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光裕更新朋友圈 “新模式門店”能趕上新時代列車嗎?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大成

資本市場進入多重變奏,網際網路企業遇挫,新零售企業猝不及防“抱團取暖”,包括國美零售。

2022年8月12日,國美零售與阿里雲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加速實體零售“數智化”轉型升級。2022年5月,國美零售先後與騰訊、華為簽訂同類合作協議,對旗下實體零售門店進行數智化改造。

為了繼續謀求“科技賦能”,國美零售創始人黃光裕開始發力。  

黃光裕新朋友圈:科技巨頭為全零售重塑核心

黃光裕引進“頂級朋友圈”,接連拉來騰訊、華為、阿里,而大資料、雲端計算等技術的是合作的重點。

2022年8月,距離黃光裕迴歸國美零售剛好滿18個月,國美零售步入生命週期的35週歲。

回望2021年,多家頭部民企債務危機爆發。關注國美零售的人,都在為黃光裕捏一把汗。

35年裡,國美零售經歷了線下門店的輝煌與線上電子商務的落寞。隨著這兩大週期落幕,國美零售面臨下一個週期的到來。

從2022年上半年的情況看,國美零售並不輕鬆,面臨經營與債務等多重壓力。

按照董事會的年度規劃,今年國美零售實行的是擴張路線;然而,棋至中局猛然發現,業務擴張勢必造成營銷費用的快速增加。黃光裕及時收縮戰線,“打扮家”等第二曲線業務暫停。

為了應對洶湧而至的新零售浪潮,國美零售管理層提出來“全零售”的轉型戰略。無奈的是,在電商紅利時代,騰訊、阿里等幾大巨頭搶走了80%以上的網際網路流量。在焦灼的使用者大戰中,各類營銷APP都竭盡全力投奔阿里、京東等巨頭,國美零售在夾縫中很難“分一杯羹”。

“流量誠可貴,技術價更高”

正在浴火重生的黃光裕,新朋友圈巨頭越來越多。

國美零售管理層一致認為,在上一個電商時代留下來的產品結晶,是建立了打通線上線下的“全零售生態共享平臺”。

這無疑是國美零售一手建立的、最有價值的核心資產!

國美零售管理層在多種轉型方案之間調研一段時間後,騰訊、華為成為戰略技術合作夥伴。2022年5月5日,國美零售與騰訊簽署戰略協議,雙方在大資料/雲、網際網路技術、廣告營銷、智慧門店等領域達成深度合作。

一週之後的5月12日,國美零售又與華為簽署戰略協議。此次戰略合作,將圍繞國美零售旗下的全零售生態共享平臺,在門店數字化運營管理、全渠道數字化營銷、智慧終端物聯等領域共享共建。

再加上這一次牽手阿里,黃光裕的新朋友圈聚齊了前五位的網際網路科技巨頭:拼多多、京東、騰訊、華為、阿里。

2020年4月19日,拼多多對外宣佈,認購國美零售發行的2億美元可轉債,期限3年,票面年利率為5%,初步轉換價為每股1.215港元,溢價高達66%。2020年5月,國美零售向京東發行1億美元可換股債券,雙方將在聯合採購、聯合營銷、物流服務等多個方面展開深度合作。

業內認為,國美零售與拼多多、京東的合作,更多地是希望引流增效與資源配置;而今年與騰訊、華為、阿里的合作,則是直奔“技術賦能”與基礎設施建設。這種向技術要市場的打法,其實質是希望能活得好一點。

亟待進一步深入合作

國美零售亟待通過加大技術投入來“補洞”。這種路徑分為兩條:其一是自己組建研發團隊,其二是向市場引進新技術。

黃光裕在內部會議上表示,國美零售並不是單純靠流量的概率來獲取交易量,更多的還是獲得消費者認同。

他進一步解釋稱,國美零售是通過商品、價格、內容、質量、服務等一系列競爭力,來獲得消費者認同,流量並不是唯一的。

流量邏輯正在被“數智化”超越,第二條路徑向市場巨頭引進技術成為方向。

對於新轉型方案,一位北京投資圈的人士向GPLP犀牛財經表示,國美零售希望通過品牌資源合作,換取騰訊、華為、阿里的技術支援,這似乎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

“因為品牌合作換來的資源註定是淺層的,真正深層的技術合作必須以股權為基礎。對比來看,國美零售通過債券融資,從拼多多與京東獲得了一共3億美元的資金。這種實質性的合作,效果當然會更好。”上述北京投資圈人士表示。

