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輝系”分崩離析

語言: CN / TW / HK

隨著永輝超市對中百集團減持的深入,“永輝系”加速分崩離析。

曾經,永輝超市是中國連鎖商超行業最亮的仔。它揮舞著資本的大棒,大肆投資區域連鎖超市同行以及產業鏈企業。

當公司經歷了2021年的至暗時刻,再一次站在十字路口時,過去的投資,都有可能擺上貨架。

突然減持中百

進入9月,中百集團一向平靜如水的股價,突然迎來了一波上漲潮,短短半個月內,就收穫了6個漲停板,股價較年內最低點接近翻倍。

這時,公司第二大股東永輝超市聞風而動,於9月13日和14日,通過大宗交易減持2%股權。隨後,中百集團股價進入巨幅波動的調整期。

永輝超市並未就此停手,又於9月20日-22日,通過集中交易累計減持中百集團1.69%的股份。兩次出手,永輝超市就將對中百集團的持股,從29.86%降至26.17%。

鑑於永輝超市所持中百集團股票,均為從二級市場獲取,其減持無需提前公告,後續,它是否會繼續減持,也只能待其動作完成後,市場才能知曉。

二級市場顯然已對永輝的減持產生了一定恐懼,9月23日和26日,中百集團連續兩個交易日收盤股價均大幅下跌。

熟悉永輝和中百的投資者,應該還清楚記得, 當年,永輝舉牌中百是何等凶狠,與如今的減持,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2010年,永輝超市在成立十年之際,成功登陸上交所,成為了當時最年輕的商超類上市公司。上市之後,公司野心膨脹,逐步將勢力範圍從福建、重慶等優勢區域,向全國市場延伸。

武漢歷來就是華中商業重鎮,更是誕生了武商集團、中百集團、漢商集團、武漢中商(後更名為“居然之家”)等四家商超類上市公司。

不過,武漢的連鎖商超均由當地國資把持,外來者很難插足。

上市3年之後,永輝超市將目光投向武漢,瞄準中百集團揮出資本大棒。

中百集團是中國商超行業的老大哥,是武漢乃至中國中西部規模最大的連鎖商超。公司1997年上市之時,永輝尚未成立,創始人張軒松還在靠“古樂微利”小超市艱難謀生。

2013年底,永輝超市悄然潛伏中百集團,並於次年初突然舉牌。之後,公司繼續在二級市場大肆掃貨,拿下中百集團之心昭然若揭。

武漢國資很快反應過來,對永輝的舉牌行為展開了阻擊。在長達3年多的時間裡,雙方均投入重金對中百集團密集增持。

直到2019年,國家有關部門介入,永輝與武漢國資達成共識,不再謀求中百集團的控制權,將持股維持在29.86%。

其後,永輝和中百在多個層面展開合作,幫助中百超市完成了生鮮化改造。

2019年-2021年,永輝超市連續計提對中百集團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合計達5.56億元,已影響到了公司整體業績,或許,這正是公司想退出中百的直接原因。

分崩離析

張軒松是福建福州人,無背景、無學歷(高中肄業),但在他的身上,有福建人與生俱來的“愛拼才會贏”的精神,以及經商頭腦。

他走向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建築工地的搬磚工人。一個偶然的機遇,他借錢做起了啤酒代理,以“服務到家、送貨上門”為特色,在短短5年間,就藉此收穫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個百萬財富。

有了資金積累,張軒松有看到了超市行業的前景。1995年,永輝超市的前身“古樂微利”超市開張,以平價打市場,小超市快速走紅。

然而,好日子沒過幾年,連鎖超市行業競爭日漸白熱化,全球連鎖巨頭沃爾瑪、家樂福紛紛進入中國,給本土超市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競爭壓力。

考驗張軒松的時候到了。他 帶領永輝做強生鮮,避開巨頭的鋒芒,殺出了一條特色化的血路。 憑著生鮮這一手絕活,永輝超市保持穩健增長,也贏得了資本的青睞。

2014年,牛奶國際57億元入股永輝超市,成為了單一第一大股東。牛奶國際是國際知名零售企業,旗下擁有惠康、萬寧、7-11等業務。雙方的資本聯姻各取所需,牛奶國際可藉此拓展中國市場,而永輝可以得到先進的管理經驗以及強大的供應鏈支援。

