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抄襲頻出,暴露了國內數字音樂版權怎樣的狀態?

語言: CN / TW / HK

編輯導語:網際網路時代,爆出過不少的音樂侵權、抄襲事件,除了引起網友們的熱議外,這些事件的結果都怎樣了?國內數字音樂版權目前是怎樣的狀態?作者對此進行了探討,一起來看看吧。

版權問題在音樂行業一直是受到廣泛關注的熱點問題,侵權、抄襲等事件頻頻爆出引發熱議。

最近,#樂華虛擬偶像侵權網易絕對演繹# 的話題在微博發酵,事件起因系樂華娛樂旗下A-SOUL虛擬藝人乃琳在生日會直播時,翻跳了網易絕對演繹與唐詩逸合作推出的遊戲推廣曲《洛陽舊事》一舞,而且不管是從舞蹈、配樂還是拍攝鏡頭,都過於相似。

而在絕對演繹釋出的宣告中表示:《洛陽舊事》的相關權益均歸屬遊戲專案組,且並未授權給樂華娛樂、樂華虛擬偶像侵權網易絕對演繹,目前樂華方並沒有迴應此事。

對於樂華娛樂被爆侵權也非首次,此前其旗下虛擬藝人“量子少年-慕宇”涉嫌侵權地下八英里冠軍張子豪歌曲《一般的一天》。最終,原作者張子豪發博表示事件不涉及任何賠償,對方承認侵權行為並向自己道歉,也表示希望大家培養自己的版權意識,多尊重一下原創。

一、頻頻發生的侵權事件,結果都怎樣了?

網際網路時代,資訊爆炸,面對層出不窮的音樂侵權、抄襲等事件,能引起網路熱議的大眾態度一般是圍觀吃瓜,如涉及自家牆頭或愛豆,可能會在網上積極發聲,而不理性的網友確實常有。 網路雖給足了言論自由,但要記得合理行使權力有邊界有底線

當熱度退卻,這些侵權事件,結果都怎樣了呢?

  • 遊戲主播PDD因在直播中演唱《向天再借五百年》被起訴索賠10萬元,隨後PDD道歉稱,今後不會在直播間隨意唱歌,將更加註重版權問題,最終獲得詞曲作者的諒解;
  • 音樂製作人Noah Shebib及Vinylz、J-Louis、Teddy Walton因《No Guidance》涉嫌版權侵權被起訴,最新訴訟進展顯示:原告撤訴了;2017-2021歷時逾三年半,著名音樂人陳彼得訴電影《九層妖塔》音樂侵權案落下帷幕,法院終審判決幾家被告公司公開致歉並與音著協共同賠償原告30萬元;
  • 2019年,papitube旗下Bigger研究所短影片侵權事件,最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版權方及音樂人經濟損失4000元及合理支出3000元,共計7000元;音著協以鬥魚主播馮提莫未經許可播放歌曲《戀人心》把鬥魚公司訴至法院,鬥魚賠償音著協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5200元。
  • 再往前,愛奇藝《偶像練習生》播出之際,不管是節目組還是選手,都被質疑過音樂侵權、抄襲,節目組更將練習生《半獸人》(原唱:周杰倫)的表演版放在網易雲進行數字單曲售賣,在網友的“討伐”下,節目組連發致歉函及宣告表示已取得授權。除外,音樂類綜藝《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明日之子》等熱門節目也都被爆出過侵權。

其實,因音樂版權而導致的侵權糾紛並不少見,以上案例也只是受到網友關注的極小部分。

除音樂侵權外,歌曲抄襲、改編等風波亦是不斷:

  • 7月,VaVa新歌《OK》編曲被指抄襲嚴浩翔《Y》引發飯圈粉絲熱議,後編曲作者否認VaVa抄襲;
  • 近日,符龍飛《keyone》被網友指責和蔡徐坤《young》相似疑抄襲;
  • 《乘風破浪》三公舞臺,王心凌等五位姐姐改編的《星星點燈》因原唱鄭智化發聲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 《天賜的聲音》中GAI和周深演唱的《玫瑰少年》改編版霸榜,但被惡意攻擊,到最後成為一場霸凌的狂歡……

網際網路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不得實施侵犯他人合法權益的行為,尤其是營銷號和所謂的“樂評人”,不管是哈圈還是內娛專注音樂和業務提升才是硬道理,粉絲也要理智追星。

二、被侵權的不止音樂

而且,我們也注意到,除音樂外,文娛行業侵權事件真不少。

如:

