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篇一律的“20年前溺水”視頻背後,藏着什麼樣的黑灰生意? | 芒種觀點

語言: CN / TW / HK

點擊上方藍色文字

關注“ 騰訊媒體研究院

流量為王的時代,一些自媒體的底線越來越低,炮製出各種無腦煽情、正能量包裝的故事。 這些短視頻旨在吸引人們的眼球,誘導人們關注點擊轉發,並最終達成流量變現的生意。

本文為你揭露了營銷號文案抄襲、引流以及變現的套路伎倆,並思考平台和用户針對此問題的應對之策。

最近這段時間,不少網友納悶: 全國各地怎麼都要“修新橋”了?

原因來自於網友被多篇同樣的短視頻刷屏: 在煽情感人的BGM中,一位女士(也有男士)來到一條不知名的河邊,帶着虔誠的表情噗通跪倒,雙手合十,默默哀悼……

視頻配文: 二十年前我在這裏玩耍溺水,被同村一位智障爺爺救起,大爺自己卻再也沒上來,現在這條河就要修橋了,我來惦念一下救命之恩。

通過關鍵詞“ 二十年前溺水 ”搜索,用着同樣文案、同樣內容、同樣的BGM的這類短視頻竟然多達數十條

網友不禁調侃: 大爺很忙,天天蹲在河邊等着救你們!

調侃之外,更多網友對這類視頻表達了憤怒: “刷來刷去都是那些視頻,內容同質化有些讓人冒火,一個套路被 人玩得都不好玩了!”

流量為王的時代,部分營銷號為了流量,不斷刷新下限,通過“標題 黨”的方式博人眼球的問題越發嚴重

那麼,這些營銷號通常都有哪些套 路伎倆騙取用户關注? 胡亂編造的視頻背後,又藏着怎樣一條變現套路?

01

流量密碼:

極端文案+雷同內容

文案是黑產營銷號騙取用户點擊的第一手段。 通常,營銷號的文案通常滿足以下幾個特點:

煽情 營銷號文案往往通過編造一段感人的正能量故事,激發用户同情的心理,如同“智障大爺救人自己溺亡”一樣,偽造的正能量往往會第一時間博得用户的好感。 而如果在文案中加入生死元素,更容易喚醒不明真相的觀眾的共情。

毒雞湯 就像一言不合就“聽懂掌 聲”的成功學“大師”聶梟一樣,奪人眼球的勵志故事、毒雞湯往往能夠喚起用户渴望成功的追求。 也正因為這樣,諸如“三句話就能讓男人花了18萬”這類文案不斷出現。

吸睛文字 營銷號的文案在無限勵志、無限悲情或無限正能量的外衣上,往往還需要吸睛文字的點綴 ,越是反差、越是不符合常理的文案越容易出圈,第一時間吸引用户。 “做了 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是以下犯上; “嫁給一個小八歲的男人還是富一代”是婚姻觀上的離經叛道; “公司要做大就不要發工資”則是對正常公司運作方式的背離(並且還涉嫌違法)。

總結下來,這類抄襲文案的大多是 勵志故事、悲情故事 等內容。 那麼, 這些文案故事又是如何引起人們的點贊、評論、轉發的呢?

從心理學上來説類似於理解、意外、同情等情緒,主要是由我們的大腦皮層主導的。 當受眾觀看這類煽情、震驚體視頻時,大腦會受到刺激,使人不加思索地產生點贊、評論等行為。

從傳播學的角度來説,令人震驚或者感動的內容相比於科普類文章、解釋性報道更容易看懂、更易於發酵,所以傳播快、威力大、影響深。

因為這種傳播屬於共情傳播,是對人類的本能的利用。 也正因此,一些自媒體從中發現了這種“流量密碼”,炮製出各種帶有強烈情緒取向的視頻內容。 或是通過製作聳人聽聞的標題,旨在吸引人們的眼球,誘導人們點擊轉發、點贊、關注,最終形成流量的吸引。

加上文案抄襲成本低廉,視頻內容也沒有多少技術含量。 僅僅複製+粘貼的簡單操作,幾段煽情的陳述、移花接木的故事情節,再配上易於引起受眾心理反應的一個結論,抄襲視頻就能流水線生產

這些文案所構建的故事劇情,在提高視頻的播放完成度和互動率上非常關鍵。這保證了這類視頻能夠輕易通過平台推薦算法機制的篩選,最終收割更多的流量。

所以,用户才會看到這樣詭異的一幕——智障大爺滿世界救人,全國各地的保潔阿姨們也在給各個商務人士上課……

這一頭一羣人在高呼“公司要做大就不要發工資”,那頭一批知性女士就驕傲地宣稱“僅僅3句話,就讓男人為我花了18萬!”

這邊不少人剛剛“做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那邊又有不少人困惑“嫁給一個小八歲的男人還是富一代?