其後,騰訊、京東相繼下注永輝,給這家傳統超市注入了網際網路基因。永輝也藉助資本的力量,快速成長, 雄踞中國連續超市前三強。

在發展過程中,永輝超市亦頻頻豪擲重金,入股區域同業或產業鏈企業,形成“永輝系”。

除了中百集團之外,公司其他的投資行為均兵不血刃。

2015年,公司以7.34億元拿下聯華超市21.17%股份,欲挽這家老牌超市於危難之際;2017年底-2018年初,公司合計耗資16.56億元,受讓四川連鎖超市紅旗連鎖21%股權,成為第二大股東;2018年3月,公司投入5.38億元,拿下國聯水產10%;另外,公司還持有海產企業閩威實業19.64%股權,以及生豬、蔬菜、水果、食用菌企業星源農牧20%股權。

實際上,在減持中百集團之前,“永輝系”就已開始出現鬆動。

在入股聯華超市僅一年多,雙方就因戰略調整宣告分手,永輝以9.50億港元,將所持聯華超市股權轉讓。

2021年,公司兩次減持,就將所持國聯水產股份清空。

目前,永輝超市尚未對紅旗連鎖出手,不過,公司對紅旗連鎖的投資也已大幅縮水。

700億灰飛煙滅

過去,永輝超市由張軒松和哥哥張軒寧牢牢把持。2018年底,雙方解除一致行動人關係,公司變成了無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這一年,也成為了永輝超市發展的分水嶺,業績高速增長不再。

一招生鮮已不能吃遍天。網際網路、社群團購、新零售等新渠道的快速崛起,加之疫情反覆,讓永輝超市又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

2016年,阿里巴巴從線上反攻線下實施降維打擊,強勢推出新零售業態“盒馬鮮生”,大有取代傳統超市之勢。

彼時,盒馬鮮生成為了眾多網際網路公司和傳統商超爭相模仿的物件。美團有掌魚生鮮、京東有7Fresh、蘇寧有蘇鮮生。永輝超市自然也不甘落伍,打造出“超級物種”。

由財大氣粗的阿里發起的戰爭,註定要用錢來填滿槍膛。當硝煙散去、潮水退卻之時,才發現,這場戰役沒有一個贏家。

落實永輝超市新零售戰略的永輝雲創,始終是公司的虧損大戶,且短期看不到盈利的可能。

2018年,公司將永輝雲創20%股權,以3.94億元轉讓給張軒寧,僅保留26.6%股份,從合併報表中剝離。不過,兩年後,公司又以3.8億元收回了這部分股權。2021年,永輝雲創營業收入已縮水至4.75億元,淨利潤虧損3.79億元。

2021年,毫無疑問是永輝超市的至暗時刻。受營收下降、毛利率降低,以及投入增加、線上虧損、資產減值等因素影響,公司 歸母淨利潤鉅虧39.44億元 ,這也是公司上市以來首次虧損。今年,公司的經營形勢有所改善,但上半年仍虧損過億。

曾經,永輝超市是中國最具前景的連鎖超市,眾星捧月,公司市值一度破千億。如今,市值僅存287億元,縮水達700億元。

去年,公司投入近27億元回購股份,今年,又擬投入4億-7億元實施回購,仍無法挽救股價頹勢。

而公司創始人 張軒松、張軒寧兄弟很早之前,就已通過股權轉讓,鉅額資金落袋為安。

2018年2月份,二人向騰訊轉讓5%股份完成過戶,套現42億元;同年,永輝超市回購1.66億股公司股票,用於股權激勵,耗資16.27億元,這部分股票由張軒松定向減持。

今年5月,張軒松又以降低個人負債及減少財務費用為名,通過大宗交易減持公司1.8億股,套現近8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