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正在吸引更多的富豪家族辦公室涉獵加密貨幣

語言: CN / TW / HK

金融時報的編輯斯蒂芬·福裡在10月25日發表評論,他介紹了自己從一個對加密貨幣懷疑論者到擁有一個非同質化代幣的過程。他認為非同質化代幣或許能成為讓一些人進入加密貨幣世界的契機,因為它仍是一件藝術品。而通過了解其背後的機制,也能讓更多人瞭解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

經過從旁觀察了十年的加密貨幣熱潮之後,即使是一些頑固的懷疑論者也開始投身其中,購買他們的第一筆數字資產。

這是一個為那些將數字貨幣作為資產類別加以推廣,並預告了一場技術和金融革命的先驅們平反的時刻嗎?或者說,這只是一個跡象,表明炒作的週期正在達到其最後、最狂熱的時刻,然後熱潮就會退去?我也希望自己能知道答案,因為我也是那些懷疑論者之一。而現在,我擁有一個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或稱NFT。

花旗私人銀行在9月份對家族辦公室(注:為富豪家族管理資產的機構)進行的年度調查中發現, 23%的人現在在投資組合中擁有加密貨幣資產,另有25%的人正在考慮投資。 在參加與報告有關的花旗論壇的家族辦公室高管中,有一半人表示,他們預計明年將增加對加密貨幣的財產分配。這個數字對於通常以保守的態度管理資金的顧問來說是很大的。

對數字資產的興趣, 首先從過度思考者(那些對未知問題的複雜解決方案感到興奮的加密幣烏托邦主義者)傳播到了思考不足者(期望從勉強理解的交易中賺快錢的跟風者),似乎最終傳到了遵循共識的思考者。

我有一個關於此事的理論。如果有哪件事是富人和他們的顧問都瞭解的,那就是藝術品了,今年,加密貨幣和藝術的世界以NFT的形式碰撞在一起。

這些NFT是代表一件藝術品的程式碼片斷,或者一場籃球比賽的片段,或一條推特,或威廉·夏特納(注:William Shatner,《星際迷航》中的首代柯克艦長的扮演者。以他的照片為基礎的1萬份NFT,在九分鐘內被賣光。)的照片。它們可以用加密貨幣購買,或將傳統資金轉換為加密貨幣。其所有權被記錄在一個叫做區塊鏈的數字賬本上,並使用這個區塊鏈的加密貨幣進行轉移。

Photo by Maxim Hopman on Unsplash 

一直以來,人們很容易否定區塊鏈技術的效用。我們已經有了記錄和轉移數字資產所有權的方法(就像記錄銀行賬戶中的錢那樣),並有一個既定的法律基礎設施來確保對這個系統的信任,但區塊鏈並不具備這種能力。我仍然不知道我們是否需要一種不同的方式。但繼續說區塊鏈的用途僅僅是理論上的,已經站不住腳了。

我擁有NFT的原因是,我的一個藝術家/開發商朋友一直在鑄造它們。它們不僅是他從自己的工作中賺錢的一種方式,而且也是一種獨特的方式。嵌入在代幣中的程式碼保證了他在作品被出售時能收到版稅,這是任何藝術家都無法在物理世界中堅持做到的事情,這就是它的一個用途。

因此,現在我是Tezos區塊鏈上一個自豪的代幣擁有者,它代表了一件生成藝術(一種部分或全部由某個自治系統生成的藝術品),這是一個六邊形的GIF,在無盡的迴圈中溶解、旋轉和變形。如果你願意,你也可以下載這個GIF。但我是唯一一個擁有這枚代幣的人。

我對自己所擁有的東西並不抱什麼幻想,我只是想看看會發生什麼。除了藝術家的作品在未來是否會被認為有價值之外,NFT會發生什麼取決於我們是否認同擁有一個獨特的代幣與複製這個GIF或在網頁上觀看它是不同的,而且是更高階的。

代幣得以存在的區塊鏈,以及對其進行估值的加密貨幣,則是另一些變數。區塊鏈可能且確實會陷入失修。目前,Tezos有強大的支持者,但它的受歡迎程度遠遠低於 以太坊 ,而以太坊正宣稱自己是更高價值的NFT、新式的金融服務、遊戲和許多其他開發者實驗的首選區塊鏈。

無論接下來使用區塊鏈技術創造和交易的是什麼,它們都可能有更高的價值。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讓每個區塊鏈運作的貨幣。最大的投資機會可能根本不在加密貨幣資產上,而是在運營和利用這項技術的公司上。但我現在對其可能性的理解比我投身其中之前要多。

Photo by Morthy Jameson on Unsplash 

關鍵是,我們正處於一場偉大的實驗之中,那些曾經對它嗤之以鼻的投資者,現在應該考慮參與其中。在花旗家族辦公室的調查中, 有25%的人說他們“仍然處於尋求建議的研究模式” ,我同意他們的觀點。無論家族辦公室在研究和建議上花費多少錢,他們都可以通過轉移一點注意力到加密貨幣上,看看它會發生什麼,從而獲得同樣寶貴的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