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烏十日:千億市場按下暫停鍵

語言: CN / TW / HK

今年夏天,義烏炎熱卻冷清。

|《中國企業家》記者 姚贇

編輯 |李薇

頭圖來源 |視覺中國

相比什麼時候能出門,義烏的商家們更關心快遞何時恢復。

“我已經大半個月沒出門了,10號之前,物流還沒有停,手上代發專案還可以發,還有點事做。現在,(我)只能跟客戶聊天。”浙江武義人Claire,多年來一直在義烏做生意,生意中包含兩個專案,一是專門賣瑜伽褲的跨境電商,二是國際快遞代發,這兩門生意都需要快遞。

義烏地處浙江中部,是一座流動的城市,人與貨在這裡高速流轉。但過去10天,這座城市被按下了暫停鍵。

8月10日,義烏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關於實行臨時性全域靜默管理的通告》。通告指出,從8月11日0時起,全市實施3天靜默管理。8月17日,義烏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關於解除義烏部分割槽域靜默管理的通告》,通告指出,自2022年8月18日0時起,解除部分靜默管理區域。8月19日,多位商家告訴《中國企業家》,整體正在陸續恢復中,義烏國際商貿城也恢復常態化運營,有些快遞已經開始在派件了。

《2021年義烏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21年義烏全市在冊經濟主體總數為79.04萬戶。義烏市政府公佈的資料顯示,2021年,義烏中國小商品城成交額1866.8億元。而在外貿上,義烏有超210萬種商品被髮往全球230多個國家和地區,年出口總額超3600億元。

來源:人民視覺

不論是起家的小商品經濟,還是後來作為義烏重點轉型方向的電商、跨境電商,都依賴於物流行業。 據瞭解,義烏快遞單量約佔全國的十分之一,且為“義新歐”中歐班列、“義烏—大阪”國際貨運航線的重要運輸節點。

8月11日,義烏郵政局下發通知,當地所有快遞網點停運5天,靜默期間全市快遞暫停收發,快遞站點、中轉站暫停營業(除重點物資保障外);滯留在義烏的快遞包裹進行消殺處理,後續可能通過閉環方式運送至周圍城市,進行下一步的轉運和派發。

快遞暫停帶來的影響明顯。

G7物聯平臺釋出的資料顯示, 8月份義烏貨運單量環比降低61.8%。 國家郵政局的資料也顯示,郵政快遞攬收量最近一個月持續下降,上週日均值已跌破3億件,比7月倒數第二週下降了5.13%。

作為“世界小商品之都”“快遞重鎮”,這個吞吐量極大的關鍵樞紐,突然暫停了10天,這隻蝴蝶扇動的一下翅膀,足以在全國乃至全球颳起一陣颶風。

“物流停了,我就是條鹹魚”

凌晨2點多睡,快到中午起床,對一直處於這種忙碌狀態中的Claire來說,不能出門的日子,她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新的節奏和工作計劃。

Whatsapp、微信、email、messager、trademanager,在家辦公期間,Claire在這幾個軟體中來回切換,“物流停了之後就空了,鹹魚一條,每天基本都在和客戶聊天”。

“剛開始3天還好,到後面沒事情幹。”和大部分封控在家的人一樣,如何適應新的生活節奏,如何調整在家的工作狀態,如何打發時間,成了Claire的新問題。除了與客戶線上溝通,她選擇了看看數字貨幣,再研究研究怎麼做吃的。

Claire的瑜伽褲外貿生意,橫跨多地,涉及整個產業鏈,如原料採購、客戶下單溝通、定製款式下樣、發貨等,這些都由她一個人完成,“我是小規模工廠,除了生產,其他全部都是我自己。”Claire向《中國企業家》表示。

這家小規模工廠設在武義老家。武義與義烏一樣都隸屬於浙江省金華市,兩個城市相距90公里左右,驅車一個多小時。辦公室是Claire在義烏租住的房間,倉庫就在小區樓下,在義烏採購原料,將原料快遞到武義工廠,工廠負責生產,成品再從義烏、上海或其他城市運往全球各地。

無心插柳柳成蔭。Claire的瑜伽褲產銷不在同一個城市,讓她相當於擁有了兩個異地倉庫,“像 現在義烏靜態了,我直接(可以將貨從武義工廠)發到上海、杭州出的 ”。

義烏的靜默,對Claire來說,貨物交期和生活方面產生了比較大的影響,“總的來說,不會影響接單,但是會影響交期。像我這種定做的話交期需要20天左右,現貨的話交期就是5天左右。”

“現在備的原料,不夠幾個單子,原料不夠。如果這個禮拜還沒有恢復快遞的話,就要停。”Claire告訴《中國企業家》,因為定做貨物,每個客戶的要求不一樣,所以不會備貨。

Claire在跨境電商平臺上銷售的瑜伽褲大致可分為兩類,一是客戶定製的,二是標準現貨。常規操作中,Claire會參考以往經驗,備一些現貨的原料,但客戶定製產品所需要的原料,則會在客戶下單後再去準備。

