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雲:重新定義下一代雲?

語言: CN / TW / HK

文 / 零度

出品 / 節點財經

8月30日,阿里雲宣佈正式推出全棧智慧計算解決方案“飛天智算平臺”。

智算平臺,這是雲端計算服務廠商的高頻詞彙。近幾年,各大雲服務商都紛紛祭出智算中心,阿里雲有何特別?

從效果看,阿里雲啟動兩座超大規模智算中心,可將計算資源利用率提高3倍以上,AI訓練效率提升11倍,推理效率提升6倍。

在阿里雲內部,阿里雲智慧副總裁、行業解決方案銷售部總經理霍嘉曾開玩笑形容,一個數據中心需要“三個更”:第一、更大提供近似無限的算力;第二、更快,既要算得速度快,還要算得起;第三,要更綠,要環保。而這一切,都要歸結於技術的強大。

在2022年阿里雲峰會上,阿里雲智慧總裁張建鋒表示,阿里雲今年最重要策略是“B2B”,也就是“Back to Basic”,回到雲端計算的本質。他認為,雲端計算進入了一個關鍵的突破期,“如果我們定義好下一代的雲,中國雲端計算就有超車機會。”

對於阿里雲而言,代表中國雲端計算服務商,實現國家化超車已經是新的目標。

在完成超車前,阿里雲需要面對幾個問題,技術如何加速超越?商業化如何加快盈利?以及生態如何加快放大規模?

技術邏輯

背靠阿里體系,實踐出真知

2009年,馬雲在聽取了王堅對於雲端計算技術的見解後,堅定的支援阿里搞雲端計算技術,並且表明態度,“每年投10個億,先投10年,做不出來再說”。

如今,佈局雲端計算走過13個年頭。

5月下旬,阿里釋出了2022財年的業績報表,資料顯示,在阿里眾多業務中,雲業務的表現實現了歷史性突破, 2022財年,雲業務同比增長23%,這是13年來首次實現年度盈利,營收規模8年時間增長了57倍。

從市場位置看,阿里雲已經成為亞太,乃至全球雲端計算廠商中,不可忽視的一個巨頭。

在這13年中,中國雲服務市場也經過了大致3個階段:早期試水期,大廠們對雲端計算的理解並不統一,各家都處在技術積累層面;中期,隨著入局者增多,各家跑馬圈地式佔領市場份額,在某種程度上放棄了利潤,這也導致沒有一定基礎的雲端計算服務商掉隊;而當前,經過多年的技術投入、軟硬體裝置投入,中國雲端計算走向成熟階段,雲服務商的主要目標也從市場規模轉移到商業化盈利。

阿里雲,作為最早入局者之一,也走在了盈利的最前排。

要知道,全球雲端計算服務商AWS盈利用了10年,而阿里雲的盈利,不僅映射了市場的成熟度、雲端計算接受度,還有中國雲服務技術領域的變遷。

2008年,阿里雲團隊敲出雲端計算的第一行程式碼。為了確保對每一行程式碼都有控制力,阿里雲選擇了一條艱難的道路:自主研發。從 0 到 1 ,阿里雲自建了國產雲端計算系統“飛天”,此後, “飛天”系統也從此成為阿里雲的奠基技術平臺。伏羲排程系統是十年前飛天成立時建立的三大服務之一,另兩個是飛天分散式儲存盤古和分散式計算 MaxCompute。

堅持自研核心技術,這是阿里雲堅持的第一個標籤。

在早期,所謂的雲端計算,更多的是將大量的計算機集中在一起,然後利用大規模的計算機叢集,為客戶提供服務。但大規模叢集雲端計算,要採購大量的IBM小型機,要大量使用oracle資料庫,要大量採用EMC儲存,成本太高,還受制於人。

阿里基於業務自主可控的需求,自研了研發了神龍架構、自研了含光800、倚天710這樣的晶片等,還有飛天作業系統,基本上從裡到外,對核心技術進行了自研。

第二個標籤,則是實踐出真知。阿里雲所使用的技術、服務,都在阿里內部先進行長期使用,然後再將經驗打包,形成成熟的產品。

比如,今年8月底釋出的飛天智算平臺已在阿里內部廣泛應用,在對外發布前,該平臺支撐達摩院前沿AI和電商智慧技術發展。對外開放後,服務了小鵬汽車、深勢科技、上汽集團、中國氣象局、南方電網等機構和企業,支撐自動駕駛、新葯研發、氣象預測、工業能源等行業大幅提升AI訓練效率。

通過積累和不斷訓練,阿里雲的技術水平已經處在行業最頂端。

在阿里雲過去十餘年技術發展中,也發生了數次迭代,一個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飛天”三大服務之一的伏羲排程系統。

