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的女性婚姻困局,只有回老家解決了?

語言: CN / TW / HK

最近,在《財經沸話》直播連線節目中,數字經濟智庫副院長儲殷針對發表了對大城市女性的一些建議,被網友罵上了熱搜。

儲殷在節目中迴應主持人針對女生問題的提問,發表觀點稱,“如果一個女生27、8歲在一線城市都不能經濟自立,回到父母身邊挺好”。針對觀點,他也做了進一步解釋,大城市對年輕人很殘酷,儘早面對真相更坦然。女生涉及到婚姻問題,在大城市待久了回去容易找不到物件。原本想佐證自己觀點的一些證據,卻被無限放大用來攻擊他。

流量媒體嗅覺一向敏銳,立馬冠以“專家建議30歲未經濟獨立女性儘早回老家”,基本上集合了專家建議、女性、年齡焦慮、婚戀、大城市打拼等諸多熱門話題,拉足仇恨帶夠情緒,儲殷本人被各路網友罵上熱搜也是必然結果。

結婚率逐年降低和離婚率的快速提升,已經成為社會廣泛關注的問題。根據第三方公開,統計資料顯示,2022年一季度,全國結婚登記人數共201.7萬對,離婚登記51.4萬對。2018年全國的結婚率僅僅為7.2‰,到了2021年,該資料降低到了5.8‰

大城市的女性婚姻困局只能回老家解決了?答案恐怕並非如此簡單。現代年輕人的婚戀問題,表面上看跟一二線城市與其他地區經濟發展不均衡相關,深層次來看,卻與我們幾十年來的城市化程序推進、傳統意義上鄉土文化的瓦解、整個社會物質的極大豐富高度相關。那些回到老家的年輕人,可能也會面臨新的問題。

最近幾天,順著這股熱議潮流,我們採訪了三位年輕人,希望從他(她)們的故事裡,找到一些啟發。

換個思路,生活大不相同

“躺平的快樂,你們不懂。”

小帥,男,本科畢業於國內TOP5法學專業。在畢業那年,果斷放棄了留在大城市的機會,考回了老家所在的偏遠縣城法院。在基層業務一線外加下鄉扶貧勤勤懇懇幹了七八年,小帥覺得自己已經蟄伏夠久了,必須到更大的平臺去發展。當時他把目標瞄向了省會法院遴選時,卻陰差陽錯地考上了一所地級市中級人民法院。更要命的是,他遴選上的訊息又在原單位不脛而走,和領導同事的關係變得尷尬起來。無奈,小帥只好懷揣理想,隻身赴幾百公里外的這所中級法院報道。

這裡本不是小帥的“第一志願”,本來心裡就有點鬱悶。加上自己又在最難開展工作的部門,每天都要從早忙到晚。期間還被借調到其他單位打了半年“黑工”,外加年休假休了一天就被緊急召回,被告知他所在的部門年假取消。小帥忍耐力也到了極點,他數次向領導反映,要求調換崗位,均被以各種理由回絕。

逐漸地,小帥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態,以前的他非要拼命當上四級高階法官以上才算“小有成績”,而現在他突然覺得,活在當下才是最美好的。他現在租住在單位小區裡,一日三餐單位的食堂就可以解決,每天到下班點就可以按時下班,這點比他留在一線城市的同學們強百倍。晚上,他可以在單位活動室鍛鍊身體;週末雙休,他還可以坐高鐵去省會到處玩……生活的立體感一下被小帥過明白了。

面對感情問題,小帥想得很明白。自己學過那麼多人文社科類的知識,深知只要背上貸款就會變得“很不自由”,所以他不打算買房。上下班走路10分鐘,暫時也不考慮買車。以他這種情況,除了有個公務員身份,經濟狀況全是減分項。而且一旦談及婚嫁,免不了要現實起來,又會打破他的一些想法。所以小帥現在還在單身中,準備“以後只要找一個我不討厭,也不討厭我的人就行了”。

職場得意,情場失意

“我想有個家。”

小A,剛三十出頭,是一個典型的川妹子。她成績很好,早年從四川考到北京唸書,畢業後一直在北京工作,最近幾年一直在一家網際網路大廠上班,因為工作能力強和經常加班,深受部門領導賞識和信任。

