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深一度|“可控匿名”“隱私保護”……數字人民幣這些特徵知多少?

語言: CN / TW / HK

大資料時代,消費者對個人隱私保護日益重視,使用數字人民幣時也不例外。如何在保障消費者隱私的情況下,使得支付更加便利、安全?數字人民幣正通過實現“可控匿名”,探索解決之道。

圖為2021年9月5日觀眾在服貿會首鋼園區從數字人民幣的標誌前走過。新華社記者 武巍 攝

小額支付可匿名 大額依法可追溯

現金交易具有匿名性,更能保障消費者的隱私。定位於流通中現金的數字人民幣,自然也要滿足人們匿名交易的需求,開立數字人民幣錢包甚至不用繫結銀行卡。

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此前介紹,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規定,電信運營商不得隨意將手機號對應的客戶資訊披露給包括人民銀行在內的第三方,因此用手機號開立的四類錢包實際處在匿名狀態。

當前,無論是網際網路支付還是銀行卡支付,都需要繫結銀行賬戶體系,滿足銀行實名制開戶要求。但數字人民幣錢包採取分層管理,開立四類數字人民幣錢包不用繫結銀行卡,僅憑手機號碼便可實現。當然,這類錢包也有相應的餘額限額、支付限額等要求。

按照目前數字人民幣錢包的管理要求,最低許可權的四類數字人民幣錢包的交易限制為:餘額上限1萬元、單筆支付限額上限2000元、日累計支付限額上限5000元,年累計支付限額上限5萬元。

除此之外,一些數字人民幣硬錢包也可以不與使用者身份相關聯,就像購買“預付卡”一樣方便。

就小額支付而言,數字人民幣可以做到完全匿名,但如要進行大額支付,需要升級“錢包”,按要求提供有效身份證件、本人銀行賬戶等資訊。比如,升級到二類錢包後,數字人民幣錢包餘額上限會提升至50萬元,單筆支付限額上限升至5萬元、日累計支付限額上限為10萬元。

不過,穆長春強調,只有當觸發涉嫌非法可疑交易等情況時,有權機關才可以依法向運營機構查詢、使用使用者個人資訊。同時,嚴格將知悉和使用範圍控制在法律法規授權內,並採取安全保護措施。

圖為一名銀行工作人員展示數字人民幣硬錢包。新華社記者 陳鍾昊 攝

開通子錢包 保護“數字足跡”

一些網際網路平臺過分追蹤與收集使用者“數字足跡”,特別是各類金融資訊。如何避免在線上支付場景中暴露“數字足跡”?數字人民幣推出的子錢包功能或將解決這一問題。

當使用數字人民幣在電商平臺支付時,使用者可以在母錢包下開通子錢包,使用者的支付資訊將被打包加密處理。電商平臺將無法直接獲取客戶的銀行卡號、銀行卡有效期等資訊,而僅能看到客戶開通子錢包時用於關聯電商平臺賬號的手機號。當前,數字人民幣錢包支援京東、滴滴出行、美團騎車等多個子錢包應用。

記者瞭解到,數字人民幣在收集個人資訊時遵循“最少、必要”原則,採集的資訊量少於現有電子支付工具。

穆長春表示,數字人民幣只收集與處理目的直接相關的必要個人資訊。對於使用者選擇拒絕提供許可權的,數字人民幣App將嚴格執行。為確保使用者財產安全,數字人民幣僅收集風險控制所需資訊,用以加強使用者數字人民幣錢包風險識別,防止被盜、惡意掛失、網路欺詐等風險。

2022年4月29日,在重慶市璧山區,一名乘客使用數字人民幣付款乘坐公交車。新華社發

防範電信詐騙 履行“三反”義務

如果僅僅關注個人隱私保護,忽視數字時代下金融產品和服務便利化、規模化、跨地域可能帶來的風險,央行數字貨幣或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近年來,電子支付被不法分子盯上,成為網路賭博、電信詐騙等違法犯罪的結算通道。專家指出,央行數字貨幣收集的使用者資訊少於電子支付,若匿名程度過高,將為不法分子提供新的犯罪土壤,大量非法交易或從電子支付流向央行數字貨幣。同時,央行數字貨幣便攜性更強,如果提供與現鈔同樣的匿名性,將極大地便利洗錢等不法交易行為。

目前,各國中央銀行、國際組織在探索央行數字貨幣的匿名性時均將防範風險作為重要前提,對於無法滿足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及反逃稅等要求的設計將被一票否決。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範一飛曾撰文指出,如果沒有交易第三方匿名,會洩露個人資訊和隱私;但如果允許實現完全的第三方匿名,會助長犯罪。所以為取得平衡,必須實現可控匿名。

為確保數字人民幣可控匿名要求的有效落實,穆長春透露,下一步,數字人民幣將逐步建立資訊隔離機制,明確數字錢包查詢、凍結、扣劃的法律條件,建立處罰機制,完善數字人民幣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等法規制度……

隨著頂層制度設計不斷完善,期待數字人民幣的“可控匿名”特徵,能為公眾帶來更便捷、更安全的支付體驗。(記者吳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