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供應鏈首富”周國輝:數字供應鏈大夢,撞上阿里京東“難牆”

語言: CN / TW / HK

1997年,馬雲退出了他建立的中國第一家商業網站中國黃頁,這一年在改革開放前沿陣地深圳,周國輝註冊成立了深圳怡亞通商貿有限公司。

“從香港進口各種主機板、顯示卡、音效卡、驅動器等,然後用集裝箱發到北京,包括採購、集貨、配送等一條龍服務”。周國輝當時感覺“這生意還行”。

但是,他開始“並不懂什麼叫供應鏈”:“沒想到這就是供應鏈業務,也可以理解成供應鏈就是傳統商貿流通中發展起來的”。而如今的周國輝,已被視作中國供應鏈行業的象徵性符號。

圖片來源:怡亞通官方公眾號

“成為中國流通行業強大的B2B物流平臺”如今在怡亞通物流首頁,赫然寫著這樣的一個目標,但市場和巨頭們留給周國輝的時間還多麼?

掌鏈《首席供應鏈官·大咖拼圖》第四期,從周國輝的供應鏈大夢說起,盤點中國供應鏈20年的發展歷程。

一、“供應鏈第一股”:怡亞通的三次轉型

周國輝是IT出身,怡亞通也從IT採購起家,成立之初主要為全國各地的電腦商提供採購、配貨等服務。

2002年,怡亞通首次與世界500強思科合作,開啟了承接非核心業務外包的“第一次轉型”。由於商業模式清晰,怡亞通的經營業績突飛猛進——承包客戶的採購、倉儲、物流、分銷等業務,將客戶的非核心業務打造成為怡亞通的核心業務,一條完整的供應鏈服務就這樣浮出水面。

2004年,怡亞通先後進入上海、蘇州、天津、大連、深圳、廣州、東莞、成都、廈門、青島等地的保稅物流園區和保稅物流中心,建立起遍佈中國主要經濟區域,總資產規模達到18.83億元,營業收入達到1.47億元,淨利潤為6800萬元。在資產體量上,怡亞通一度接近騰訊公司、保利地產等知名公司。

2007年,怡亞通在深交所中小板掛牌,成為第一家在國內上市的供應鏈企業。作為實控人,周國輝的身價亦水漲船高。當年的胡潤IT百富榜顯示,周國輝的財富已近55億元,而在當年的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其財富也高達23.9億。籠罩在“中國供應鏈首富”的光環之下,周國輝一時風頭無兩。

2009年,周國輝正式瞄準“下沉市場”開啟怡亞通的“第二次轉型”——將服務型廣度供應鏈轉變為平臺型深度供應鏈。同年,怡亞通正式提出“380計劃”——2017年之前,在中國380個城市建立深度分銷平臺,覆蓋1-6線城市,打造中國最大的快消品一站式分銷平臺。怡亞通這一模式被《哈佛商業評論》比喻為“從幹線到動脈再到毛細血管的渠道下沉”。

怡亞通投融孵平臺構建共融共生的供應鏈商業生態

圖片來源:怡亞通官方公眾號

2015年,移動網際網路的興起、線上線下資源出現整合趨勢,周國輝又提出了“O2O供應鏈”,開始打造供應鏈商業生態圈戰略,進行“第三次轉型”,這令資本市場爭相吹捧,甚至將其與亞馬遜、沃爾瑪等世界零售巨頭對標。2015年5月28日,怡亞通股價觸達74.78元/股的歷史高點。

二、撞上“難牆”:京東及阿里供應鏈

周國輝說,我的商業模式不是我發明的,而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我把他們的需求整合在一起,成了我賺錢的方式。“這世上本沒有路,走得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沒錯,別人也來走周國輝的路了,而且來者不善。

談到“O2O供應鏈商業生態圈”周國輝認為,“供應鏈服務沒有邊界,其本質是幫助企業做大做強”。怡亞通今天創造的生態,是要幫助所有的商店轉型升級,這就是O2O的生態商店,把所有的零售店變為O2O的生態商店,把小超市、小商店變成O2O的大超市。

而這恰恰也是京東和阿里想做的事,作為超級流量平臺,也較快地實現了生態化發展。

2016年初,京東獲得了沃爾瑪40億美元投資,成立京東新通路事業部,依靠沃爾瑪的供應鏈體系,向海內外消費者提供商品,所售商品都是從在售的幾百萬商品中精挑細選,並直接銷售給線下實體中小門店,和周國輝的“O2O供應鏈”一樣,“京東新通路”解決了一個渠道問題,幫助社群便利店更直接、方便地從這個平臺採購品牌產品。

2016年8月,阿里的“零售通”也進入便利風行列,為城市社群零售店提供訂貨、物流、營銷等配套的網際網路平臺,“零售通”背後有阿里1688,淘寶等多個採購渠道,不管商家用自己的物流配送,還是菜鳥物流,“零售通”都會進行實銷實結的交易方式。

