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單盲盒”真愛難尋、風險常在:便利愛情隱患大

語言: CN / TW / HK

“脫單盲盒”:便利愛情隱患大

當婚戀交友以盲盒的方式開啟,距離甜甜的戀愛還有多遠?當前,網戀浪潮攜手盲盒經濟,締造出一片新藍海——脫單盲盒。隨著售賣脫單盲盒的實體店在一二線城市批量出現,又一新型盲盒迅速籠絡了人氣。

盲盒經濟近年來頂著輿論壓力不斷創造新品,其動因當然是利益。由於缺乏規範化管理和運營,戀愛盲盒很快顯露亂象:有商家圈完錢後玩失蹤,不斷有使用者投訴個人資訊被洩露,有人被盲盒裡的愛情騙得人財兩空……

線上“公園相親角”

受青年追捧

戀愛盲盒,也稱脫單盲盒,是指單身男女將寫有年齡、星座等資訊的紙條放入盒中,被賣家以隨機抽取的方式出售,從而達到交友的目的。自2021年7月中下旬,一名長沙大學生開設“月老辦事處”小攤走紅後,戀愛盲盒逐漸興起。戀愛盲盒已衍生出多種商業模式:有人擺地攤賣盲盒,有人搭建線上戀愛盲盒小程式或App,也有人開起裝潢精緻的線下門店。

在北京一家脫單便利店裡,迎面是佔據一整面牆的脫單櫃,櫃內按照星座橫向陳列著脫單瓶。記者發現來店中消費的大多是00後,其中包括未成年顧客。

花費29.9元后,顧客可以領取脫單瓶,藍色貼紙的代表男生,粉色貼紙的代表女生。脫單瓶上可填寫出生年月、生活工作地、理想型物件等資訊,之後可將瓶子放置在脫單櫃內,也可檢視他人留下的瓶子,獲取感興趣的人的聯絡方式。

河北大學哲學與社會學學院教授賈志科指出,雖然“熱衷單身,不婚不戀”話題挺熱,但實際上青年男女的交友需求仍然巨大,“婚戀難”問題十分普遍,脫單盲盒正是利用了這一需求。

“本質上,這種盲盒和被青年嗤之以鼻的公園相親角沒什麼區別,但是風險可比相親角高多了。”某論壇上一名網友說。

真愛難尋,風險常在

在脫單便利店出現前,網際網路交友平臺就屢曝資訊稽核漏洞、虛假宣傳等問題,由此滋生出個人資訊洩露、使用者魚龍混雜、“殺豬盤”詐騙等亂象。作為瞄準婚戀交友市場蛋糕的後來者,脫單便利店呈現出哪些特點,又是否存在類似問題呢?

吉林網友小兔花錢在某戀愛盲盒小程式內放入了帶有個人資訊的紙條。然而,還沒等紙條被人抽到,該小程式就因“包含遊戲、互動測試內容”被投訴而停止訪問了。不僅沒有尋得如意郎君,錢財還沒了著落。

這種“短命”脫單便利店並非個例。記者在企查查平臺上所查到的82家“脫單便利店”中,目前有14家處於登出狀態,其中13家的註冊日期距今不到一年。

戀愛盲盒進入成本低,流量和回報高,因此在初期吸引了不少從業者加入。但單純以戀愛盲盒作為主營業務,缺乏其他業務支撐,難免出現“一哄而上、一鬨而散”的局面。

不同於婚戀網站有相應的准入條件,填寫戀愛盲盒無須消費者提供任何身份證明,店家也不會主動核實消費者的相關資訊。資訊填寫和稽核端的“全盲”很容易招來風險,為不法分子藉機詐騙等提供可能;盲盒投放與獲取的低門檻也使得消費者個人資訊很難保證不被商家或別有用心的購買者挪作他用;一些簡單搭建的戀愛盲盒小程式,更難以確保使用者資料儲存安全。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認為,戀愛盲盒從業者應尊重和保障消費者權益,包括知情權、選擇權、公平交易權、隱私權等。如果掌握消費者個人資訊的平臺有意將資訊洩露給相關企業或機構,這肯定是違法的,消費者對此可行使索賠權。

劉俊海認為,相關部門應鼓勵商業創新,同時在行業擴張階段也應加大監管力度,依法用好市場準入、行政監管、行政指導、行政調解和行政處罰等手段。

賈志科建議,網信部門對有不良記錄的網路平臺加強監管,尤其是在個人資訊收集和管理上,要確保個人資訊不被洩露和變賣。據半月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