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煒:科技賦能驅動中小銀行揚帆遠航 | 銀行與信貸

語言: CN / TW / HK

文/中國銀行業協會專職副會長 邢煒

中小銀行作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合理分工的銀行機構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數字化轉型進程備受社會關注。中小銀行發展數字金融賦能實體經濟並非靠一己之力,需要監管機構、行業組織等發揮合力,才能實現數字化轉型內在價值、業務價值、市場價值和社會價值同步躍升。本文將結合前述問題和難點,基於各方優勢作用提出針對性對策。

數字經濟是全球未來的發展方向,也是中國經濟實現質量提升、效率變革、動力轉換的重要驅動力。根據工信部相關數據,2021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達到39.8%,數字經濟總量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數字技術正全面滲透至經濟社會發展各個領域,對銀行業經營管理帶來的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數字技術在提高金融服務水平和經營效率的同時,也在不斷創新金融產品和業務模式,改變支付、信貸、投資等領域的競爭格局。

中小銀行作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合理分工的銀行機構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數字化轉型進程備受社會關注。為清晰把握中小銀行數字化轉型整體情況,瞭解不同類型中小銀行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的異質性,中國銀行業協會分別對46家城商行、24家農商行、8家農村信用社共78家中小銀行進行了問卷調查。以下將重點結合調查情況,闡述中小銀行數字化轉型現狀、面臨的問題和建議。

中小銀行數字化經營現狀

近年來,中小銀行依託數字技術,在服務實體經濟、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方面取得明顯成效,金融工作政治性和人民性不斷增強,金融服務普惠性和競爭力有效提升。以數字化轉型為潤滑劑,不斷優化金融與經濟社會重點需求的適配性,持續聚焦服務民營小微企業、“專精特新”製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新市民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中小銀行投放的“三農”貸款和小微企業貸款佔比分別達到39%和46%。以數字化轉型為驅動力,迴歸本源和專注主業得到進一步夯實,金融風險由發散趨於收斂,5年來中小銀行累計處置不良貸款5.3萬億元,絕大多數中小銀行監管評級處在安全邊界內。

面對數字經濟浪潮的機遇與挑戰,中小銀行憑藉組織結構扁平、管理機制靈活、決策鏈條短、貼近客户需求等“船小好掉頭”的獨特優勢進行變革應對,不斷鞏固傳統優勢,探索出一條適配實體經濟需求的數字化轉型之路。

選擇與自身相匹配的轉型模式

數字化轉型策略和技術路徑選擇不盡相同,但只有與自身整體實力和業務發展需求相適配的轉型模式才是最好的。在組織架構選擇上,主流方式是單獨設立金融科技一級部門牽頭數字化轉型工作,由主要行領導分管。部分銀行還成立了數字化轉型小組,由董事長或行長擔任組長,提高各部門協同轉型進程。此外,頭部中小銀行則相繼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不僅能進一步加強與母行的協同效應,激勵科技類人才,同時也方便市場化運作,面向同業輸出金融科技產品,從長遠來看,更有利於提高其科技競爭力。在轉型路徑模式選擇上,主要採取自建與共建相結合、合作共建和區域聯盟三種模式。

一是頭部中小銀行採用自建與共建結合模式。對於資金實力和人才儲備具有領先優勢的頭部中小銀行,在數字化建設方面的投入意願和能力都相對較高,往往採取自主建設與合作共建相結合的模式,依託第三方場景應用進行獲客活客,積極搭建開放的金融服務生態體系,集成統一各類內外源數據的開放平台,構建綜合金融生態圈。

二是中等實力中小銀行採用合作共建模式。規模實力處於中游水平的部分城商行和農商行多數採取與第三方科技公司合作共建的模式,藉助合作方成熟穩定的技術成果穩步推進數字化轉型,有效解決因自建而產生高成本投入,降低研發失敗風險。

三是部分農商行採用區域聯盟籌建模式。對於數量龐大的、資金實力和技術能力薄弱的農商行,因其自身試錯容錯成本高,信息科技建設主要依託於省聯社統一進行系統開發和維護,採取由省聯社牽頭成立科技服務平台,集中為轄內農商行提供科技支撐服務,可以有效解決分散投入規模不經濟的問題。如浙江省聯社提出的“小法人+大平台”模式正是其典型代表。

