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歸實體「動真格」,金融科技需要新形態

語言: CN / TW / HK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

金融科技之所以會受到如此多的關注,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它能夠成為連接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的橋樑和紐帶。

隨着人們對於金融科技認識的深入和完善,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拋棄以往的發展模式,轉而用新的模式和方法來發展和實踐金融科技。

正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金融科技開始進入到了真正意義上的深水區。

以往,提及金融科技,玩家們依然開始以流量的思維和角度來看待的,無論是對於金融玩家們的深度賦能,抑或是對於金融業務的優化和整理,幾乎都是如此。

儘管這種方式的確可以給金融科技的發展打開新的思路,但是,僅僅只是以流量的視角來看待和發展金融科技,必然是無法長久的。金融科技,需要新的詮釋。

説到底,迴歸實體,將金融科技置於實體經濟的大洋裏,金融科技的航船才能駛向新的藍海。

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關注的這一點,它們開始通過金融科技的新模式,金融科技的新功能來尋找與實體經濟橋接的方式和方法。

以此為開端,金融科技才開始徹底跳出流量的怪圈,真正進入到了迴歸實體,賦能實體的新週期。

迴歸實體,

金融科技開始「動真格」

以往,提及迴歸實體,玩家們僅僅只是將它看成是一個概念,以此來應對監管的要求。

然而,當監管持續,僅僅只是以迴歸實體為噱頭的發展模式開始面臨越來越多的發展困境和難題。

説到底,僅僅只是以迴歸實體為噱頭,而沒有真正找到迴歸實體的正確方式和方法,開始遭遇越來越多的困境。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在迴歸實體的問題上,金融科技開始進入到了深水區。

以往,提及迴歸實體,金融科技的玩家們更多地想到的是,如何藉助新的技術、新的模式,實現金融與實體經濟更加高效地對接。

從本質上來看,這樣一種看似新潮的金融科技新模式,依然還是在用互聯網的模式和方法來提升金融行業上下游的對接效率,這其實與互聯網金融並無區別。

只不過,這個階段的金融科技的目標對象是廣大的B端用户而已。

事實上,以新的技術、新的模式來提升金融行業上下游的對接效率,是有一定的市場空間的。

然而,這樣一種以撮合和中介為主導的發展模式,僅僅只能收割為數不多的B端用户而已,並不能夠從根本上改變金融與實體經濟結合的方式和方法,更加無法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迴歸實體。

按照筆者的理解,對於金融科技玩家們來講,真正意義上的迴歸實體,就是要告別以往置身事外的發展模式,通過與實體經濟產生深度而全面的融合來實現對於它的深度賦能和精準滴灌。

很顯然,欲要實現這樣一個目標,僅僅只是藉助以撮合和中介為主導的發展模式很顯然是不行的。只有藉助新的模式,才能實現金融科技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

這才是真正考驗金融科技玩家們的地方。

在我看來,誰能夠找到與實體經濟建立這樣一種全方位的聯繫的方式和方法,誰就能夠在金融科技的發展新階段獲勝。

那麼,如何才能建立與實體經濟的這樣一種全方位的聯繫呢?

筆者認為,這需要金融科技玩家與實體經濟本身有着全方位的聯繫,它明白實體經濟的需求,它瞭解實體經濟的痛點,它知道如何用科技的手段來建立金融與實體經濟之間的聯繫。

説到底,金融科技已經過了那個僅僅只是以靠概念和噱頭來發展的時代,從而進入到了「動真格」的發展階段。

對於每一個金融科技的玩家來講,放棄對於以往的發展模式的幻想,真正找到與實體經濟產生聯繫的方式和方法,才能在金融科技的發展新階段佔得先機。

新週期裏,

金融科技呼喚新形態

當迴歸實體開始進入到深水區,特別是當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新的發展方式上的時候,那些具備了新的發展形態的金融科技玩家,無疑可以佔得先機,把握好新的發展機會。

那麼,在這樣一個新週期裏,什麼樣的金融科技新形態可以實現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並且可以把金融科技的發展帶入到全新的發展階段呢?

