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Meta頭顯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衝擊A股

語言: CN / TW / HK

來源: 直通IPO

作者:呂鑫燚

A股即將迎來“元宇宙”概念股!

近日,深圳市致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致尚科技”)成功過會,即將登陸創業板。致尚科技專注於精密電子零部件的研發和製造,其產品主要應用在遊戲機、VR/AR裝置等。

VR和AR裝置向來被認為是通往元宇宙的鑰匙,為VR、AR產品提供精密電子零部件,成為了致尚科技蹭上元宇宙風口的原因。

根據招股書顯示,致尚科技目前正在為全球最大VR裝置製造廠商歌爾股份代工,其終端使用者為META(原Facebook)。2020年致尚科技通過 Facebook認證,其產品應用於 Facebook旗下 Oculus 品牌 VR/AR 產品的控制手柄,並於當年12月開始實現批量供貨。

在國內市場,根據資料顯示,致尚科技最近也拿到了目前國內最知名VR裝置廠商--位元組跳動旗下PICO的訂單。

可以說VR、AR的普及和元宇宙概念的爆火,帶動了這家上游製造商。2019-2021年,致尚科技的營收分別為4.62億元、4.99億元和6.15億元,複合增長率為15.34%;淨利潤分別為3464.73 萬元、6258.26 萬元和 9190.27萬元,複合增長率為62.87%。

來源:招股書截圖

倘若翻開這家成立十三年公司的經營歷程,不難發現致尚科技雖是對市場不太敏銳的上游供應商,但它總能抓住時代的風口。其產品主要應用場景從手機換到電子煙又換到如今的遊戲機和AR、VR裝置。

抓住風口雖然能起飛,但對應的也是根基不穩,以及主營業務轉型勢必會帶來客戶層面的陣痛期。以上兩點已經在致尚科技身上體現。

追風口使得收入結構動盪

致尚科技是一個能敏銳捕捉下游行業變化的上游供應商,它能及時根據市場偏好,調轉主營業務。這樣的及時改變可以確保致尚科技的長久發展,但也註定會迎來轉型陣痛。

翻開致尚科技的成長史便能發現,自2009年成立後,其主要為富士康及其供應鏈內企業相關業務提供精密加工及配套產品銷售。但此時致尚科技並未對外界透露為富士康的哪條產品線代工。

直到2014年,致尚科技迎來第一個風口。

那時智慧手機行業的崛起和爆發式增長,讓致尚科技看到了未來的發展方向,於是致尚科技轉身切入到富士康智慧手機產品供應鏈中,其終端客戶為蘋果。先後為iPad mini 、iPad 、iPhone 5C 、iPhone6 、iPhone6 plus 等產品提供金屬加工和音量鍵等生產。

成為蘋果的二級供應商,自然為致尚科技打下了基礎也提供了背書。但致尚科技並未止步於此,2017年,它轉身奔向第二個風口,當年1月任天堂釋出新一代遊戲機Nintendo Switch。該款遊戲機一經發布可謂是引起遊戲圈的變革,目前也是最暢銷的遊戲機之一。於是致尚科技及時捕捉市場變化,通過收購春生電子的形式,進入任天堂的供應鏈,開始積極佈局遊戲機零部件業務。

2017 年以來,致尚科技開發出滑軌、Tact Switch、卡槽、精準定位控制器等多種精密零部件產品。隨著下游遊戲機行業的火熱,致尚科技遊戲機板塊業務也迅速增長,成為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

佈局遊戲業務一年後,致尚科技又轉身擁抱第三個風口--電子煙。

2018年電子煙行業站上最高點,並呈現愈演愈烈的態勢。致尚科技自然沒有錯過這一風口,開始為電子煙品牌代工。此時的業績走向我們可以在招股書中窺見一二,2018年電子霧化裝置的銷售額貢獻了致尚科技總銷售額的20.08%,2019年,致尚科技對金致遠、你我網路銷售電子霧化裝置收入佔公司當期營業收入比例為34.45%,毛利佔當期毛利總額的比例為13.75%。

但這一業務在2020年的銷售額直接歸0,短短一年,營收從1.6億直接降為0,側面展現出追風口後帶來的收入不穩定。

來源:招股書截圖

銷售額歸0主要系電子煙行業的監管,對此致尚科技表示2019年末便停止了電子煙業務。取而代之的是第四個風口--VR、AR行業。2021年,為Facebook、索尼等生產VR、AR裝置的歌爾股份一躍成為致尚科技的第三大客戶,貢獻了2千萬營業收入,佔比當年總營業收入的3.73%。伴隨未來VR、AR行業的火熱,可以肯定的是致尚科技定會因此增加營收。

成立十三年的致尚科技,追過四個風口。

從整體營業額來看,追風口確實幫助致尚科技走上了盈利增收的道路。2019-2021年,致尚科技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4.6億元、4.9億元和6.1億元;同期淨利潤分別為3千5百萬、6千五百萬和9千1百萬。

