股書,在中國進行阿茲夫定針對新冠肺炎患者的III期臨床試驗中,主要療效指標為治療第7天和第14天的病毒載量變化。結果顯示,阿茲夫定有效降低了基準病毒載量,首次給藥後第7天臨床症狀改善的受試者比例阿茲夫定組為40.43%,安慰劑組為10.87%。 阿茲夫定具有抑制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病毒清除時間為5天左右。

除了圍繞核心藥品阿茲夫定的討論,真實生物這家公司的背景也十分特殊。

真實生物控的創始人及控股股東之一王朝陽,最早是“煤老闆”。在2007年,王朝陽與人合夥創立了嵩縣聚鑫礦業有限公司並持股70%,該公司現已登出,目前他還持有平頂山市寶源焦化有限公司70%股權。2008年,王朝陽設立興宇中科,主要在房地產行業活躍,王朝陽還曾因為另一家房地產公司河南省朝陽置業有限公司存在金融借款和民間借貸等問題被限制消費。

圖源自招股書(注:三聯創投由王朝陽全資擁有)

插曲發生在2011年,興宇中科收購了阿茲夫定的智慧財產權,2012年真實生物成立。不過,王朝陽作為真實生物當前的控股股東之一, 並未在公司擔任要職。2019年9月26日,王朝陽獲委任為公司非執行董事,並於2022年8月1日辭任。

就在真實生物已經完成的兩輪融資中,“倚鋒資本”均未缺席。這是國內最早的一批生物醫藥專業投資機構,且多少有點“神奇”。

倚鋒資本創始人、董事長朱晉橋是香港生物醫藥創新協會榮譽會長、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投資專委會發起人,其發起創始人中還有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妹妹任正黎,原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原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均是倚鋒資本的高管。

在真實生物之外,倚鋒資本投資的46個醫療健康領域專案無一,其中前沿生物、眾生睿創、和鉑醫藥、亞盛醫藥等公司也都在佈局新冠藥物。

從業務到股權關係,疫情以來突然闖入公眾視野的真實生物有很多“特別”之處,此次“匆忙”上市的背後是情勢所迫,只是 資本市場波雲詭譎,疫情紅利不會長期持續,真實生物的增長之路,終點很近。如果公司能在國產新冠首藥銷售中賺得大把快錢,豐盈經營現金流後,或許就要考慮通過投資併購來反哺公司單一的商業化產品線。

(本文首發於鈦媒體App 作者丨楊亞茹 編輯丨孫騁)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