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吃紧,深圳大卖发出“资产抵债协议”

语言: CN / TW / HK

大卖的货款纠纷不断。

不久前,深圳一头部大卖告知供应商要用库存抵货款。近日,亿恩从多个厂家处得知,该卖家给出一份协议,详细说明了就库存抵债一事。部分厂家签下协议后收到了货物,也有公司因货款金额较大拒绝接受,已经提起诉讼。

大卖发出“资产抵债协议”

2021年3月,深圳某头部大卖与义乌一家工厂签订了供货合同,约定后者为其生产宠物用品,货物到仓30天后付款。不同于寻常供货,除货物账期外,这次该供应商还需要先承担采购配件等费用。

“有一个配件是需要我们外采的,他们提供供应商我们去帮他付款,之后算到账期里。我们全权采购配件,运费也是这样操作的。”供应商相关负责人何旭说,原本谈好了由卖家出运费,后来对方以延期交货为由,让自己公司负责发货并把运费一并算入账期, “等于 说整整一批货,他一分钱都没有出。

但货物交付后,这个大客户并没有按期付货款。

“3月底下单,我们四月底给他们发货,按照合同流程,应该五月底就给我们回款,但是一直没有给。9月和11月份各给了一次,也就一万多块钱。”而大卖拿的是十几万的货物,每次收到催款,便换一个同事来对接,回款周期因此不断延长。第一次合作就严重拖欠回款,何旭公司拒绝再为其供货。

很快封号潮爆发,该卖家数百个账号被封,随着其销量萎缩,何旭公司拿到回款更加无望。他考虑过走法律途径,但公司是与卖家香港主体公司签订的合同,起诉费用高昂,打完官司可能没有余款回到自己手里,只能暂时按下。

直到今年8月底,该公司收到大卖员工的通知,表示要拿库存抵货款,并发来一份“资产抵债协议”。但这份强势的协议让何旭心里打鼓,“合同有几条霸王条款,我们都不敢签,担心他不给发货,签了也拿不到货。”

签订协议后,甲方(卖家)对乙方(供应商)负有的债务视为全部清偿完毕,乙方不得再向甲方主张任何债务包括利息、违约金等,否则乙方应当向甲方支付抵债货物货值的20%作为违约金。

此外,货物以现存状态交付,该卖家对其质量不负保障义务;抵债货物由供应商自行提取、运输并承担费用,后者需要在接到卖家通知后前往取货,超过约定期限7日的,因此产生的仓储费用由乙方承担。

何旭很清楚,按照该卖家目前的形势,钱肯定是拿不回来了,还不如拿一些货回来,自己消耗掉也能回一点本,不至于全亏,“不拿点货来,万一哪天彻底倒闭了就啥也没有了。”但被拖款一年多的经历让他很没有安全感,难以判断这是不是一份“靠谱”的方案,于是他开始多方打听。

在何旭之前,一些供应商已经接到了通知,其中有厂家被拖欠金额较大,且没有合适的产品可选、没有二次销售渠道,只能走法律途径,与之对簿公堂。

近一年来,该大卖已面临数起买卖合同纠纷。例如今年5月底,义乌市某电子有限公司起诉该大卖的子公司于2021年1月13日、1月29日、2月20日(两次)、4月7日向其订购电筒若干,货值分别为12320元、15246元、83875元、83875元、133056元。双方约定货款月结。但卖家在支付货款42320元后,至今未支付剩余货款。

考虑到起诉的性价比,一些供应商只能接受抵款提议。王莹公司有6万多货款未结,她准备拿些杯子之类的库存用作员工福利。“有东西抵好过没有,他们价格标得高,拿不了多少。”另一位供应商还有几千元货款,便换了一批口罩回来。

虽然可以挑选想要的抵偿产品,但可选的种类并不多。最终何旭选了与自身产品线较接近的库存,现已收到货,公司会把这些库存在国内市场零售或放到B端销往海外,能值回货款的七八成。

为降低风险,供应商“ 查岗 ”卖家店铺

近两年,供应商被拖欠货款的事件屡见不鲜。特别是今年以来,这类事件更加频繁。受封号潮冲击,一些行业头部大卖骤然降低了货物需求,且因为资金周转问题,大卖很难如期结清供应商货款。

一些头部大卖因为经营困难,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时间也在不断拉长。前不久,东莞库珀发出的停业通知中提到的,停产的具体原因之一为:被多家跨境电商大卖拖欠货款,大量成品积压在仓,造成恶性循环。

拖欠库珀货款的为多个跨境电商卖家,其中就包括业内大卖泽宝。泽宝拖欠库珀货款发生不久之后,其母公司星徽精密又因拖欠货款,被另一供应商雅富电子索赔5000多万。

耳机巨头厂家被拖货款的同时,还有千千万万像何旭这样的供应商正在经历同样的事情,他们也许并未引起关注,但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也被裹挟其中,负重前行。

由于暴雷事件频出,各大供应商纷纷谨慎起来,开始短缩跨境卖家的账期。此前,业内供应商一般会给卖家1-3个月的账期,如今,供应商们很少会给这样的账期。

何旭直言,作为供应商我们目前只适当给老客户一些账期,在给跨境新卖家合作的时候,基本不会给账期,合作过1-2次之后,再考虑是否给账期问题。

账期问题之外,为了降低风险,何旭也会去“关注”合作的跨境卖家。他会去查看卖家的店铺,了解他们的经营情况。在供应商短缩账期,或者不给账期之后,部分中小卖家拿货难度将可能增加。

无论是供应商被拖欠货款的遭遇,还是目前跨境卖家的拿货处境,或许都与亚马逊封号潮有一定的关联。这一场在业内掀起巨浪的整顿行动,显然已经伤到了卖家的筋骨,也扯到了供应商的皮肉。

end

·

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转载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ennews8889


推荐阅读

>> 单日爆卖2万台,卖家产品长期霸榜亚马逊BSR

>> 浏览量高达45亿次!又一热卖品“炸”火全球

>> 半年销售额超千亿元,SHEIN还想更“快”

>> 亚马逊已关闭66个仓库,影响波及整个美国

>> 拼多多Temu冲进购物类APP TOP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