事實上,排程系統作為雲端計算的核心技術,無論是對亞馬遜、谷歌還是其他雲端計算企業來說,都是他們最保守的祕密。2011 年 7 月,阿里雲作為中國第一個公有云正式對外開放。這之後的十多年裡,飛天能排程的單叢集規模,也從最初的幾百臺物理機,發展到了 10 萬臺機器。 一般而言,規模每放大十倍,就意味著很多架構設計點都需要重新調整,當橫向擴充套件遭遇不可逾越的瓶頸,就代表著系統重構的開始,伏羲就因此經歷了兩次重構。

第一次是在2013 年。飛天在“5K”專案中對系統架構進行了第一次大重構。顧名思義,就是能讓排程系統支援單叢集 5000 節點,並解決大規模單叢集下的效能、利用率、容錯等問題。

如果依靠早期的 Hadoop 開源排程器技術,以當時的實踐經驗來看,並不是容易的事情, 因此飛天團隊選擇了架構和程式碼都是自己構建的自研方式。

事實上,要更換排程系統是一個耗時耗力的大工程,這個專案,在阿里雲歷史上也是一次非常有里程碑意義的“攻堅戰”。歷經一年半的時間,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完成“登月計劃”,將所有資料儲存、計算任務全部遷移至飛天平臺。在 2015 年 Sort Benchmark 排序競賽中,飛天用 377 秒完成 100TB 的資料排序,打破四項世界紀錄。

第二次則發生在2019年。阿里雲的技術迭代,包括飛天的升級,都是隨著阿里業務需求的變化。 2019 年經歷了第二次重構,並將單叢集規模擴充套件到了十萬臺。 這標誌著阿里雲能從一款對標開源 YARN 的單一資源排程器,而後擴充套件成了覆蓋資料排程、資源排程、計算排程、單機排程等的核心排程系統。

從始至終,技術上變化不小,但不變的就是阿里雲在技術方面的實踐出真知。不斷通過業務需求,進行技術升級。不斷訓練,不斷迭代。

商業的邏輯

成本的護城河和更深、更廣的覆蓋面

做出來產品是一回事,市場買不買單才是真正的試金石。

一個現實是,雲端計算想要盈利很難。

一方面,基礎設施極為燒錢。 Synergy Research資料顯示,2021年全球雲服務支出規模1780億美元,同比增長37%。

不僅是高投入,更是長期高投入。除了研發之外,購買硬體裝置等基礎設施的投入也是巨大的。 2020年,阿里雲提出未來3年投入2000億的目標。

另一方面,投資回收期相當長。 AWS的盈利歷史至少有10年,但真正收回歷史投資的時間節點可能只在近幾年。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看, 這場成本非常高的雲端計算之旅,也為阿里雲建立了很高的護城河,燒錢的雲端計算,需要現金兜底——這是新的玩家很難對抗的。

從當前市場格局看,阿里雲在商業化方面顯然是成功的。

阿里雲業務終於盈利,抵銷跨分部交易前的全年總收入為1001.8億元,經營利潤達11.46億元。這是自2009年成立以來,阿里雲首次實現財年盈利。

Gartner 2021 年全球雲端計算服務商的魔力象限中:阿里雲入選遠見者象限,是唯一入圍此報告的中國廠商。

阿里雲當前的業務,隨著市場規模的擴大、使用者群體的多樣性、公司組織的持續膨脹和細分、產品歷史包袱的累積,業務不可避免的越來越複雜。就像著名的熱力學第二定律(熵增定律)所解釋的那樣,只要沒有外界系統的做功,當前的系統就無可避免的持續熵增。

阿里雲的業務如何進一步有效的商業化和落地,或許需要從行業、區域兩個方向找答案。雲端計算有個檢驗標準——市佔率,這其中分為兩點:其一、區域的廣度,其二、行業的深度。

先從區域看,沒有領地,雲端計算服務商就談不上服務。

阿里雲的答案是:不僅在中國,而且要走向全球。

阿里雲可能是中國市場上最早一批出海的雲服務商之一,其出海的起點是始於2015年。一年後的雲棲大會,阿里雲正式釋出出海計劃,公佈海外資料中心開服等多項計劃,並把國際化戰略列為一大主題。

去年年底的阿里巴巴投資者日上,阿里雲智慧總裁張建鋒表示,阿里雲正在加速拓展海外市場,東南亞市場的營收增長超60%。到了今年8月,在阿里雲國際出海峰會上,阿里雲智慧國際事業部總裁袁千表示,阿里雲將加大力度支援出海企業,並在技術、解決方案和生態上提供全方位支援,希望未來三年能夠助力100家出海企業在海外營收過億。

