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p Year,一種只存在於想象中的自由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銳見Neweekly (ID:app-neweekly) ,作者:牧羊,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你聽說過gap year嗎?

“Gap year”通常譯為“間隔年”,是指青年人暫時跳出現有的升學、工作軌道,用一年的空閒時間,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旅行、做志願者、陪陪家人,或者就是在家待著,為自己迎接未來的生活做好充分準備。

如今,在社交媒體上,選擇gap的人似乎越來越多:環球旅行、實習、運營自媒體、自主創業……這些讓人羨慕的故事,總讓人覺得gap year是如此美好。

然而,在不知未來該走向何方時,如果有人建議我先去gap一年,我一定會覺得他是在問“何不食肉糜”。

正如康德所說, 真正的自由不只是“想做什麼便能去做什麼”,更是“想不做什麼便能不做什麼”。

與高讚的精彩人生不同,想gap的普通人生活並不輕鬆;被迫gap的人,停下腳步卻仍舊不敢休息;而更多的人根本沒有選擇gap的機會,只能不斷向前。

Gap year,絕對不像它的字面意思表達的那樣輕鬆。

一、現在的gap year,不是用來休息的

gap year興起於上世紀60年代的英國。叛逆的少年們為了尋找自己的“精神家園”,紛紛從西歐出發,以“窮遊”的方式旅行至印度或斯里蘭卡。

那個時代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輕人,怎麼也想不到半個世紀後,在遙遠的東方大陸,最自由的gap year成為了最不自由的代名詞。

我的朋友Betty就擁有充實的gap year經歷。

大學以來,她總在各種實習、社團、社會實踐中不斷探索自己真正的熱愛,儘管已經有很豐富的履歷,她仍舊覺得沒有找到心中熱情。

終於在大三那年,她做出了gap的決定,用一年的時間去嘗試新的生活。在這一年裡,她成為了國際青年公益組織的重要成員,像真正的企業家一樣為該組織在中國市場的宣傳推廣進行戰略制定與創意策劃。

除此之外,她也到全球各地參與國際青年領導力峰會,與世界各地的優秀人才討論組織的數字化轉型策略。

回國後,Betty又憑藉優秀的履歷,找到了行業巨頭企業的實習。一年下來,簡歷上的優秀經歷都多到寫不下了。

如此精彩的gap year經歷讓人羨慕,但閃閃發光的故事背後,是她全年無休的努力。

追求優秀的方式不只有“刷經歷”,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考學“鍍金”、提升學歷是被普遍認可的努力方向。

和Betty不同,Queenie開始gap year時並沒有做規劃,只是考研失利後想要好好歇一下。

起初為了緩解待業在家的焦慮,她每天都早出晚歸地去做兼職,沒學到什麼技能,還得了小腿靜脈曲張。

為了不給家裡增加經濟壓力,她選擇一邊實習一邊準備再次考研。結果高強度的工作壓力讓她根本沒時間複習,不出意料,她並沒有通過考試。

再次失利後,Queenie就更加不敢停下,她馬不停蹄地去看新的工作、找實習。

儘管Queenie選擇gap year的初心是為了好好休息,但真正經歷時,她卻忙得焦頭爛額。

其他的gapper,或用一年的時間忙著刷遍各種企業實習,或者忙著自主創業。就算是身體原因被迫gap的朋友,也得考下幾個語言類或技能類的資格證書,或者去找線上實習。

總之,在gap year的各種選項裡,大家最不會去做的事情就是休息。

網上有人提問:“剛畢業馬上去間隔年旅行,可行不?”

獲得最高讚的回答是: “可行啊,如果你不怕歸來之後一無所有。”

如今的gap year,更像是“卷王”們開闢的“精英關副本”。

想要嘗試進入這個“副本”的普通人,有的看到前輩們精彩的戰績,覺得自己沒法做到。有的原本規劃在“副本”裡旅行、休息,但又覺得自己的選擇未免太沒有上進心。

於是,間隔年的選擇,變得不再自由。

二、間隔年,讓人焦慮

本該是讓人調整自己、重新出發的間隔年,為什麼變味了?或許因為一年的空檔期對普通人來說,沉沒成本太高了。

首先就是經濟條件不允許。對於不少gapper來說,想要gap就必須先獲得家裡的經濟支援。

這一年,如果不去打工賺錢、學習考證,已經非學生身份的gapper們既無法創造任何價值,又沒有給家裡帶來任何收益,反而還會增加不小的支出。

以Queenie為例,她在間隔年開始前算過:如果不去實習,家裡答應每個月給2000元的生活費。其中租房花掉850元,交通費80元,剩下1050元用於日常飲食開銷,平均下來每頓飯不能超過10元。

