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內虧損38.05%,“賭徒”基金經理蔡嵩松,來到了“懸崖”邊緣

語言: CN / TW / HK

“做市場中最鋒利的茅”,蔡嵩松這句略顯張狂的話,給投資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不過,作為諾安基金的頂流基金經理,蔡嵩松也的確有“資格”說出這樣的話——2019年接近100%的投資收益率,18個月讓諾安成長混合的基金規模翻了30倍,每一個成績都可以稱得上是“神話”。

但是,基金這一行從來不缺神話,而且最快被消滅的也往往就是這些神話。

在2019、2020年取得亮眼成績後,進入2021年以來,伴隨著半導體板塊大幅回撥,諾安成長混合的淨值也出現了大幅回撤;而到了2022年,在已經大幅回撤的背景下,諾安成長混合的跌勢仍未停止,截至9月22日收盤,諾安成長混合的年內跌幅已經高達38.05%。

而伴隨著近兩年來諾安成長混合的持續回撥,蔡嵩松也被捲入了漩渦之中:先是不久前舉牌卓勝微遭到了投資者的熱議,後又被傳出“蔡姓頂流基金經理失聯”,雖然蔡嵩松和諾安基金很快便做出了澄清,但很顯然,這位曾經備受投資者追捧的基金經理,如今已慢慢被投資者所離棄。

成王敗寇,這是基金這個行業中唯一不變的生存法則;從現在來看,曾經憑藉出色的投資成績站上巔峰的蔡嵩松,如今卻呼聲漸低。

年內虧損38.05%,最鋒利的茅“折了”

“不要賺錢了就叫我蔡總,虧了錢就叫我菜狗”。

上面這句話,出自2021年網路上的一條帖子,也正是這一條帖子,讓蔡嵩松成功火出了圈。

不過,其實早在這個帖子出現之前,蔡嵩松在業內便已經小有名氣。

據媒體介紹,蔡嵩松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天才”,15歲便考入中科大少年班,25歲拿下了晶片設計博士學位,畢業後更是入職了國內自主核心晶片提供商“天津飛騰”,前途一片光明;不過,這位天才少年並沒有選擇繼續在晶片行業深耕,反而選擇轉行到了金融業,成為一名行業研究員。

出人意料的選擇,讓蔡嵩松博取到了非常高的關注度,不過從現在來看,這只是蔡嵩松“神話”的開始而已,而真正讓蔡嵩松成為頂流的,還是其成為基金經理、接手諾安成長混合後,取得的亮眼成績。

2019年2月19日,在諾安基金研究員崗位上待了兩年的蔡嵩松,正式“轉正”成為一名基金經理,開始和諾安基金另一位資深基金經理王創練共同管理諾安成長混合。

從資料來看,在蔡嵩鬆開始接手後,諾安成長混合迎來了“蛻變”——從2018年虧損31.18%直接變成了2019年盈利95.44%,排名則從接近墊底躍升至第7位,蔡嵩松因此一戰成名;由於成績亮眼,2020年5月蔡嵩鬆開始單獨管理諾安成長混合,並逐漸成長為諾安基金的“頭牌”。

不過,蔡嵩松的輝煌成績並沒有持續多長的時間。其實早在2020年,諾安成長混合的業績便出現了明顯的回落,當年收益僅為39.1%,和2019年95.44%的收益率相比出現了明顯的下滑;而到了2021年,伴隨著半導體行業開始全面回撥,蔡嵩松迎來了職業生涯中的第一個滑鐵盧。

根據資料統計,在2021年7月30日創出了2.626元的最高淨值後,諾安成長混合便開始大幅回撥,到2021年12月31日,諾安成長混合的淨值便下跌到了2.118元,5個月跌幅便高達19.34%。

然而,從現在來看,去年的下跌或許只是諾安成長混合回撥的開始而已。

自進入2022年以來,諾安成長混合開始加速下行,截至9月23日收盤,諾安成長混合的年內跌幅已經高達38.05%,和高點相比已經腰斬;曾經對外宣稱要成為“最鋒利的茅”的蔡嵩松,也就此跌下了神壇。

