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混戰出海,誰能突出重圍?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深燃,作者 | 唐亞華,編輯 | 沐風

快遞出海大戰一觸即發。

8月26日,極兔宣佈正式推出極兔旺寶服務,針對國內寄送至歐美的客戶提供價格優惠、時效穩定的跨境輕小件寄遞服務。同樣在8月,順豐面向東南亞市場推出了“戰狼計劃”,由董事長王衛親自督戰。

背後的原因,國內快遞行業進入存量市場競爭是一方面,政策影響是另一方面。2022年7月21日,商務部等27部委發文,要促進數字文化、外貿出海;今年年初,國家郵政局《“十四五”郵政業發展規劃》也明確提出要快遞“進村進廠出海”。

作為國內快遞主流玩家中出海業務發展最快的一家,極兔近一年在做的事是,對內資源整合,對外擴大出海範圍。

2021年10月收購百世,兩網融合之後,2022年6月,極兔創始人李傑宣告極兔5月份的全網日均票量已超過4000萬,而5月中通、圓通、韻達的這一數字為5000萬單,申通、順豐在3000萬單左右,藉此,極兔在國內的市場地位成功躋身第一梯隊。

在出海業務上,本就起家於東南亞的極兔,如今已經將旗子插在了中東、歐美等國家的地盤上。在出海的具體做法上,極兔用的是本土化策略,以及自建倉庫、配送體系的“重”模式,提供物流全鏈條的服務。

可以確定的是,出海,已經成了國內快遞企業後半場決出勝負的關鍵。

“整頓”海外快遞

Vicky在英國待了多年,目前在新加坡一家獨立電商平臺做市場營銷工作。在她的經歷裡,想要擁有在中國一樣的快遞體驗幾乎是不可能的。

2020年疫情之前,她的購物還是以線下為主。“新加坡電商起步晚、發展慢,之前線上線下價錢和商品種類不會差太多,並且線上購物還要自己承擔運費,時效性也保證不了。這邊人力成本特別高,導致快遞價格也很貴,買東西運費大約是7.5元人民幣,如果退換貨自己再承擔來回運費,買小東西很不值得。”

疫情以來,她和身邊的朋友逐漸開始在線上購物。隨著Shopee等平臺的發展,商家越來越多,商品的種類也更多樣,日常需要的基本上都可以買到。她注意到,從Shopee上買的東西大部分是極兔來派送, 本地發貨的商品一到兩天就能收到,如果是來自中國或其他國家的貨,也能在一週左右收到。

“近年來,能在一些跨境電商平臺或者淘寶上買東西直接寄過來真的是太爽了。新加坡本地物價很高,我身邊一些從中國過來的朋友或是新加坡本地的朋友都會選擇網購,他們從中國買櫃子、沙發等,可選擇的種類多,加上運費也比在這邊買便宜多了。”Vicky告訴深燃。

之前當地的快遞退換貨很不方便,退貨需要自己去找快遞寄件。由於平時要上班,Vicky很少能有時間專門去找快遞公司寄,而且也沒有運費險,導致她以往很少在網上買衣服。近來極兔有了上門退換貨業務,Vicky購物更多了起來。

相比東南亞相對發達的快遞網路,在巴西聖保羅做電商平臺招商業務的Rome發現當地的快遞物流更是問題重重。

巴西的電商基礎設施都有,但發展都差點火候。“線上支付可以用信用卡,但我經常連續好幾張信用卡刷出不來,找不到原因。在支付方面有點問題還不算致命,放到環節眾多的快遞物流上,那就是‘災難’。”他說。

據他介紹,巴西本地的快遞主要依靠巴西郵政,幾乎每個環節都有bug。 首先,地址系統非常混亂 ,商場的檔口編號跟街上的編號連在一起,而且不管是商場還是街上,地址編號排布沒有規律,135旁邊可能是147 ,“我在國內找地址的能力還挺強的,來這邊一個多月了,每次出去見人都只能到了一個地方拍照給對方,讓對方來接我。”

另外,在聖保羅, 上門收件運輸和終端派送的可能不是一個公司,當地大大小小的收件公司有很多,但派送主要由巴西郵政做,整個體系是分裂的,不太好追蹤,丟快遞的事情時有發生 。有商家跟Rome吐槽,有一次,收件公司收走了一車快遞,但系統顯示倉庫裡沒收到貨,後來翻監控發現,有一個人晚上偷偷把2000件快遞運走了。商家特別生氣,一氣之下不做巴西的生意了。

還有更離譜的,“送快遞時,有的快遞員不打電話通知收件人,就在樓下等,使用者需要自己檢視系統,顯示快遞到了自己下去拿。取的時候,一些快遞員也不會認真核對是不是本人,籤個名甚至有時候不簽名就可以拿走快遞。”Rome說。

從2021年底,極兔就在籌備巴西的業務,2022年5月,極兔在巴西正式營業。

Rome觀察到,極兔從中國派過來一千多個人,租了挺大的地方,在大規模佈局倉庫,對接開發,“他們一看就是下定決心要大幹一場,甚至還有自己的食堂和廚師。”