一年下來,家裡最起碼要再為她花掉24000元,還不包括幾千元額外的資料費、報班費。

就算父母願意提供經濟支援,在成年後讓父母多養一年,對很多人來說是很大的心理壓力。更何況,大多數的家庭對於既不上學又不經濟獨立的“無業遊民”,態度並不積極。

其次,用一年時間思考,也未必就能找到自己真正的熱愛。

Betty已經擁有如此豐富的履歷,在gap year之後卻仍然無法堅定自己的目標。

因為想進入一個大企業,Betty報了一個自己根本不擅長但相對容易通過的崗位。面試中,HR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但好在她也感受到了Betty對於市場營銷的熱情,於是真誠地建議Betty去追求自己的熱愛。

Betty經過指點已經不再迷茫,但是對大部分人來說,要花一年的時間去想一個結果未知的問題,代價還是太大了。

對於大多數gapper來說,間隔年就是一個不斷面對焦慮的過程:想gap的人往往在生活中焦慮於自己的未來,為了讓自己更有競爭力而選擇了gap。

當真正結束gap,迴歸主賽道後,等著他們的又是新的焦慮。

Queenie本身是雙非一本的學生,本想靠考研提升自己的學歷,結果間隔年結束後不但沒有升學成功,還錯過了校招的最好時間。

不但如此,她還失去了自己的應屆生身份,這讓她找工作的難度陡增。眼看身邊的朋友們都有了自己的事業,Queenie開始了自我懷疑:“我已經不知道當初我的選擇是不是正確的了。”

一年的努力也不一定帶來好的結果,還可能要面對跟更多的難題,這對大部分人來說,簡直就是得不償失。

因此,就算充分利用好了gap year,對於普通人來說,也並不一定就是一個高性價比的選項。

三、間隔年,隔開的是什麼?

無論讀研讀博、延畢,還是gap year,晚一年的選擇必然會帶來焦慮。

看見一個“滯後”的人,大家潛意識裡會很自然地判斷是他自身有問題。

“人人都能夠按部就班,為什麼就你不能呢?”

因病gap的朋友告訴我,當她告訴別人自己讀了5年大學時,她總能敏銳地捕捉到對方眼神裡的一種優越感。

這樣的體驗也讓她常常覺得自己好像真的“低人一等”。

與常人不同的選擇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而只有對自己擁有堅定信心,不在意社會眼光的人,才能抵抗這種焦慮。

實際上,間隔年是個偽命題。哪有什麼隔開的時間呢?

時間如同流水,在人生的河流裡推動我們每個人不斷向前。對於所有人來說, 從來沒有被隔開的一年,隔開的只是自我評價和社會評判的標準。

在日劇《校閱女孩河野悅子》中,悅子花了7年時間才終於面試進入理想的出版社,儘管是分配到了自己最不喜歡的校閱室。

所有人都訝異於她的執著:7年的時間,足以讓優秀的她在任何一個領域發光發熱,但她卻非要堅持自己的夢想。

悅子始終相信著自己的選擇。/豆瓣《校閱女孩河野悅子》劇照

悅子卻十分堅定,認為自己並沒有浪費生命,甚至樂在其中。即使做著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她也能慢慢找到樂趣,最終成為了優秀的校閱人才。

然而,自我評價和社會評價不一致導致的壓力,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

當自我評價一直跟隨他人的標準而變化,那我們只能在與自己的內耗中,被迫承認自己的失敗。

作出gap year選擇前,比生活規劃更重要的是心理規劃—— 一年後能擁有豐富的人生履歷固然幸運,但即使沒有做出什麼成績,也要能夠對自己的未來保持自信,仍舊如過去一樣愛自己。

擁有多年人力資源管理和生涯諮詢經驗的孫瑞希曾在她的《刻意成長》一書中這樣評價間隔年:“你要先問問自己是不是盲目跟風,自己有多少資源能夠支撐這個選擇。同時也要清醒地認識到, 間隔年不是解決當前問題的好方法,它只是生活的緩衝。

如果只是看見了過往的gapper們耀眼的光芒就想要選擇gap,那一定不是一個好的決定。

能夠真正做到自洽,並且在眾說紛紜中保持自己的一顆平常心,才是真正做好了開啟人生新篇章的準備。

參考資料:

[1] 什麼是間隔年 | 豆瓣@間隔計劃  

[2] 為什麼中國大學生很少選擇間隔年? | 簡書@羊迪yadid[3] 一言不合就辭職?越來越火的“間隔年”,真能實現人生突圍嗎 | @獵聘  

[4] “間隔年”是浪費青春嗎?全國人大代表潘向黎:不是!建議高校自主開放和匯入 | 上觀新聞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銳見Neweekly (ID:app-neweekly) ,作者:牧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