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長泥潭中苦苦掙扎,完美世界何時走向“完美”?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有牛財經”(yncj_cn),作者:黑桃與長劍

回看過去,A股遊戲行業似乎從未瀰漫過如此沮喪的氣息。

自今年9月監管政策落地後,A股上市的傳統端遊廠商們一直承受著巨大壓力。當防沉迷愈發嚴格,面向年輕人的遊戲故事無法再打動資本市場,它們的各種弱點——發展固化、增長速度下降甚至停滯、缺少現象級產品等——在聚光燈之下就暴露的更為明顯。

面對不甚樂觀的行業局面,像騰訊、網易這樣的巨頭大可憑體量硬撐過去,以“上海四小龍”為首的新玩家則是在創新上各出奇招,變著花樣吸引消費者和資本的注意力。但完美世界、三七互娛們呢?這些在A股盤踞多年的端遊廠商,還能講出新故事以打動投資者的心嗎?

圖片來自完美世界遊戲官網

仍未走出增長泥潭?

翻閱深交所檔案可知,完美世界(002624.SZ)已經於10月26日釋出了其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資料顯示,完美世界第三季度營收為25.33億元,同比下滑13.2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5.422億元,相較去年同期增加了1.18%,波動幅度並不大。

前三季度資料上,完美世界營收達到67.39億元,較去年同期的80.62億元下降16.4%;歸母淨利潤方面,其前三季度資料為8億元,較去年同期18.07億元大幅下降55.72%。

對於營收、淨利潤同比或是下滑,或是增長不利的事實,完美世界在財報中給出的答覆是,為了更好貫徹全球化發展戰略,公司正調整海外遊戲佈局,並於2021年第二季度關停了部分不達預期的海外遊戲專案,由此產生一次性虧損約2.7億元。

從此前放出的訊息來看,完美世界關閉的海外遊戲應是《萬智牌:傳奇》,這款遊戲將於今年10月31日正式停服,自登陸PC端到關服僅一年有餘。《萬智牌:傳奇》的失敗,某種意義上也象徵著完美世界出海戰略再次碰壁。

完美世界給出的另外幾個理由是,因2020年疫情背景下基數過高,本次財報中部分遊戲流水出現了自然回落。另一方面,受影視劇排播及上映節奏影響,公司影視業務營收同比下滑,而影視業務專案製作支出又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故導致整體業績受到影響。

或許是為了提振投資者信心,完美世界將它上半年畫下的“餅”推到了臺上。

按照完美世界在財報中的說法,公司於2021年上半年上線的四款新遊戲——《非常英雄救世奇緣》、《舊日傳說》、《戰神遺蹟》、《夢幻新誅仙》,已經開始回收上線初期的集中推廣投入,業績貢獻穩步釋放,經營業績環比也出現回暖。

《夢幻新誅仙》宣傳影片,圖片來自完美世界遊戲官網

若是與今年第二季度19.76億元的營收資料相對比,完美世界的確實現了業績回暖。但如果把眼光放的再長遠些就能發現,它本次的業績並未能實現更高的增長——2019、2020、2021三年間,完美世界二季度至三季度的營收增長幅度分別為33.5%、13.6%和28.2%。可以看出,其增長速度仍然沒有恢復到2019年的正常水平。

畫餅難“充飢”

完美世界上半年密集上線的數款遊戲,定位並不相同。其中,《夢幻新誅仙》師承老IP《夢幻誅仙》,是完美世界一貫的IP再利用產物,同時也是它下半年的拳頭產品;《戰神遺蹟》與《舊日傳說》算是新IP,但也得到了完美世界在宣發和買量上的支援;《非常英雄救世奇緣》則與前三者截然不同:它是一款買斷制手遊,主打西遊元素和橫版過關玩法。按照官網資訊來看,它似乎並不屬於完美世界重點扶植的物件,更像是它在買斷制領域的試水作品。

從市場給出的反饋來看,這四款遊戲的表現很難說是盡如人意。

七麥資料顯示,《戰神遺蹟》與《舊日傳說》在推出後不久便很快跌出iOS免費遊戲總榜,在各自所屬的細分榜單上也長期位列300名開外。其中,《戰神遺蹟》在今年9月新版本推出後熱度曾一度回升,但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又跌回了原形。