“快遞物流是個重工程,要建倉庫、買車、培訓人,需要大量快遞小哥,我不知道這邊的快遞物流狀況需要多長時間完全改善,但極兔做出海一直比較紮實,願意投入錢和人,很有決心把事做好,極兔進來肯定能啟用這個市場。”Rome對深燃說。

Rome瞭解到,在中東一些國家,甚至沒有統一的地址系統,地址只能寫類似於“麥當勞左邊第三家”, 極兔去了要重新規範地址系統,等於在做基礎設施建設。

自2015年印尼起網,到業務擴充套件到整個東南亞,極兔全年無休、7*24小時快遞運輸、客服隨時線上,這些在中國快遞行業習以為常的服務,在國外同行節假日不派送、快遞單號官網不更新、客服電話沒人接、下班不派送的襯托下顯得很另類,但也確實“整頓”了很多國家的快遞市場,幾乎可以算得上是“降維打擊”。

如今,繼續深化東南亞國家的服務,擴大中東、南美市場,極兔的老手法複製起來更加如魚得水。

電商和快遞,誰也離不開誰

極兔有70%的快遞業務量都來自於電商件,可見,極兔的成功離不開近十年全球電商的發展。並且,未來快遞行業在很多國家仍然有很大的空間。

eMarket在2022年6月公佈的資料顯示,2021年,國內擁有高達24.9%的電商滲透率,美國、英國、加拿大的電商滲透率均在20%以下,而泰國、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電商滲透率均低於5%。

對消費者來說,網購時的快遞物流體驗算是一個加分項,因為即使收不到貨,還可以投訴找商家解決,但到了商家這一端,快遞跟不上,接連收到投訴和賠償,很有可能生意就黃了。 所以對商家來說,快遞是卡脖子般的存在。

多年來,快遞企業出海,大多跟電商平臺是強繫結關係。此前極兔就跟Shopee、Shein等跨境電商平臺緊密合作。根據媒體報道,最新的拼多多出海專案也會與極兔快遞進行合作。

Vicky和Rome所在的電商平臺,都和極兔是合作關係。

在Rome看來, 現在整個巴西本地的電商勢頭已經上來了,政府鼓勵平臺發展,商家也認識到,要接受且認真做電商 。有商家以前在做線下批發,很輕鬆,不願意做電商,一方面是因為電商太累,另外電商價格壓得太低,破壞了他們的線下體系,但是現在也開始做了,因為不少電商商家直接從中國拿貨,本地批發商感受到了危機。

現在巴西的買賣需求都比較強,疫情期間讓網上購物的市場教育進一步普及,當地的網路和支付方式也已經具備,只有物流一度卡在最後一環,讓跨境電商平臺和商家頭疼不已。

Rome所在的公司每年能收到大量使用者沒有收到貨的投訴,但是快遞公司的系統顯示有人簽收了。有不少商家跟Rome吐槽,開網店本來利潤就薄,遇上大量投訴,生意基本上做不下去。

目前,極兔入局巴西市場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以往的商家在這方面吃了虧,被傷到了,現在Rome招商的時候,因為有極兔這樣自建倉庫、把控全流程的快遞公司,情況有了一定的改善,能夠給商家一定的信心和實際支援。

Vicky所在的平臺,主要做的是幫助商家去搭建自己的線上商店,並幫助商家進行店鋪管理、商品羅列、庫存清理、物流對接等。她注意到,很多商家開始會忽略物流,等到有些快遞送得慢或損壞丟失,使用者投訴的時候,才能意識到物流的重要性。

“其實快遞物流對商家和平臺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是把東西送到終端使用者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且這也是商家的一大成本,是否能及時取貨,運送的過程中有沒有損害都很重要。”Vicky說。

Vicky對接過來的商家,可以選擇極兔快遞,或者其他快遞。隨著服務的深入,快遞公司也在不斷改進。最近極兔就在新加坡開設了一些面向商家的驛站,除了以往的快遞員上門攬件,商家也可以自己將快件送過去。

目前極兔在新加坡的服務相對流暢,新增的上門退換貨和針對商家的驛站服務也都在完善中,Vicky注意到商家和使用者反饋不錯,也會優先推薦新商家使用極兔。由於極兔跟平臺有合作,商家還能得到一定的優惠。

事實上,即使中國快遞物流的效率碾壓全球大多數國家,但去當地開展業務,本土化仍然是一件需要不斷提升的事情。

Rome提到,有商家反饋,雖然巴西郵政投遞效率和準確性很差,但是他們會把內部流轉的單號開放給商家,商家能夠看到商品流轉到哪了,出問題是在什麼環節,也可以查監控。但出海的國內快遞公司沒有這種做法,極兔在巴西也暫時沒有對應的功能,巴西商家希望未來能夠在當地增加這一功能。

