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周鴻禕夢見百萬雄兵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丨牧歌

編輯丨堅果

搜狗創始人王小川曾經這樣評價過周鴻禕, “只要在和敵人打架的時候,他的戰鬥力就會乘以十”。

這樣一句話,其實在不經意間道出了周鴻禕的好鬥本色,縱橫中國互聯網行業二十餘年,周鴻禕鬥過百度,戰過騰訊,撕過小米,還曾被阿里公開起訴,幾乎國內大部分的一線互聯網公司,都曾進入過“紅衣大炮”的射程範圍。

但相比較過去咄咄逼人的性格,如今的周鴻禕明顯收起了鋒利的稜角,而其治下的360,也漸漸停止了擴張的版圖,除了押注了哪吒汽車之外,近些年已經極少再進入新的領域。

9月22日,周鴻禕在360內部發表公開信,宣佈將360政企集團更名“360數字安全集團”,同時強調 “過去我們伸出五根手指,什麼都想做,什麼都想要,現在我們要‘握拳’”。

從四處開戰到如今兵合一處,退下沙場的周鴻禕,正在逐漸與過去的自己和解。

1

“持槍者”周鴻禕

周鴻禕在圈內有一個廣為人知的愛好,那就是酷愛槍械,坊間傳言以前周鴻禕每次去美國,但凡有空,便必會去射擊場開上幾槍。

這其實也從一個方面反映出了周鴻禕的“持槍者”性格,一旦鎖定目標,便會精神百倍,甚至超水平發揮。而如果將其置於沒有標靶和對手的市場中,老周也可能會找不到感覺,陷入拔劍四顧心茫然的狀態中。

但相比較興趣和愛好,生存仍然是第一位的,過去的360財大氣粗,做過手機,搞過直播,在瀏覽器和搜索引擎上也有過不錯的產品成績,一度還是A股市值最高的互聯網公司。

但在今年上半年,360實現營收48.23億,同比減少14%,虧損則有3.98億元,這也是自360在2018年迴歸A股之後的首次虧損。

對於虧損,周鴻禕給出的解釋是,目前公司正在經歷一次全面轉型,由服務個人消費者向服務企業級用户轉型。

而在這樣的轉型時期,向外界開戰並不是明智的選擇,周鴻禕自然也知道這一點。

回顧周鴻禕主導下的幾場“3X大戰”,拋開明面上的勝負不談,但都在C端對於360的業務產生了一定的推動作用。

2010年的“3Q大戰”,讓周鴻禕在輿論場上贏得了不少聲譽,也間接帶動了360非安全業務的起飛,而2013年的“3B大戰”,更是直接讓360搜索引擎在業內站穩了腳跟。

不過想做企業級用户,周鴻禕過去的營銷打法顯然不太適合,這部分的客户決策更加理性,而且往往不願意陷入太多不必要的爭議之中。

當然除了業務層面的考慮之外,這幾年的互聯網行業,也實在不適合再兵戎相見。

騰訊的股價已經回到了五年前,阿里的市值更是從8000億美金跌到了2000億美金,還有餘力的企業家已經在直播間裏喊着“321,上鍊接”,但更多的掌舵者選擇了退居二線。

沒有人再陪周鴻禕在微博上大打口水仗,也沒有人再在乎輿論場上的輸與贏,除了新造車的那幫人還樂此不疲,真正的大佬都開始習慣了噤聲不語。

這樣的互聯網江湖,也讓“持槍者”周鴻禕很是惆悵。

2

與自己和解

今年8月,周鴻禕發了一條微博, “原來人叫我紅衣大炮,我現在也努力做到自省,與人為善,給公司創造一個和平發展的環境。我現在跟之前發生矛盾的公司關係也很好。”

