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正在進入「衍生品」時代

語言: CN / TW / HK

文/孟永輝

以往,談及區塊鏈,我們通常會想當然地將它與數字貨幣聯絡在一起。似乎,數字貨幣,必然是區塊鏈的唯一歸宿。 但凡是脫離了數字貨幣去談區塊鏈的做法,都是大逆不道的。 然而,現在,這樣一種大逆不道的景象,正在成為一種主流。區塊鏈是區塊鏈,數字貨幣是數字貨幣的現象,正在我們身邊越來越多地發生著。

無論是元宇宙,還是NFT,我們其實都可以把它們劃歸到區塊鏈的範疇。 區塊鏈,業已從單一地以數字貨幣為終極歸宿的年代,進入到了以多元化發展為主導的衍生時代。 不得不說,這是區塊鏈發展成熟的主要標誌。因為正是區塊鏈「衍生品」的不斷出現,才讓我們更多地瞭解區塊鏈是什麼,區塊鏈究竟可以做什麼。

因此, 區塊鏈進入到「衍生品」時代是一件好事。 然而,我們需要注意的是,應當以一種全新的角度來看待區塊鏈進入到「衍生品」時代,而不僅僅只是將區塊鏈的「衍生品」時代,看成是一個與「網際網路+」時代相似的存在。

區塊鏈「衍生品」,

並非等同於「網際網路+」

在當前的區塊鏈市場上,我們看到兩種派別。 第一種派別 是將區塊鏈看成是一種技術,並且不斷地去研發區塊鏈的技術,試圖以技術的突破來找到更多區塊鏈應用的新方式; 第二種派別 是將區塊鏈看成是一種應用,他們不去做區塊鏈技術的研發,而僅僅只是一味地去尋找區塊鏈的落地和應用。值得注意的是,區塊鏈技術研發上需要的龐大投入,最終讓越來越多的區塊鏈玩家,開始倒向了第二種派別。

乍一看,這並無問題。然而,如果仔細分析,我們就會發現,所謂的以區塊鏈的應用為主導的玩家,其實陷入到了類似「網際網路+」的怪圈當中,以這樣一種思維為主導,非但無法將區塊鏈帶入到新的發展階段,甚至還將會把區塊鏈的發展帶入到死衚衕裡。 原因在於,區塊鏈「衍生品」,並非等同於「網際網路+」。

1、區塊鏈的成熟度,遠未達到網際網路的程度。

儘管經歷了數次的洗禮之後,人們對於區塊鏈的認識變得逐漸清晰,但是,我們依然無法否認的是,區塊鏈依然是一種相對稚嫩和原始的技術形態的現實。這並不僅僅只是因為區塊鏈本身的技術尚且原始,更為深層次的原因在於,區塊鏈所存在的環境尚未完全完備,更是一個主要原因。

區塊鏈若要達成真正意義上的成熟,需要的是數字化時代的來臨,在這樣一個數字化的時代,無論是網際網路經濟,還是實體經濟,都可以用數字和資料的方式來進行呈現。這個時候,區塊鏈在資料傳輸上的功能和作用,才能得到最大程度上的發揮。然而,我們現在正在經歷怎樣的一種發展狀態呢? 可以說,現在連最基本的數字經濟時代都沒有完成和實現。

在這樣一個方興未艾的時候,我們去談區塊鏈的成熟,可以說是為時過早的。當區塊鏈還是如此地原始和稚嫩,我們不去深入研究區塊鏈的技術,以技術的突破來尋找發展機會,而僅僅只是將區塊鏈看成是一個噱頭和概念,一味地進行「區塊鏈+」。表面上是在從事區塊鏈,實質上,是在做網際網路。長此以往,非但會讓區塊鏈失去好的發展機會,甚至還將會區塊鏈的發展帶入到死衚衕。

