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詞定義以太坊目標:hyperregenization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 | Dr. Paul J. Dylan-Ennis

在熊市,區塊鏈文化直面著自己的本質。最近的崩盤揭露了去中心化金融 (DeFi) 市場其實是一個的複雜金融工具的迷宮,具有傳染屬性。

DeFi 並沒有為傳統金融系統帶來一個開放的、無需許可的替代方案,而是成為了它的加速主義映象。是一種通過 Metamask 擴充套件的賭場資本。

人們天然地將責任歸咎於不負責任地進行槓桿化的對衝基金和借貸平臺。他們說,問題在於中心化金融,即 CeFi,它們角色扮演為 DeFi,而實際上 DeFi 本身沒有問題。

然而,這種認為 " 這次會不同",一旦 DeFi "獲勝 ",金融行動者都會理智行事的想法,只是癮君子的自欺欺人邏輯。

這篇文章摘選自 “The Node”,即 CoinDesk 的區塊鏈和加密新聞重要事件的每日綜述。你可以訂閱獲取完整的新聞通訊。

事實是這種中心化問題將再次發生,因為發生在 以太坊 ( DeFi 發源地) 上的政治最終圖景還不明朗。以太坊也有一個技術最終圖景—— 一個開源、透明的世界計算機。

但沒有人瞭解以太坊的用途。它的重點、原理還有我們進入以太坊的原因是什麼?一個大大的疑問。

相較而言, 比特幣 的政治最終圖景可以被概括成一個詞: 超比特幣化(hyperbitcoinization) 。比特幣旨在從法定貨幣體系過渡至比特幣標準。

另請參閱:《以太坊政治哲學解釋》 |  Paul Dylan-Ennis(https://www.coindesk.com/markets/2021/07/09/ethereums-political-philosophy-explained/)

那在以太坊上相等的單個術語是什麼?為了找到它,重要的是先了解當前以太坊的政治圖景。

以太坊政治光譜

  • 密碼朋克:以太坊根植於較早期的隱私和技術倡導的傳統中,它認為程式設計師應該使用加密和計算來構建中立的基礎設施,其他人也可以賦予意義。以太坊的政治學是它非政治的立場,有時也稱為“演算法權威”,它唯一的關注點是建立幾乎不需人類中介的開源工具。這與以太坊的“核心”開發者有關。

  • 實驗性自由主義:以太坊治理實驗(比如,靈魂繫結通證)和做市模式(比如,二次方投票)的結合可以產生新的自由民主政治創新。這個觀點與以太坊網路創始人以及微軟的 Glen Weyl 有關。

  • 太陽朋克(Solarpunk):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賦能下的社會協作,可以在更廣泛的社會上創造正外部性,將有溫度的人文主義氛圍嵌入它的美學中。Gitcoin 創始人 Kevin Owocki 和 Scott Moore 還有 DoinGud 創始人 Manu Alzuru 與之相關的例子。

  • 月亮朋克(Lunarpunk):發生在以太坊原生技術(DAO、DeFi、NFT)上的零知識證明的不同實現增強了隱私,這對於保護加密文化免受現代監視資本主義的影響來說是必不可少的,通常採取的是一種阿哥拉主義者(agorist)或者左派/激進自由主義的立場。這種哲學運動與 DarkFi 的 Rachel-Rose O'Leary 和 Amir Taaki 有關。

  • Degens (譯者注:敢於豪擲的老手或賭徒) :以太坊是一個構建具有高度投機特質的金融工具的平臺,而其使用者唯一的目標就是積累財富,甚至以一種不道德的方式斂財。本質上是一種市場虛無主義。

是否有一些貫穿這些觀點的共同線索,對應著比特幣緊密的超比特幣化?

先把市場虛無主義者的觀點排除在外,因為他們觀點在於短期利益,對於以太坊的長期利益沒有興趣。

在整個光譜上,以太坊的目標是從一個基於不可持續實踐上不斷惡化的傳統金融系統轉型,也要從 degen 文化及其推動者、風投資本公司和對衝基金這些實踐的不同實現中轉型。

我的論點是,以太坊政治光譜上的這些分散點可以被納入“ 以太坊到底是用來幹嘛的? ”這個問題的一個總體回答中。

如果沒有這個問題的答案,人們總是懷疑答案就是:為了哄抬 以太幣 的價格、產生收益,也為了從速轉賣 NFT 等等。

請另參閱:《加密貨幣:源源不斷(給慈善)的禮物》| 觀點(https://www.coindesk.com/tech/2021/11/25/crypto-the-gift-that-keeps-on-giving-to-charity/)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需要在一個高度概括的元觀點下破壞觀點的多樣性,而只是說有一個我們都可以大致同意的答案、大致的共識和執行程式碼會有所幫助。

為了尋求整個光譜的共識,以太坊的政治圖景可以被總結為一個詞: 超再生化(hyperregenization)

超再生化

1. 再生經濟學而不是虛幻的無限增長:以太坊通過二次方募資機制提供可追溯的、積極主動的公共物品募資的服務。

它包含著將這種超越以太坊和 web3 的中立公共物品的密碼朋克機制,擴充套件到傳統政治世界的潛力,正如太陽朋克所提倡的,他們專注於正外部性。

這樣一來,以太坊就可以成為基於自由主義和人文主義原則建立國家供應的最小政府主義替代方案。

2. 再生公民資格而非無靈魂的個人主義投機:以太坊可以通過追溯性的空投獎勵良好的公民,比如參與了 Gitcoin 輪、治理投票、測試網和社群頻道。

這些實驗性自由主義的公民活動可以被採集到靈魂繫結通證中,該通證會隨著時間而不斷豐富發展,而我們可以保證月亮朋克們的隱私導向思維模式讓公民可以“選擇性地展示”他們自己(或者完全不展示)。需要建立安全的社交和社群恢復方法才能促使其繁榮發展。

3. 再生去中心化而不是中心化這種衰退:以太坊是一種資訊共享空間或共有知識池。當中心化叢集出現時,儘管並不是沒有挑戰,但是透明度使我們能夠識別他們。

最近為再去中心化客戶端多樣性以及當前為再去中心化質押所做的努力,揭示著以太坊阻止中心化的文化本能依舊是完好如初的。為了做到一點,我們將需要有密碼朋克開發者文化中的“ 守夜人 ”心態。

所以以太坊的用途是什麼?—— 為我們帶來更多的超再生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