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走難言之隱的“潔爾陰”,洗不出新增長!

語言: CN / TW / HK

在中國的女性清洗藥品中分別有兩個家喻戶曉的明星產品,其中一個就是憑藉“洗洗更健康”被人們所熟知的“婦炎潔”,而另一個就是與“婦炎潔”齊名的同類產品就歸“潔爾陰”莫屬了。

毫不誇張的說,這兩個產品加起來幾乎佔據了同類型產品中超過80%的市場份額。憑藉這兩個產品,其背後的公司可以說賺得盆滿缽滿。

而就在最近,潔爾陰背後的母公司恩威醫藥將向資本市場發起了衝擊。

今年5月,創業板上市委釋出公告,生產“潔爾陰”恩威醫藥股份有限公司IPO申請獲通過。這意味著,自2020年9月底,歷經三輪問詢,多次修改招股說明書之後,成都恩威即將完成上市。

最近,恩威醫藥在深交所開啟申購,意味著恩威醫藥掛牌交易在即。根據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恩威醫藥的當家產品潔爾陰洗液分別實現銷售收入3.14億元、3.21億元和3.23億元,問世二十餘年依然保持穩健增長。

那麼,作為一款“神藥”,潔爾陰是如何稱霸市場長達二十多年的呢?

潔爾陰——一個傳說中的神祕的配方!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成都恩威集團成立於1986年,創始人為薛永新。和傳統的藥業創始人不同的是,薛永新的人生經歷就頗具傳奇色彩。

1952年3月出生於潼南縣的一個農民家庭,唸了六年小學便輟學務農,1970年離開潼南到外地打工,1979年,薛永新在重慶拜擅長醫術的李真果道士為師,隨他四處行善問診,這段經歷也為日後的藥材生意埋下了伏筆。

1983年薛永新開啟了自己第一次的創業旅程,創辦了一家木材加工廠,但幹了沒多久後就工廠就出了問題。

1986年薛永新重振旗鼓,重新將創業方向轉變成了乾洗劑行業,但無奈的是沒有幹幾年後,這次創業再次以失敗告終。

歷經了兩次創業失敗後,薛永新的事業終於迎來了轉折點。根據薛永新的說法,1988年時自己得到了李真果道士的一份手抄中醫典籍,而在這份典籍中薛永新發現了一份記載著專治性病、面板病的“神藥“份神祕的典籍和古方也成為了薛永新逆天改命的法寶。

以這份古方為基礎,薛永新請教了數十位國內相關的專家,並經歷了上百次的配方試驗後,潔爾陰終於誕生了。

1989年6月, 薛永新拿到了四川省衛生廳的生產批文,潔爾陰開始正式銷售。借這款產品,兩次創業失敗的薛永新終於迎來了自己的人生巔峰。

和婦炎潔那句經典的“洗洗更健康“的廣告詞一樣,潔爾陰憑藉一句”難言之隱,一洗了之“的廣告詞火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暢銷全國,甚至遠銷海外。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2015-2020 年,核心產品“潔爾陰洗液”在中國城市零售藥店婦科炎症中成藥領域的市場份額連續排名第一。

這款產品的成功,也讓薛永新在2000年成功進入了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49位!

潔爾陰這款明星單品能否獲得資本市場的追捧?

隨著時代的發展,可以肯定的是國內對於個人護理的認知正在快速提升。因此,對於主打女性護理的潔爾陰來說,未來女性洗液市場需求勢必將呈現穩步增長的態勢。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近年來我國女性私戶用品市場規模持續增長,自2018年的211億元增長到2021年的480億元。女性洗液作為重要的女性用品,行業發展潛力巨大。

這一點也反映在了潔爾陰這款產品的銷售收入上。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恩威醫藥的當家產品潔爾陰洗液分別實現銷售收入3.14億元、3.21億元和3.23億元。

但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公司收入實現了連年增長的態勢,但增幅較小,似乎並未達到市場的預期。

針對此情況市場普遍認為,恩威醫藥太過於依賴潔爾陰這一單品,在新品的研發能力上較為缺乏。

這種創新能力的缺乏也同時的體現在了恩威醫藥的研發費用投入上。根據恩威藥業的財務資料顯示,相較於市場上很多醫藥集團而言,恩威醫藥的研發費用率都處於偏低水平。2017年至2019年,恩威醫藥的研發費用僅分別為353.10萬元、388.14萬元和440.26萬元,佔營收比重為0.63%、0.66%及0.71%。

而在營銷費用的投入上卻呈現出了相反的態勢。資料顯示,2017至2019年,廣告宣傳費用佔比分別是22.71%、17.9%和18.81%。

針對研發費用低的問題,恩威醫藥也有自己的解釋,稱與公司整體產品開發策略有關。恩威醫藥的經營策略主要是基於現有品牌及核心產品,不斷強化婦科領域產品佈局、拓展兒科用藥領域的產品及銷售,同時結合公司的銷售渠道優勢,不斷通過外購產品貼牌銷售的方式開拓優勢品種、提升銷售收入及經營業績。

但對於資本市場而言,長遠來看單一的產品所承擔的風險性也越高。尤其是隨著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的環境下,潔爾陰在沒有多元化創新的基礎上如何長久保持銷量也成為了資本首要考慮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