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宇投資:半導體產業的長期陪跑者

語言: CN / TW / HK

半導體投資在當下的投資圈是一個熱到滾燙的細分垂直投資賽道。但如若往前倒推的話,公認的說法是投資半導體的機構雙手就能數的過來。

在這其中,作為一家長期關注半導體產業的股權投資機構,盛宇投資一直堅持長期主義的投資理念,從2006年開始就投資並陪伴了華天科技等一批半導體明星企業的成長;後又在風口來臨之前,提前佈局了一些細分賽道;當下,半導體投資已然炙手可熱,盛宇投資則希望在抓住產業機會的同時更強調回歸商業本質,選擇理性地保持自己的投資節奏。

對此,盛宇投資管理合夥人梁峰表示,與追求“唯快不破”的網際網路產業不同,半導體是一個技術驅動型產業,更講求長期積累和久久為功,需要團隊專注於產品開發和運營而不能失之於浮躁。也因此,對於盛宇投資來說,即便身處於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喧囂投融資市場,也會繼續秉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保守主義理念,保持冷靜的心態和更加專注的姿態去投資。

15年以上長期陪跑和投資半導體產業

近期,半導體封測龍頭企業華天科技完成51億元人民幣定增,多年來持續投資華天科技的盛宇投資再次出資2.7億元,躋升前十大股東。華天科技主營半導體積體電路封裝測試業務,封測產品涵蓋引線框架類、基板類、晶圓級三大類。2019年,華天科技在全球封測行業市佔率增至4.4%,全球排名前六,國內前三。

在華天科技背後,則是長期堅持陪跑15年的盛宇投資。梁峰告訴投中網,盛宇投資在2006年前後已經關注到半導體行業向國內轉移的趨勢,並研判封測行業是整個產業鏈中最先能夠轉移到大陸且獲得成功的細分領域之一。而在這樣的論斷之下,是盛宇投資對整體產業縱深的研究和觀察。

“過去中國改革開放的程序就是全球化背景下各種產業國產化的程序,而且不同時期、不同製造業領域的產業鏈遷移和國產化又都有一個非常清晰的路徑。”梁峰說道。

在他看來,首先是先進經濟體的終端廠商基於成本和市場的考量,把非核心的零部件生產供應鏈轉移到國內,其後中國的終端廠商依託於逐漸成熟的國內中低端供應鏈並外採核心零部件,開啟以海爾、華為為代表的一代又一代終端廠商的崛起之路。而同樣基於成本等因素的驅動,終端廠商的崛起又會迅速催生和帶動上游核心零部件甚至包括裝備和材料產業的國產化程序。

對於2006年前後的中國半導體產業,盛宇投資看到的是,位於產業鏈下游的終端廠商(尤其是消費電子終端廠商)還沒有形成太大影響力,對本土晶片設計廠商支撐作用有限,而fab廠和封測廠也基於自身的發展階段尚無力輻射國產半導體裝備和材料等上游產業;再進一步來看,由於封測行業整體的資金密集和技術密集的程度比不上晶圓代工廠,但勞動力的密集程度又遠高於晶圓代工廠,由此封測產業會是整個半導體產業鏈的率先突圍者。

基於這一判斷,盛宇投資於2006年投資華天科技,並協助企業於2007年上市。15年來,盛宇與企業共同成長,持續參與了華天科技後續在資本市場進行的每一輪再融資,更在企業轉型升級階段通過共同收購目標企業等方式助力華天科技發展擴張。

梁峰總結到,盛宇投資的打法就是長期陪跑這樣的優秀企業,而不是四處挖井但又都深不及泉。“自我們15年前的首次資本合作以來,華天科技的營收、利潤和市值都成長了20倍以上,也從一個小型公司成長為全球封測行業龍頭之一。上市是一個企業走向偉大的開始,而在陪跑企業逐漸偉大的過程中當然也就能分享到這種時間和成長帶來的高收益。”

也正是緣於對華天科技的投資,盛宇投資開始長期觀察和研究半導體產業榮枯週期和產業遷移趨勢,並準確把握了2018年以來加速國產替代帶來的大量投資機會,盛宇投資董事長朱江聲甚至早在投資華天當時就表示,未來一二十年將是半導體產業的黃金時代。

