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沉淪”眾生相:對衝基金減倉 投行逆勢抄底火中取栗

語言: CN / TW / HK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從眾星捧月到少人問津,全球原油期貨僅僅用了不到2個月時間。

截至8月16日19時,WTI原油期貨主力合約報價徘徊在88.38美元/桶,盤中創下2月24日俄烏衝突爆發以來的最低值86.82美元/桶。

“沒人會想到,WTI原油期貨會出現如此大的變臉。”一位華爾街多策略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感慨說。至今,不少對衝基金仍認為俄烏衝突導致全球原油市場供需關係緊張,尤其是歐洲天然氣價格迭創新高,令全球能源供需平衡的臨界點遠遠沒有來臨。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原油期貨卻在過去2個月下跌逾32%。

一位原油期貨經紀商向記者直言,WTI原油期貨在短短2個月內大跌約30美元/桶,除了全球經濟衰退風險增加,還有兩個不容忽視的因素,一是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令美元指數迭創新高,導致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大幅回撥,二是原油價格大起大落,無形間加劇對衝基金投資組合的淨值波動性,導致他們紛紛減持原油期貨頭寸避險。

“目前,不少對衝基金經理將原油大跌視為美國政府強勢美元政策的產物,因為強勢美元有助於降低美國燃油價格與通脹壓力。”他向記者直言。

值得注意的是,在原油期貨價格大跌期間,投行“變臉”的速度更快。

近日,高盛釋出最新報告,將今年第三季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的預測值下調至110美元/桶,此前的預測值則是140美元/桶。

近日,花旗銀行也釋出最新報告稱,未來數週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將跌至80-85美元/桶水準,較目前的94美元/桶仍有約10美元的跌幅。

這也引發金融市場驟然掀起新一輪原油期貨沽空潮。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釋出最新報告指出,截至8月9日當週,對衝基金為主的資管機構持有的WTI原油期貨期權淨多頭頭寸較前一週大幅減少2565.4萬桶。這背後,是越來越多對衝基金意識到西方國家正竭盡全力遏制能源價格上漲與通脹壓力,此時沽空原油價格反而更顯得有利可圖。

但是,不少投行一面“唱空”油價,一面卻悄悄抄底原油期貨。CFTC資料顯示,截至8月9日,以投行為主的互換交易商增持WTI原油期貨期權淨多頭頭寸1191萬桶。

“這正令原油期貨市場的多空博弈變得更具戲劇性。”上述原油期貨經紀商認為。這背後,或許是投行已意識到未來美聯儲加息幅度不如6-7月,轉而押注美元衝高回落與油價重拾漲勢。畢竟,眾多投資機構都認為當前油價跌勢早已偏離供需基本面。

油價高位跳水的背後推手

“沒人會在6月中旬猜到,2個月後WTI原油期貨價格竟然只有86美元/桶。”上述華爾街多策略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當時多數華爾街對衝基金鑑於西方國家限制俄羅斯原油出口,押注WTI原油期貨從123美元/桶漲至160-200美元/桶。

在他看來,改變油價漲勢的首要幕後推手,不是全球經濟衰退風險加大,而是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所營造的強勢美元。

在6月美聯儲超預期加息75個基點令美元指數迭創新高後,大量量化投資基金鑑於美元上漲令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回落,開始紛紛拋售原油等大宗商品,這驟然引發一系列多米諾效應。

具體而言,在美聯儲大幅加息預期升溫導致美股大跌的情況下,眾多對衝基金都寄希望油價上漲能對衝股票投資組合虧損壓力。但隨著量化投資基金大舉拋售美元導致油價回落,他們驟然發現投資組合淨值波動性進一步加大,迫使他們不得不跟隨減倉原油期貨避險。

“那時起,對衝基金與家族辦公室不再將原油視為避險資產,而是高風險資產,恨不得迅速清倉離場。”上述原油期貨經紀商告訴記者。從6月下旬起, CFTC報告顯示對衝基金一直在大幅減倉原油期貨淨多頭頭寸。

在他看來,7月起華爾街驟然炒作美聯儲大幅加息令美國經濟衰退風險激增,進一步推倒力挺原油者的信心——隨著美國經濟衰退擔憂與日俱增,原先鑑於原油供需缺口而力挺油價的巨集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等長期投資者也開始減倉原油期貨。

記者多方瞭解到,不少對衝基金將油價大跌視為“美國政府強勢美元措施的勝利”,因為這有助於降低美國燃油價格與通脹壓力。

但與此同時,他們依然相信原油市場供需緊張令油價被低估,目前他們不敢大舉抄底原油期貨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美聯儲大幅加息導致金融機構相應收緊槓桿融資門檻,令他們不但無法像以往般動用6-8倍資金槓桿買漲WTI原油期貨,反而不得不持續壓縮原油多頭持倉規模以減少槓桿投資額度。

“此外,多數對衝基金也意識到,隨著西方國家竭盡全力遏制通脹與能源價格,即便他們戰勝了市場(抄底成功),也未必能戰勝政府。”這位原油經紀商指出。

投行變臉背後

面對油價高位跳水,投行“變臉”速度同樣不低。

近日,高盛釋出最新報告,將今年第三季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的預測值下調至110美元/桶,此前的預測值則是140美元/桶。

7月初,摩根大通分析師警告稱,若西方國家制裁措施促使俄羅斯實施原油報復性減產,全球油價可能會達到每桶380美元。

如今,摩根大通似乎尚未對原油價格走勢釋出最新預測。

值得注意的是,投行一面“唱空”油價,一面卻在大舉抄底油價。

CFTC資料顯示,截至8月9日,以投行為主的互換交易商增持WTI原油期貨期權淨多頭頭寸1191萬桶。

一位國內券商分析師向記者透露,投行或許是“被動”增持原油期貨淨多頭頭寸。究其原因,投行作為原油期貨做市商,需要盤活市場交易流動性。當上周對衝基金大舉拋售原油多頭頭寸且無人願意接盤時,不排除投行自營部門只能買入原油期貨多頭頭寸“撮合”交易以維持必要的原油期貨市場交易流動性。

但是,多數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認為,投行此舉表明他們鑑於原油市場供需缺口依然巨大,更敢於押注油價觸底反彈。

高盛釋出的最新報告指出,當前原油供應仍令人失望,儘管需求端受到歐洲天然氣危機影響而依然高漲。因此原油需求比市場預期更堅挺。此外,即便全球經濟持續放緩,但布倫特原油價格仍可能在今年第四季度與2023年達到150美元/桶,才能真正意義上通過減少需求以實現原油供需平衡。

“事實上,投行最不願看到油價持續下跌,一方面這導致他們在原油開採方面的鉅額投資,需要花費更長時間才能收回本金利息,另一方面油價低迷也會影響他們在原油期貨做市交易方面的業務收入。”一位熟悉投行原油大宗商品業務的對衝基金交易員告訴記者。

但是,儘管高盛等投行正用實際行為力挺油價,但響應者依然寥寥。

“如今眾多機構投資者都意識到,即便油價被低估,但在當前遏制通脹成為西方國家首要經濟任務的情況下,貿然推高油價將面臨未知的風險。”這位對衝基金交易員指出。尤其在強勢美元令他們此前買漲油價套利策略鎩羽而歸後,如今多數機構投資者變得極其謹慎,不願輕易踏入“同一條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