2、區塊鏈的地位,並不及網際網路。

網際網路之所以能如此深度地影響和改變人們的生產和失衡或,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網際網路的優勢地位的確立,特別是網際網路作為一個基礎性的存在被大多數人所接納的地位的確立。同網際網路的廣泛被認同不同,區塊鏈依然是一個小眾的存在,甚至在某些時候,區塊鏈尚未真正被大家所認同。

當區塊鏈的地位尚未被認同,我們看到的是,很多人,甚至是很多的區塊鏈玩家,依然將區塊鏈看成是一個與其他型別的新技術相類同的存在。在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的區塊鏈,是與大資料、雲端計算、物聯網和人工智慧這些新技術同時出現的。 區塊鏈與它們一同出現,一方面讓我們看到的是,人們對於區塊鏈認識的不清晰;另外一方面,讓我們看到的是,區塊鏈的地位,尚未被真正確立。

筆者以為,當區塊鏈的地位並未像網際網路那樣被認同,被推崇的時候。我們一味地去用區塊鏈和其他外在行業深度融合,不僅無法將區塊鏈的功能和作用得到最大程度上的發揮,就連那些和區塊鏈一起出現的新技術的功能和作用都無法獲得最大限度的發揮。從這個角度來看,簡單地將區塊鏈看成是類似「網際網路+」的存在,同樣是不合適的。

3、區塊鏈的完整度,並不及網際網路。

任何一個時代的來臨,抑或是說,任何一個時代,必然需要是是一個完整的,被廣泛認可的生態的達成和實現。網際網路時代,就是如此。我們之所以會將網際網路時代,稱之為網際網路時代,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網際網路業已形成了一個相對較為完整的,多元的生態,並且在這樣一個生態之下,人們生產和生活的每一個方面都可以囊括其中。

正如上文所講的那樣,區塊鏈依然是一個相對小眾的存在。 更為誇張地說,它連20年前的網際網路都不如。 當區塊鏈無法形成一套完整的,多元的生態體系的時候,如果我們還在簡單地拿區塊鏈與網際網路做對比,甚至用「網際網路+」的思維和邏輯來發展區塊鏈,非但無法促進區塊鏈的正常發展,甚至還將會把區塊鏈徹底帶入到概念和營銷噱頭的死衚衕裡。

早前,筆者曾經有過一個觀點,即區塊鏈只有建構起來了一個龐大的生態體系,在這樣一個生態體系裡,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看到區塊鏈的痕跡。我們才能用「區塊鏈+」來做以往我們所做的「網際網路+」的工作。如果區塊鏈依然僅僅只是零星的,孤立的應用,而沒有形成一個龐大的、完整的、協同的體系的話,那麼,我們僅僅只是以「網際網路+」的思維來落地區塊鏈,只會吧區塊鏈帶入到死衚衕裡。

當區塊鏈在如此多的方面無法和網際網路相匹敵,那麼,這個時候,我們看到的所謂的區塊鏈正在進入到衍生品時代,只會把區塊鏈的發展帶入到發展的死衚衕裡。長此以往,區塊鏈非但無法獲得長久的發展,甚至還將會徹底淪為概念和噱頭。因此,我們需要用新的方式和方法,避免區塊鏈進入到衍生品時代。

區塊鏈的「衍生品」時代,

技術依然是內驅力

筆者以為,「網際網路+」時代,其實是一個以概念和噱頭為內驅力的時代。在這樣一個時代裡,只要你能夠想出足夠新奇的想法,便可以獲得資本和關注,便可以獲得流量。從本質上來看,「網際網路+」是一個以營銷為內驅力的時代。值得注意的是,這是在網際網路業已成熟的大背景下出現的,以區塊鏈的發展狀態來看,我們依然要以技術為內驅力,並以此找到區塊鏈的「衍生品」,才能獲得長久的發展。

1、區塊鏈的「土壤」,並未真正成熟。

筆者以為,區塊鏈技術尚且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於,它的土壤並未真正成熟和完善所導致的。 當區塊鏈的「土壤」並未真正成熟的時候,區塊鏈的發展就存在一定的演變的可能性。 正如上文所講,區塊鏈的成熟,需要數字經濟時代的來臨。然而,現在的數字經濟並未達到成熟的程度。