技術迭代疊加國產替代帶來歷史性機遇

在梁峰看來,一級市場的投資機會通常來自於變化,對半導體產業投資來說,兩大變化催生和強化了技術迭代和國產替代兩大投資邏輯。

第一大變化來自於技術的大變革。數字化和智慧化時代的到來,給半導體產業帶來了算力、儲存能力以及整合度均飛速提升的直觀變化。在此基礎上,梁峰判斷道,技術創新和場景迭代引發的產業變革和升級的新機會將會不斷湧現。

以相對成熟的封測行業為例,其原本競爭格局已近固化,但隨著現在產能緊缺和後摩爾定律時代的到來,“封裝工藝需要增加‘提升功能密度、縮短互聯長度、進行系統重構’等提升整合度和連線效能的新功能,以實現從‘把晶片做得更小’到把‘晶片封得更小’的轉變,這就給3D堆疊等先進封裝技術帶來發展機會和空間。”

第二大變化則來自於供應鏈的大重組。半導體一直是充分全球化分工的行業,在原有全球化的背景下,其產業鏈已經在向中國大陸進行遷移。而突如其來的中美全方位對抗快速形塑了新的地緣經濟格局,由此也催生出以關鍵供應鏈自主可控和區域整合為特徵的半導體“平行供應鏈”體制,從而以前所未有的力道全方位加速了整個產業的國產化程序。

“我們看到,最近一兩年一批在技術、產品和客戶已有積累的半導體企業的業績成長非常迅速,其中主要驅動因素是它們可以迅速承接國內客戶釋放的替代進口的爆發性需求,只是產能短缺造成行業集中度的提高又讓一些企業的成長曲線更為陡峭。”。

所以在梁峰看來,有三類企業的面臨難得的發展機遇:

第一類是“逐鹿之群雄”,是此前在賽道里已有積累的成熟企業和頭部選手,其量產產品的效能和品牌已被客戶接受,可以快速在業績上受益於“平行供應鏈”帶來的轉單效應;

第二類是“螞蟻雄兵”,是目前國產化率非常低的領域(如車規級晶片、高階裝備及材料領域)的有技術積累的創業企業,現有企業的產品尚不足以完成替代,可以有快速驗證、量產併成長的機會;

第三類可謂“尖角小荷”,是深耕場景並尚待市場驗證的技術創新類企業(比如端側人工智慧晶片等創業企業),它們與國外企業不存在明顯的技術代差,甚至因為國內數字化、智慧化以及5G等新一代資訊科技的發展更為迅猛而獲得“先行先試”的產業機遇。

在精選細分賽道的基礎上,全面佈局半導體產業鏈

至於半導體產業細分投資賽道,盛宇投資重點關注晶片設計以及半導體裝備和材料等兩大賽道。

就晶片設計賽道而言,盛宇投資會進行“網格化”的梳理,即分別從半導體水平分類和垂直應用場景兩個維度分進合擊挖掘細分賽道的投資機會。

在水平分類維度上,盛宇投資分別在分立器件和積體電路不同細分領域進行佈局;以模擬晶片中的電源管理晶片為例,其賽道天花板比較高,擁有千億級市場規模,行業集中度卻不高,同時因為應用場景豐富,會在各個細分領域出現領跑企業,盛宇投資先後投資了通用型電源管理晶片廠商南麟電子,無線充電和有線快充晶片廠商易衝科技、伏達半導體和美芯晟等,並還將在面板顯示等其他細分領域持續佈局。

在垂直應用維度上,以物聯網場景為例,盛宇投資看好未來萬物互聯帶來的巨大空間,依次佈局了炬芯科技(藍芽晶片廠商)、朗力半導體(WIFI6 AP晶片廠商)、諾領科技(IOT移動蜂窩通訊晶片廠商)、靈動微(MCU廠商)、億智電子(端側視覺AI晶片)以及富聯通訊(通訊模組廠商)等,盛宇投資還將持續在汽車、資料中心等場景挖掘優質專案。

但就半導體裝備和材料賽道而言,盛宇投資採取重點關注封測領域、兼顧晶圓製造領域的策略,先後投資了巨集泰半導體(測試機廠商)、京創先進(劃片機廠商)、晶升裝備(長晶裝置廠商)等,助力創業企業在半導體產業鏈關鍵節點實現突破。