“賭徒式”投資風格,撞倒南牆不回頭

實際上,諾安成長混合的收益之所以會“直上直下”,主要是和蔡嵩松的投資風格有關。

根據媒體介紹,蔡嵩松的投資框架為“1+2”模式:“1”是頂層指導思想,也就是國家戰略支援的方向,“2”指的是5G和科技國產替代兩條主線;不過,雖然蔡嵩松的投資模式介紹起來非常的“高階大氣”,但從實際的操作來看卻並非如此,用一句話簡單來形容蔡嵩松的模式就是“ALL IN 半導體”。

從半年報的資料來看,諾安成長混合的前十大持倉全部都來自半導體行業,持倉個股則涵蓋半導體的上中下游,已經成為一隻不折不扣的“半導體基金”。

此外,從倉位的控制來看,蔡嵩松的投資風格也極為激進。

根據興業證券統計的資料顯示,近年來偏股混合型基金的倉位水平為八成左右,而諾安成長混合在過去的兩年多時間裡,倉位則基本保持在90%以上,一直維持高倉位執行。

其實,要理解蔡嵩松的投資選擇其實並不難——畢竟作為晶片設計的博士,蔡嵩松對半導體板塊有深入的研究,把大部分倉位都配置在半導體方向上也十分正常;不過,每一個行業都會有周期,在經歷了前兩年的大幅上漲之後,近年來半導體行業已經逐漸進入衰退期,此時依舊選擇重倉半導體並不理智。

而到了最近,在半導體板塊已經大幅回撥的情況下,蔡嵩松卻繼續選擇了加倉。

9月14日,晶片龍頭卓勝微釋出公告稱,諾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諾安成長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增持公司股份合計51.95萬股,權益變動後將持有公司股票約2672萬股, 佔股本的5.0065%。

而根據媒體報道,從去年二季度開始,諾安成長混合便持續增持卓勝微,這已經是其連續第六個季度買進了卓勝微的股份了,很顯然,在“豪賭”半導體這條路上,蔡嵩松已經決定“撞倒南牆不回頭”。

規模縮水超60億,留給蔡嵩松的時間不多了

作為一名基金經理而言,蔡嵩松的“豪賭”式投資,其實對基民來說並不負責任。

畢竟,很多的基民是因為蔡嵩松擁有專業的半導體研究背景,相信蔡嵩松的專業性,才選擇買入諾安成長混合;但從現在來看,除了不斷買入龍頭、堅定持倉不動等操作之外,蔡嵩松並沒有其餘太多的操作,和普通的中小投資者看起來並沒有明顯的區別。

此外,雖然被譽為半導體專家,但尷尬的是諾安成長混合的走勢甚至還不如半導體ETF的走勢。

根據天天基金網的資料顯示,國聯安中證半導體ETF(512480)今年以來的跌幅為35.05%,跌幅小於諾安成長混合的38.05%的跌幅;而從近三年的收益來看,國聯安中證半導體ETF近三年的收益為24.74%,而諾安成長混合近三年的收益為14.89%,國聯安中證半導體ETF的表現顯然要更好。

而受到淨值大幅回撤的影響,諾安成長混合的基金規模也出現了明顯的下降。從資料來看,諾安成長混合在2020年四季度創出了327.76億的最大期末淨資產後,規模便開始逐步下滑;截至今年的6月30日,諾安成長混合的規模為266.36億,和巔峰期相比規模已經縮水超過60億。

從基金的規模不難看出,面對這位曾經的“頂流”基金經理,投資者已經逐漸失去了耐心,即便在已經套牢的情況下,很多的投資者依舊選擇了贖回。

在基金這個行業裡,“成王敗寇”是唯一不變的真理,蔡嵩松曾經憑藉著豪賭半導體快速走向了成功,但如今也因此迅速跌下了神壇;或許在未來的某一段時間裡,半導體還會走出像2019年那樣大漲的行情,但很顯然,如今留給蔡嵩松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侃見財經”(ID:kanjiancj),作者:侃見財經,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