今年在蔣凡的帶領下,阿里跨境業務進行了重新整合,近日又公佈了OKKI“獨立站”解決方案。雲服務,伴隨著阿里平臺上企業出海的節奏,也開始建立起雲服務出海的新戰略。

目前,阿里雲在全球28個地域運營著85個可用區,是全球第三、亞太第一的雲服務商,擁有亞洲規模最大的基礎設施,併為全球400多萬客戶提供服務。

再從行業看,行業解決方案是雲端計算深入產業的關鍵。

今年7月,阿里雲宣佈將產業智慧OpenTrek的行業資料平臺能力、行業智慧引擎能力全面向夥伴開放,與ISV、SI夥伴共同服務產業。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雲全球銷售總裁蔡英華特別提到了與解決方案ISV夥伴的分工合作。他表示,阿里雲不是什麼都自己做,繼續聚焦核心技術和通用型平臺能力,行業知識和上層應用能力更多由夥伴去補齊,以推動解決方案的整合化、場景化、規模化。

通過出海,拓展區域和領地;通過行業深耕,加強雲端計算產業落地能力。這是當前阿里雲集中在做的兩件正確的事。

生態的邏輯:共創才能共贏

中國雲端計算市場整體規模已達千億級,到2025年有望過萬億。 雲端計算是未來的“水電煤”,這是各大巨頭紛紛殺入這一領域的關鍵——成為基礎設施供應商,而不是錦上添花項。

不過越是基礎設施,想要建設成功,難度就更大。

相關產品眾多,如何選擇?除了技術肌肉,服務就成為了添項。 打造生態,就是將基礎設施的盤子做的更大,同時越是底盤生態穩定,越不容易被替代。

顯而易見,當前雲端計算市場,各家都在做生態。頭部廠商均通過雲市場吸納更多外部廠商入駐,整合更豐富的產品與服務。邏輯很簡單,第三方廠商可入駐平臺出售自己的產品和服務,同時也為客戶提供了更豐富的軟體和服務。

阿里雲生態幾何?

面對巨大市場空間,蔡英華曾表示,阿里雲將與夥伴共享商機,特別是加大頭部客戶資源的共享。在蔡英華看來,一個完善的權益體系是在價值創造、價值評價和價值分配的基礎上形成良性迴圈。阿里雲與合作伙伴共同以客戶為中心創造1+1>2的協同效應,進而在客觀評價的基礎上,分享給夥伴的權益一定要達到夥伴的期望值。

“希望阿里雲賺1塊錢的同時,夥伴可以賺到2塊錢,3塊錢。”蔡英華說。

阿里雲在全球公有云IaaS廠商評估中,在市場營收和戰略能力方面位居前三,顯著超越谷歌雲 。

與頭部垂類業務的合作伙伴共建雲服務生態圈,拓寬護城河才是阿里雲的最大壁壘。 因為雲端計算巨頭不可能把所有的業務都做完。雲端計算趨勢是與上下游廠商合作,加速國內企業的綜合數字化轉型,同時拓展海外市場。

通過生態體系的搭建,阿里雲一方面能夠滿足客戶需求方面,與各領域廠商進行優勢互補,互相攜手。 比如,阿里雲設定創新中心,吸納創新創業合作伙伴,集合阿里巴巴集團資源,共享多個開放平臺與服務市場,連結投融資機會,賦能雙創企業成長,拓展阿里雲生態體系。

另一方面, 業務上可相互協作,由於可形成互補的技術方案,生態夥伴所能對接的客戶和需求會變的更加廣泛,在商務獲客上更有動力達成協作。 比如,下游軟體企業,通訊、財稅、人力資源、營銷等,既是雲端計算服務商平臺上的生態專案,又是落到行業和場景的潛在客戶群。

為此,阿里雲主導專案中推薦整合夥伴總集、加大專業細分領域機構夥伴的合作規模,併為諮詢夥伴服務中國企業出海、跨國企業落地中國提供專屬支援、以清晰的產品邊界保障ISV夥伴利益,整合資源幫助其拓客和增收……

雲端計算產業具有典型的規模效應,這使得雲服務商,一旦到達了某一個節點,平衡了成本後,將快速起量。此後,憑藉邊際效應和成本遞減的效應,實現滾雪球式盈利。但前提是,規模足夠大。生態就非常重要了。

如今,通過技術上秀肌肉、商業上有盈利、生態上打戰略,阿里雲正在重新定義下一代雲。作為中國雲端計算的代表,阿里雲的生態無疑是壯大的,但是想要實現在全球範圍內的超車,還需要更快一點。

節點財經宣告:文章內容僅供參考,文章中的資訊或所表述的意見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節點財經不對因使用本文章所採取的任何行動承擔任何責任。

內容對你有所幫助,戳 關注、點贊、在看 三連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