1、去中心化的金融科技新形態。

提及金融科技的玩家,我們頭腦當中通常浮現出來的是那些耳熟能詳的玩家們。

説到底,這些金融科技的玩家,就是一個又一個的中心,説到底,金融科技的發展和進化,依然是以中心為主要驅動力的。

不得不説,在那樣一箇中心化的模式依然還有紅利的發展階段,這種模式依然還是有一定的發展潛能的。

然而,當虛擬經濟開始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特別是當信息不對稱的壁壘被徹底打破,這樣一種中心化的模式開始遭遇越來越多的困境。

當迴歸實體成為金融科技的新藍海,僅僅只是以中心化的模式,必然是無法實現金融科技與實體經濟的融合的。

按照中心化的模式,只能形成以金融、科技和實體三者並存的中心化的發展狀態,這三大中心欲要實現深度融合,必然需要付出很大的成本,才能實現。

對於金融科技的玩家們來講,我們需要的是,以一種去中心化的模式來打破金融、科技和產業這三大中心,通過實現這三大中心的深度融合來建構一種全新的發展新模式。

在這樣一種全新的發展模式之下,金融、科技和產業不再是涇渭分明的關係,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係。

基於此,金融、科技和產業三大要素,才能實現深度而又全面的融合,才能真正做到迴歸實體,融入實體。

2、去傳統化的金融新形態。

當下,一場深入而又全面的科技革命正在上演。在這樣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各式各樣的傳統的物種正在發生一場深刻而又全面的改變。

對於金融科技來講,欲要實現迴歸實體,必然需要拋棄傳統意義上的發展新模式,轉而用新的方式來適應新發展的需要。

按照筆者的理解,這樣一種去傳統化的發展模式,是以金融、科技和產業的三者的嬗變為基礎的。

簡單來講,金融、科技和產業三者都需要發生一場深刻而又全面的變革。

金融不再是金融,科技不再是科技,產業不再是產業,將會成為一種常態。

對於金融科技的玩家們來講,誰能夠在這樣一種混沌的狀態裏,找到金融、科技與產業結合的新方式和新發展,誰就能夠做到真正意義上的迴歸實體。

於是,去傳統化的金融科技新形態開始被越來越多地需要。

我認為,這樣一種去傳統化的金融科技形態,其實就是要放棄以往僅僅只是以既有的形態為主導的發展模式,轉而通過自身在科技和模式上的積累,建構一種全新的金融科技形態,以此來實現新的發展。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去傳統化的金融科技新形態,既是一種去互聯網化的新形態,又是一種去傳統的新形態。

當金融科技的玩家們在互聯網和傳統形態之外,找到了新的形態,那麼,它們才會有可能性與新型的實體經濟重新建立聯繫。

3、去流量化的金融科技新形態。

即將到來的新時代,是一個以新的生產要素為基本構成的時代。

在這樣一個時代裏,傳統意義上的流量,是不復存在的。

換句話説,我們不應當用流量的思維來看待即將到來的時代。

對於金融科技來講,我們需要的是一種徹底拋棄傳統意義上的流量的新形態。

在這樣一個全新的形態下,流量本身將會發生一場深度而又徹底的改變。

以往我們所看到的流量將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每一個份子都是構成新生態的一份子,它們可以發揮彼此應當發揮的作用。

每一個份子都有別人無法取代的優勢,每一個份子都有別人無法達成的功能,至此,流量時代的收割的思維將不復存在。

按照筆者的理解,這樣一種去流量化的金融科技新形態,其實,就是在建構一種全新的生產關係,其實就是在建構一種全新的運行機制。

當這樣一種去流量化的新形態建立,金融科技的玩家們所扮演的更多地是助力不同的個體發揮出自身的功能和作用的角色。

以此為開端,金融科技才能真正成為一個與實體經濟實現了無縫連接,並且可以更好地助力新型實體經濟發展的存在。

結語

當迴歸實體正在被賦予新的內涵和意義,金融科技同樣開始了新的進化。

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金融科技新進化。

有了這樣一個階段的進化之後,金融科技才能跳出以往發展模式的條條框框真正進入到一個全新的時代。

在這樣一個全新的週期裏,新的金融科技形態必然會誕生的。

總體來看,告別中心化,告別傳統,告別流量的金融科技新形態,才是金融科技的新未來。

對於每一個旨在在這樣一個新階段有所作為的玩家們來講,找到適合自身的金融科技新形態,並以此來開啟新的發展階段,或許才是關鍵所在。

為產業創新發聲

做產業發展智囊

孟永輝

專欄作家

資深撰稿人

知名行業研究專家

專注公司研究與行業分析

累計撰稿字數突破600多萬字

文章覆蓋百度、今日頭條、搜狐、新浪、知乎

網易、富途、騰訊、鈦媒體、雪球等100多家平台

轉載與合作,

請聯繫微信:951846814

“在看” 我嗎?