快遞出海混戰,沉得下才是王者

在國內快遞業務進入存量競爭階段,出海,幾乎成了所有主流快遞企業盯上的“肥肉”。

武漢科技大學教授、高階物流師王勇提到,隨著國內GDP增速換擋,行業格局逐步穩定,無論是從國家政策還是產業規律,快遞出海是大勢所趨。

東南亞,是中國快遞企業出海的第一站,是各家在國內市場之外,短兵相接的第二戰場。

2022年,快遞出海的戰火尤其激烈。2月,中通在泰國曼谷的轉運中心正式啟動;4月,在越南佈局快遞業務已有兩年多的圓通,在菲律賓馬尼拉宣佈開業起網;8月,順豐面向東南亞市場推出“戰狼計劃”。

易觀分析品牌零售行業分析師魏建輝提到,中國快遞企業目前在東南亞主要是做海外本土快遞,做的比較好的就是極兔、百世、順豐;跨境快遞做的比較好的是菜鳥,其次是順豐。

各家的發展情況不一。

百世快遞在泰國、越南等地有一定的競爭力。

“順豐海外佈局時間比較長,但效果不是很好。去年順豐收購了嘉裡物流,但嘉裡的快遞網路只是在泰國市場比較強。另外,嘉裡的核心是貨代(國際貨運代理),收購嘉裡會大幅增強順豐的貨代競爭力,但前期順豐在東南亞業務合作偏向輕資產模式,對於東南亞本土快遞網路業務,還需要重投入。”魏建輝說。

菜鳥的定位是平臺物流,核心是整合全球資源,打造跨境物流服務網路。魏建輝提到,菜鳥對於核心樞紐、分撥中心、海外倉等投入大量資金,把控業務流程核心關鍵節點,數字化方面也很強,海外末端派送還是委託第三方為主。

在快遞企業出海方面,極兔可以說是引領者。“極兔藉助海外OPPO、vivo的代理網路資源,加上內部的管理及激勵機制比較到位,抓住時間視窗,快速起網,極兔在東南亞實力出眾。”魏建輝說。

極兔做出海的策略,一是自建倉庫、物流、配送團隊,打通全產業鏈,築高壁壘;二是本土化;三是和電商平臺緊密合作,共同完善服務體系;最後,是全球多國業務並進,增強協同效應。

沉得下來,把快遞物流的每一個環節都把握在自己手裡,是極兔相比其他競爭對手最大的優勢。目前來看,快遞出海大戰的幾家企業裡,不少是選擇自己負責鏈條中的一部分,以合作模式補齊不足的環節。

但極兔的國際快遞從發件到幹線清關以及末端配送網路全是自己的,能夠實現門到門一單到底,減少派送錯誤,提高派送效率,跟蹤運輸狀態,在服務、時效性、成本控制上都有優勢。同時,極兔有直營、加盟,模式上輕重結合,有利於規模擴大。

王勇提到,極兔進入每一個新市場後, 通過本地化運營起網搭建一張覆蓋本土全國網,再通過跨國間的航空幹線相連線,依託國內外雙線佈局實現完整的閉環路徑, 很快打破快遞企業中專注電商領域的空缺,進而為電商物流找到發展出路。

目前,極兔的電商合作方包括BELLA、Lazada、Shein、Shopee、TikTok、拼多多、天貓淘寶等。

在東南亞之外,極兔已經率先佈局中東、拉美,如今正在向歐美挺進。2022年1月,極兔在中東兩國起網運營快遞,2月進入拉丁美洲市場,近幾個月來,極兔接連上線英國、德國、阿聯酋、沙特、墨西哥等國的小包專線業務。目前,極兔的本地快遞網路覆蓋東南亞多國,以及阿聯酋、墨西哥、巴西、埃及等13個國家。

在Rome看來,極兔最大的優勢在於,敢下決心,也敢賭。“做快遞物流業務需要下很大的決心,它不像一些娛樂軟體投一筆營銷費用,就能拉到一定數量的新使用者,廣告盈利也很快,變現鏈條很短。快遞公司建設一些倉庫,今年花10億,明年可能要花15億,需要長期投入。至少我在巴西看到他們派了很多人,投入了很大資金,這是很有魄力的。”

王勇認為, 在國內,極兔的優勢在於極致價效比,在出海上,極兔的優勢在於擁有了成功的本地化模式和經驗,以及OPPO、vivo系團隊的強開拓力與執行力。

如今的極兔,出海業務做得風生水起。對內,業務量和服務能力也在提升。接入淘系的極兔在菜鳥平臺的物流指數由3月份的第7名上升到6月份的第3名。中國物流服務品牌指數(快遞物流)2022年二季度報告顯示,在十強榜上,收購了百世後的極兔首次進入十強榜單,位列第六,在服務能力排行榜上,極兔首次上榜,以82.97分衝入前三。

如此重視中國市場這個大本營,是因為中國是全球電商快遞領域最發達的區域,極兔的國際化,不僅目前中國市場的技術、人才和經驗都不可或缺;未來,中國市場新的創新成果和人才也可以源源不斷地為極兔更大範圍的國際化輸送新鮮血液。

下一步,對國內市場的整合服務能力,在海外能夠多大程度啃下中東、歐美市場的硬骨頭,將會是極兔最大的挑戰,也是其衝擊上市最大的籌碼。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Vicky、Rome為化名。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