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妻和马斯克帮他成为百亿富豪

语言: CN / TW / HK

封面图 |《私人订制》剧照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近期,福布斯发布了2022年新加坡富豪榜。榜单前十名中,除了Meta联合创始人爱德华·萨维尔林是犹太裔企业家,其余九名都是华裔,其中包括一位新上榜的企业家: 廖凯原 (Leo KoGuan) ,他以76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542亿元) 身家位居第七,仅比海底捞创始人张勇、舒萍夫妇身家少1亿美元。

廖凯原何许人也?

在福布斯的榜单说明中,他是IT供应商美国国际软件屋公司 (SHI International) 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也是特斯拉的第三大个人股东。今年5月份,廖凯原还曾公开在Twitter上提议,让特斯拉拿出150亿美元回购股票。他从不遮掩自己对特斯拉和马斯克的欣赏,接受采访时直言,两人会面聊的不是商业而是物理学,马斯克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尊重的人。

而在中国,廖凯原拥有一连串听起来重量十足的名头:北京大学名誉校董、清华大学名誉校董、上海交通大学名誉校董、复旦大学法学院名誉教授……这四所名校的校园里,至今仍矗立着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大楼,许多学生也接受过来自「美国廖凯原基金会」捐赠的奖学金。 然而在社交媒体上有一条关于他的高赞评论这么说道:「他以一己之力扯下了中国四所顶级高校的底裤。」

廖凯原,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01

廖教授的创世之道

圆脸、浓眉、微胖,永远神采奕奕,这是廖凯原留给外界眼中的一贯形象。

廖凯原今年67岁,在社交媒体上依然非常活跃。最近他去了巴厘岛度假,像许多不善于摆Pose的中老年人那样,拍照时手里总得扶着什么,哪怕一片树叶。配着一张普普通通的游客照,他开始抒发感慨:「多么美丽的沙滩!巴厘岛沙努尔沙滩。巴厘岛和我是一体的,我们是根据KQID时间引擎同时诞生的。」

廖凯原Twitter截图

没有豪华游艇,没有佳丽陪伴,这位新晋富豪榜成员穿着灰色短袖、黄色沙滩裤和一双人字拖,开始向他的2.5万名Twitter粉丝介绍自己的KQID引擎以及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理论。

这就是廖凯原的日常,也是迄今为止让他非议缠身的来源。

公开宣传自己的理论之前,廖凯原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从不接受采访,也不喜欢谈论自己的过往。他旗下有一个「美国廖凯原基金会」,创立于2003年,曾赞助过世界经济论坛、博鳌亚洲论坛2005年海南年会,2007年起,开始在北京大学设立奖学金奖励本科生和研究生,每人2万元人民币,每年奖励168人。

但自从他全身心投入到对生命最终意义的追寻后,他的一举一动,在外界看来都有了别样意味。

2010年,廖凯原与清华签约,捐资1亿元人民币,支持清华大学建设新法学院大楼——廖凯原楼,设立「凯原中国法治与礼治研究中心」和「凯原法哲学研究所」。同样的操作,后来在北大、复旦、上海交大都复制了一遍, 为了这些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大楼,廖凯原至少付出了6.3亿元人民币,其中还不包括每年必须支出的奖学金、奖教金等。

清华大学廖凯原楼

2011年,廖凯原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演讲,首次将自己脑海中的「凯原道」概念化后,便开始在清华大学开设选修课《中国法律思想史专题:在法制和天命的框架下》/《法治和天命科学框架下的天命人》,在北京大学开设公选课《法治和礼治:中国政法传统研究》/《法治和天命科学框架下的天命人》,课程持续了3个学期。

据美国廖凯原基金会公开发布的声明称,每次选课,报名人数远大于限选人数,因此必须通过选拔面试,最后的入选者都是各学院极为优秀的学生。据另一份网上流传的选课截图显示,如若在廖凯原开设的课程中取得前五名,将自动获得廖凯原奖学金一年。

「创作家、科学家、慈善家、企业家」,这是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在「廖凯原教授简介」里给他的定义。 时至今日,在「美国廖凯原基金会」的官网,廖凯原给自己的头衔都是:廖凯原教授。

那么,廖教授到底提出了怎样的理论呢?

如果仔细看他开设的课程名称,会发现里面有一个神奇的词汇:天命人。别慌,虽然看起来非常高深,但在廖教授的解释下,天命人可以非常直白:原生孙悟空,他的理论也可以用以下这张图全部概括——

在这个充满对称性、律动感的图像里,数学、量子物理、伏羲八卦紧密结合,共同解释了廖教授提出的由KQID引擎提供动力的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如果没看懂,廖教授还贴心地给出了详细解释——

根据廖教授公开的《轩辕召唤》 (《轩辕4712中华共识》拟稿) ,这个神秘的理论横跨中西,除各种数字符号之外,要点如下:

1. 轩辕是人类首位领袖、首位科学家、首位全科医学家、首位环境学家、首位人权律师。轩辕是宇宙中所有华人之父,应设立父亲节,作为国家假日,定于农历三月三日,纪念轩辕诞辰;嫘祖是宇宙中所有华人之母,应设立母亲节,作为国家假日,定于农历六月六日,纪念嫘祖与轩辕成婚之日。

