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周鸿祎梦见百万雄兵

语言: CN / TW / HK

作者丨牧歌

编辑丨坚果

搜狗创始人王小川曾经这样评价过周鸿祎, “只要在和敌人打架的时候,他的战斗力就会乘以十”。

这样一句话,其实在不经意间道出了周鸿祎的好斗本色,纵横中国互联网行业二十余年,周鸿祎斗过百度,战过腾讯,撕过小米,还曾被阿里公开起诉,几乎国内大部分的一线互联网公司,都曾进入过“红衣大炮”的射程范围。

但相比较过去咄咄逼人的性格,如今的周鸿祎明显收起了锋利的棱角,而其治下的360,也渐渐停止了扩张的版图,除了押注了哪吒汽车之外,近些年已经极少再进入新的领域。

9月22日,周鸿祎在360内部发表公开信,宣布将360政企集团更名“360数字安全集团”,同时强调 “过去我们伸出五根手指,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要,现在我们要‘握拳’”。

从四处开战到如今兵合一处,退下沙场的周鸿祎,正在逐渐与过去的自己和解。

1

“持枪者”周鸿祎

周鸿祎在圈内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爱好,那就是酷爱枪械,坊间传言以前周鸿祎每次去美国,但凡有空,便必会去射击场开上几枪。

这其实也从一个方面反映出了周鸿祎的“持枪者”性格,一旦锁定目标,便会精神百倍,甚至超水平发挥。而如果将其置于没有标靶和对手的市场中,老周也可能会找不到感觉,陷入拔剑四顾心茫然的状态中。

但相比较兴趣和爱好,生存仍然是第一位的,过去的360财大气粗,做过手机,搞过直播,在浏览器和搜索引擎上也有过不错的产品成绩,一度还是A股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

但在今年上半年,360实现营收48.23亿,同比减少14%,亏损则有3.98亿元,这也是自360在2018年回归A股之后的首次亏损。

对于亏损,周鸿祎给出的解释是,目前公司正在经历一次全面转型,由服务个人消费者向服务企业级用户转型。

而在这样的转型时期,向外界开战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周鸿祎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回顾周鸿祎主导下的几场“3X大战”,抛开明面上的胜负不谈,但都在C端对于360的业务产生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2010年的“3Q大战”,让周鸿祎在舆论场上赢得了不少声誉,也间接带动了360非安全业务的起飞,而2013年的“3B大战”,更是直接让360搜索引擎在业内站稳了脚跟。

不过想做企业级用户,周鸿祎过去的营销打法显然不太适合,这部分的客户决策更加理性,而且往往不愿意陷入太多不必要的争议之中。

当然除了业务层面的考虑之外,这几年的互联网行业,也实在不适合再兵戎相见。

腾讯的股价已经回到了五年前,阿里的市值更是从8000亿美金跌到了2000亿美金,还有余力的企业家已经在直播间里喊着“321,上链接”,但更多的掌舵者选择了退居二线。

没有人再陪周鸿祎在微博上大打口水仗,也没有人再在乎舆论场上的输与赢,除了新造车的那帮人还乐此不疲,真正的大佬都开始习惯了噤声不语。

这样的互联网江湖,也让“持枪者”周鸿祎很是惆怅。

2

与自己和解

今年8月,周鸿祎发了一条微博, “原来人叫我红衣大炮,我现在也努力做到自省,与人为善,给公司创造一个和平发展的环境。我现在跟之前发生矛盾的公司关系也很好。”

周鸿祎的这番话并非只是说说而已,近几年的诸多场合里,周鸿祎都在极力展现着自己友善的一面。

比如今年周鸿祎和雷军一起当选了北京工商联的副主席,两人还站在一起和和气气地合了影,共同伸出大拇指的样子像极了一对并肩多年的好兄弟。

但谁又能想到,十年前两人曾在微博上骂得不可开交,周鸿祎痛斥雷军是“华山派雷不群”,雷军则反击称其“沉醉于东方不败的幻觉中”、“天天靠嘴巴骂人活着”。

除了不再与人交恶之外,周鸿祎的个人兴趣也在慢慢发生变化,前文提到过周鸿祎极度热爱射击,但在国内因为管制的原因,更多时候老周只能玩玩真人CS过过瘾。

为此,周鸿祎还特地在北京怀柔打造了一个占地500亩的真人CS基地,并挂牌命名为“360特种兵训练基地”,还邀请过不少业内朋友前去“对战”。

但如今,已经52岁的周鸿祎似乎也不再沉迷于子弹上膛所带来的快感,他最新的兴趣爱好是攀岩,今年周鸿祎和万科创始人王石一起创立了一个攀岩俱乐部,还在360总部大楼6层建了个攀岩馆。

相比较射击场上的高超技术,周鸿祎在攀岩上还只是个新手,但周鸿祎自认为在攀岩班上不是学霸,也不算学渣,“但班上不断有学渣超越我的时候,对我是很大的刺激,我要发奋练习。”

攀岩和真人CS不同,没有你死我活的针锋相对,即便是对手,也是在相互独立的区域内各自努力,直到顶峰相见才分出胜负。

这也是周鸿祎处世哲学的转变,过去的他在互联网圈里仇家遍地,更喜欢端起冲锋枪就是一顿突突,但如今环顾四周已经没有了标靶,抚枪叹息之际,或许只有在运动场上才能找回些许刺激。

3

互联网再无炮火声

2017年,一篇名为《人民想念周鸿祎》的文章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文章中写道:“中国互联网过去两年越来越无趣了,挺好的创业者,最后都被环境塑造成了风口上的骗子。没人说真话,没人敢说真话,不怀念你还能怀念谁”。

对此,周鸿祎回应称: “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讲真话的人,是想念挑战者,也是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

如今五年的时间过去,互联网不仅没了炮火声,甚至连喧闹声都没有了。

这样的局面不会因为某个人或者某一群人的意志而改变,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增长见顶,昔日的巨头们光环不再,从港交所到纽交所再到纳斯达克,近些年提起互联网都绿得人心发慌,大多数企业都在内卷和躺平之间反复横跳,哪里还有精力陪老周过上几招。

那些曾经与周鸿祎针锋相对的人们,大多也都过了知天命之年,即便是王小川、傅盛这样的“后辈”,也都快成为了互联网中的前浪。

互联网不再充满激情,第一代的互联网人也不再年轻,大家都开始逐渐明白,跑得快不是本事,走得远才是赢家。就连周鸿祎自己也说: “大家一定要想明白,顺大势,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如果这时候还是执迷不悟,老把自己当主角,争什么江湖一哥,这都是属于没眼力见儿。”

诚如周鸿祎所言,无论是经营企业还是经营自我,现在的他都在努力扮演好配角,即便是如今聒噪的新造车市场,投资了哪吒汽车的周鸿祎也极少掺和公众讨论。别人问他为什么,老周也只是谦虚地回答:我还没有驾照,很难给建议,人贵有自知之明。

放下了枪和子弹的周鸿祎,如今称呼自己是“红衣大叔”,他在网络上给00后提职场建议,到俞敏洪的直播间聊直播带货,他说自己已经好几年没打过猎了,因为要爱护小动物。

但只有深刻了解过周鸿祎的人才知道,曾经的他是有多么嗜枪如命,如今或许只有在梦里,才能忆起那些年扣动扳机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