各種各樣的“大孝子”正在風馳電掣地趕回家看望“賣牛付學費的大伯”,也有遍地開花的熊貓血擁有者在醫院偶遇患者並第一時間獻出了400cc……

02

變現套路:

流量背後的黑灰產業鏈

去年5月,一篇名為《拍反轉神劇5個月,我們最終成了炮灰》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作者講述了他和同事們拍攝短劇的創業歷程。

文中,作者每天在公司的工作就是打開短劇大號 ,逐個扒文案、扒劇本,然後複製照搬 其劇本內容不外乎是“清潔工阿姨秒變集團董事長”、“總裁送外賣被不知情的下屬侮辱”、“富家千金假裝窮人試探男友”等千篇一律的模版。

抄襲視頻文案,批量製作“各種煽情、震驚、反轉類視頻大量發佈能快速吸粉 但這只是黑灰產賬號積累流量的第一步。 在網絡安全專家眼門美子看來,這一類營銷賬號的終極目的是變現——“並不是以做內容為目的,而是通過搬運、簡單圖文等形式把賬號養大,從而拿來出售。

因為假如有一個視頻“爆了”,粉絲數就會大大增加。 等粉絲量、點贊數、播放量達到一定程度後,然後掛在平台和羣裏銷售。

而像本文裏提到的“二十年前溺水被大爺相救”的案例,更像是黑灰產團隊的集體行為。 有網友發現,發佈雷同內容的賬號,連名字都十分相似,基本上都叫“單身xx”,有些賬號還掛着“收徒”的字樣。

這類團伙的運作手段就是這樣, 組織多個雷同賬號互相導流和引流,從而快速進入流量變現的道路

另一個例子是 前段時間一些內容平台量產了一批“佛媛”。 這羣“身穿Dior,背LV,開法拉利去寺廟”的“名媛”視頻迅速走紅。 當部分“佛媛”粉絲超過10W+後,便快速進入流量變現的道路: 一邊接廣告、直播帶貨; 一邊又私域導流賣貨。

而根據億邦動力的調查, 這些黑灰產賬號本身並不具備供貨能力。 很多賬號甚至不需要擁有自己的供應鏈和貨物儲備,只需簡單地修改部分“好物推薦”視頻,就可以掛上鏈接進行交易,而商品則由上游商家“一件代發”,有時供應端甚至就來自原視頻的鏈接。

由於本身對供應鏈和庫存沒有把控,一些“爆單”的視頻,極有可能最終因需求過大而不能發貨,甚至可能直接棄號、圈錢走人。 而這種行為又侵蝕了健康的平台內容生態。

03

解決之道:

需靠平台和用户自律

要解決短視頻內容同質化以及相關侵權問題,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首先,同質化內容的界定邊界是模糊的。 無論是盜用、抄襲視頻吸粉還是造謠,營銷號的本質動力就是以最小的成本吸引最高的流量。不過由於不少視頻作者本身也有吸引流量的需求,所以有時營銷號與正常創作者之間的邊界很難界定,這也讓平台處理營銷號成為了問題。

其次,相較於流水線上生產出來的抄襲視頻,闢謠的成本卻要高得多 。很多原創作者在發現自己被侵權後,出於省事或怕麻煩等原因,往往“懶得”維權,這間接助長視頻搬運抄襲等侵權行為。

針對“文案抄襲博流量”的問題,目前各大平台都已推出應對之策,但還有值得改進的地方。

西南政法大學全球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曉陽認為,要解決短視頻平台內容同質化的問題, 需要內容生產者、平台、行業以及社會公眾多方主體共同參與。

平台 可以嘗試 建立“前置過濾”的規則,搭建內容分級制度, 對內容進行不良分級(1-5級),實現對於短視頻內容審核的“事前把關”。

具體來看,“前置過濾機制”即要求所有的短視頻平台在內容審核時利用先進的“視頻內容識別”技術對短視頻內容進行第一道過濾。對大於等於3級的內容直接禁止播放,並對內容生產者進行相應處罰(如封號、限制上傳),對小於3級的內容轉入人工審核環節進行二次審核。

對於內容創作者來説,要恪守自律,轉換思維,創新內容生產方式,摒棄抄襲惡習,避免陷入內容同質化、低俗化、泛娛樂化的圈套。 堅定內容為王的策略,從以量取勝到以質取勝,從以模仿為主到以創新為宗旨的根本性轉變。

作為普通讀者也應該提高警惕、保持理性,不被輕易帶亂節奏。只有 內容生產者、平台、行業以及社會公眾等多方主體共同參與,才能實現短視頻內容生態的健康發展。

參考資料:

大伯到底賣了多少頭牛?保潔阿姨到底上了多少課?

https://mp.weixin.qq.com/s/f4diqinQyE0ZEp3syyMMJA

拍抖音反轉神劇5個月,我們最終成了炮灰

https://mp.weixin.qq.com/s/Ee8hcn7cZfPQmP5ge3AgSA

黑產橫行,暴力導流!把視頻搬運到TikTok 微信羣賣瘋了

https://m.ebrun.com/448357.html

短視頻內容生產的機制、倫理及規制

https://mp.weixin.qq.com/s/z_5_tBECBvXD136d13tYhw

本文圖片來源自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END

推薦閲讀

點擊下方圖片即可閲讀

青蜂俠:從“三無”小組到新聞短視頻“國家隊” | 芒種觀點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