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化騰提出全真互聯2年後,騰訊找到下一代網際網路了嗎

語言: CN / TW / HK

經濟觀察網 記者 任曉寧 9月26日下午,騰訊釋出《全真互聯白皮書》。這是馬化騰在2年前提出全真互聯概念後,騰訊首次公佈其在全真互聯領域的進展。

全真互聯被馬化騰視為下一個網際網路。他在2020年11月說,“一個令人興奮的機會正在到來,移動網際網路十年發展,即將迎來下一波升級,我們稱之為全真網際網路”。他還說,全真互聯意味著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大門已經開啟,這是又一場即將開始的大洗牌,就像移動網際網路轉型一樣,上不了船的人將逐漸落伍。

聽起來,全真互聯與當下正火熱的元宇宙概念很像。不過騰訊雲副總裁李鬱韜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騰訊的全真互聯並不是元宇宙,“元宇宙側重VR、AR體驗,是一個偏窄的概念。全真互聯是服務各個行業真實的應用場景,去解決他們實實在在的問題”。在騰訊看來,相比元宇宙的概念,全真互聯的技術路徑更加清晰。目前,騰訊全真互聯在在金融、工業、文旅、地產、教育、能源、農業等場景進行了嘗試。

進入 工業 領域

加熱爐閘門升起,噴灑出1000攝氏度的烈焰,通過數字工廠,身處千里之外的寶鋼股份工程師能近距離觀測產線生產。另一座工廠瑞泰馬鋼,從原材料進廠到生產排程,組織管理,到出廠、成品的檢驗,整套體系都可以在數字孿生工廠裡完成。

上述場景是《全真互聯白皮書》釋出現場騰訊展示的數字孿生案例,這是其全真互聯案例的一種。數字孿生即在虛擬世界裡通過技術製作一個和真實世界相似的場景,通過孿生,可以提前完成一些真實場景裡危險性高,或成本高,失敗率高的測試。

騰訊公司高階執行副總裁、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EO湯道生認為,凡是目前需要物理空間承載的場景,都有全真互聯的機會。他做出判斷說,數實融合是全真互聯的主戰場。

除了工業領域的核電站、海上風電場、鋼鐵工廠外,騰訊也在醫療、教育、文旅等領域進行了全真互聯的嘗試。騰訊雲副總裁、數字孿生業務負責人萬超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他們這兩年內一直在探索全真互聯,想做出一些成績再對外講,現在有一些可以複製性的專案了,可以對外公佈了。騰訊前幾個月也專門成立了數字孿生業務部門。

全真互聯場景的背後,是實時音影片、3D引擎、實時渲染、邊緣計算、數字安全等技術的落地。不過,當下距離實現全真互聯仍有較遠的距離,仍處於初步嘗試階段。埃森哲大中華區戰略與諮詢董事總經理、網際網路行業負責人陳繼東告訴記者,當前音影片、物聯網、5G、人工智慧等技術相對步入成熟期,但其他大部分全真互聯關鍵技術尚未成熟。到2030年,數字孿生、區塊鏈、XR等全真互聯的核心技術將發展成熟。到2040年,量子計算、腦機介面等技術將步入成熟,預示著全真互聯的前沿應用與潛力突破類技術將廣泛發展。

瓶頸與挑戰還有很多

從2年前提出全真互聯概念後,騰訊探索了2年,有了一些實際案例,但探索過程中遇到的瓶頸和挑戰也很多。

騰訊雲副總裁、騰訊文旅總經理方騰飛暢想了一個場景:當我們去某個古戰場旅遊的時候,通過裸眼3D技術在內的增強現實技術,可以快速且低成本地體驗當時的戰爭場景,讓歷史重現。每個遊客都可以參與到這個場景當中,和當時的歷史人物做互動,去參與歷史的決策,或是深入地扮演某個歷史角色,在這個遊戲中穿行。

想象很美好,不過距離實現仍有距離。騰訊雲副總裁李鬱韜告訴記者,目前全真互聯應用最廣泛的音影片領域,面臨的技術挑戰就是非常大的。因為網際網路行業的音影片技術對於實時性有一定的容忍度,但當線下場景和線上場景融合時,對音影片的要求就會非常高,這是之前他們在網際網路時代沒有面臨過的挑戰。

此外,全真互聯場景下,對算力、網路頻寬和時延限制有更高要求,還要依賴更底層技術設施的建設,比如5G的覆蓋,或是本地音影片採集卡和編解碼的裝置,都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

“在體驗端,當前的AR、VR遠遠達不到行業要求的標準,不管是眩暈度、清晰度都有很長的距離要去追趕。在內容的生產端和採集端,有很多達不到8K以上解析度”,李鬱韜認為,這都是全真互聯實現路上的一些關鍵生產力要素,只有這些要素集齊了之後,全真互聯的時代才會到來。

方騰飛則提出了成本方面的挑戰。他舉例說,當大哥大剛誕生的時候,它的受眾人群、客群是非常有限的。當一個技術真的要普惠,或者要更大規模去應用的時候,如何把這些技術的成本控制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就顯得尤為重要。對於全真互聯,需要循序漸進,而不是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