當數字經濟依然是稚嫩的時候,那麼,它所孕育的區塊鏈技術,同樣是稚嫩和原始的。未來,隨著數字經濟的不斷髮展和完善,我們還將會看到區塊鏈技術的不斷進步和完善,而隨著區塊鏈技術的完善和進化,我們還將會看到更多有關衍生於區塊鏈的新物種的出現。

簡單來講,就是區塊鏈技術的不斷進化,衍生出來了區塊鏈的不同應用的出現。 只要區塊鏈的技術不斷演變,區塊鏈的衍生品就會不斷演變。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依然需要將技術的迭代和更新,看成是區塊鏈「衍生品」時代的核心所在。

2、區塊鏈的「地位」,並未真正確立。

正如上文所講,現在我們提及區塊鏈,通常是將它與其他的新技術相對等來看待的。事實上,區塊鏈是這樣的嗎?很顯然,不是的。 真正意義上成熟的區塊鏈,應當是凌駕於其他的新技術之上,並且可以將其他的新技術串聯起來,甚至將其他的新技術融合到一起的存在。

當人們看待區塊鏈的時候,秉持著與看待其他的新技術一樣的思維,只能說明區塊鏈的技術尚且有發展空間,它依然沒有讓人們看到它與其他新技術的區別,更加沒有擔綱起融合其他的新技術,聯通其他新技術的功能和角色。反過來講,區塊鏈技術尚且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會說,當區塊鏈進入到「衍生品」時代,依然是一個需要以技術為內驅力的時代。 只有通過不斷地完善區塊鏈技術,不斷地確立它的「領袖」地位,才能將區塊鏈的發展帶入到全新的發展階段。 當然,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我們依然是需要以技術的發展和演變為基本內驅力的。

3、區塊鏈的「生態」,並未串聯成網。

一個成熟的生態對於任何一種技術來講,都是相當重要的。這一點並不僅僅只是在區塊鏈身上使用,在網際網路身上同樣表現得淋漓盡致。 試想一下,如果網際網路的生態沒有形成,我們能夠看到現在的網際網路玩家建構一個又一個的大型平臺嗎?它們可以將這樣那樣的流量全部都聚攏在自己的平臺上嗎? 很顯然,是不能的。

因此,生態的成熟和完備,才導致了網際網路技術的成熟,並且真正成就了網際網路時代的來臨。對於區塊鏈來講,同樣如此。儘管我們看到了現在區塊鏈業已在諸多場景裡得到了落地和應用,並且很多場景當中,區塊鏈帶給了我們不一樣的體驗。但是,區塊鏈的這些應用多半是孤立的,零散的,並未串聯成網。如何解決? 筆者以為,依然還是要從技術著手,通過不斷完善和發展區塊鏈技術,實現生態的達成,真正讓區塊鏈在不同場景當中的應用真正串聯起來。

從這個角度來看,區塊鏈「衍生品」時代的來臨,依然需要從技術著手來實現。缺少了區塊鏈技術的驅動,便不會有生態的達成,而生態的缺失,將會在一定程度上嚴重影響和改變區塊鏈未來的發展和走向。

結語

從表面上,我們看到的是區塊鏈與數字貨幣的分野。在這樣一種大背景下,區塊鏈的落地和應用開始火熱地展開。很顯然,一個類似於「網際網路+」的「區塊鏈+」時代正在來臨。 在我看來,對區塊鏈來講,這並不是什麼好事,相反還會將區塊鏈的發展帶入到發展的死衚衕。 立足技術,以技術為內驅力,開啟區塊鏈「衍生品」的新時代,或許才是正道所在。

—完—

作者簡介  PROFILE

孟永輝 

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行業研究專家,戰略顧問。

合作聯絡

微信:95184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