老陳夫婦在義烏國際商貿城做了幾十年勞保用品批發生意,除了子女婚嫁、逢年過節,就沒休息過,“每個品類的旺季、淡季都不太一樣,義烏東西太多了,像我們現在就是淡季”。

2022年8月11日,靜默下義烏國際商貿城。來源:人民視覺

現在,正是聖誕用品生產和出口的旺季。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6~8月商品生產完成後,9月初外貿商會根據海外使用者的需求發貨,在兩個月的時間內,聖誕樹、聖誕帽、彩燈等聖誕貨物陸續到港,並在12月,正式登陸全球各大商場。

義烏不僅是“世界小商品之都”“電商重鎮”,還是“世界集市”。

資料顯示:2018年,義烏實現跨境電商交易額654.72億元,外貿網商密度居於全國第二。2021年,義烏實現跨境電子商務交易額1013.57億元,同比增長16.38%,其中跨境網路零售交易額402.04億元,同比增長16.53%。

義烏市市場發展委統計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10月,義烏跨境電商第三方平臺賬戶超過15萬個。到了2022年1月,義烏市電子商務交易額261.42億元,同比增長10.02%。其中,跨境電商交易額79.07億元,同比增長7.89%。

義烏作為浙江省主要內陸港和全國最大的零擔貨運配載物流樞紐,公路、鐵路運輸發展迅速。持續增長的國際集裝箱處理業務量,已使 義烏國際物流中心成為全省最為繁忙的內陸國際物流中心。

義烏暫停,快遞停滯

熊熊的作息十分規律和簡單:每天8點多起床,然後開啟B站看看評論,開始剪輯視訊和手工做膠帶球;中午12點左右開始打包快遞,一直要忙到下午五六點;晚上就是看看電視、做做球。如果有意外,就是臨近上新,選品、研究新產品、拍圖都會臨時加入其中。

熊熊是一名B站up主,也在義烏經營著一家電商公司,這樣的生活過了5個月,所以靜默後的生活對自稱有點“社恐”的她來說,並沒有什麼,對她的改變只有下午多出來的“打包”時間。

今年剛過完年,25歲的熊熊就辭了職離開雲南老家來到了義烏。她租了一間距離義烏國際商貿城開車10分鐘的房子,將這裡作為她的大本營。她還有一個合夥人,兩人銷售的產品為膠帶球,熊熊負責發貨,合夥人在廣西負責網店運營,店鋪收入平分。

來源:B站截圖

熊熊告訴《中國企業家》,解壓經濟興起,去年完全沒有粘球膠帶這一品類,今年開始有廠家生產專用於卷膠帶球的膠帶,常買的拼多多商家月銷量高達10W+。

決定兼顧做電商後,熊熊從雲南來到義烏,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這裡發快遞方便,也比其他城市便宜。

在雲南發快遞,對熊熊來說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先要去找老家的快遞站點談價格,交涉多次後,最後對方給出的價格是7塊錢一單,還只能寄到一些浙江、上海、四川這樣的常規地區,如果是寄到東三省或者海南、甘肅等地就要10塊一單,而西藏、新疆更貴,大概在30元左右。

而到了義烏,這裡的快遞給到是2.8元一單。

“我去打聽了一下,如果量大可能會更便宜,一塊多一單的也有。而且他們還會有跟蹤服務,很方便。”熊熊告訴《中國企業家》。她所銷售的膠帶球單價並不高,平均客單價在十三四元左右,“基本上每一單的利潤就一兩塊錢,快遞費那麼貴的話,根本沒辦法發貨賺錢。”

國家郵政局資料顯示,在全國業務量排名前50的城市中,運價最低的城市是金華(義烏),作為“製造業大工廠”,金華(義烏)市場是各大快遞企業的必爭之地,平均運價僅為3.15元。

為什麼義烏能把快遞費打下來?

華遠天下物流的負責人高朋告訴《中國企業家》,義烏是國內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每日發單量大所以均攤下來成本低。

為了便於理解,他舉了個例子:一個快遞小哥,在我們公司每天取1件快遞和取100件快遞,他花費的取件時間幾乎是一樣的。電商的集中程度、取一次件的單量,都影響著快遞員的效率,量大讓取件人工成本降低了很多。

高朋推算:豐巢和菜鳥驛站每個快遞都收取1元的服務費,超時的還有保管費0.5元到1元不等,如果量大的話就不用豐巢了,直接配送。這樣每個快遞成本就能比其他地方少2元錢左右。

而這就是義烏快遞可以做到2~3元一單的原因,“這個價格,在江浙滬都不夠快遞小哥的取件費和送件費。”

這個 說法,與熊熊的經歷一致。

每天把貨包好後,在微信上給固定的收件快遞員發訊息,通知快遞員來收件,然後快遞員就會開著貨車上門取件,“都不用自己去快遞站送貨,如果說件發出去有什麼問題,還有專門對接我們店鋪的客服”。