小A在職場得意,卻在情場失意,感情生活多年來一直不是很順利。她母親有嚴重的年齡焦慮,保持了老一輩人的觀念,認為女孩子過了三十歲就不好嫁人了,一直催她趕緊回老家找人嫁了。小A本人既不是恨嫁女,也不是網上那種談婚色變的女性,她嚮往愛情和婚姻,但是因為平時工作太忙太累,僅有的休息時間也沒精力去拓展朋友圈,所以一直處在單身的狀態。

去年小A遇到一個追求自己的男生,也同樣是四川人。之所以能和他認識,起因是他先追求了自己的妹妹未果,又轉向來追求她的。這種情況可能很多人都會心存芥蒂,小A或多或少也有點。但是這個男生各方面情況還不錯,而且小A覺得能遇到一個主動追求自己的男生挺不容易的,所以在今年春節就和對方在一起處物件了。

談到未來,小A對北京的高房價有點悲觀,加上這幾年網際網路公司的光景大不如從前,擔心如果強行上車,未來有一天萬一被裁員,自己好不容易組建的小家庭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所以,小A準備雙方婚事敲定後,跟著男方去他的城市結婚。

回不去的家鄉

“35歲還沒成家,這在老家親戚眼裡,簡直是一個怪物。”

小B家來自古城西安,早年跟著男朋友一起闖蕩北京,一直做著技術含量沒那麼高的普通行政工作。雖然收入在北京只能屬於一般,但小B覺得生活蠻幸福的。

近兩年受到疫情的影響,小B漸漸覺得公司的氛圍開始變得緊張起來,首先是行政支出減少了很多,他們部門很多人都主動或被動離開了,只有她還在堅持。今年初,小B所在的公司終於扛不住疫情的壓力倒閉了,她也被迫加入了失業大軍。

剛開始小B還覺得正好可以趁機休息一段時間,可過了沒多久,男朋友就催促她趕緊找工作,理由是“北京經濟壓力這麼大,不能坐吃山空”。小B在網上試著投了很多簡歷出去,才發現工作遠沒有她想象中的那麼好找,要求比之前提高了很多,收入卻下降了不少,而且很多崗位都是虛假掛在網上。小B這才意識到,原來經濟寒冬是真的。偏巧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失業的原因,男朋友和自己總是鬧彆扭,最後兩人選擇分手。

小B一個人在北京的出租屋待了一段時間,失業+失戀的打擊讓她決定離開這座傷心的城市。不過回到西安後,她發現生活似乎並沒有變得更好。西北喜歡講究裙帶關係,凡事都要講究門路,網上瞎投簡歷根本連半個迴應都沒有,還不如在北京靠著之前同事朋友介紹,也能找個工作。

更要命的是,小B已經35歲還沒成家,這在老家親戚眼裡,簡直是一個怪物。尤其她和處了那麼久的男朋友分手,更是讓親戚和鄰居傳出了不少風言風語。思索再三,小B一不做二不休,乾脆重新回到了北京。“至少活的自在瀟灑,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小B是這麼告訴我們的。

結 語

目前我國正面臨著內外部壓力,8月,國家衛健委在《求是》雜誌發文,指出中國總人口增速明顯放緩,“十四五”期間將進入負增長階段。

8月16日,國新辦舉行新聞釋出會,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國民經濟綜合統計司司長付凌暉新聞發言人、國民經濟綜合統計司司長付凌暉介紹2022年7月份國民經濟執行情況。 我國16-24歲人口調查失業率今年以來逐月呈現增長態勢,5月份資料為18.4%,6月份資料為19.3%,7月份資料(19.9%)創新高。國家統計局網站的失業率調查資料最早可追溯至36個月前的2019年8月份,資料顯示,今年7月份我國16-24歲人口調查失業率19.9%創36個月以來的新高。

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說,成家之前需要先“立業”,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才是談婚論嫁的基礎。我們每個人都在這個時代中努力前行,用力地生活著。無論選擇過怎麼樣的人生,都是個人的權利和自由,不受其他人的干擾。我們不知道前路還有什麼,但是至少可以踐行古人留給我們的智慧,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