當然,梁峰也表示,對於技術創新賽道需要有一定的前瞻性判斷,有相當大的挑戰。

那麼盛宇投資應對挑戰的方式是什麼?首先就是不斷的專業化,不斷提升對行業的認知,提升對技術趨勢和產品需求匹配的理解。除此之外,盛宇投資也在不斷地構建自己的行業生態圈。“我們有一個口號,叫做‘一產業一夥伴一生態’,我們在一個產業裡面至少要找到一個產業龍頭作為合作伙伴,以合作伙伴為核心,去構建我們在產業鏈的生態圈,用這個生態圈去驗證、去修復甚至是重建我們的認知並據此形成我們的能力圈。”

梁峰舉例道,在半導體行業裡面,盛宇投資跟華天科技深度合作,曾共同發起過多隻基金。近期,依託於華天科技強大的產業資源並結合盛宇投資15年的半導體股權投資經驗,雙方共同發起和管理規模逾10億元的盛宇華天產業投資基金,全面佈局半導體產業鏈。雙方此次共同組建管理平臺和投資團隊,由此華天科技產業地位及其行業專家帶來的行業判斷能力、華天基於其自身真實資料驅動的專案價值和風險判斷能力,都將為產業投資基金的運營提供強大賦能,更將擴充套件投資團隊能力圈的外延。

企業選擇:靠譜的人做靠譜的事

至於具體的投資標的,梁峰表示,盛宇投資選擇怎樣的企業,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靠譜的人做靠譜的事。“投資是科學,也是藝術,也還依賴於我們對於人和事的精準判斷。我們希望做優秀企業家的長期陪跑者,做新興產業的長期培育者。”

對人的判斷維度固然非常多,但盛宇投資至少需要在基本價值觀層面具備共識,都是長期主義的堅守者。“半導體行業是一個需要長期積累的長週期行業,企業家一定要有一顆相對比較純粹的心,而不是以“賺他一票”的投機心態做事,如此才能享受時間的複利。”

至於對於方向的選擇,梁峰則表示首先需要創業團隊有比較敏銳的商業判斷;而對於盛宇投資來說,則是偏好注重技術驅動的創業方向。

當然,不同領域的創業企業技術驅動的特點並不相同。從事國產替代產品的創業企業,更多的是採取技術跟隨戰略,重要的是產品的價效比。對於技術創新類的半導體企業,重要的是對需求的把握,對產品技術與市場的匹配週期的把握,並能將真需求和強需求內化到可行技術架構中去。比如對於為各種人工智慧場景提供高效能算力的晶片產品,就需要能夠在算力、成本和功耗中取得平衡以適應不同場景需求。

信奉保守主義,堅守能力圈,有所為有所不為

從投資標的來看,盛宇投資的出手頻率並不算特別高,其選擇的是賽道的打法,需要先研究和梳理細分賽道的邏輯和格局,才會在能力圈內快速出手,寧願厚積而薄發並形成自己的投資節奏。

“我們不會單純的追逐熱點,在估值泡沫的環境下,也需要我們能夠迴歸商業本質形成自己的判斷,去判斷高估值是否對應高成長。”而作為對估值泡沫的應對,“我們會提前佈局一些賽道,充分利用我們的產業資源和專業化的認知優勢,進行早期專案的投資和佈局。”

另一方面,盛宇投資是市場上為數不多具備跨一二級市場投資能力的投資機構,“我們的使命是發現和助力優質企業,對不同發展階段的企業會有不同基金資源配置。所以,對於我們的投資專案,基於企業的發展狀況和我們對賽道的判斷,我們會選擇持續投資,對於公司上市後的再融資也會有證券投資基金予以匹配,實現產業、企業以及資本的共贏,這也是盛宇投資行之有年的‘金三角’理念。”

無論如何,全球半導體產業的平行供應鏈已開始逐漸成形。對於中國半導體產業來講,正如兩千多年前凱撒在河邊說的那句話,“骰子已經擲下”,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唯有義無反顧跨越國產化和技術進步的盧比孔河,方能期待未來全球半導體產業鏈的再一次融合和穩定;而盛宇投資顯然已經準備好深度參與這一艱辛而又光輝的歷程,並期待有所助力。(文/張麗娟,來源/投中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