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爾股份∣千億晶片龍頭,全面走衰?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星空下的鍋包肉

編輯/菠菜的星空

排版/星空下的竹筍

8月12日,晶片龍頭 韋爾股份 (603501)釋出半年報。上半年實現營收110.72億,同比 下降 11.6%。實現淨利潤22.58億,同比下降2.53%。

在這個利潤背後,還包括10個億的投資收益。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淨利潤只有14.51億,同比下降26.18%。

這一片綠油油的數字,著實不太好看。

來源:同花順-韋爾股份

韋爾股份解釋說,營收下降“主要系受疫情及市場波動影響”所致。

然而,同樣的外部環境下,另一個晶片龍頭 兆易創新 (603986),業績卻全面向好。上半年歸母淨利潤預增93.46%,扣非歸母淨利潤預增97.31%,近乎 翻倍

來源:兆易創新2022年半年度業績預增公告

這倆公司,業績冰火兩重天。所以,韋爾股份到底怎麼了?這個近1300億的大龍頭,為何業績全面走衰?

一、主業線,增量彌補不了下滑

對比來看,韋爾股份和兆易創新最大的區別在於,兆易專攻 儲存晶片 ,韋爾主營 影象感測器晶片

2021年,兆易創新的儲存晶片,銷量同比增長了22%。而韋爾的核心產品——CMOS影象感測器,銷量僅同比增長了6%。更關鍵的是,2022年,這個增速很可能已經變成負數。

其根本原因在於,影象感測器市場,或已走在了 下坡路 上。

先解釋一下,所謂影象感測器,就是能夠將接收到的光學資訊轉換成電訊號。通俗理解,有 數字攝像頭 的地方,基本都要用到這種晶片。

毫無疑問,影象感測器最大的應用場景,就是 智慧手機 (2020年約佔70%)。但眾所周知,智慧手機這個成熟市場,早已見頂。

誠然,汽車電子、物聯網等新興市場的崛起,為影象感測器創造了新的應用場景。但至少從韋爾股份自身資料來看,這部分增量,根本 不足以彌補 智慧手機帶來的下滑。

2022年上半年,韋爾股份影象感測器業務中, 智慧手機 領域創造收入32.11億。折算成全年營收粗略計算(2021年上半年沒有披露各項明細,因此折算成全年比較),同比2021年 減少了33億 ,降幅高達30%以上。

同比資料為年度資料,其中2022年全年資料用中報*2估算

除手機外,韋爾在膝上型電腦、安防領域的收入規模,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萎縮。

新興市場 ,比如汽車電子、物聯網、醫療,三項合計創造的 新增營收 還不到 16億 。連智慧手機丟掉的一半收入,都沒有補足。

綜合下來,今年上半年,韋爾股份影象感測器解決方案業務實現營收72.98 億元。同比去年上半年下降了近20%。

二、副業線,一個能打的產品都沒有

事實上,除了專攻的核心產品外,兆易創新和韋爾股份都拓展了三大業務體系。而在副業這個層面,兆易創新和韋爾股份, 再次拉開了差距

左圖來源:同花順-兆易創新2021年;右圖來源:韋爾股份2022年半年報

1► 兆易創新佈局MCU,量價齊升

兆易創新三大業務板塊分別是儲存晶片、 微控制器(MCU) 、感測器。其中MCU業務突飛猛進,儼然成為了兆易創新的第二大增長點。

所謂MCU(Micro Control Unit),簡單理解就是一種晶片級的計算機。能夠為不同的應用場合,實現不同的組合控制。比如,工廠使用的機械手臂,背後就有MCU的身影。

未來, 車載工控領域 ,將成為MCU的主要目標市場。

事實上,早在2013年,兆易創新就佈局了MCU產品。2020年,全球陷入MCU缺貨危機後,兆易創新乘勢而起。 兩年 時間,銷量翻了 4倍 。而且2021年毛利率從48%增長到了66%。帶動兆易創新綜合盈利直線上升。

來源:iFinD

2► 韋爾股份副業線進展不順,恐難支撐

相比之下,韋爾股份的副業線進展的就沒有這麼順利了。

除了老本行晶片代銷業務外,韋爾最早拓展的業務,是 模擬解決方案 (具體產品介紹參見下表↓)。

來源:韋爾股份2022年半年報

可惜,產品線固然豐富,但並沒有帶動收入實現多大增長,反而 銷量 也已出現 下滑 。2021年, TVS、MOSFET、肖特基銷量分別同比下滑11%、3%、26%。

時至2022年上半年,整個模擬解決方案業務,營收佔比依然只有6%。

韋爾股份另一大類業務,是2020-2021年新增的 觸控顯示 解決方案,目前營收佔比達11%。但該項業務仍然圍繞智慧手機展開,與主業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恐難成為增長支撐。

來源:韋爾股份2022年半年報

三、併購不是萬能的

綜上來看,一方面,韋爾股份核心產品——CMOS影象感測器,受智慧手機市場影響,收入明顯萎縮。另一方面,無論是新增的觸控與顯示業務,還是模擬解決方案,發展前景都不太樂觀。

2022年業績急轉直下,或許只是開端。

那麼問題來了,韋爾股份何至於此?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在韋爾股份的成長過程中,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徵。它的 每一次崛起 ,幾乎都是靠 收購

比如,進軍CMOS 影象感測器,靠的是收購了全球第三的豪威科技。拓展觸控與顯示業務,也全賴收購了Synaptics(一家美資公司)的亞洲TDDI業務,和豪威觸控與顯示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與此同時,韋爾的 每一次內生髮展 ,似乎都不是很順利。

不僅模擬解決方案,市場表現平平。射頻業務及通訊晶片業務已予以剝離。而且,就CMOS 影象感測器而言,有資料分析表明,未來幾年,行業整體仍能7.5%的複合增長率。但是,韋爾卻已出現明顯走衰。這是否意味著,在下游應用場景從舊到新的過程中,韋爾已經落後了時代?

來源:韋爾股份2021年年報

崛起靠併購,與內生髮展不順,二者之間不確定是否存在某種必然。但對比兆易創新來看,如果兆易創新的儲存晶片走衰,至少還有MCU後來居上。

而韋爾股份呢?守著 30億商譽 過日子嗎?

注: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