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真正的“奶茶之都”,我提名它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鋭見Neweekly (ID:app-neweekly) ,作者:土衞六,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果然不出所料,今年的茶飲訂單量和門店數冠軍,依然是廣州。

前不久,美團聯合咖門發佈《2022茶飲品類發展報告》,該報告指出,現製茶飲2020年的市場規模是1136億元,到2025年預計會達到3400億元,複合年均增長率25.5%。這其中, 廣州的表現尤其搶眼,無論是訂單量和門店數都穩居第一。

奶茶門店數和訂單量,第一名都是廣州,第二名都是深圳。/美團X咖門

事實上,這並不是廣州第一次拿下茶飲冠軍,2021年廣州就已經是第一名了。

奶茶對於廣州人而言,究竟有何魔力,能產生這麼大的吸引力和影響力呢?

(備註:茶飲是更廣泛的統稱,不僅包含奶茶,也包含果茶、純茶等其他品類。但我們習慣把上述品類都稱為奶茶,所以下文統一用“奶茶”指代)

奶茶之都,憑啥輪到廣州?

我稱廣州為“奶茶之都”,誰贊成,誰反對?

反對的話,請到體育西或者西華路,從街頭喝到街尾再來回答問題。

為什麼是這兩條街呢?因為這兩條街奶茶門店密度很高,而且除了連鎖經營的喜茶、茶理宜世、滬上阿姨、一點點、茶救星球之外,還有許多獨立開辦的原創品牌。

品牌眾多,琳琅滿目。

在這樣的街巷裏,奶茶店要想在眾多門店中脱穎而出,口味和創新上必然要有“兩把刷子”,不然分分鐘被淘汰。正因為如此,能開得下來的,必然經得起檢驗。“不好喝”是不存在的。

要知道, 廣州的奶茶門店數接近2萬家,總數是上海的兩倍 。你可能會問,都是奶茶,喝誰家的又有多大區別呢?不就是個奶茶嗎,開這麼多家店,有必要嗎?

有必要,那是必須的。廣州能開出這麼多家奶茶店,其實和廣州 常年濕熱的氣候有關 。廣州大部分地區位於北迴歸線以南,太陽輻射強,氣温高,降火解暑自然是順理成章的生理需求。

一杯奶茶,降暑解渴。

把目光放到更遠範圍,許多亞熱帶地區都有這樣的需求,這樣就催生了降暑食品。福州的長樂冰飯、海南的清補涼、廣州的糖水和甜品,都是如此。廣州還有涼茶,涼茶中比如癍痧就以清熱排毒而聞名。

氣温和奶茶銷量呈正相關。/南方都市報

近幾年,隨着新消費、網紅文化和社交媒體三股浪潮的興起,以新茶飲為代表的奶茶,逐漸取代糖水和涼茶成為了降暑消費中的頂流。

中老年人也開始愛上奶茶了。/南方都市報

新消費側重創新,這迎合的正是新世代標新立異、塑造個性的心理需求。新茶飲以創新視覺和味覺雙重體驗為追求,每個季節都能推出新品爆款,持續收割當代青年的注意力。

網紅文化注重美感,濾鏡、打卡催生社交需求——在社交媒體上塑造生活家形象,贏取更多共鳴和認同。平心而論,涼茶是真做不到這一點。而糖水和甜品的消費更注重線下環境體驗,這類門店經常要排隊,並不如外賣來一杯奶茶炫得更加自如。

奶茶不必拘泥於場所。尤其疊加上廣州盛行的下午茶文化以及“三點飲茶”梗,在辦公室裏點奶茶,也變得富有態度。

氣候原因和新消費浪潮,並非廣州成為奶茶之都的全部原因。事實上,廣州作為粵港澳大灣區中心城市,在文化和地理上都弘揚了當代茶文化的餘韻。

在文化上,廣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城市之一。自古以來,大量的茶葉就從廣州運往南亞、西亞。與廣州相鄰的清遠,本身就是茶葉主產區。可以説,廣州的茶文化源遠流長。

這光看着都治癒啊!

