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輟學少年,讓Adobe豪擲200億美元

語言: CN / TW / HK

出品 | 虎嗅科技組

作者 | 丸都山

頭圖 | 電影《教父》

“舊金山隨處可見的由VC組織的社交活動中,Dylan Field總是獨自一人坐在那裏,尷尬地自斟自飲。”

根據 彭博社 記者Brody Ford的描述,僅僅在4年前,這位Figma的創始人還未引起行業內的過多關注,儘管彼時他開發的付費產品已經開始服務微軟等互聯網巨頭,但作為一款設計工具,有Sketch珠玉在前,Figma的未來並不被大多投資人所看好。

更重要的是,在舊金山的一眾創業者中,長着一張娃娃臉,頂着一頭自然捲的Dylan Field看起來太稚嫩了,似乎也是最沒有野心的那一個。

不過,這些都沒有耽誤Dylan Field和他創立的Figma締造了今年軟件行業中最大的神話。

前不久,Adobe宣佈將以約20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在線設計協作工具平台Figma,該交易預計於2023年完成,這是Adobe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收購。

圖片來源:Inside Figma

Adobe的CFO Daniel Durn對此表示,“收購Figma將為公司開啟一個新的增量時代,這個新的類別將推動公司未來十年的增長。”

但投資者們並不這樣認為, 在收購Figma的消息正式官宣當天,Adobe股價隨即下跌16.79%,截至9月20日,這家公司的股價在四個交易日內從369.57美元一路俯衝到291.06美元。

二級市場大肆拋售的理由很簡單:這樁交易實在缺乏性價比,這可能會讓Adobe負債累累。要知道,在收購Figma之前,Adobe“最壕”的手筆是斥資34億美元收購Macromedia,一家旗下產品矩陣包括Flash多媒體播放器、Fireworks網絡圖形工具、Dreamweaver HTML編輯器的公司。

相比之下,耗資200億收購Figma就顯得有些名不副實了。

同樣不看好這樁收購案的還有Figma的用户們。據 彭博社報道 ,一位於倫敦的設計師Ollie Barker對此總結道:

“我的同事們認為接下來的兩週我們應該身着黑衣,因為我們剛失去了女王,現在我們又失去了Figma。”

在她看來,Figma成功的祕訣在於“與客户之間的深度綁定”,雙方通過即時的溝通與反饋讓產品不斷地保持更新,這家公司去年發佈的在線白板類產品FigJam就是這一模式下的直接產物。

這種社區氛圍對於古板、老舊的Adobe而言是難以想象的。因此,行業內的許多設計師認為,被Adobe收購的Figma未來可能會泯然眾人矣。

但創始人Dylan Field有自己的小算盤,“我們將保留我們的特點、我們的品牌、我們的社區、我們的平台。”在接受Protocol採訪時,Dylan Field對Adobe的收購做出了表態。

言外之意,Figma將獨立於Adobe成為後者的“自治之地”。畢竟,作為一名甘願“輟學創業”的天才少年,Figma凝結了他十年心血。

風靡全球的Figma,曾經的Plan B

與大多數年少成名的創業者一樣,Dylan Field在大學期間就展現出異於常人的天賦。在 LinkedIn的論壇上 ,至今流傳着他的傳奇故事:

大學一年級的暑假,Dylan Field作為實習生加入LinkedIn,並完成了一個名為“LinkedIn向善”的項目,旨在幫助海地地震中的NPO組織迅速找到技能匹配的志願者,該項目一度受到LinkedIn CEO Jeff Weiner的稱讚。

LinkedIn的實習經歷在Dylan Field心裏埋下一顆種子。

兩年後,在尚未完成學業的情況下,Dylan Field提交了“泰爾獎學金”的申請。這項由PayPal聯合創始人Peter Thiel發起的獎學金被譽為美國教育史上最離經叛道的公益項目, 它除了要求申請人必須有一個傑出的idea外,還必須要“同意輟學以追求創業目標。”

Dylan Field位於舊金山的辦公室內,圖片來源:Bloomberg

有趣的是,起初Dylan Field申請的項目與今天的Figma毫不相干,是一個“無人機監控道路方案”,泰爾獎學金的工作人員告訴他,這個項目光是應對信息隱私委員會的審查,就足以把他們熬到白頭,最終Dylan Field無奈放棄了它。

但此時的Dylan Field早已無心校園的學習,轉頭開始推進另一個方案:

“在實習期間,我每天都為使用Fireworks感到沮喪。為什麼設計工具不能像Google Docs一樣?所以我和Evan Wallace(Figma聯合創始人)決定用WebGL在瀏覽器裏創建一個雲端的設計工具。”

Dylan Field提到的Fireworks是Adobe此前開發的設計工具,通常用於矢量圖形和位圖圖像的編輯工作。

在後來的項目宣講中,Dylan Field補充道,“訓練自己使用Photoshop等軟件是一個艱鉅且漫長的工作。”