資料顯示, 截至2019年年末,義烏轄區內已有電商專業村164個、電商鎮13個、農產品電商園區1個,電商村內有電商企業4.9萬家、電商賬戶7.8萬戶。到了2020年,義烏有各類網店4.5萬家,每日網貨快遞量達到9萬單;淘寶商城網店超過500家,B2B網站近200家。 品類更是由2010年十大類8萬種商品,發展到2018年約有29大類共36萬種商品。

而這些迭代速度快、品類豐富的小商品,在義烏靜默之後,都停了下來。

商務部發言人束珏婷表示,8月以來,疫情對義烏電商企業的正常經營活動帶來多重困難,人員和物資流動受限,商品的生產、集拼、運輸、報關等環節均受到影響,部分企業面臨違約風險

平時的義烏物流園內燈火通明。來源:視覺中國

做好Plan B

往年,義烏的夏天悶熱潮溼,空調在熙熙攘攘的進貨人面前,也顯得沒什麼太大的用處。偶爾轉個身,極有可能會碰撞到一個拖著大包小包的進貨人,還可能會聞到跑進跑出、忙著收發貨檔口員工身上的汗味。

電話聲、討價還價聲、避讓聲,還有輪子噔噔噔的聲音——人力平板車用久之後,輪子就慢慢有些不平整,當裝載上滿滿的貨物時,便會發出這種規律性的聲音。

這些都是印象中義烏所有批發商貿城應該有的樣子。

來源:視覺中國

今年8月,義烏的天氣比往年更熱,氣溫每天高達40多攝氏度,但批發商貿城已沒有往日的喧譁熱鬧。疫情嚴重以來,不少商家開始在家減少出門,市場也不會對他們做硬性的要求,“能去就去。”老陳告訴我們,8月就沒怎麼去店裡了。

義烏今年的夏季,炎熱卻冷清。

據國家郵政局資料,義烏每月快遞量約為全國十分之一,截至2022年 7 月,全國快遞業務量為 96.5 億件,義烏快遞業務量為11.1 億件,佔比 11.5%,日均 3588.9 萬件。

據交通運輸部資料,8月10日/11日,全國郵政快遞攬收量為3.16億件/2.92 億件,減少2400萬單,與8月3日~6日義烏市日均快遞業務量(2460 萬單)持平。

老陳夫婦倆,都已60多歲,做批發生意一輩子,家中子女都有自己的工作,所以沒有在線上平臺鋪電商,也沒有做外貿,經營模式一直停留在數十年前。他告訴《中國企業家》,他的貨主主要來自兩個渠道,一是線下門店吸引來的新客,二是一些添加了微信的老客戶。

這次暫停後,只能待在家裡的老陳夫婦感覺突然多了好多時間,“最近每天就是在和各種親戚、朋友打電話吧,非常閒”。

如同截取了不同時期的兩張照片,暫停狀態下,更能觀察一座城市的變化。 義烏正在改變,從過去傳統市場的義烏商圈,衍生出了電子商務化的義烏商圈,而物流便是承載這兩大商圈快速、穩定流轉的基礎設施。

熊熊合夥人在廣西,“廣西那邊快遞費比義烏這裡貴一塊錢,我在這邊發快遞是2.8元一單,他在廣西那邊3.8元一單”。

全城靜默對Claire和熊熊的影響暫時不大,建立在兩個基礎上,一是靜默期控制在一定時間範圍內,二是能從多個倉庫發貨——儘管這些看起來有些無心插柳柳成蔭。

不過,義烏另一個商家王丫丫告訴《中國企業家》:“暫停之後,我們沒辦法給客人供貨,也準備了一部分已經訂出去的貨,但是也有等不及退單的客人。同時,我們原材料也沒辦法拿,現在部分產品無法生產。”

如今,不少在義烏的電商正在像Claire和熊熊那樣,開始尋求異地發貨。

8月17日,在義烏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釋出會上,義烏市經信局局長朱金弟介紹,疫情期間義烏建立了“全國通行證”物流保暢機制,工業企業可通過浙江省重要物資運輸車輛系統由市經信局線上審批申領“全國通行證”,憑證可通行全國。自8月11日靜默管控以來,工業企業貨物運送達7431輛(次)。

另外,18日0時起,義烏恢復國際商貿城一區至五區市場常態化運營。

參考資料:

《義烏小額跨境電子商務物流發展問題研究》金麗靜

《義烏物流業宜走差異化之路 義烏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王俊恬

《義烏市跨境電子商務發展問題及對策研究》李媛媛,朱慧

《我國快遞業“十三五”期間執行情況和發展趨勢分析》李自紅,劉綿君

《基於普惠貿易理論的跨境電商發展路徑研究——來自義烏小商品市場的案例》董彥龍,王健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張格格  製作:崔允琰

關注 “中國企業家” 視訊號

看更多大佬觀點和幕後故事

[ 推薦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