圖片來源:阿里雲官方公眾號

顯而易見,網際網路時代已經進入下半場,傳統B2B領域目前正面臨巨大挑戰,不管是馬雲口中的“新零售”、劉強東眼中的“新通路”,還是周國輝描繪的共融共生O2O供應鏈生態圈,本質上還是傳統零售在供需匹配上遇到瓶頸,而數字平臺的長尾效應的出現蘊藏著巨大的藍海。

而在京東物流、阿里菜鳥拓展流通供應鏈帶來外部挑戰的同時,怡亞通內部也暗藏危機。

怡亞通螞蟻零獸智慧公司架構

2014年8月至2016年4月,怡亞通多番宣佈非公開發行股票,用於供應鏈商業生態圈建設、併購境外某跨國公司。但股票行情的劇烈波動,“對意向認購投資者的決策產生了很大影響”。

2016年4月,怡亞通公告定增不超過60億元。定增方案遲遲不能通過、流動資金吃緊、股價跌到谷底,周國輝分分鐘面臨爆倉的危險。從不在乎市值管理的周國輝內心無比焦慮,怡亞通每天都走在鋼絲上。

2017年12月7日,周國輝以怡亞通董事長的身份向全體員工發出“買入公司股票倡議書”的公告。但不盡如人意的股價,令周國輝最終為員工兜底“倒虧了8個億”。

三、賣身深投控:怡亞通易主,供應鏈之夢存續

2018年9月,周國輝與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書》,怡亞通控股以協議轉讓方式將其持有的公司1.06億股無限售條件流通股股份(佔公司總股本的5%)轉讓給深投控。

由此,深投控持有公司3.88億股股份(佔公司股份總數的18.3%),成為公司的第一大股東。公司實際控制人由周國輝變更為深圳市國資委。

縱觀周國輝在轉型中不斷拓展怡亞通商貿供應鏈的歷程,他可以算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也是A股市場老闆中的異類。

為了推進他的供應鏈之夢, 不惜揹負著 80% 以上的資產負債率 支援 怡亞通急速擴張 。可是嗜血的二級市場投資人並不會為夢想買單的,現實也給了周國輝狠狠的一記耳光:賣身深投控,他不但失去了高位套現的機會,還失去了自己一手創立公司的控制權。

圖片來源:怡亞通官方公眾號

但即使經受如此大的挫折,周國輝的供應鏈大夢依舊堅定,他認為他的使命就是幫助怡亞通從單純的供應鏈服務發展到以供應鏈為平臺的商業生態。“怡亞通就是要建載體、做生態,一家企業的發展應當自覺融入市場變革和社會進步的程序”。

深投控入股怡亞通符合周國輝的戰略規劃,他以失去公司控制權為代價,努力開拓著怡亞通的供應鏈。深圳市國資委100%控股的深投控能在多個方面為怡亞通的發展提供支援:比如較強的資本優勢,銀行間的資源,以及企業評級和銀行授信方面的提升。

周國輝一直沒有搞定的資金壓力問題就通過深投控入股減輕了,作為深投控三大產業叢集的組成部分,怡亞通業務在資源獲取上也會有更多的商業機會。

對於自己的理想主義,周國輝有清晰的認知。“我們下海的目的不僅是賺錢,更是想在某個領域成就一番事業”。

在他看來,“今天創業的所有企業家,浪潮一波接一波,浩浩蕩蕩,但凡能夠走得長、走得穩、走得堅實,能夠被外界敬佩、模仿和學習的企業家,一定是堅持商業理想主義者”.

懷揣著建立供應鏈生態圈的理想,“賣身之後”的供應鏈管理公司怡亞通,繼續發力“供應鏈基礎服務+380平臺+生態鏈公司”的商業生態,並著力發展品牌運營、品牌孵化等業務,取得了可觀的業績增長。

2019年,怡亞通開始佈局品牌運營業務,藉助公司過去打造的強大深度分銷網路,2020年,怡亞通在醬香型白酒品牌運營業務取得優異成績,實現了近9億元的銷售額。

截至2020年12月,怡亞通已簽訂48個綜合商業服務平臺戰略合作協議,其中31個專案已進入落地階段。未來3-5年內,怡亞通將在全國成立100個綜合商業合資公司。

2020年,怡亞通實現總營業收入682.56億元,同比下降5.23%;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23億元,同比增長36.94%;2021年一季度,怡亞通實現營收186.76億元,同比增長35.4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03億元,同比增長341.17%。

怡亞通創始人、深商企業家、堅定的變革者……今天,外界賦予了周國輝很多標籤,但無論是哪一張,顯示的都是他“理想主義”的本色,寧撞“難牆”,絕不後退。

(作者:老八)

大咖拼圖系列

排版:楠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