從這裏不難看出,Dylan Field開發Figma的初衷有兩點:解決設計軟件的共享問題,以及輕量化的問題。

因此,Dylan Field為Figma構思的最初雛形是, “一個能夠讓用户在瀏覽器上進行方案設計的工具。”

在此之前,設計師想要在Photoshop或是Sketch這類本地化應用上得到方案反饋,其流程十分繁瑣。比如在設計師完成初稿後,他需要做的是文件導出、打壓縮包,然後發給客户或團隊成員,如果後者需要的設計方案進行修改或批註,則需要重複這一過程。

與其他桌面端應用相比,Figma的功能十分簡潔直觀

而在Figma上,設計初稿在Web上完成後,設計師僅需分享當前網頁的URL鏈接,就可以讓整個流程內的人員參與進來,並即時進行上述操作。

Dylan Field的想法並不算多麼超前,正如他自己所説,Figma的靈感來源於Google Dos這個協同辦公軟件鼻祖,但在Figma誕生之前,沒人能想到這個模式也可以適用於設計軟件。

當然,開發一款基於雲端的協作工具並不容易。在經歷無數次的修修改改後,直到2016年, Figma才上線了第一個正式版本。

初出茅廬的Figma最吸引新用户的點並不是它基於雲端和輕量化等特性,而是它“完全免費”,應該説最初的Figma完全是以“Adobe平替版”的形象獲取了第一批用户。

個人用户的口口相傳很快輻射到整個行業,緊接着同年的一樁收購案徹底改變了Figma的命運。2016年底,微軟收購了移動應用程序開發平台Xamarin,並引入了一個 350 人的團隊,該團隊的設計師全部是Figma的初代用户,Figma的URL鏈接也隨着這個團隊滲入到微軟的工程師、營銷人員和數據科學家團隊。

幾年後,當微軟設計和研究副總裁Jon Friedman評價Figma時, 他表示“這個工具對我們來説就像空氣和水。”

而在當時,Dylan Field並沒有急於商業變現,他始終認為擴大用户羣體才是最核心的問題。直到有微軟的工程師向他表示,“一款免費的軟件看起來不太靠譜”後,他才決定在Figma上使用分級定價的策略。

這個策略一直保留到今天, 對於個人用户和教育用户,Figma完全免費,對於企業用户,Figma則是根據人數收費。

Figma針對企業和個人用户的收費標準

這絲毫沒有影響Figma的盈利能力,Adobe的收購公告顯示,Figma的毛利率在90%左右,而且常年維持正的現金流。

當然,不能把Figma爆發式增長的原因簡單地歸結於商業模式, 應該説Figma對於團隊協作效率的提升、以及社區生態的維護才是它把老牌設計軟件擠下神壇的勝負手。

還有就是,至今仍未消退的全球疫情。

設計軟件OR協作軟件?

“如果沒有Figma,我們的設計方案不可能按時交到客户手中。”2021年,設計師閆銘洋與好友在深圳南山區創辦了“亦馬品牌設計公司”,前衞的設計理念讓這家公司獲得客户的頻頻青睞,但疫情的反覆給他們的工作帶來了不小的困擾。

“有些項目可能是多位設計師集思廣益的成果,但在居家辦公的狀態下,設計師之間的溝通成本也被大幅提高,而Figma能夠最大程度上消除信息差。”閆銘洋對此的解釋道,當他和搭檔共同編輯一個項目時,兩個人可以實現同步編輯,在同一張在線畫布上,雙方都可以看見對方的即時操作。

疫情期間,閆銘洋與搭檔共同完成的設計

自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以來,居家辦公逐漸成為設計師們的日常工作場景,Adobe的收購公告顯示,僅僅在2021年上半年,Figma的活躍用户就實現了翻倍。截至目前,Figma在全球已經擁有400萬用户。

未來,新冠疫情一定會結束,但留給設計行業的思維慣性並不會隨之消弭,Figma在設計師羣體的工作中依舊會扮演主力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相較於設計公司,真正放大Figma“協同操作”這一特性的其實是互聯網公司。

對於產品經理和軟件開發人員而言,即使想要掌握相對輕量化的“sketch”,也需要付出一定的時間成本,但利用Figma,他們甚至可以直接看到設計師的每一步操作並給出意見,讓不同崗位、不同部門實時參與到同一個項目中成為可能。

因此,Figma本質上並不是設計工具,而是一款協作工具。

在Figma的幫助下,互聯網公司在UI設計與組件設計的效率被大幅提高,而這些行業設計師也會在Figma上分享自己的心得與素材,後者再通過用户的反饋對產品進行修改,如此循環反覆就形成了Figma早期的社區生態。

2021年2月,Uber的產品設計師Dylan Dabbs發表了一篇《我如何在Figma中以編程方式構建256個新的設計系統組件》的文章,詳細介紹了自己如何在一天之內通過Figma的API入口,以編程的方式“一鍵生成”數百個與Uber地圖適配的徽章及標誌。

