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邊界的美團,碰上責任的邊界

語言: CN / TW / HK

記者:戰兵

編輯: 祺然

去年11月,壹DU財經在《美團何時上岸?》一文講過王興的處境。當其他網際網路巨頭的創始人開始退休,王興還要面對近10萬的員工總數,日活超100萬的騎手,以及鉅虧的財務報表。而且,商戶佣金、騎手社保猶如兩座大山壓在美團頭上,時不時被社會討論,且不知道何時才能平息。  

2月18日,發改委印發《關於促進服務業領域困難行業恢復發展的若干政策》的通知。提出將引導外賣等網際網路平臺企業進一步下調餐飲業商戶服務費標準,降低相關餐飲企業經營成本。當天,美團股價應聲大跌15%。  

一個月後的兩會期間,包括TCL創始人李東生在內的多位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就外賣等靈活用工人員的社保繳納標準、與企業合同條款、維權解紛渠道等建言獻策。  

狄更斯說過,“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美團也不例外,有光鮮亮麗的一面,也有灰暗陰沉的一面。  

01

無邊界的美團是成功的 

王興有個綽號叫“小馬雲”。這大概是指他對商業的思考和表達能力,跟馬雲很像。確實,在網際網路圈,出自王興的語錄數量不少、質量也不低。“網際網路下半場”、“三高三低”、“無限遊戲”、“長期主義”等等。不僅比同處TMD陣營的張一鳴和程維多出不少,也比馬化騰、李彥巨集、劉強東、雷軍等“前輩”的產量高。  

但相比馬雲那種兩極分化的口碑,王興的形象整體更正面一些,聰明、好奇心重、善於思考、能打硬仗,此前採訪中硬剛阿里也為他加分不少。2010年,模仿團購網站鼻祖Groupon,美團正式上線。  

今年已經12歲的美團,取得了一系列“輝煌”戰績。先是千團大戰中,剋制住投廣告的衝動,熬到別人資金鍊斷裂,美團成為唯一倖存者;再就是2015年,跟餓了麼的股東大眾點評合併,獲得了海量使用者和商戶資源,並在2年後超越餓了麼,成為外賣行業第一;再往後就是2019年,美團酒店間夜量全年持續超過攜程系總和。  

在團購、外賣、酒旅、影票、出行等領域,無邊界的美團陸續上演了“後發先至”。美團的故事也被人津津樂道,成為人們羨慕的物件。2018年,美團在香港上市,市值很快超過小米、京東,並在一年後成為僅次於阿里、騰訊的市值第三高的中國網際網路公司。中國網際網路協會公佈的以營收為主要依據的2020年網際網路百強榜單中,美團也僅次於阿里、騰訊,高居第三。  

即便餐飲、酒旅等本地生活服務受疫情影響嚴重的2020年,美團全年營收也再創新高,首次突破千億,達到1147.9億元,同比增長17.7%。高速發展的美團,將更多使用者和商戶捲入其構建的本地生活服務生態中,2020年,美團年度交易使用者達5.11億,較去年同期的4.5億增長13.3%;活躍商家680萬,同比增長10.1%。  

放眼望去,街邊小吃店、餐廳、便利店、超市、理髮店、按摩店、奶茶店,幾乎沒有不接入美團的。身邊的朋友中,也幾乎沒有不用美團點外賣,用大眾點評查餐廳的。客觀上講,美團在服務民生,推動線下經營數字化轉型以及解決就業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  

小壹哥身邊有些朋友,沒事的時候兼職噹噹“跑男”,賺點生活費。前兩週,一個朋友只跑了兩單就賺了21.5元,扣除美團代繳的3元騎手保險,賺了18.5元。對於數百萬專職騎手來說,美團可能是他們收入的唯一來源,是賴以謀生的平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3月1日,針對發改委降低商戶佣金的政策號召,美團釋出幫助餐飲商戶降本增收的公告。公告中提到,美團外賣2021年推出的“外賣管家服務”,為商戶提供店鋪裝修、經營診斷、餐品設計、活動策劃等運營服務。使用過該服務的商戶存活率比沒有使用的高39%,同時月均交易額提升了79%。很多時候,商戶也離不開美團,尤其疫情期間。  

給消費者帶來了便利,給商家帶來了增量,給騎手帶來了謀生機會,自己也實現高增長,創造商業上的傳奇。這是美團的光鮮亮麗的一面。  

02

責任有沒有邊界?

