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為高能輸出的創作者?

語言: CN / TW / HK

你好,我是林驥。

最近,我看了一本書:《創作者》,作者是知乎戰略副總裁張寧。

按照這本書的觀點: 創作,就是用你擅長的方式,表達你想要表達的內容。

每一次創作,其實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我寫這篇文章也是如此。

下面我運用資料分析的 9 種思維,提煉書中的一些精華內容,並結合我自己的親身實踐,分享一些我的思考感悟和讀書心得,希望能夠對你有所啟發。

你也可以結合自己的經驗,讓知識和經驗之間產生連線,或許會碰撞出一些新的火花,創作出屬於自己的作品,成為高能輸出的創作者。

一、理解現狀(看見差距 GAP)

1.目標思維(Goal-directed)

選擇一個自己 喜歡、擅長、有價值 的創作領域,並在這個領域持續深耕下去。

對我來說,從事資料分析工作近 15 年,喜歡用資料化解難題,從最初的知識學習,到後來的內容分享,儘管讀者不多,但是至少可以體會到一種創作的樂趣。

你只有明確目標,才能讓創作變得更有針對性,同時也能向目標受眾宣傳你的作品。

在開始創作之前,你先要想明白一個關鍵的問題:你希望給目標受眾創造什麼樣的價值?要經常把使用者放在心中,而不是自嗨。

一個好的作品,要麼提供功能價值,也就是「有用」,要麼提供情緒價值,也就是「有趣」,如果二者兼有,那麼就更好了。

我自己給內容的定位是「有用」為先,希望給讀者分享一些有用的知識。 另外,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增強幽默感,成為一個更有趣的創作者。

2.對比思維(Antithetical)

在創作方面,與競爭相比,我個人更喜歡「壟斷」的策略,因為壟斷意味著在某個領域有無可替代的價值,具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打造屬於自己的護城河。

我更願意把精力集中在資料分析的相關領域,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而不是去「追熱點」或者做「標題黨」,避免掉入喪失自我的深淵,失去真實感和原創性。

真實,是內容創作的基本原則 ,也是創造個人壟斷的核心策略。

我希望自己未來能夠更加專注於資料分析領域,探索資料世界的奧祕,用資料分析思維去化解更多的難題,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3.細分思維(Partitional)

當一個作品比較複雜的時候,可以採用化整為零的方法,拿起顯微鏡,鑽進內容的微觀層面,去進行更加深入細緻的探索和分析。

比如,我讀一本書,通常是一邊看書,一邊做筆記,有想法馬上就寫下來,再按照資料分析思維進行拆解,把它們「大卸九塊」,然後再重新組織,最後彙總整理成一篇完整的文章。

在完成初稿之後,我通常會反覆進行修改,刪減一些不相關或不重要的內容,補充一些自己的案例或思考,用自己的語言重新表述出來,這樣一篇文章就基本完成了,將來需要複習的時候,我只需要看一遍自己寫的文章,就能大致回憶起這本書的核心內容。

在這個創作的過程中,我不僅多次複習了書中的核心內容,回憶起與之相關的知識和經驗,而且鍛鍊了我的資料分析思維,並且按照「以教為學」的方法,用輸出倒逼輸入,讓我能夠更加深入地思考和實踐應用。

人的思想是在交流中不斷髮展壯大的,當你有一個想法,我也有一個想法,在交換之後,我們都有了兩個想法,雙方都有收穫,這就是「雙贏思維」。

很多時候,創作的價值和靈感,往往就來自於不同思想的碰撞,通過意想不到的組合,帶來意外的驚喜和收穫。

二、分析原因(洞見可能 ORS)

4.溯源思維(Original)

平臺會設計各種量化的資料指標,比如,閱讀量、點贊數,等等,但我們不能被這些資料所矇蔽,而要多問幾個為什麼,追根溯源,理解資料背後的本質。

閱讀量與創作的質量存在一定的關係,但二者之間不能劃等號。比如,有時候,我可能花了大量的時間,認真寫了一篇文章,自認為乾貨滿滿,但是閱讀量非常少,而收藏量卻比較多,原因可能是因為文章的標題不夠吸引人。

如果想要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堅持自我的創作者,就不能盲目追求好看的數字,不要被一些「虛榮指標」所綁架,否則就容易陷入到「標題黨」的陷阱中,結果可能導致逐漸忘了自己創作的初心,變得失去自我,未來的創作之路也將變得難以為繼。

內容的創作過程,其實是一種思維方式,本質上是從不同的來源收集相關素材,經過重新組織和連線,產生新的靈感和創意,重新編織一個有價值的網路,而不是簡單的拼接組合。

有一個故事,講的是美國著名的工程師斯坦門茨,在一臺出故障的機器上畫了一條線,收費 10000 美元,其中畫線的費用是 1 美元,而知道在哪兒畫線值 9999 美元。