但從收入結構來看,由於電子霧化裝置的停產和其他業務的收縮,精密製造及其他業務收入從2.25億元下降至1千8百萬元,收入佔比也從2019年的49.45%下降到2021年的3.01%。2021年,遊戲機零部件帶來的收入由1.46億元上升至4.13億元,佔比由32.11%上升至67.71%。

收入結構的動盪,一定程度上是給公司未來發展埋雷。一味的追風口,也會難以平衡公司的收入結構,造成有得必有失的局面。

過度依賴富士康且自身根基不穩

從招股書來看,致尚科技超六成的收入都來源於富士康。相比營收層面,致尚科技和富士康更多的繫結來源致尚科技創始人陳潮先,他曾就職於富士康,而且兩次創業經歷背後都有富士康的身影。

2002年,從東北大學畢業之後,陳潮先本可以進入公檢法系統或當地銀行工作,謀得一份“鐵飯碗”。但對於陳潮先而言,穩定的工作不是他最終的導向,畢竟他大學時期就曾摸索學生公寓的創業專案,對於創業他一直抱有夢想。於是但他選擇南下深圳。

但起初到深圳之際,陳潮先並沒有盲目創業,他選擇進入一個大平臺積攢經驗。最後去往當時製造業行業排名第一的富士康科技集團,成為2002年新幹班的一員,也就是如今的管培生。

離開富士康後,2008年2月陳潮先與合夥人共同創業成立鴻富瀚科技,其主要營收便來自富士康。根據2020年鴻富瀚科技遞交的招股書來看,第一大客戶富士康集團的銷售收入分別為8926.55萬元、1.37億元、1.63億元和8329.52萬元,佔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7.10%、39.63%、36.65%及39.84%。

但是陳潮先並未一直就職於鴻富瀚科技,一年後他便抽身鴻富瀚科技創辦了致尚科技。致尚科技的最大特點和鴻富瀚科技相同,即過度依賴富士康。

來源:招股書截圖

根據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致尚科技前五大客戶合計銷售額佔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82.00%、 78.38%和 82.48%,其中,富士康的銷售收入佔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 42.18%、 67.52%和 64.40%。

換言之,走到A股這一刻致尚科技仍有六成的收入源自富士康。更深遠的來看,由於致尚科技向富士康出售的主要產品為遊戲機零部件,因此隨著遊戲機零部件業務的發展,其對富士康依賴度也越來越高。

拋開對富士康的依賴,將致尚科技自身的能力代入到行業來看,便會發現同行中致尚科技的體量較小,且自身根基不穩。

與同行其他公司相比,致尚科技的收入規模較小,自然在研發投入層面也低於同行。但其所屬的又是技術革新快、產品迭代升級頻繁等特性的消費電子產業,因此科研能力才是在行業夯實基礎的重點。

2019-2021年,致尚科技的研發投入分別為2006.20萬元、2246.52萬元和2784.43萬元,研發費用率分別為4.34%、4.51%和4.53%。低於同類可比公司,對此致尚科技表示,“由於公司目前經營規模正在快速發展階段,以及現有研發人員、資金、裝置及場地資源有限,因此公司研發費用略低於同行業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從團隊來看,致尚科技的研發人員為145人,佔公司總人數的14.15%。但碩士及以上學歷僅有2人,本科以上學歷也僅64人。致尚科技僅5項發明專利。根據同類可比公司勝藍股份2021年年報顯示,其擁有發明專利28項。由此來看,致尚科技在研發層面十分薄弱,也難和同行抗衡。

除了研發層面導致的根基不穩之外,致尚科技作為工廠還存在委託外協工廠加工的情形。

據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出於業務發展及成本考慮,公司產品電鍍、組裝及精密結構件的機加工等生產工序存在委託外協廠商加工的情形。此外,致尚科技為富士康提供的精密組裝等加工服務,除自主提供服務外,也會通過外協廠商進行。

2019-2021年,致尚科技委託外協產商和OEM廠商加工生產的金額分別為1.1億元、1.8億元和9千萬元,佔當期採購金額的比例分別為42.97%、60.23%和26.23%。值得注意的是,在衝擊上市的前一年,2020年致尚科技仍有六成訂單進行外發加工。這一情況雖然在2021年的比例有所下滑,但也超過了四分之一。

這一點十分值得推敲,富士康對於供應鏈的保守素來嚴格,作為富士康的供應鏈體系,主要收入又依賴於富士康,致尚科技通過外協生產產品,是否符合富士康的要求並未可知。

作為一家上游供應商,在研發層面不及同行生產層面又出現依賴外協廠商。致尚科技的根基不穩已顯現。未來想要長久的發展,致尚科技似乎需要放棄追風口的腳步,來構建自身的製造護城河。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