《夢幻新誅仙》作為完美世界力推的拳頭產品,倒是沒有落得前二者的下場,只是其排名在強者眾多的付費遊戲市場上仍然不算太高;此外,或許是買斷制手遊賽道上競爭對手較少,《非常英雄救世奇緣》的排名意外靠前,在熱度維持上甚至超越了《夢幻新誅仙》。

按照完美世界在今年4月13日釋出會上的表態,這四部作品只是它“產品大年”的一小部分——那場釋出會上,它釋出了24款新品遊戲,還官宣獲得了《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三部動畫電影的遊戲改編權。

但如今,2021年已過去大半,完美世界的新遊戲卻遙遙無期。更為雪上加霜的是,隨著《遊戲審查評分細則》以及防沉迷新規的推行,監管部門對遊戲版號稽核也顯得愈發嚴格,8、9兩月裡,網遊版號連續“斷炊”就是最好的證明。寒冬將至,而完美世界能否在不多的時間裡拿出足以說服投資者的爆款,仍然是個未知數。

完美世界,離“完美”還有多遠?

在A股上市遊戲公司中,完美世界曾有過很“完美”的故事——通過“遊戲+影視”產生協同效應,實現IP共享,構建包含遊戲、影視、文學、動漫、漫畫、媒體和教育的大文化產業結構,這是完美世界創始人池宇峰曾提出的構想。那時,端遊市場尚未完全衰落,影視市場也正當紅,基於對老牌遊戲公司的信任,願意為完美世界買單的投資者只多不少。

然而,事情總是不如完美世界的預料那般簡單。自2017年開始,完美世界影視業務虧損逐漸加重,2019年,該業務虧損已經達到3.1億元;成果方面,除了《射鵰英雄傳》《烈火如歌》等作品在影遊聯動上做出了一定成績外,其餘IP多是進入了“再利用”(端遊改手遊、電視劇改電影、漫畫等)環節,對企業基本面起到的積極作用不大。

對於完美世界押注的影視IP改編遊戲模式而言,“IP還原”這一問題是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的。一個IP越是熱門,粉絲對其的要求也就越高,若出現不符合作品原設定或是內容質量低於粉絲期待的情況,對IP口碑的傷害無疑是巨大的,也不利於後期影遊聯動的繼續開展。要想在這條賽道上走出一條路,完美世界還需多多摸索才是。

目前,完美世界最穩妥的破局方式仍然是遊戲,而它手中已經有了這麼一張“疑似”王牌——《幻塔》。自2020年宣發伊始,它二次元+開放世界的標籤就讓玩家群體不由自主地將其和米哈遊旗下《原神》對標,官方也有意無意地將玩家情緒向這方面疏導。

《幻塔》宣傳圖,圖片來自完美世界遊戲官網

就測試影片來看,《幻塔》的開放世界主體要素——爬山、滑翔、游泳、解密與探索,以及載具系統——已經有了相對較高的完成度,正式上線似乎只是時間問題。當下,很多投資者都視其為拯救完美世界走出爆款困境的關鍵。

但《幻塔》採用對標式宣發模式也有風險,畢竟,如今國內開放世界手遊賽道上仍然只有《原神》一家獨大,而騰訊、網易等大廠的類似企劃還在路上。這種情況下,在美術風格、玩法等方面都對標《原神》的《幻塔》若是沒能拿出超越前者的要素,則很容易被實力雄厚的後來者當成墊腳石,能否成為撐起完美世界業績的爆款也還是未知數。

總體而言,完美世界時下仍然願意在研發上砸錢——本次財報顯示,其年初至三季度的研發費用由2020年同期11.83億元增加到了13.58億元,同比增長14.8%,與銷售費用的差距也進一步縮小。同時,它在MMORPG等遊戲細分領域有著多年的積累,如果它有意沉下心來打磨產品,並進一步挖掘細分市場需求,破局的那一天或許會早些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