在地理上,將中西方文化相融的香港,近代以來又形成了以茶餐廳為代表的餐飲文化,尤其以港式奶茶見長。改革開放以來,粵港兩地深度交流,港式奶茶也逐漸融入了廣州的茶飲文化中,成為奶茶新消費中的一股強勁力量。

從人口結構上看,廣州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僅為7.82%,這個比例在全國排名第四。這表明廣州是一個年輕化的城市,年輕人追逐新潮,剛好和奶茶文化相吻合。

另外,2021年廣州淨流入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為47.3%,在四大一線城市中排名第二。這表明廣州文化的包容性很強,在一個包容性這麼強的城市裏,每個人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口味。這或許也是廣州小眾品牌眾多的側面印證。

每一千人就擁有1.27家奶茶店,這種幸福感你能體會嗎?/界面新聞

所以説,廣州成為“奶茶之都”的條件,真是得天獨厚,可以説是當之無愧啊!

廣州奶茶,卷得人瘦不下來

廣州奶茶的品類,實在太豐富了,而且總能卷出新意,讓人慾罷不能,總是難以專注於減肥。

據天眼查2019年發佈的數據, 北京、上海有90%以上的奶茶店均屬於連鎖經營品牌,而廣州這一數字不足60%。 這表明廣州的奶茶店中,有不少是自營小眾品牌。上文分析過,這是廣州城市文化包容性的某種體現。

廣州人對連鎖奶茶的評分低於北京上海,畢竟選擇多。/天眼查

年輕的時候,我曾經立下誓言,要在一年之內喝遍西華路全部奶茶店的所有茶類,否則就一個月不喝奶茶。後來,我才發現自己太年輕,遠遠低估了茶飲門類的豐富程度。

就連茶底的分類,兩隻手都已經數不過來——鳳凰單樅、大紅袍、鐵觀音、四季春、茉莉、抹茶……基本上能泡來喝的茶,都可以作為茶底。而這僅僅是個開始,往上加不加奶,裏面加水果還是小料,頂部加不加奶蓋,奶蓋上撒什麼……光這些就能搭配出花來。

一芳、鹿角巷為代表的的黑糖風味奶茶,現如今沒有原來那麼火了。

但你要以為奶茶就是堆小料,那目光就太侷限了。連以堆小料為特色的書亦燒仙草和益禾堂,都不滿足於單純堆小料了。像港式絲襪奶茶這樣的傳統茶飲,更是沒有任何小料。

説到底, 奶茶的靈魂還是在於兩個詞——比例和時間。 我在家裏也自己嘗試過做奶茶,但奶和茶的比例多少合適,煮茶多久口感最好,如何能讓奶和茶融合得更為順滑,這些問題,在家裏很難解決。

奶茶店,拼的就是這個專業。好比最簡單的絲襪奶茶,要把斯里蘭卡的紅茶煮開後反覆拉茶几次,才可令茶味均勻並逼出茶味來。拉茶的過程最見功底,茶水要與空氣接觸,茶和奶之間也要均勻相融。

奶和茶不是簡單混合而已,拉茶的功力很重要。

有的奶茶店為了增加口感,連冰塊都用奶茶冰,這樣即便融化也不會稀釋口感,真是太講究了!

要説新茶飲,就不得不説果茶。很大程度上,新茶飲的風潮就是果茶帶起來的。傳統的果茶,就是水果榨汁,再加茶底和奶蓋。而新果茶保留了水果原本的形態,喝完還可以吃兩口,口感更多幾分享受。

作為傳統甜品中的“王炸”,楊枝甘露在廣州人心中有非常特殊的地位。但在下午茶時間,要是端着一碗楊枝甘露吃,其實還挺不方便。試想,你一會兒要打字寫方案,一會兒又要拿起勺子來吃楊枝甘露,非常麻煩。

這樣的楊枝甘露,比甜品版本的口感還好。

新茶飲版楊枝甘露很好解決了這個痛點,楊枝甘露中的椰奶西米露改成了水晶凍和奶凍,加上爆滿維生素C的西柚,最後再加入清甜冰爽的茉莉初雪茶底,只需一根吸管,便可以邊敲方案邊享受減壓時刻。而且,它拍起照來也十分好看,實在是打工人必備。

難怪甜品店和糖水鋪的生意日益冷清,而奶茶店卻生意紅火。

還有的奶茶店,把豆漿也融入了奶茶元素中,開創了豆漿奶茶的流派。而檸檬茶,光在廣州就孵化出撻檸、丘大叔、鄰里等眾多網紅品牌,分店開遍廣州主流商圈。

一篇文章,根本無法總結完廣州奶茶的豐富與誘人。寫罷文章,我也打算出去點一杯舒緩一下了。畢竟週一,又得收收心打工啦!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鋭見Neweekly (ID:app-neweekly) ,作者:土衞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