如前所講,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隨著規模越來越大,美團與責任邊界的矛盾和衝突越來越激烈。其灰暗陰沉的一面越來越顯現出來。  

虛假評論、大資料殺熟是網際網路消費領域普遍存在的頑疾,嚴重損害消費者利益。但不能說這是行業亂象,作為行業巨頭就能允許其存在。在這方面,美團顯然沒有解決好這些基本問題,沒有承擔起行業龍頭的責任。去年10月,王思聰在微博向美團“開炮”:“這就是上萬億市值公司的安全系統嗎?……你們大眾點評除了會恰爛錢做虛假分數還會點啥?”。再往前一年,人民網《不消費就能點評?“大眾”點評是真是假》一文曾揭露大眾點評的刷單、職業差評等亂象。  

今年3月1日,北京市消協釋出《網際網路消費大資料“殺熟”問題調查結果》,調查顯示,網路外賣(66.96%)和網路打車(63.00%)消費過程中遭遇大資料“殺熟”的受訪者均達到六成多。作為外賣第一平臺,美團難逃其責。  

之所以對這些問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跟早年間阿里享受假貨帶來的虛假繁榮紅利道理一樣。管它真假,只要有人買,平臺交易額就能上來,規模就能做大。  

對於騎手,美團的責任更大。在美團註冊的近1000萬騎手,沒有一個跟美團簽訂勞動合同,美團也無需繳納社會保險。也就是說,穿著美團制服、戴著美團頭盔、送著美團外賣的騎手不是美團員工,是不是有點違反常理。但這正是其“巧妙”之處,通過將騎手外包給第三方勞務公司,美團在享受1000萬勞力的同時,卻不用承擔1000萬人口的鉅額保障成本。想到這一點,不由地為京東大強子點個贊。  

也不是一點保險都沒有,美團為每位騎手每天代扣3元的商業保險,但想讓商業保險起作用也十分困難。鳳凰網財經曾報道美團外賣員與第三方外包公司天津沃趣的一起訴訟,騎手姜某某在取送餐期間撞傷陸某某,個人墊付3000元,欲從保險理賠款中扣除。但沃趣公司和保險公司都拒絕承擔責任,最終法院判決天津沃趣賠償姜某某損失。  

這是美團騎手維權困境的普遍現象。美團把責任轉嫁給外包公司,事故發生後外包公司又辯稱雙方不存在勞動關係。在美團、外包公司、保險公司相互甩鍋的過程中,外賣員猶如“裸奔”,維權相當困難。  

再回到商家,此前各地餐飲協會控訴美團佣金過高的新聞層出不窮。尤其在疫情期間,餐飲、旅遊行業陷入困境的時候,美團營收卻持續高增長,這不得不令人反思。去年9月,齊魯晚報的一篇報道中,一家米粉店老闆龐先生表示,“平臺(美團)抽成為23%,比如這一單顧客實際支付21.7元,我實際收入只有11.06元,比例幾乎是對半。”  

這就不難理解,當發改委呼籲外賣平臺降低商家傭金的通知一出,美團股價就應聲大跌。因為大家都明白,商家傭金對美團意味著什麼,對商家意味著什麼。  

看得出來,在消費者、騎手、商家與美團構建的本地生活服務生態中,作為搭建者,美團坐享了生態的規模紅利、成長紅利,然而卻沒有承擔起對等的責任。責任的邊界,讓它與生態參與者之間的矛盾不斷湧現。  

03

時代問卷,美團必須答題 

時代猶如濾鏡,變幻的濾鏡之下,網際網路經濟、網際網路巨頭的形象也在不斷變幻。  

過去,網際網路是新勢力、新生事物,允許其放任自流、發展壯大。即便當時很多人質疑電子商務衝擊實體經濟,即便是街邊小店都要繳稅,但一說電商徵稅就引起爭議。但那時候,質疑是小眾,鼓勵和羨慕才是主流。  

時至今日,網際網路從增量進入存量時代,其各種“原罪”開始顯露。網際網路背後資本的無序擴張,對於金融等行業造成不良影響;高佣金、二選一、大資料殺熟等弊端,損害商家和消費者利益。尤其,面對日趨激烈的國際競爭,全社會愈發形成共識:技術而非網際網路才是核心競爭力。  

在這種形勢下,整頓平臺經濟亂象、反壟斷調查成為新的時代主題。以往的崇拜被審視替代,人們更關心這些巨頭們能否承擔起足夠的責任與擔當。  

這是時代的問卷,每個網際網路巨頭都必須答題。於是,阿里巴巴宣佈,將在2025年前累計投入1000億元,助力共同富裕。騰訊設立首期500億元的“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專案,另外再投入500億元,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劃”協助鄉村振興。  

美團也開始答題。3月1日,美團宣佈,從今年3月到12月,對疫情中高風險地區經營困難的中小商戶,美團外賣實行技術服務費(佣金)減半優惠,且減半後每單1元封頂;對其他完成費率透明化的困難商戶,實行技術服務費5%封頂,預計超百萬商戶受益。  

3月3日,美團外賣釋出《2021年度美團騎手權益保障社會責任報告》,圍繞勞動保障、演算法取中、溝通機制、勞動安全四方面,闡述美團過去一年的騎手權益保障舉措,並提到正在試點的新機制——對差評、超時等情況的處理從扣款改為扣分。  

這當然是一種進步,但離公眾的預期還有較長一段路程。美團的答卷能否過關,還尚待時代的檢驗。

圖片來源於公開網路,侵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