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大幅關店、缺貨傳聞,便利蜂過冬?公司稱屬常規性調整,賬戶資金充足

語言: CN / TW / HK

被稱為“便利店黑馬”的便利蜂最近被傳大規模閉店及出現缺貨現象。紅星資本局從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發現,便利蜂門店已在福建漳州清零。

便利蜂只做自營,看中數字化給便利店行業帶來的突破。而便利店一旦快速擴店,可能會導致資產過重、資金不足的問題。

不過,便利蜂方面8月16日向紅星資本局表示: “不存在關店潮,此前受疫情影響的冬眠門店正逐步復業,缺貨問題已經解決。漳州、杭州關店屬於常規性調整,和收縮無關……便利蜂剛剛完成法人增資,當前賬戶資金充足。”

資料圖 圖自ICphoto

01

網傳便利蜂大批關店、缺貨

公司稱是冬眠計劃與常規性調整

近日有訊息稱,便利蜂在大幅關店,數量約700家。

一位杭州市民告訴紅星資本局,他所在的小區2021年下半年開了一家便利蜂,現在已經換成了其他的店。

記者從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看到,2021年-2022年在杭州設立的便利蜂門店,如今不少處於登出狀態。

杭州的便利蜂門店不少處於登出狀態

與此同時,福建省一名網友向紅星資本局爆料,目前漳州的便利蜂門店或已為零。

記者查閱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發現,目前福建漳州所有的便利蜂門店註冊公司均已被登出,只留城市辦公地。便利蜂小程式及客服均證實漳州已無門店。

福建兩家存續狀態的便利蜂公司均非門店

對於在杭州、漳州關店,便利蜂方面8月16日向紅星資本局表示,這屬於常規性調整,和收縮無關。

而對於網傳大規模關店的訊息,便利蜂方面稱: “3月,便利蜂根據疫情情況啟動冬眠計劃,調整部分服務力偏弱、消費者需求度低的門店。但疫情緩和後,此前冬眠門店已經陸續恢復開店。當前,便利蜂2000+門店正常營業。存在少量門店因租約到期等實際原因不再續開的情況。”

據山東商報報道,便利蜂高階副總裁、運營CEO王紫此前表示,便利蜂近期在內部提出了“冬眠計劃”,即根據疫情情況,讓部分門店運營、供應鏈等板塊暫時“靜默”,從而減少損失。

除了關店,還有網友表示便利蜂此前出現了缺貨的現象,並稱有店員說缺貨是因為大倉倉庫沒貨。 有業內人士認為,便利店缺貨如果是倉庫沒貨則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訊號,這可能意味著企業缺資金,供應商不供貨。

對於缺貨傳言,便利蜂稱,疫情影響了物流穩定性,導致個別品類無法按時抵達相應門店,造成部分門店出現缺貨情況,並非因倉庫缺貨。當前,針對該問題,便利蜂已經著重解決。

02

越來越“重”的便利蜂

C輪融資後再無融資訊息傳出

便利蜂只做自營,這一模式如今在便利店行業很少見。國外如羅森、7-11,國內如美宜佳、見福,都以加盟方式擴張全國。

便利蜂為什麼要這樣選擇?其知乎官方賬號表示:一方面,便利蜂全部門店的選址、配貨、拜訪、訂貨、人員排班、變價……都是由一個統一的中臺通過演算法自動設計和安排的,系統之外的人和操作方法很難適配到這套體系當中。另一方面,若開放加盟的話,加盟店主的利益訴求和便利蜂是不一致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很難保證食品安全和品牌口碑的管控。

自營模式下,便利蜂的管理成本自然不低。 便利蜂此前的目標是萬店,便利蜂此次也向紅星資本局表示,其計劃沒有改變:“此前規劃的門店拓展計劃沒有修改、變動,疫情緩和後,將憑藉資料決策等優勢,在同區位以更好位置和更低租金復開全部閉店門店。”

便利蜂為什麼要持續擴張?

便利蜂在知乎講的“由一個統一的中臺通過演算法自動設計和安排”,其實就是他們驕傲的“資料化”。資料化固然會提高其運營效率,但其背後的算力系統和人才團隊想要發揮更大的作用,將管理成本攤薄,這需要門店規模來實現。

便利蜂還自建鮮食供應鏈,花更多資金打造咖啡品牌“不眠海”。這些在消費需求旺盛、資金充足的時候固然是一個好解法,但也會讓便利蜂越來越“重”。

資金是便利蜂擴張的“燃料”,但有業內人士告訴紅星資本局:“現在已經沒什麼風投看便利店這塊了。”

據艾媒諮詢資料,2017年是便利店行業投融資高峰,發生了96起。便利蜂也於2017年2月在北京首開五店,騰訊、高瓴之後都對其有所投資,支撐起便利蜂的模式。

據艾媒諮詢資料,2017年是便利店行業投融資高峰

但到2021年,便利店行業投融資數量降至7起。而2020年便利蜂完成C輪融資後,再無融資訊息傳出。2021年便利蜂被傳上市,公司否認了這一資訊。

便利蜂是否面臨著資金問題?公司方面迴應稱:“便利蜂剛剛完成法人增資,當前賬戶資金充足。”

紅星新聞記者 俞瑤 張露曦

責編 任志江 編輯 何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