2. 设立新的全国仪式:每位有能力的华人一生中至少应该在农历三月三前往圣城新郑朝拜一次;任何新任的国家主席必须在新选出后8日内前往新郑,身穿汉服,向轩辕致敬并祈福。

3. 男婴随父姓,女婴随母姓。

4. 恢复并重新设立国际轩辕纪年,例如公元2022年9月27日,应是轩辕4719XY9月27日。

在多个公开场合,廖凯原均曾表露过自己好奇生命的最终意义,自童年时代起便开始追寻这个问题的答案。 自从创立了这一理论后,他认为「我们如今已经知道了我们是谁、由何组成、如何被创造和分配,以及为何存在。」

经廖教授这一番图文并茂的解说下来,你看懂了吗?

清华大学教授徐炳曾担任清华凯原中国法治与义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他承认自己也看不太懂,但他说: 「看不懂不能怪别人,你只能怪自己还没到那个程度,是不是?」

02

失败的婚姻,成功的创业

在廖凯原的理论里,充斥着量子物理、黄帝四经 (没写错) 、阴阳八卦、莎士比亚、宇宙学、信息论、科学发展观、杨朱哲学等宏大名词,一番中西合璧、文理兼蓄的组合拳打下来,很容易让人忽略一件事: 他本人出生于印度尼西亚,求学于美国,虽是华裔,却无法流利地听说中文,这一套理论也是先有英文底稿,再由专人翻译为中文的。

廖凯原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理论?除了他自己所说的对生命意义的好奇,他没有给出任何别的答案。

1955年,廖凯原出生于印度尼西亚,父母都是华人,后来他留学美国,1982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的国际关系硕士学位 (M.I.A.) ,1985 年获得纽约法学院的法学博士学位 (J.D.) 。关于1989年创业之前的经历,廖凯原只透露了这些。

相比起来,他的前妻、创业伙伴李泰的简历要丰富得多。

李泰是美籍韩裔,1958年生于泰国曼谷,因此被取名为「泰」。李泰的父亲是一名韩国经济学家,常年在国外教书、做研究,李泰也因此拥有跨文化的童年。1980年,李泰获得美国阿默思特学院生物学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为了筹措继续读书的学费,她回到韩国工作了一段时间。1985年,李泰拿下哈佛商学院MBA,成为第一个获此荣誉的韩裔女性。

李泰

李泰对自己的人生有非常明确的规划:20多岁积累从商经验,30岁创业,40岁生子。为此,她先后在宝洁、美国运通工作过。

1989年,李泰31岁,已和廖凯原结婚,二人拿出全部积蓄,又借下一笔小额贷款,买下了一家濒临破产的IT公司,改名为软件屋 (Software House) ,开始了夫妻店创业。

廖凯原和李泰两人都不是IT专业人士,他们维系这家公司的核心力量并非技术,而是服务。公司刚开始时,员工和客户数量几乎是一样的,只有个位数,但其中包括了几家大公司,廖凯原和李泰采取扁平化管理,要求员工为客户提供定制化、个性化和国际化的服务。这种做法在美国很少见,客户留住了,两人很快度过创业最艰难的时期。

1990年,公司更名为国际软件屋 (SHI International) ,年收入达到100万美元。按照廖凯原的说法,开业以来,公司每个月都有盈利记录,发展过程中没有产生过银行债务,现金流充足,员工个人收入在业内也是最高。

事业顺风顺水,廖李二人的婚姻却渐渐走向尽头。

2002年,廖凯原、李泰离婚,此时二人已育有两个女儿,公司发展也蒸蒸日上,无人知晓这段婚姻破碎的原因,但他们处理得很体面—— 廖凯原保留公司40%的股份,以及董事长的名头,不再实质性参与经营;李泰作为公司大股东,以CEO的职位掌管公司。

他们仍有默契:无论公司发展得多好,坚决不上市。

廖凯原在大洋彼岸潇洒撒币的同一时期,李泰将SHI做成了美国顶尖私企:客户留存率达到99%,处于行业最高水平,在全球开办有35个办事处,雇员超过5000名,客户既包括波音、强生、AT&T、亚马逊等巨头企业,也有美国海军、美国国防部、 NASA等政府部门。

2018年,SHI年收入跨过100亿美元门槛。 次年,李泰以30亿美元净资产,位列美国白手起家女性富豪榜第五位。据福布斯数据,这一年廖凯原身家为21亿美元。

廖李二人曾有同样朴素低调的作风:不接受采访,拒绝公司公开上市,但在离婚后,他们之间的言行差别越来越大。

廖凯原沉迷自创理论,他所做的慈善,大多与高校相关,捐楼捐钱。在他口中,世间一切都能用KQID引擎解释。2020年10月,他以6200万新加坡元 (约合人民币3.1亿元) 的价格,从戴森电器创始人詹姆斯·戴森手中,买下新加坡最高楼国浩大厦顶层公寓,里面配备了一个可容纳600瓶酒的酒窖、一个游泳池,以及一个私家花园。