推進線上線下渠道雙向融合

加快佈設線上渠道,對線下渠道進行智能化升級。大部分中小銀行均開通了網站、手機、微信等線上渠道服務平台,積極推進信貸業務線上化、自動化和智能化,線上發放貸款餘額佔比上升較快。傳統物理網點是連接銀行和客户的橋樑,特別是在部分業務流程仍須線下開展的情況下,網點仍是中小銀行攬客獲客的重要渠道。中小銀行有效藉助數字手段優化網點業務辦理流程,加快智能櫃員機建設推廣,進一步提高運營效率、增強服務能力、提升客户體驗,打造輕型化、便捷化的社區網點服務模式,線下網點渠道成為轉化和維繫高價值客户和銀髮羣體的核心渠道。

線上線下渠道融合互促。在保留和改進傳統金融服務方式的同時,聚合各類線上服務入口,打造一站式、全場景綜合服務平台,賦能激活線下網點。在線上完成批量獲客後,線下渠道主要承載做優客户營銷、體驗和推廣等活客導流服務,對客户使用線上渠道出現的問題和困惑進行詳盡解答,近距離提升客户體驗度和忠誠度。線下高品質服務體驗和口碑效應也可向線上服務進行正向傳導,從而提升線上服務渠道客户黏性。

全鏈條升級服務模式

研發本土化金融產品體系。憑藉人緣和地緣優勢,深入挖掘本土客户的金融需求,通過數字標籤、分析、建模,加強客户全生命週期管理,因地制宜研發基於數據信息的金融產品。在小微企業貸款方面,聚焦“短、頻、急”的融資特性,打造線上快審快貸產品,提升需求響應效率,有效降低綜合融資成本。在企業現金管理方面,實現個性化定製現金管理方案,助力提升企業資金管理能力。

打造全方位智能營銷服務體系。推動營銷服務數字化,全面建設線上營銷、遠程營銷、場景營銷與傳統走訪營銷、廳堂營銷相結合的智能營銷體系,提升客户經理數字營銷理念和場景化批量獲客能力。

升級智能客服體系。將智能機器人、自然語言學習、智能外呼系統等智能交互技術深入運用到客户服務領域,實現成本更低、效率更高和風險可控,為目標客户帶來全天候、全渠道的金融服務體驗,可以即時隨地隨心獲取服務。

構建智能化風控體系

提升反欺詐識別能力。收集如個人支付、其他信貸等與個人借貸信用相關的信息數據,通過基於設備信息、用户行為等多維度的非結構化數據搭建精準模型和策略,藉助多樣化識別技術對用户身份進行智能核驗,生成反欺詐黑名單,實現貸前風險有效識別。

提升信用風險管理能力。利用大數據、知識圖譜等技術整合內外部數據資源,對企業數據進行多維度關聯分析,綜合評估企業客户的信用狀況,圍繞客户評級、授信機制、風險定價、額度管理等進行個性化定製,動態監測資金流向和客户還款能力,實現智能化控制資產質量。

提升內部控制管理能力。圍繞股東股權管理、資本補充、合規風險等方面逐步完善內控體系智能化建設,建立風險預警機制和權力制衡機制,加強對關聯交易、侵佔資金等問題的動態監測和合規管理。

持續加大資源投入

在後發優勢和低基數效應下,以城商行和農商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金融科技資金投入呈現高速增長態勢,同時不斷強化專業化複合型金融科技隊伍建設,金融科技人員佔比明顯提高。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2021年陀螺評價指標體系顯示(見表1-表3),綜合能力排名前十的城商行金融科技投入佔營業收入的平均比例達到2.92%,金融科技人員佔比平均比例為4.38%;排名前十的城區和縣域農商行金融科技人員平均比例分別為5.1%和5.8%。近期,協會對北京銀行等62家城商行金融科技投入和人員配備情況進行調查顯示,62家城商行2021年金融科技投入達234.4億元,金融科技人員為1.5萬人 ……

¥ 5

:秦婷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