使用 Figma Plugin API 創建框架並修改其屬性

這篇文章在業內引起了不小的震動,人們在驚訝Figma具備獨立的產品開發能力之餘,也開始審視起它的生態。

設計師閆銘洋向虎嗅表示,Figma的能力非常齊全,集成了Adobe Illustrator 、Sketch等設計軟件的絕大部分功能。“當然,如果在專業領域,比如矢量繪圖上,還是Sketch更具優勢。”

Figma的強勢表現也引起了行業內眾多老牌廠商的警醒,首當其衝的就是Adobe。

實際上,在Figma正式版發佈的2016年,Adobe也推出了基於雲端的設計軟件Adobe XD,但在用户中的口碑,大概是這種吧:

圖片來源:@Thomas Micheal Semmler

Figma被賣給了Adobe?好消息是,Adobe XD終於可以消失了。

過去5年,Adobe XD的市場幾乎沒有任何增長,就連公司CEO Shantanu Narayen也不得不承認,“我們正在逐步縮減對Adobe XD的投入。”但這並不意味Adobe會任由Figma肆意發展,因為這家創業公司已經實實在在地威脅到了Adobe在SaaS行業中的地位。

2021年底,UXTools曾在設計師圈子中發起一項調查:“2022年,你最想嘗試那些設計工具?”結果顯示,Figma以壓倒性的優勢位列榜首。

如此強烈的市場響應,讓“黔驢技窮”的Adobe最終決定為其支付一筆“難以拒絕”的報價。

Figma和Adobe,誰成就誰?

“我們的目標是成為Figma而非Adobe。”

很難想象,一年前還堅定表示“獨立自主”的Dylan Field,在官宣Figma被收購後,連發了9條推特慶祝……

圖片來源:@Dylan Field

對於Figma而言,它似乎並不需要一座靠山,因為它的財務狀況太健康了。 Adobe的收購報告顯示:2022年,Figma的ARR(年度經常性收入)為4億美元,同比增長100%,NDR(淨收入留存率)超過150%,毛利率超過90%。

這樁收購案能夠達成的唯一解釋就是,“他們給的太多了。”

也有媒體認為,如今的Dylan Field早已無心於Figma,彭博社的一篇文章指出,Dylan Field的妻子Elena Nadolinski 是 Web 3初創公司 Iron Fish 的創始人兼CEO,Dylan Field早有投身Web 3的打算。

這並不是無稽之談,Dylan Field此前曾以 1.5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一個抽着煙斗的外星人 CryptoPunk。今年,他把這個頭像,曾經被他認為“有可能成為數字世界的蒙娜麗莎”,賣成了 750 萬美元的 ETH。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Figma委身於Adobe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 而結合過去Adobe收購公司的後續來看,Dylan Field想要保持Figma“獨立王國”的地位,可能也只是他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

這會對Figma產生什麼的影響呢?現在還很難下定論,一方面,Figma的用户們對於本次收購十分抗拒,因為對於個人用户,以及小型設計團隊而言,Figma被Adobe收購後,他們將無緣這款“免費工具”。

甚至已經有設計師為Figma想好了收費標準:Light版每月9.9美元、常規版每月19.9美元、Pro版每月999.9美元,雖有些誇張,但聽起來倒是挺符合Adobe全家桶一貫的定價策略。

設計師們在論壇上單獨開了一個R.I.P.專區來悼念Figma……

但另一方面, 目前市場上基本沒有Figma的同類型替代產品,這些設計師與軟件開發人員如果想要繼續享受“團隊協作”的便利,可能還是要閉眼吞下這顆苦果。

而對於Adobe的CEO Shantanu Narayen來説,本次收購案的落地終於了去了一樁心病。 CNBC 在一篇文章中指出:

2007年,當Narayen接手Adobe時,該公司的主要商業模式就是通過光盤將軟件出售到用户手中,但隨着雲計算領域的不斷髮展,軟件行業內,SaaS開始成為公司產品的載體,Narayen説服了公司一眾高管接受這個轉變,通過密集的收購去拓展公司的雲業務能力。

CNBC認為,Adobe如今能夠豪擲200億美元收購Figma,這正是當初Narayen力排眾議實施轉型的結果。

而在近些年,憑藉“三朵雲”(創意雲平台、文檔雲平台、數字體驗雲平台)逐漸成為全球最大SaaS廠商的Adobe也在逐漸提升旗下各平台的協作能力。去年8月,Adobe就斥資12.75億美元收購了新興視頻協作應用Frame.io,後者已經成為現有Creative Cloud軟件包的一部分。

因此,收購Figma可能不僅源於後者的潛在威脅,這個項目本身或許就是Adobe戰略的一部分。

在收購消息傳出後,Adobe首席產品官Scott Belsky在接受Protocol採訪時表示,“未來Adobe將會在Figma上搭載更多的功能,比如Photoshop上的圖像編輯功能。”

不過,對於一款主打輕量化的設計軟件,這大概率是設計師們不想看到的。

Tips:我是虎嗅前沿科技組張晉源,關注消費電子、半導體及元宇宙相關行業,歡迎交流(請務必備註商業身份,謝謝。微信:18510113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