國美零售與拼多多、京東的合作,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營收與現金流等多方面的燃眉之急。根據銀河國際的研報,2020年上半年國美零售在京東、拼多多平臺的銷售額分別為10億元、20億元,全年合計約為120億元至140億元。

一位新零售資深分析師表示,反觀此次與騰訊、華為、阿里的合作,雙方似乎還處於早期的測試階段,並沒有像拼多多、京東的合作那麼深入。

業內人士認為,國美零售必須邁開更大的步子才能換取真正的新技術。否則,合作仍然停留於表面,潛在的風險有點大。

“新模式門店”背後的希冀與隱憂

“新模式門店”的背後是國美零售正在尋找新的增長機會。

國美零售與騰訊、華為、阿里合作,其初衷則體現於將現有的技術能力徹底向社會開放,為更多大B端、小B端提供“數智化服務”。

由於可以最大範圍地服務於更廣泛的社會群體,業內人士認為,國美零售未來能像騰訊、阿里一樣,扮演“技術賦能”的角色。

如今的國美零售,已經建成一整套集“線上、線下、供應鏈、物流、大資料/雲、共享共建”六位一體的“全零售生態共享平臺”。關於此次升級這一平臺,國美零售內部人士稱,意在為下一個“數智化時代”做好準備。

國美零售通過持續推進數字化,已經實現全國4200多家門店線上平移。

這是國美零售當下最值錢的業務資產,黃光裕把盤活它的希望放在真快樂APP的流量入口上。這當然是一個很好的基礎,接下來與騰訊、華為、阿里的戰略合作,則是一次立足於數智化的技術升級,加速線下與線上平臺的精準對接和資料融合。

不過,由於不涉及現金購買技術專利,也沒有提及股權合作,隱藏在其中的一個關鍵問題是:騰訊、華為、阿里的戰略合作,能給國美零售帶來多少實際的技術支援?

總體來看,國美零售仍在虧損流血。好在,虧損的同時也出現了多項向好的“財務指標”。

2021年財報顯示,國美零售銷售收入為464.84億元,同比增長5.36%,雖然增長不算大,卻是2017以來首次正增長。

國美零售2021年歸母淨虧損44.02億元,虧損同比下降37.06%;綜合毛利率約為14.40%,同比增長2.24個百分點;毛利率為11.85%,同比上漲1.54個百分點。

國美零售CFO周婷在2022年5月全球投資人會上表示,國美零售一季度毛利率比202年同期的約10%提升至17.5%左右,費用同比下降了8個百分點,經營活動現金流正向流入8億元左右,同比增加了7.1%。

新時代能否擺脫虧損泥潭?  

2022年3月31日,國美零售高階副總裁方巍在財報電話會上表示,今年以來的利潤空間是營收的15%到25%,預計2022年國美零售可以實現盈利,徹底擺脫虧損的泥沼。

然而回顧以往的10年,國美零售財務資料多年發出“警報”!

2015年開始,國美零售資產負債率從接近60%增至66%、72%、82%、88%,最終變為2020年的98%。這使得“償債”成為一項最緊迫的任務。

為此,國美零售於2020年和2021年償還了大量債券和借款,其負債率在快速下降。各路籌集的資金在緊要關頭為國美零售輸血,化解了一場負債率高達98%的危機。

2021年底,國美零售負債率降至78.3%的中高位,負債總額約為633億元,其中有息短債為280億元左右。

然而,另一個問題開始突顯出來。

截至2021年底,國美零售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為43.78億元,相比2021年的95.97億元,減少了52.19億元,主要由於投資活動耗用現金淨流量近20億元,以及耗用現金淨流量40億元用於償還應付債券及計息銀行借款。

2022年6月30日,國美零售通過配售融資6.68億元,國美零售高階副總裁方巍表示,“未來3年,希望我們的SKU商品數由百萬量級達到千萬級,商戶從萬家達到10萬家;會員在2億多的基礎上再翻一倍” 。

需要說明的是,關於債券融資與股權融資,精通資本運作的黃光裕選擇了前者。2007年在黃光裕入獄之前,國美零售的現金流高達54.9億元,其中最大一筆流入來自於發行債券,金額為46億元,屬於債權融資。

“目前黃光裕還是很保守的,控股權拿捏得死死的。不排除接下來他還會連續釋放股權,從而化解國美零售可能遇到的困境。”前述北京市一位投資圈人士說。

錯過了電商紅利時代,國美零售能夠跟得上數智化時代的列車嗎?

(本文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