  • 網友質疑《密室大逃脫》4古宅驚魂場景和BGM抄襲紙嫁衣,紙嫁衣官方釋出宣告未授權任何組織和個人《紙嫁衣》系列作品中的相關智慧財產權;
  • 5月,浙江少兒頻道《雙香徑》舞蹈影片被指抄襲《只此青綠》後,頻道釋出致歉宣告,並下架該影片;
  • 奧迪小滿廣告被北大滿哥指責文案抄襲,作品一夜之間面對“過山車”式的關注和評價,最終品牌方公開致歉;
  • 還有被認為“數字藏品侵權第一案”的《胖虎打疫苗》案件;以及此前因版權爭議被全面下架的《譚談交通》等,現作品已重新上線,並表明譚喬的影片將基於公益普法、安全宣傳等目的繼續在各平臺傳播。

上述事件也只是因涉及的相關主體有熱度,所以才受到關注,有太多的侵權事件可能是維權無果,最後不了了之。 而從過往一些侵權事件來看,一般侵權類事件的結果無外乎法院判賠、和解、撤訴、道歉、合作、無人問津

三、侵權事件頻出,版權意識何在

或許大家會發現一個規律,一個大的侵權事件發生後,當天或連續的幾天,會受到廣泛的關注,相關媒體、法制平臺等會進行報道、評論,但不管多大的事件,一星期過後,大家就淡忘了,或許在幾個月後看到事件結果再淺關注一下,然後從此杳無音信。

面對頻出的侵權事件, 網民記憶很有限,但網際網路是有記憶的 ,最起碼十幾年間發生過的事情,在網際網路留下的內容還在,所以一件件侵權、抄襲事件被曝光,被議論,雖然看上去亂象叢生,但這樣的糾紛也將版權問題逐步地引向了大眾視野,說明越來越多的音樂人敢於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社會也越來越尊重創作者的版權,也見證著國家版權監管的愈加嚴格和大眾版權意識的逐漸樹立。

自2010年國家開始正版化佈局,後續一系列推動數字音樂正版化發展的政策出臺,十多年來,隨著經濟的發展、網際網路的普及和應用,以及政策環境的推動,大眾版權意識提升,音樂付費觀念提升,音樂被侵權時權利人也開始發聲維權,以音樂為代表的文化產業繁榮發展,商業化之路逐漸走上正軌。

此外,音樂行業正版化的發展也離不開相關協會、企業的推動,近日,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簡稱:音集協)釋出《網際網路直播錄音製品的試行付酬標準(草案)》,明確規定了直播間使用音樂的付酬標準,(雖然現《草案》暫時不予公佈),但隨心所欲聽著BGM看直播的日子或將一去不復返。

多年前,音集協便於K歌行業曾展開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收費大戰,並最終確定了對全國卡拉OK門店的收費標準。

去年,快手首次明確了直播間場景的音樂版權結算標準,並在原有結算的基礎上新增了詞、曲版權的單獨結算以及獨立音樂人結算通道,隨著短影片和音樂行業的聯絡越來越緊密,作為頭部短影片平臺,快手引領行業創新,為行業正版化發展凸顯企業擔當社會責任。

另外,如:曲多多、VFine、曲易買等專業商用音樂授權平臺,以及音速達、HIFIVE音樂開放平臺、雲村交易所等一站式版權音樂解決方案的建立,連線上游版權方、音樂人和下游音樂使用者,體系化、標準化的服務可便捷高效,實現音樂正版授權。

版權保護既有賴於制度保障,又有賴於大眾版權保護意識。可以說,近些年,從國家法律頂層設計再到各個平臺方,還有大眾都在為行業版權生態的保護與完善作出努力。

四、版權保護,任重而道遠

音樂作為一種以消遣娛樂為主的大眾文化,有著廣泛的使用場景,如:影視綜藝、廣告、短影片、直播/語聊房、APP內建、智慧硬體、公播等。上述多場景下,使用BGM(背景音樂)都是需要獲得正版授權的。

我國在智慧財產權保護方面起步晚、難度大,特別是音樂作品更有版權資訊分散,涉及網路版權時,更容易遭遇舉證難、維權時間長、成本高等問題,導致眾多原創作者權益被侵犯。

如今,相關法律法規也不斷修訂出臺,網際網路技術也為智慧財產權保護提供技術支撐,堅定不移的將舉措落到實處,努力實現版權保護的常態化,規範化。

對於個人,數字音樂市場需要大家有版權意識,要增強法律意識,提升對版權保護的認知度,自覺加入到依法使用他人作品、依法維權的行動中,為營造清朗的網路空間貢獻力量。

本文@HIFIVE嗨翻屋 原創釋出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 ,基於 CC0 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