李泰一直兢兢业业管理SHI,每天自己开车去上班,没有聘请任何行政助理,连出差旅行订票这类小事也亲力亲为。由于父亲罹患癌症去世,母亲也曾身患癌症,她的慈善事业主要围绕教育和癌症研究。 在一次面向女性的峰会论坛上,她告诉女性创业者,「失败是可以接受的,但至少在这之前,你要努力做到最好。」 她曾透露自己会把佛教教义融入日常生活,「佛教的基本信念是,生活不可避免地会遭遇苦难。所以,我学会了调整预期,再加上努力工作、不断学习,这样才能更加灵活地应对生活。」

从2002年算起,廖李二人离婚已有20年。这段婚姻结束了,二人结婚时创办的SHI却硕果累累,让他们实现了各自年轻时的理想。

03

马斯克的疯狂粉丝

年过六十,除了对外宣传自己艰深难懂的KQID理论,廖凯原还做了一件财富自由者常喜欢做的事:炒股。

早年间他并不乐意干这件事,他喜欢房地产。

2006年,上海放出消息,要在新天地附近建造两幢顶级豪华酒店,媲美迪拜七星级帆船酒店。随后廖凯原以上海酒店投资公司的名义,与瑞安集团合作接下这一项目。2008年,两栋楼均已完成结构封顶却迟迟未按原计划开业,外界纷纷猜测,可能是因为金融危机影响,导致美资投资方无力完工。直至2010年1月,瑞安集团才发表声明称,已收购原属于廖凯原的85%股权,酒店将在上海世博会开幕前竣工。

或许是这次雄心勃勃的计划半途夭折,此后廖凯原做得最多的房地产项目,就是在几大名校留下冠有自己名字的教学楼。

直至2019年,廖凯原又找到了新的乐趣,开始作为一名散户进行股票投资。

出于个人喜好,他选中了几家知名公司,例如百度、蔚来、英伟达。这些中概股、科技股一开始让他尝到了甜头,但随着时势变化,他手中的股票价值一泻千里。于是他卖掉其它所有股票,把全部的钱都压在一只股票上,那就是特斯拉。

2020年初,廖凯原手中持有230万股特斯拉股票。之后他不断加仓,截至今年9月7日,他手中已经持有2273.35万股特斯拉股票,是特斯拉的第三大个人投资者。 由于他两年前才开始投资,所以他在股票上花的钱,比特斯拉的前两大个人投资者马斯克和拉里·埃里森还多。

廖凯原和马斯克

显然,这两年特斯拉股价疯涨的劲头让廖凯原很满意,他的个人财富也水涨船高。在Twitter上,他坚称自己会一直买入特斯拉,而马斯克之于他,也从几年前毫无交集的陌生人,摇身一变,升级为「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尊重的人」。

现如今,尽管廖凯原仍然会在Twitter上宣传自己的理论,但特斯拉带来的光环已经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提及他,外媒只会说他是那个「疯狂的马斯克粉丝」,而国内选修过他课程的名校学生们也早已毕业走向社会,无人再在论坛上围绕着「中国顶级高校的底裤」破口大骂。

那段每周专程乘坐飞机赴京上课,在课堂上激情宣讲的日子,也离廖凯原愈发遥远了。

当这位67岁的老人待在顶奢公寓里,品着红酒,俯瞰热钱涌动的新加坡时,不知他是否还会想到自己提出的「轩辕大同」——使人人都能享有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和免费物质财富,且人人都能自由追梦、寻梦、圆梦。现在的他,还相信吗?

资料来源:

[1] 廖凯原:轩辕召唤-《轩辕4712中华共识》拟稿

[2] 吕婷:清华大学廖凯原楼启用,清华新闻网

[3] 商伟:廖凯原楼见证廖凯原基金会义举 北大新获高额捐助,北京大学新闻网

[4] 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奖助金项目说明-廖凯原奖学金

[5]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捐赠-美国廖凯原基金会捐赠-廖凯原教授简介

[6] Cyrian Agujo: Meet Elon Musk superfan Leo Koguan, the Singaporean billionaire and physics nerd who claims he’s Tesla’s third-biggest individual shareholde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7] Umesh Bhagchandani: Who is Korean billionaire Thai Lee, the sixth-richest self-made woman in America? The Thai-born CEO of SHI International followed Buddhist wisdom to amass a US$4.1 billion fortun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8] Vance Cariaga: Leo KoGuan Calls for $15 Billion Tesla Buyback as Stock Continues to Struggle, Yahoo! finace

[9] John Hyatt: Elon Musk’s “Fanboy” Bet Nearly Everything On Tesla—And Made Billions, Forbes

[10] David M. Ewalt: The Modest Tycoon Behind America's Biggest Woman-Owned Business, Forbes

图片来自网络

本篇作者  | 毛洪涛     主编 |王滔  

编审 |陈润江     顾问 |王淑琪

合作联系 |邮箱 [email protected]

转载联系  | 微信  flfmn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