創作不是簡單的體力勞動,做知識搬運工的價值不大,簡潔模仿只是廉價的複製,但成為一個知識淵博的智者,卻可能價值連城。

5.相關思維(Relevant)

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創作者在平時就要多注意收集相關的素材,建立資訊之間的關聯,從看似無關的資訊中,找到自己所需要的資訊,這樣就不會遭遇「缺少素材」的窘境。

如果缺少素材資料,只剩下一些空洞的理論和觀點,就會讓人難以消化吸收。

一個能夠引起注意的「發問」,可以讓人主動開啟接受資訊的「天線」,提高蒐集資訊的敏感度。

比如,早上起來就提醒自己,今天晚上要感恩日記,哪件事情值得寫呢?這樣白天自然就會更加留意相關事件。

按照心理學的研究,人們只要開始「發問」,就會傾向於改變自己的態度和行為,努力找到相應的「答案」,以便消除「認知失調」的不適感。

6.假設思維(Supposed)

我在寫作的時候,經常會假設自己正在和讀者聊天。

所以,我寫文章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好,我是林驥。

這樣可以拉近自己與讀者之間的距離,讓創作過程變得更加自然。

你也可以大膽假設自己正在寫一篇演講稿,想象自己走上演講臺,下面坐著很多聽眾,他們聽了演講之後,會有什麼反應呢?

演講不能自說自話,創作的過程也是如此,要有一種物件感。

在作品發出去之後,要收集相關反饋,還要注意小心求證,以便為下次的創作總結經驗。

三、預測未來(預見指數 BDI)

7.逆向思維(Backward)

在創作的時候,還可以運用逆向思維,遵循少即是多原則,用更加精煉的內容,傳遞更有價值的資訊,這比一下子灌輸太多內容的效果要好得多。

如果一篇文章的內容太多,要用「奧卡姆剃刀」,在闡述清楚的前提下,修剪掉一些不重要的細枝末節,提高資訊的密度,以便節約讀者的時間。

有時候,反其道而行之,避免千篇一律,不落入俗套,不追熱點和爆款,反而能贏得忠實粉絲的喜愛,未來也能更具有可持續性。

8.演繹思維(Deductive)

什麼樣的創作方向才更具有可持續性呢?

一般來講,自己的愛好和特長是內容創作的寶藏,優先從興趣和專業領域出發,這樣更有利於長期積累創作的素材,避免出現「江郎才盡」的窘境。

比如,我積累了一些資料分析的經驗,平時也喜歡讀書,所以我分享的內容是以資料分析和讀書為主,主要沿著這個方向,不斷學習和自我提升。

另外,我養成了隨時記錄的習慣,把腦海中閃現的想法和靈感及時記錄下來,定期進行整理和覆盤總結,並把一些適合公開的內容分享出來,也能給其他人一些有益的啟發。

記錄就像滾雪球,隨著時間的積累,雪球會變得越來越大,逐漸形成一種複利效應。

9.歸納思維(Inductive)

要想成為一名高能輸出的創作者,我歸納總結起來有兩個要點:一是經常記錄,二是覆盤總結。

我會經常記錄自己的時間、情緒、想法和靈感,包括生活中的一些觀察和思考,等等。 如果當時不方便記錄,比如,在開車的時候,我也會在下車之後,馬上掏出手機記錄下來,而這些記錄就是我創作的原始素材和靈感來源。

我還會每天寫覆盤總結,分成 ABCD 四個模組:A知聚目標、B行為分析、C合手感恩、D一個閉環,在每天記錄時間、情緒和習慣的基礎上,每天圍繞一個主題進行復盤,以便增加自己思考的深度。

每天思考一個主題,一年就有 365 個主題,也就有 365 次提升認知的機會,經過日積月累,我相信這樣能夠增強自己對事物的認知。

不要等到「江郎才盡」的時候,才想起每天記錄。不要等到「山窮水盡」的時候,才想起每天覆盤。有很多機會,都是蘊藏在覆盤裡的,等著我們去發現。

堅守自己的勤奮和基本盤,提升自己的認知水平,努力做對的事情,並且把事情做對。但是,在一個落後的認知思維模型中,即使再勤奮,也只是低水平的重複。

學會運用多元思維模型,繼續做有價值的事,停止做沒價值的事,開始做需要改進的事。

我的創作過程,其實就是保持真實和獨特,並不斷積累、歸納總結和持續改進的過程。

以上,希望能夠對你有所啟發,也歡迎你把文章轉發給愛好學習的朋友。

相關文章:資料分析學習指南V3.0

關注林驥公眾號,更多幹貨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