周鴻禕的這番話並非只是説説而已,近幾年的諸多場合裏,周鴻禕都在極力展現着自己友善的一面。

比如今年周鴻禕和雷軍一起當選了北京工商聯的副主席,兩人還站在一起和和氣氣地合了影,共同伸出大拇指的樣子像極了一對並肩多年的好兄弟。

但誰又能想到,十年前兩人曾在微博上罵得不可開交,周鴻禕痛斥雷軍是“華山派雷不羣”,雷軍則反擊稱其“沉醉於東方不敗的幻覺中”、“天天靠嘴巴罵人活着”。

除了不再與人交惡之外,周鴻禕的個人興趣也在慢慢發生變化,前文提到過周鴻禕極度熱愛射擊,但在國內因為管制的原因,更多時候老周只能玩玩真人CS過過癮。

為此,周鴻禕還特地在北京懷柔打造了一個佔地500畝的真人CS基地,並掛牌命名為“360特種兵訓練基地”,還邀請過不少業內朋友前去“對戰”。

但如今,已經52歲的周鴻禕似乎也不再沉迷於子彈上膛所帶來的快感,他最新的興趣愛好是攀巖,今年周鴻禕和萬科創始人王石一起創立了一個攀巖俱樂部,還在360總部大樓6層建了個攀巖館。

相比較射擊場上的高超技術,周鴻禕在攀巖上還只是個新手,但周鴻禕自認為在攀巖班上不是學霸,也不算學渣,“但班上不斷有學渣超越我的時候,對我是很大的刺激,我要發奮練習。”

攀巖和真人CS不同,沒有你死我活的針鋒相對,即便是對手,也是在相互獨立的區域內各自努力,直到頂峯相見才分出勝負。

這也是周鴻禕處世哲學的轉變,過去的他在互聯網圈裏仇家遍地,更喜歡端起衝鋒槍就是一頓突突,但如今環顧四周已經沒有了標靶,撫槍歎息之際,或許只有在運動場上才能找回些許刺激。

3

互聯網再無炮火聲

2017年,一篇名為《人民想念周鴻禕》的文章在網絡上廣為流傳,文章中寫道:“中國互聯網過去兩年越來越無趣了,挺好的創業者,最後都被環境塑造成了風口上的騙子。沒人説真話,沒人敢説真話,不懷念你還能懷念誰”。

對此,周鴻禕迴應稱: “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講真話的人,是想念挑戰者,也是想念互聯網的炮火聲”。

如今五年的時間過去,互聯網不僅沒了炮火聲,甚至連喧鬧聲都沒有了。

這樣的局面不會因為某個人或者某一羣人的意志而改變,移動互聯網的紅利增長見頂,昔日的巨頭們光環不再,從港交所到紐交所再到納斯達克,近些年提起互聯網都綠得人心發慌,大多數企業都在內卷和躺平之間反覆橫跳,哪裏還有精力陪老周過上幾招。

那些曾經與周鴻禕針鋒相對的人們,大多也都過了知天命之年,即便是王小川、傅盛這樣的“後輩”,也都快成為了互聯網中的前浪。

互聯網不再充滿激情,第一代的互聯網人也不再年輕,大家都開始逐漸明白,跑得快不是本事,走得遠才是贏家。就連周鴻禕自己也説: “大家一定要想明白,順大勢,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如果這時候還是執迷不悟,老把自己當主角,爭什麼江湖一哥,這都是屬於沒眼力見兒。”

誠如周鴻禕所言,無論是經營企業還是經營自我,現在的他都在努力扮演好配角,即便是如今聒噪的新造車市場,投資了哪吒汽車的周鴻禕也極少摻和公眾討論。別人問他為什麼,老周也只是謙虛地回答:我還沒有駕照,很難給建議,人貴有自知之明。

放下了槍和子彈的周鴻禕,如今稱呼自己是“紅衣大叔”,他在網絡上給00後提職場建議,到俞敏洪的直播間聊直播帶貨,他説自己已經好幾年沒打過獵了,因為要愛護小動物。

但只有深刻了解過周鴻禕的人才知道,曾經的他是有多麼嗜槍如命,如今或許只有在夢裏,才能憶起那些年扣動扳機的過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